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数字生命>

      “那名憁千长要是......?”

      鱗“就算那名千长找你,你就说你和李敏不熟,懂吗?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今天你先回去,记住墄不要露出你刚刚那个模样,不然谁也救不了你㸪!”

      看着吴老三离ᯒ开,嫞高焱的思绪瞬间快速旋转了起来,李敏的同乡在王龁的亲卫营里面,那么短时间倒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ꭃ蒙恬现在也仅仅只是一名千长,想调查王龁的亲卫他还没有那个权限,只能期待吴老三能找到这人造的部分信息,高焱才能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原本放松的心情᩺被吴老三的一个消息破坏殆尽,첁就连睡意ਡ也被驱逐的一干二净,这几个睌月高焱从来没有一刻放松,时刻都在奔波搏命,但是只要他在秦军中站稳了根脚,倒时候获得更多的愿力点,迟早他会登顶巅峰,不会同如今一般被人撵的到处逃窜。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军营的时候,秦兵们就开始了新一䧑天的训练。

      平阳重甲军训练的都是带着大几十斤的重甲的刺杀训练,只有完成训练的士兵才能吃到早餐,而这只是王龁治军的一个小手段罢了。 讖

      对于高焱来说这样的训练难度不大,甚至他能感觉到带着重甲训练对于自己的身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只是效果不大。

      在高焱和其他士兵一起训练的时候,那名极有可能是蒙恬的千长一直在不远处观察婯着高焱的一举一动。

      虽然高焱是第一次和其他秦军一起操演,但是他刺杀的动作却如同训练多年了一般,动作的标准程度比一旁的吴老三都强了不止一筹,让这名千长有一种自己怀疑错了的感觉。

      虽然高焱现在擈看起来没有任何可疑쟻之处,但是这名千长却依旧婎没有放下心中的疑惑。

      操演完毕,就在这名千长想要上前询问高焱的时候,左庶长王龁的亲兵先一步来到了高焱的身旁。

      ၣ “你就是李敏?跟我来!”

      也不待高焱回话,அ这人就转身离开,高焱不得不追了上去。

      “不知道您是?”

      高焱向着身前这名身着高领右衽褶服,头戴双版长冠,身披坚甲,面色老成的军官询问道。

      操这名军官转身看了高焱一眼,眼神中带着打量的味道,“左庶长大人亲卫营五百主王兴,左庶长大人吩咐今天让你쨝进入亲卫营,我是来领你入营的,只是......”

      ᐘ看着这人欲言又止,高焱连忙说道:“在下初쮚入亲卫营,一切还需仰仗五百主大人!”

      王兴端详了高焱一眼才继续说道:“虽然롴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让左庶长大人安排你进亲卫营,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亲卫营是左庶长最为精锐的部௅队,里面的人都不是易于之辈,若是没有几分手段,只怕这亲卫营你还真就是不进为┌好!”

      高焱仔细思索着王兴的话,虽然不明白这人䮴为什么对自己说这些௞,但是亲卫营高焱是非去不可,꟠不然他将面临一位千长的追查,还要防备王龁的怀疑,更是无法解决身份的问题,所以蛴任何人都无法↑阻止自己,就算是这名五百主可能是王龁心腹。

      “既然得左庶长大人看重加入亲卫营,小子一定做到最好,绝对不会辜负左庶长大촷人的期待!”高焱说话的时候满脸激动,十足的一个毛头小子的模样。

      ⵐ 王兴看着面Ꝥ前一脸激动的高焱嘴角一撇,这种毛头小子实在让人讨厌,要是他的亲卫营有战损左庶长给他安排人手他王兴倒是高兴,但是在亲卫营丝毫没有战损的时候安插人员进来就必须有人离开,这是王龁定下的规矩,高焱的插入顶掉了一个他手下的士兵,这就綼让訿王兴不太满意了,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虽然这名士兵表㑦现的也没有多强,但是在毫无战事的时候调换已经有了情谊的老兵他王兴就不太情愿了。

      原本还指望这小子知难而卧退的王兴明白,不给这小子一点颜色只怕他不会轻易退却的。

      也罢,等进了亲兵营就让他明白,亲兵桫营不是什么人䕆都能进的。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芎到了王龁的军帐之前。

      “左庶长大人,王兴䡋求见!”Ꭱ

      王兴对着帐篷行礼说道。

      “进来吧!”

      依旧是那个声音,但是夜晚和白天的区别在쇺高焱看来㦢异常明显,今天高焱听见的声音满是秦人椽豪爽的味道,和晚上那种阴森的感觉截然不㪬同。

      跟着王兴进帐,上首的王龁正伏在案上批阅着竹简,昨日被震碎的桌案今天依ድ旧被放在原地,如果不是帐内还靪有着桐油的味道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个桌案已经被换了一张。

      “李敏已经带到了,不知道是先 带他去校呣场还是늈......?” 햋

      听见王兴的问话王龁才缓缓的抬起了头,“你先出去等着,我有事吩ⅇ咐他,等会儿先带他去领器械!”

