嫂子的诱惑

      小雨紧张的咽了口吐沫,捏紧九阴扣,死뮲死的盯着那一间间灯火通明的房屋,然而.....想象中的群魔乱舞,妖怪横行的画面并未出现,袁府内外虽是灯火通明,但却依旧鸦雀无声!

      接着.....但见那些屋内的灯火,竟然......恍恍惚惚,幽幽熠熠的,从紧闭的门窗缝隙里钻了出来,朦胧一团,好似孔明灯一般,轻飘飘的往天上飞!

      它们没有清晰的边界,外表亦是模糊,看不清똻是个何等的所在?一直盯着剓人家,还会觉得脑袋晕......

      这些“孔明灯”颜色不同,大小不一蚶,络⻧绎不绝㬓的从袁府各ᖼ个緙房间里钻涌⧰而出,不一会儿的工夫診,天上已然飘荡了数百个......

      真正点亮袁府的,并非什么“灯烛”,而是⧼它们!现在..ᛕ...都快扖把整个牛首村给照亮了。

      一惊一乍岂是高人作为?小雨淡定的看着ᖼ漫天飞舞的鍊“孔明灯”,心中已然猜到了八九不离十,这些.....应该都是死者的命魂!

      这他娘的是收集了多少?袁宅院内越冒越多,越冒越快......这些“孔明灯”在㊉府宅上空停顿了片刻之后,就朝着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飞走了。

      “无量天尊!善恶终有报,魂兮归来!命有所终!”司马阳高念法号,一脸欣慰的神情。

      小雨亦是长出了一口气:“是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无根之萍的百姓们,终于可以转运,承受祖先福荫了。” 㢕

      漫天飞舞的命魂,像是上壻苍为了庆祝小雨和司马阳,成功斩妖除魔后而释放出的烟火!璀璨绚丽,美不胜收!在熠熠星辰和皎洁明月的映衬下ࣺ,将整个天幕装扮的好似仙境一般..... 

      “司马兄,这袁府之中,是何等玄机,竟可以囚困住如此之多的命魂?我还以为,琼被盗走的命魂瓠,尽皆藏于这小庙之内呢,”小雨෫唏嘘感慨道。

      司马阳微微叹了口气:“方才,那纸鼠贯穿䴰内堂,我的神识也随着它将内部景致一览无余,咳.....此袁府,名为袁府,实为一座坟켾茔啊!”

      耖虽然说.ᔨ.....小雨早就看出来这里像个阴宅,但还是好奇的问:“何出此言?”

      “朱兄请随我来......”

      司马阳迈开大步朝着府邸后宅走去,小녕雨紧随其后,来到了屋内,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桌椅窗榻,亦没有瓷皿家私。茉家中四壁......摆靠着四㬴道类似于“书架”的隔板,一⎚排压一排,层层ᬐ叠叠,鳞次栉比,而每一层的上面儿,都整整齐齐的摆满了灵牌!

      小雨唏嘘惊愕间.....瞅着那些黑木灵牌,上面用白漆涂写着歪歪扭扭的.....自己看不懂的文字,鑔很像是甲骨文,却又不太像.....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刚才,他和司马阳在那庙宇正殿时,瞅见那娘娘的钔神像“融化”了,“豆腐渣”撒的到处都是,牌位也倒了,上面沾满了秽物뤲,小雨还专门过去瞅了一㽃眼,发现上面的字儿跟鬼画符一样,看球不懂.....也没太往心里去,哪里成想......在这后宅之中,再次见到了这种文体。

      又转了几个房间......格局大同ⶤ小异,屋子小一点的,类似于公共澡堂的换衣间,仅仅是四壁摆上툸牌位架,而大一点的屋子,则如同图书馆ᱠ一般,一道道牌位架,均匀分布,连⸤中间空间都利用上了!

      袷 牌位.....这东西在古代,那和墓碑是一个性质的东西,敢情.悶....这袁府之中,到处都是死人灵牌,跟他娘的靖国鬼社差不多了!

      转悠了一圈儿后,二人走出了袁府后宅,司马阳微微叹了口气:“这袁府,前面正堂只ṉ是个幌子,和寻常的达官府邸一般无二,但到了后宅,则全是这种牌位房,实为命魂的监牢耳!”

      “司马兄,”小雨微笑道:“弟有一事不明,还望兄赐教。ᣘ”

      邆 “诶呦!太客气了,朱兄ꬴ请讲?”司马尨阳一脸尴尬,有些不好意思。

      “方才我见那一道道灵牌之上,写着奇怪的文字,像是甲骨文,却又似是而非,不知是何种字体?”小雨虚心请教道。

      “呃呃呃.....”听小雨这么问,司马阳的眉眼间竟闪过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狡黠,继而哈哈大笑:“朱兄在山中学艺,可否听说过殄文?”

      芠“殄文?”

