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软件合集站

      两人来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来此地采摘那门药心阁缺少的牛筋草。

      ᨕ 宋余安看着眼前身形飞快采摘草药的舒朝阳,有些意外,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手无寸쾐铁的半吊子医师,居然还是个筑基期初期的武夫,这点小山上的路程对他来说并不难。

      身前的舒朝阳在采印摘草药,宋余安则是来到了悬崖边,向下看去。

      从他们这个方向往下,则刚好是那座半山腰的院子ﱱ,院子有一边是靠在山体边上的,也就是说从宋余安这⬕里的位置盒往下,刚好能越过守卫去到院子里,只不过这个高度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尝髶试的,非把你摔成八瓣都不为过。

      宋余安扫视着院子里,觉得有些奇怪。

      太安静了,껰院子里视线可及的地方没有一个人影,院子内看起来寸草不生,也没有人打理,照理来说⍦不该如此才对,⽉如果是百姓在这里康复修养的话,应该生机勃勃才对。

      찱 “不对!”宋余安心生异样,实在太过蹊跷了。

      他把舒朝阳叫唤道身边来,还在采药的舒朝阳一脸茫然的来到他的身톚边,宋余安጗什么也没有解释,一把搂住舒朝阳的腰,随后就顺着悬崖往伨下跳去。

      “彺啊!”舒朝阳大叫了起来,他虽然也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但是这么高的山崖,哪怕是筑基期的武夫都是会被摔成肉饼啊。

      当即将摔落在院子内的时候,宋余安另一只手运用猎虎抓死死扣在山臂中,慢壠慢降下了下落的速度,当停靠在院子内时,两人已经完全停了夞下来暒。

      进入院子内,宋余安把怀里的舒朝阳往前放开,从山臂中抽出那条手臂,甩了甩上面的泥土,竟是完好无损。

      “还能这样?”舒朝阳疑惑道。

      宋余安没有理会他,而是迅速往院子内的屋里走去。

      当宋余安进入屋⹭子里왣时,瞳孔猛然放大,身后的舒朝阳也跟着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竟是腿软摔落在地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舒朝阳害怕的颤抖道。

      넪 屋内,一片死寂沉沉,如쌽果说药心阁里的几十号病ᮜ人看上去恶心无比,但至少餑还有那么些生命迹象,而此时院子房屋里,上百具百姓的尸体堆放在这里,腐臭的味道弥漫空中,无数腐蚀尸体的苍蝇嗡嗡的叫响着,无不显示出这里的恐怖! 瞝

      “这里…这里不是被姝心医师治疗好的百姓康复的地方吗?”舒朝阳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不死心的问道。

      宋余安脸色阴沉,一时不敢下结论。

      就在这时,大院门前那两名守卫听到了院子里的声响,连忙跑进来一看,刚好看见了宋余安与舒朝阳两人,径直向他们冲来。

      舒朝阳♣想要上前质问他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宋余安再次扯住了他的后衣领,把他往后摔去,随后独自面对上了那两名守卫。

      斒 两名守卫的手上都提着一把大刀,向着宋余安头上砍去。

      宋余安侧身躲避掉,两名守卫的修为大概就是筑基期左右,并不是宋余安的对手。

      叔宋余安抬起左手,一记指刀刺穿了两位守卫的身躯,干净利索,没有丝毫犹豫,两名守卫只是普通的筑基期武夫,对于现在使用了地法武技的⻫化神境宋余安来说,不堪一击。

      宋余安的神色中没有一丝怜悯,哪怕ጟ是刚刚亲手击杀了两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宋余安先前已经在那两人身上感鐪受到了明确的杀气了,而对于想要杀害自己的敌人,宋余安⊇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至于为什么守卫会对宋余安与舒朝阳两人产生杀意,宋余安并不清楚,但是眼下的情况也无需解释清楚了。

      身后的舒朝阳还没从恐慌中反应过来,他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是先前那两名守卫对他们的敌意还是能够感应的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行,我要去找姝心医师去问个清楚惞。”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舒朝阳有些精神崩溃,他赶忙往外跑出了院子,想要回到药心阁去找姝心医师。

      宋余安盯着面前那两具守卫的尸体,再看向身后屋内满地的横尸,眉头紧皱。

      虽然知道现在最明智的做法便是等到孄霍老过来再来处理这件事情毭,但是宋余安看着这些瘟ꂗ疫病死的ൺ百姓,隐隐觉得这一切与药心阁会有关系,如果再晚꜒一点,那药心阁里的那些百姓又会怎样? 딜

      想到这里,宋余安跟上了舒朝阳飶的步伐,两崪人急忙往城里赶回去。

      等到重新进城来到药蛺心阁ⷼ外,宋余安本想拦着舒朝阳商量一下,却没想到舒朝阳一把推氌门而进,匆忙跑到还在忙碌的姝心医师面前,急忙喊道:“姝师父不好了,后山的院子出事了!”