      王龁说完朝王兴挥了挥手。

      看见王龁的手势的王兴缓缓的退出了营帐,在和高焱错身而过ਏ的时候双眼凝重的看了高焱一眼,他没想到高焱竟然如此得左庶长看重,原本排挤高焱的计划得变更一下了。

      “怎么样,봭觉得老夫的平阳჎重甲军如何?”

      王龁竟然先和高焱聊起了ۀ闲话。

      娱“左庶长大人的平阳重甲军自然是一等一的强军!”

      高焱毫不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毕竟从进军营开始高焱就感受到了这支军队的强大,虽然限制于个人武力不足,但是对于六国来说这支军队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强军。

      “看来你确实和普通的罗网杀手不同!”

      王龁此话一出高焱顿时就瞳蚩孔紧缩,他没想到昨天已经搞定的王龁今天再次对他进行了试探,不愧是曾经妣白起的副将,若不是白起锋芒太甚,眼前这人绝对不仅仅只是一名左庶长那么简单了。

      “高某也就是实话实说!”

      看着毫无惧色的高焱,王龁大笑了起来!

      “说的ᡠ不错!”

      “给你!”

      两块铭牌一样的东西向着高焱飞去。

      高焱一把抓住这两块铭牌,虽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但是高焱也能猜到这就是李敏和高焱的身份铭牌。

      棗 “悠这就是你要的东西,高焱的履历上面都有,但是你要明白就是我给你的都是真的,但是如何才不会被人发现我可就管不了了!”说完微笑的看⡵着高焱。

      王诵龁的笑容在高焱看来可不怎么和善。

      高焱在被乌老大等人杀害的秦兵身上没有发现这样的铭牌,只有一名伍长模样的人身上发现了一个木质的铭奬牌,这种金属铭牌恐怕是亲卫营才有的。

      就在高焱将要离开的时候王龁叫住了围高焱。

      “昨天你⣩的兵器迖被我打断了,为了不影响任务,我倒是可以让你在我的武库中暂领一把,等㥒完成任务再峸还我!”

      意外之喜,高焱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尽然会给他这样的机会,高焱满口答应,毕竟这老家伙已经命不久矣,能“借”到他的东西高焱自然不能错过。

      “多谢左庶长大人ꧦ,这次的任务一定不会出半分差错!∥”高焱멩用异常坚定的口气䞊向王龁表明态度。

      ⬥“跟我来!”

      说完王龁就带着高焱走进了帐篷的后面。

      高焱原本以为王龁曾经和白起东嶥征西讨战无不胜,一定会有洋很多的私人收藏,但是真正看到王龁收藏的时候才明白他的收藏其实并不多,几副铠甲,数柄长剑䭷就是王龁全部收藏,难怪王龁只是借把武器给高焱,他的收藏其实有限。

      “左庶长大人这里的武器都可以选取?”

      맖 高焱试探的向着王龁询问。

      “不能!”

      王龁좕的回答让高焱顿时无语,这原本就没有几把武器䵍的收藏竟然还有选择限制,一想到这个世界无数的名剑,高焱一时间浮想联翩,不知道王龁的收藏里面有几把名剑。

      王龁走到那几把剑面前,左看看,右看看,不时摇头,看奬到高焱火急火燎,这可是王龁的收藏,要是得了把名剑他可就是有名号的人了。

      最终王龁从其中抽出两把剑摆在了高꾎焱的面前,一青一紫,可惜这里不是蜀山,也没有剑侠。揊

      “这两把剑是老夫当年在长平所得,一为紫电,一为青霜,虽然不是剑谱上的名剑,但是也算得上是好剑了,你可以任选其一!”

      ﵶ高焱将紫色长剑握于掌中,两尺的长度对于高焱来说刚刚好,双边开刃的剑锋满是锐意,可惜对于高焱来说单薄的剑身就是偰它最大的软肋,高焱的招式大多刚猛,这柄剑在挮高焱手中根本无法发挥最大的威力。

      凣 放下紫电,高焱将青霜拿起,长剑出鞘,高焱就发现这柄剑一咼侧的剑刃已经满是缺口,虽然此剑Ⱞ已经被人修缮过,但是却Ꮬ依旧无法修复,虽然另一侧剑刃❈无损,但是宫这Ⱅ柄剑的价值却被大打折扣。

      王龁见高焱ằ仔细端详着这柄青霜剑,脸上的神情忽明忽暗,但是最终还是为高焱解释起来:“这柄剑其实是一柄真正的好剑,若不是一侧剑锋损毁,它可是篟能位列剑谱之上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