      “不错䅉!殄文!又㘊叫鬼书,ڰ是专门写给死人看的文字,这袁府内外的主붰仆家眷,都是死人,他们写的字儿,当然也是殄文了......”司马阳笑着回答痭道。

      蘟他顿了顿继续说:“除了殄文以外,还有ﲶ殄语,道理是一样的.....鬼物굞之间说话用的语言,叫做殄语。”

      司马阳这么一提醒,倒是让小雨想起来......当初自己被那钟馗掳走,还有接亲的时杷候,众鬼们叽里咕噜说的那些,难道就是所谓的“殄语”?可他妹子讲的却是正儿八经的人言啊!

      “有意思됛!有意思!”曃小雨唏嘘玩味:“那要这么说的话,鬼不想让你听懂它说᧘哈,直接用它们的方言交流就好了。”

      “哈哈哈!”司马阳哈哈笑道:“朱兄真会比喻,然事实并非如此!人和鬼,毕竟属죖于两个世界,阴阳殊途,文字也好,语言也罢,到了另一个世界,就全扭Q曲变味儿了,但本质并没变,想听懂他翉们说啥,看娶懂他们写啥并不难,要么以魂体的形式交流,已故的亲人托梦便是如此.....要么用避阳法摒除干扰,我以前也不懂这些,是受了卜高人的指点,才略窥其中뮳门径。”

      “当然了.....”他补充道:“有一些比较有道行的鬼,也可以用昢避阴法口吐人言,和你交流,但若是寻常的游魂,它说啥.....一般人就听不懂了。”

      “璌哦......!”小雨微微点头,若有所思。

      “司马兄,方才.....዗.庙宇之中,那个长相妖艳,后来又化作腐朽残渣的娘娘,她的牌位.....你是否有留心看过?上面让写的到底是什么?能让袁老太爷像是磕头虫一样拼命੼磕头的,想来.....才是最색大的祸根吧?”小雨沉吟道。

      “然也!”司马阳点点头᥆:“我看了一眼......那上面写的是,冥灵圣显淑妃娘娘之位!”

      “冥灵圣显淑妃娘娘?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号神祗?”小雨皱眉唏嘘。

      司马阳耸肩苦笑:“我也没听说过,脏邪之物,自己给自己加封的,很正常,不用太在意......朱兄,此处绝非久留之地,快速打扫完战场,你我当速速离去,休整一番后再做计较!”

      “好!”小雨点塶头称是。

      此一刻,袁府内的命魂已经都溜得差不多了,司马阳将手中的宝剑指向苍天,屏气凝鬕神,稍作䥸运息后.....横空一挑!但见那烧得已经只剩下框架的小庙上方,突突的烈焰,“呼”一家伙!像是一道火龙隔空直窜袁府后딐宅的屋顶!顷刻间.....将整个袁府都给点着了!

      兄弟二人将那满地的脏邪尸骸尽皆抛洒于火海之中付之祝融!整个袁府的大火烧红了一片天,犹如白昼!同时也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

      “当当当当!锵锵锵锵!”敲锣打鼓声此起彼伏,围墙外的街道上,百姓们高呼:“快救火啊!酖袁老太爷家里失火了!快救火啊!”

      С “朱兄!撤!”司马阳一摆手,쾧直接驾起轻功,“嗖嗖嗖”的踩着松柏的树尖儿朝着꘲院外的方向“飞”去,看得小雨一脸懵逼,心中叫苦不迭!

      兕 要说.....之前进围墙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拽了一把,直接跳入了袁府,现在可ᯚ怎么办?难不成说......还指望人家拽起自己飞吗?

      轻功这玩意딴太邪门儿!司马兄没蹦几下就没了影儿,自己如何追得上他?这一下糗大了!

      正在小雨犯愁的时候,突然.....感觉腋下⓲被两只手撑起,身子“嗖”一下子就飞了起来!直直的朝着司马阳追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他连走树尖都不用踩,完全不需着力点......就已幁经追上了司马阳,并且快速的把他甩在了后面!

      小雨的大脑一片空白,本能的驱使九阴扣去绑住后面这个家伙!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那九阴扣根本不听指挥!还是老老实实的捆在手臂上。

      难道说......是她?只有钟小妹才有那种能力......让九阴扣不听自Ⳣ己的话!可是,小雨双腋肌肤腠理间屓,却明显感觉......这폋手不可能是女人的,粗壮有力,宽大厚实!总不至于说.....是袁老太爷的手吧?靠!

      “阁下是谁?为何助我?”小雨紧张到了极点,小声问道。

      身后那“人”也不回答,小雨反手去抓뚿够,却摸到了一片虚空......

      他飞的速度太快了,估摸也就是十几秒的工夫,已然飞出了2-3里路,远远的离开了牛首村,将那司马阳甩的已经找不见了......

      奇怪的双手.....把小雨放在荒郊野地的一块巨岩之⃖上誶,然后就戛然消失了,小雨猛回头查看,身后依旧是“子虚乌有”!

      他的心咚咚直跳,心说......难不成,是那只黑猫在帮自텷己?自己的哥哥?

      诔 他不敢确定,不࿚过.....方才甩超司马阳时,与他擦身而过,那家伙的道法高深,应ផ该已经看见了.....到底是谁在拽着自己吧?

      正在小雨满腹狐疑间,但见那司马阳,“嗖嗖嗖『”的高蹦长跳朝自己“飞”ꚻ来,活脱脱就像个“小飞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