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有码

      瓶山脚下,此刻挖出墓门的大土坑,昨夜又被工兵们给扩宽了几倍,五六道四五人并排能走的斜沟直入那深近十几米的坑里。

      此刻卸岭盗魁陈玉楼,罗老歪和封思朼铭三人一起聚在坑中棦的墓门旁,准备再做一次动员大会。

      ꦑ 陈玉楼此时身着一身绿色长衫,看了看封思铭和罗老歪,再看向眼前的几百号手下卸岭群盗,一时间心렅里不由得有些感触。

      想惔我卸岭一派当年那也是几十万盗众,也做过挖掘皇陵的惊天之举,如今他陈玉楼在盗的瓶山,虽不是቞那皇陵,但也算的上是巨冢大墓了。

      此番倒斗若是成功,那他陈玉楼带领的卸岭一派,势必是实力大涨,到时候,嘿,真去盗个皇陵让那天下人瞧瞧,我陈某人带领的Օ卸岭一派是何等厉害。

      想当初卸岭一派就要散伙了,得亏他陈某人横空出世,旺力挽狂澜놽如今眼下看看,我卸岭一泅派赫然是已有中ꏡ兴之象,于是乎,嘩他手背于身后上前一步胸中豪气顿生,便朗声对众人说道:“禹诸位弟兄们,当今世道混乱Ꮜ,我等也是옊迫不得已ྯ才入了常胜山,此时天⿸下民不聊生之局,

      如今这瓶山地宫里,就埋葬着那元人搜刮民脂民馔膏而来的明器絮,这些元人当真是可恨生前欺压百姓ꌻ不说,死后把那明器也给放在身边任其锈烂了不成?

      好叫天道好轮回,如今是该빷我卸岭一派出来替天行道的时候了,将那墓中明器取出既是抢于民,那也是用于民,这便叫做一报还一报。

      꽷 如今能在此站着的无论谁,那个不是顶天的汉子?常言道,䃖胆大能得天下,ꊤ小心

      寸步难行,都放开了胆子跟我倒斗去也샠!”

      ʅ 陈玉楼此番话一经出口,那是令在场所有卸岭群盗热血沸腾,真就觉得뽧自己是那救苦救难的救世主了,

      一个꥖个扯着嗓子就高呼“甩了,甩了梪”。ꎕ

      涳 ȴ当然了,除了封思铭这个还算正常的除外,陈玉楼见场中那燃的可怕的人气直冲云霄,此时不进墓道更待何时?

      任諗那墓里有再多妖魔鬼怪,见我等这般气势,想Ⱟ必那也是不敢靠近半分,于是一甩衣袍,转身就带着封思铭进了墓道口。

      群盗见自家总把头庭已经行动,忙紧跟在了后面进了墓道,罗老歪见ᔁ陈玉楼和封思⻒铭进了墓道,如今心心念念想了这么多天的金玉宝器,就在近前了。

      鏦他激动ᘖ的抖着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这才是也拔出枪来:“向前的个个有赏,退后的……难免要ﲂ吃老子的枪子儿,我操他祖奶奶,可叫老子好等,那瓶山里揝的明器都给老子搬回帅府去!”

      说完,握着枪快䘉步跟上了封思铭等人,此次下墓풏陈玉楼并未带着红姑娘和花玛拐前往,虽궶说这罗老歪发家是タ依靠着卸岭盗墓值得信任,绝不会干出那种反水之事出来。

      但他那副官统帅諊,还统领着一半手枪祔连呢,虽说是他㱨的亲信,但防뢢人之心不可无啊,陈玉楼老谋深柺算,万事皆泠小心无过,便命红姑娘和花玛拐带

      着一伙卸岭盗众恖留下,⡙以免突生变故。

      封思铭甚至还把小六子的临时指挥权交给了花玛拐,若出情况立马鐥出͓动小六,别缄说那手枪连了,只要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重破甲机枪,

      基本对小六子没多大鏿威胁,封思铭曾试过用德国造给小六来了几发,结果只是在它壳上多了几个深一点的弹䤮头印痕,䴯而且还在瞬息间就恢复如初,系统出品的不死血脉强大起来毋庸置疑。

      进入幽深的墓道里,群盗用黑布蒙了面,最前边的一排,是那些举着整捆长稻草、腰上挂着

      닝鸽笼的盗众,后边专门有人挑灯照明,火烛、马灯一应俱全。

      脚下这条墓道,原本是炼丹仙殿前的穹

      ๳ 顶甬道,古道宽阔平整,能通马车,两边每隔十数步,就都有华表般的石柱,约是一人高矮,

      原是放置灯盏照明之用。

      最塀近山中雨水多,墓道里面略有渗水,在寂静黑鉕暗的远处,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墓门

      闭得久了,晦气难以팀尽除,众人又担心这段墓道里有毒虫机关,所以推咓进的格外缓ܫ慢。

      每向

      前一段,就在墙边的灯柱上留下灯火照明,见到墙壁上有裂缝的,就立刻用石灰堵住,防止那毒虫再次出没。

      뗜 一路上小脲心翼翼,当真是步步为营,处处小心,如鏾此行了足有三四百步,墓道逐渐变宽,但群盗人多,仍不免觉得乎吸局促压抑,灯火也由于空气不好,显得十分昏暗。

      而这墓道的尽头是道朱红色的砖墙,真如那䓼城墙般砌严了墓道,并不见顶,只见得下

      面有个圆拱形的城门洞,两扇带有铜钉的城门闭合得并不严密,门环却被铁链锁了。

      哑巴昆

      ܏仑摩勒抄起开山斧,上前几斧子就劈了下去,砸断了那些锁链,陈瞎子抬手指了指前面,命人用蜈蚣挂山梯顶开钢钉门,数名盗伙将四架长梯探出,刚要推动呢!突然只听有人说话了。

      封思铭虽说是第一次下墓,但忚一进入墓中他就是᭢来了感듔觉了,感觉比家里面好多了,里面个个都是盗墓人才,此刻见群盗要推开眼前的城门,逼王再次登场。

      “且慢!” 儤

      众人原本还有点紧张兮兮瑆的呢,顿时被㊡这撰两声吓了一跳,陈玉楼忙扭头看向身旁的封思铭,一脸的不解,但这摸金校尉也是墓ƞ中高手,想㙒必有何解释,忙开口询问一ꠐ下先听听再说嫻。

      “胡兄弟,可有事要说?”

      所有人皆是把目光投傮向了封思铭,在灯光的瓗照射下,群盗只见得ጉ这摸金校尉㕷胡八一,那目光如炬的眼神直盯着面前紧闭的城门,随后才开口道。

      “这墓Ꚓ中久不通气,眼前这城门若是打开必྾定使得空气迅速挤压,ᰕ产生鸣响,如厉鬼咆哮,尖声刺耳等会尔莥等若是听到了,别慌了阵脚,

      再有元墓一般采用的是连动机扩,这墓门一开必有机关츁发出,还请陈总把头先饀将这暗藏皮盾的湿稻草捆准备妥了,再开城门是为稳妥。”

      ᱢ陈玉楼一听封思铭这番解释,也是知䱧道有理,想来这摸金校尉也是常年混迹于墓譐中,才有此等先见喈之识卥,当先便命人按照封思㪌铭的说法来。

      ⥉一番安排妥当后,群盗将竹梯的前ﭪ

       端便顶到了门上,用力推动,那两扇大门也随着둮嘎吱吱吱的锈涩声Δ响,被缓缓的推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