      门外的宋余安顿时感觉有些无语,原来舒朝阳丝毫就没有怀疑过姝心医师,根本不是来质问的,如果姝心医师就是幕后的黑手,那么他就是傻乎乎的跑到别人面前告诉别人我发现了你的秘密哟的人。

      헎 “真是没救了”,宋余安心里想到,又或者说是ᚭ舒朝阳太过于崇拜姝心医师了,以至于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想。

      姝心医师身体微微一颤,停下了手里的活,扭头看向舒朝阳,有些责怪的问道:“你去了后山上院子里?”

      舒朝阳天真的点了点头,姝心医师双手抱着脑袋,看起벑来样子有些抓狂,嘴里念叨道:“告诉过你不要去后山了,明明告诉过你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话音刚落,只见以姝心医师为由头,一股强烈的威压从他体内爆发而出,瞬间揭翻了整个药心阁,震的舒朝௑阳与药心阁里的病人们皆是飞了出去。

      “小心!”

      宋余安大喊一声,从身后接住了舒朝阳,帮忙稳住了他的身形。

      师“他就是幕后黑手,你不要再被他骗了。”宋余安在舒朝阳的耳边轻声说道,舒朝阳此时眼里嵆满是惊讶,一时间竟是发起了愣来。୿

      ꑇ 姁那近乎摧毁了整个药心阁的姝心医师缓缓看向宋余安两人,脸上尽是愤怒神色,死死䭽的盯着他们开口道:“既然你ꦾ们都看到了,那就别怪我了。”

      宋余安顿时心里出现了一种危机感,赶忙带着舒朝阳往后退去,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是谁要对我的弟子动手啊?”

      远方的半空中,一位拐杖老人正御空而来。

      宋余安看清낀来人,心里默默松了口气,不一会,那拐杖老人来到了他们面前把他们护在了身后。

      “霍老!”宋余安叫道一声。

      来人正是先ꍼ前留在苍潭镇为袁先生护法的霍老,终于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

      霍老回头看了眼宋余安㯄和他身边被吓傻的舒朝阳,开口说道:“看来来的刚刚好,接下来就叫给我吧。” 웙

      宋余安指着远处暴跳如雷的姝心医师,急忙开口道:“霍老,那医师估计与这次瘟疫有֭关系,麻烦抓住他。”

      远处的姝心医师虽感觉烦躁无比,但是看到突然出现的霍老,感受着霍老身上那更加强势的气息,倒也不傻,竟是扭头就跑,丝뮓毫没有停留。

      “哪里跑!”

      霍老大喊一声,手中拐杖重重敲了敲地板,顿时,一只幽黑的三角巨蟒在霍老的脚底下幻化而成,巨蟒如同真实存在的一般,蛇身潈长将近三十米,就这般凭空出现把霍老拖在蛇头上,霍老心念一动,脚ꚍ底下的巨蛇便迅速出击,追击着那逃跑的姝心医师。

      宋余安本想跟着一同前去,就在这时,周边又发生了异变。

      只见先前被ⵙ姝心医师一⒟同吹飞的病人们纷纷又站了起来,但他们的样子有些奇屜异,他们的眼珠泛白,頮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身上的水泡都已破裂,全身上下都是血迹,那场面看的宋余安心里发毛。

      正当宋余安疑ꘄ惑时,最近的两名病人突然冲向了他,其中一位张开血盆大口就准备咬下去。

      宋余安反应灵敏,带着舒朝阳立马躲闪开来,只是病人不依不挠,看上去完全没有理智一般,就像是古书里记载的那些僵尸。

      㾵 只是那不是古书里才有的存在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宋余安有些心惊,但是又不敢出手伤了这些原本倽是百姓的病人。

      当又一位僵尸䡳扑向他时,宋余安脸色一凝,手中结䡖出一道法印,瞬间,一朵雪白莲花悬浮在他手心处,莲花૊只有一个指头般大小,看起来非常渺小。

      地法武끹技—ᎀ“雪莲”

      宋余安心里默念道,这是先前酒院长留给他的地法武技,也是酒院长的成名武技之一,是一道强大的控制道法䮋,足以体现出酒院长对宋余安斏的关心了。

      宋余安现在身上的地法武技就有四种㇧,一般人来说,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种最擅长方向的武技ଇ,比如说某些人擅长卪用冰的武技,某些学习火的功法的人擅长用火的武技,也比如说有些人擅糅长强攻的武技,有些人就擅长控制这一块的武技。

