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型h系无修版

      訄思前想后,李彩虹觉得还牸是在跟陈迪中汇报之前见一见郝进,听一听他怎么说。打定主意后,李彩虹来到郝进约定的地点。

      这是一栋民国时期修建的老洋房,外面的砖墙是青色的条石垒閚砌缶而成,上面爬满青섲绿色的青藤,一切显得端庄古朴。

      走进去,里面的装饰凸显出欧式风格,家具、摆件也不现代,只有室内的灯光透漏着一股现代的气息。

       腇“石壁望Ϭ松廖,宛然在壁霄。安得五彩虹,驾天作长桥。仙人如爱我,举手来相招。”一阵宛然动听ꨕ的먈女声传来。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在幽暗的灯光下缓缓从楼上走下来。

      涾 胡娟,她怎么在这里?不是郝进约我来这里吗?细想之下也不奇怪,胡娟是郝进背后的人物敕,郝进约自己很有可能是胡똲娟的意思。

      随着胡娟一步步靠近,身体轮廓也越来越清晰,修长而又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美丽的脸蛋,向外释放着一股迷人的气息。

      “彩虹,你的名字很好听?”皓齿轻启,胡娟在距离李㗀彩虹不到半米处停下,口中的芬芳直扑李彩虹。

      “好听?”李彩虹从小到大都没觉得这个名字好听,他甚至觉得这个名字偏向女性化,没有男子汉气概。

      薴“找我来有什么事?”李彩虹退后一步⻀,他没有૫忘记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对捲于胡娟这个人䡇,李彩虹第一印象不是特别好,总㒧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因此心里保存着一丝警惕。

      “我们坐下来说吧。”ꪀ看见李彩虹有匕意与自己保持距离,胡娟收起笑脸,招呼李彩虹坐下。

      “现ᥢ在你是月Ѿ美湾小区物业的负责人?”胡娟ႅ这话相当于没说,李彩虹召集商铺经营者开会的事胡娟都知道,李彩虹是月美湾小区物业负责人的消息她能不知道。

      “对,我和我的团队受聘于合意物↟业,现在替陈总做事。胡姐,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听柣到李彩虹喊胡姐,胡娟笑了一下,身体엔微微前倾,笑着道:﫴“姐姐让你来,当然是뱛有话要说。就是不知道你这当弟弟的愿不愿意听姐姐说。” 뻋

      “胡姐,我今天⻠来了,肯定愿意听,㊈你ό直说就䮍是。”客

      “好,那我就说了。”胡娟理了理秀发,“我是于明的妻子,虽然我们还在一起生活,但是早已没鄐有夫妻之间的感情。原因嘛ꐩ,很简单,于明背着我在外面花天酒地,养别的女人。”说到这,胡娟望了一眼李彩虹,他没有任何表ᶓ情,正专心致志的听着。

      “于明以前是我父亲的手下,那个时候的他很上进,有追求也很有责任,在生意上是我父亲最好的帮手炑。只是没想到结婚以后,他的本来面目就ⷧ暴露出来,他在和我结婚以前,已经有一个家庭,为了和我结婚,他隐瞒了他的婚史,直到有一枼天他原来的妻雺子带着孩子找上门来,我才知道。”

      “他哭着求我原谅他,告诉我他是因揑为爱我才雷这样做的。那时我们已经有了孩子,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原谅了他。本以为他以后会跟我好好过日子,没想到他一直在骗我。他从没有停止在外面拈花惹草,和他的前妻也一直藕断丝连。”

      “我受不了,提出黳跟他离婚,但我녝的父亲不同意。他对于明似乎特别偏袒,就算是于明的错他也不说什么。对此我很不理解,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我父亲在商业上ꎑ有把柄拽在于明手里。” 잁 憻 “为此,我埋怨我父亲,抹为Ꭷ了旮自㒬己的生意竟然不顾女儿的幸福。但是我也没办法,那时候孩䂷子还小,我也不能出来工作,和父亲断裂릓又和于明离婚,我连基Ɲ本的生活都是问倍题。”

      봫“褾我就这么忍着。终于有一天,父亲忽然发怒,撤销于明⵲在公司的职务,把他下派到合意物业旗下的一个项目上。我本以为此时可以彻底和于明摆脱关系,鶥但是父亲却警告我,不能和于明离澒婚。”

      䥭“我彻底失望䳄,质问𣏕父亲为什么,他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宩事落在于明手里。但是父亲不说,我去问于明,他也不说⌶。”

      “等一下,你说是你的父亲将于明下派到月美湾小区物业的?”李彩虹忍不住插嘴问道。끄

      “是的녕,怎么陈迪中没有给你说这些?”胡娟뉷反问道。

      “没슬有,不过䩿据我了解,合意物业是陈迪中父亲创办的,你的父亲难道和陈迪中父亲是合伙人?䚪”

      㨋 “看来你也不是陈迪中身边亲近的人,也只是一个替他跑腿办事的。”

      胡娟这么说,李彩虹并不否认,自己替陈迪中办事就是因为利益坕关系。

      “陈迪中和我是同眮父异母的兄妹,陈迪中的母亲早年和᷃他的父亲离婚,他跟着他母亲姓。”胡娟的话让李彩虹大吃一惊,原来陈迪中和胡娟是縖这样的关系。 育

      “所以,你和郝进一起,想弄倒于明?”

      “对,郝进一直是湦我的追掣求者,不过ڣ我和他不是别徻人想的那样䘺,至少我和他没有上͡过床。”胡娟顿了顿继续道:“没有你的出现,我也必须要干掉于明,我不想我一辈子生活在别人的掌控中。”

      㰏“商铺的事是我干的,我拿着一些于明贪赃ឪ的证据要他把商铺的经营权实际上交给我。我以正常的价格租赁,从中拿掉一部分,剩下的给于明。我也是没롇办法,父亲一直不让我沾手公司的生意,于明又靠不住,我只有自己想办法给自己弄些钱。”

      “明白了。那你今天约我来,䕏是想让我怎么做ꨏ?”听完胡娟的故事,李彩虹的心里升起一股同情之心,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不易,父⌵亲不管他的幸福,丈夫又如此对她。

      “从现在起,我退出商铺的事,今年的差价我如数补齐。”

      “那你要我做什么?”胡娟给麱出的诚意已经足够,这믬意味着李彩虹可以圆满完成陈鮝迪中下达的任务。但是这么好的事,胡娟凭什么嶩要给自己?

      “不要告诉陈迪中我在这嗮里面的事。这牵涉到陈迪中和我竞争接手合意集团的事,我不想让我的把柄落入陈迪〘中手里。”核

      胡娟这么说,显得很坦然,至少她没有利用李彩虹궘去做✘什么事,而是开诚布公的跟李彩虹把事情讲清楚。

      李彩虹也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黣事,他只想做好自己的事,至于这里面的纠葛是非,让他们自己去纠缠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