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视频免费VIP

      张湛然心知他在开玩笑,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一边让张霁薇扶张小凡坐下,一边和善道:“那风云剑诀被先祖封印了数百年,我等始终无法打开,如今既然张少侠打开了,那便是与你有缘,何来怪罪之说?”

      张小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诸位前辈是济源兄的长辈,我与他既是好友,大家就不要再这般客套了,不如就直接叫我小凡吧。”

      “呵呵,”张湛云微微一笑,看着张小凡道:“小凡,老夫很是好奇我张家先祖设下的阵法,你是怎么就轻易打开了的?而且,其中风云剑诀更是我先祖辛苦得来的奇术,艰深晦涩,深奥无比,老夫很是好奇,你是怎么轻易学会的?”

      说到这里,张湛云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张小凡也皱起了眉头,顿时微微一笑,接着道:“小友不要误会,老夫只是好奇而已。”

      张小凡微微一笑,他皱眉是在思考该怎么解释,但此时见他眼中并无他意,便直言道:“实不相瞒,晚辈曾经在一处险地无意间学到一本功法,而我发现,风云剑诀似乎和此功法系出同源,貌似是在这功法里领悟出来的。”

      “哦?原来如此!”

      张湛然闻言微微点头,他有心想问对方这本功法名字,但看出张小凡不想多说,便又忍下,略一沉吟,又道:“先前听源儿说张少侠回了青云门,不知张少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张小凡闻言,连忙趁机把此次来的目的说了一遍。张家族人闻言顿时了然,张湛然皱眉思索了片刻,方才摇头叹息道:“张少侠所说的雪莲玉肌露老夫也曾有耳闻,只是实在抱歉,此物族中并没有。”

      “哦,”张小凡闻言心中一凉,顿时满眼失望,却听张湛然突然又道:“不过,此物我倒是知道些踪迹。”

      “哦?”

      张小凡心中一喜,连忙追问道:“不知何处有雪莲玉肌露,还望前辈告知,晚辈感激不尽。”

      “呵呵,小凡,你放心,你是我张家的大恩人,此物虽然极为珍贵,老夫也一定会帮你寻得。”

      “说起来也巧,据老夫所知,薇儿的师尊娲皇宫宫主手中,应该就有。”

      “哦?”张小凡闻言一喜,目光落在张霁薇的脸上,后者见状,皱眉沉思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张师兄放心,我这就回去帮你探询一下,若是有,我,我一定帮你求来。”

      她性子爽朗,落落大方,又向来独立,做事麻利,毫不拖泥带水,因此说话间,就要起身离去。张小凡见状连忙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摇头道:“多谢张师妹好意,只是此时多事之秋,张家又,又突遭大难,我们的事暂时不急,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

      “哦,那,好吧。”张霁薇面色一红,看了眼那拉着自己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道。

      张小凡倒是没有发觉他的异样,很是自然的松开手后,又和张家众人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辞别众人后,张小凡在张霁薇的带领下,先是去了田灵儿那里,三人说了会话,复又一起起身去了隔壁小六和颦儿那里,两只狐狸同样受伤不轻,尤其是小六,差点丧命当场,让他很是自责。

      ......

      狐岐山后山。

      种满奇花异草的花园里,五颜六色的花草争奇斗艳,勤劳的小蜜蜂们和上下飞舞的蝴蝶相处融洽,其乐融融,让得花园更显生机勃勃。

      花丛中,有一凉亭,亭子的中央,静立着一位一身水绿裙裳的少女,少女生的冰肌玉骨,雪肤明眸,清纯绝色的俏脸上,眉目如画,粉唇诱人,带着三分青涩的妩媚。

      少女娇躯修长,玉体苗条纤细,她亭亭玉立于一座墓碑前,沉默不语,那一双恍若晨雾般烟波浩渺的美眸,眼波盈盈,若氤氲着一潭秋水,神色凄婉,惹人怜惜。

      亭中的石凳上,一身黑色纱裙的幽姬同样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双明亮的眼眸望着园中飞舞的蝴蝶,怔怔出神。

      二人沉默良久,幽姬才扭过头来,看着绿衣少女的纤细苗条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柔光,轻声道:“碧瑶,你,正邪之争由来已久,双方新仇旧恨,结怨太深,你和他,根本不可能会有结果的。

      那个青云门的小子现在倒是风光无限,打败了焚香谷最杰出的弟子李洵,还一下子娶了两位绝色美人。”

      幽姬说到这里,心中难免多了几分怒意,但考虑到碧瑶的情绪,她心中怜惜,顿了一下,方才又劝道:“瑶儿,那小子负心薄情,你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幽姨,我明白的,我早就明白了的。”

      碧瑶垂首低语了两句,纤纤玉指不停抚摸着手中的血玉,美眸中的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两行清泪划过她那水嫩雪白的脸颊,缓缓流入到她的口中,其中酸涩,让得初尝爱情悲苦的少女愈发心中酸楚,点点泪珠如雨落下,好似梨花带雨一般。

      尽管早就心有准备,尽管早就选择了接受那样的结果,可真要得知了那样的事实,却依旧让人心碎。

      过了一会儿,碧瑶小心的将手中血玉收起,又不着痕迹的擦去脸上泪水,方才转过身轻声道:“幽姨,南海那里准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动静吗?”

      ......

      经过四五日的忙碌,张家族人总算处理清了逝者后事,紧接着,又托人将祖祠等地重新修缮了一番,这才得以清静下来。

      休养疗伤了五日,张小凡和田灵儿、小六还有颦儿三人伤势总算好转了许多,田灵儿和林颦儿伤势较轻,基本已经彻底恢复,小六体内的冰毒也被他利用玄火鉴和大梵般若重新压制,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反倒是张小凡此次受伤太重,现在的他外伤算是已经彻底痊愈无碍了,但内腑和经脉依然受创严重,需要静养。

      此时正是第五日的上午,几人吃过早饭后,张济源便带着几人一同前往张家客厅。几人穿过长长的回廊,又穿过一处小湖和几座小院,才来到张家客厅。

      客厅上,张家家主张湛然端坐主位,他的左边,张湛江、张湛云等张家的几位长辈皆在,而在最末位,一身蓝衣劲装的张霁薇坐在那里,正哄着怀中的小惜柔。

      厅内众人见得张济源领了几人进来,尽管几人辈份极高,却还是都站了起来,张湛然率先开口,诚恳道:“呵呵,老夫这几日族中事务繁多,若有照顾不周之处,还望几位贵客恕罪啊。”

      他为人忠孝仁义,此时面对这几个与自己孙子相交莫逆的小辈,却是满脸歉意,态度诚恳,只是他却不知道,这四个小辈中,有两个“人”莫说不比他岁数小,有一个还是千年的老狐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