      而宋余安的歅《万道剑皇》功法就是一种擅长强攻武技的功法,但如今的宋余安还有一道《大玄遒》的功法,这本功法极为特殊,他能够融汇所有种类的武技,就是说宋余安不管是使用那种方面酪的武技都能够得心应手。

      此时,宋余安手中的莲花向前飘去,径直飘向一名病人面前的地上,一声闷响,只见那名变成僵尸的病人瞬间变成了一块冰雕,冰雕很坚硬,看起来短时间内不会再闹事ᴘ了。

      宋余安用出一记记雪莲,纷纷冻住了那些发疯了的病人,这道武技消耗的真气并不多,适合大范围的使用,同时还能尽可能的不伤害到他们,是目前宋余安手上最好的应对方法了。

      不一会,从药心阁里出来的数十位瘟疫病人都是被宋余安冰冻了起来,而他才消耗了大概三分之一的真气。

      宋余安本想休息一会,却是听到了南门城墙上传来了一些响动,只好连忙往那边跑去。皆

      舒朝阳在被姝心医师袭击后就一直没回过神来,所以宋余安便把鍭他就留在了ᯩ原地,自己一人前往。

      来芇到赤岭城南门城墙上,宋余安往外看去,声响是从后山上院子里那边传出来的,此时在⛚院子与南门城墙之间的萪路程中,将近百来⇙号与先前瘟疫病人相同症状的僵尸正向这边赶来。

      “不是吧?连死人都可以变成这副模样?”宋余安忍不住骂了一声。

      现在已经毫不怀疑这一切都是那个姝心医师的手笔了,只是宋余安想不出6他到底是用何种方法让病人都变成这副模样的缹,居然连死人都是可以仍由他操控,看起来也不是那仙家法术中的傀儡术啊。

      “难不成,这场莫名其妙就流行起来的瘟疫也是姝心医师搞得鬼不成!”

      宋余安心里有了一种大胆的猜想,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证实这种想法是真是假了,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眼前那些正在向城池内赶来的僵尸玩意。

      赤岭城里有着쯋数以万计的百姓,虽然僵尸的实力并不算强,顶多就是淬体境中期的武夫的实力,可要是让这群僵尸落恚入城中,百姓们将会毫无反手之力,城池内将会鸡犬不宁。

      宋余安要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可是哪怕是用消耗最少的武技雪莲冰冻住他们,数量还是太多了点,再加上先前药心阁里的那猊些僵尸也消耗了宋余安不少的真气,恐怕宋余安一个人搞不定这群僵尸。

      如今霍老又去追ꏬ那姝心医师去了,城中的ᡟ守卫军也从没有看见过,先前听뤋舒朝阳讲过,瘟疫爆发之后那些当官的就纷纷逃离了赤岭城,包括城主,一起带走的还有他手下的护城军。

      眼下看着那群僵尸离城内越来越近,宋余安心里只能干着急。

      就在宋余安准备豁出去放手一搏的时候,第一只僵尸已经踏入了城内。

      就在这时,一只利箭射穿了那只僵尸的脑袋,尸首分离,没了脑袋的僵尸也只能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紧接着,无数只利箭划破长空,纷纷刺穿了城外衋僵尸的脑袋,一时间,城外已是横尸遍野,没有放过一只僵尸闯入城内狻。

      宋춡余安芶惊讶的回头看去,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将近千人的军队。

      那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士兵们昂首挺胸,全副武装,一身赤红铠甲彰显出‛他们如烈焰般的光辉,在宋余安这一世的经历中᤬,哪怕是淑云洲州牧大人最精良的黑铁军都是无法与其相䉖比。

      在如同烈焰般的军队中央,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驶出,来到了宋余安的身前。

      霍老这边,骑着巨蟒的霍老已经追出城外긥,离那姝心医瀱师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左右侧分别有一道黢黑的镰刀与一把骷髅大刀向他挥斩而来,挡住他的路线。

      霍老底下巨蟒挥舞着巨大的蛇尾,堪堪挡下了那把镰刀与骷髅大刀,却也被挡住了他的追赶,当霍老再次向姝心医师的方向看去,一眨眼的功夫,姝心医师已经逃走了千鷩米之外。

      霍老停住了身形,警惕的盯着四周,没有再粽去追击。

      好半会,察觉到隐藏在角落的敌人都已离去后,霍老只能叹了口气,两手空空的往城内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