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春心

      “将军,对方派人说,这些战马可是要献给河东新朝的,我们若攻打强取,岂不是得罪了朝廷?”闻팈令,僭立刻有一名属下谨慎地提醒道。

      핏 “这等胡话,你们也相信?”脸上恍过一丝比꒡较明显的忌惮,贼帅随出声反驳道:“他们分明是投靠契丹人的国贼碪,为了保住那꣤些马匹,故意出言欺诈,迷惑我们的廐!”

      越说着,梁晖的语气롏越加肯ი定。不过显찚然,他心中也是经ꑊ过一番挣扎的。毕竟那么多战马就在嘴边,实在是太趃诱人,不吃下去,心中实难安定。

      “要是他们즑说的是真的呢?那我们岂不是抢了朝廷的东西?”手下显然把握不住梁晖的心态,有点耿直地追问。

      面ᛈ皮抽搐了一下,贼帅很想给这名不知उ趣的手下一巴掌,尤其是看着他那一脸“愚蠢”像。深吸﹊了一口气,生生抑制住那股冲动,梁晖言不由衷地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再亲自献给河东。我等义军,只是为了保护这批马匹,以免被其迷惑了,放跑了这些贼子......”

      “好了,勿再多言,豐传令去吧!”言罢,梁晖懒得再与之废话,强势地结束交涢谈。 䦮

      梁晖本是磁州ꥅ滏阳人,此前因生活困苦,在当地为盗。契丹南侵,河北ꃏ诸州披靡,磁州也不例外。在刘知远称帝后,讨贼之⚲诏传谕天下后,便动了心思。

      沉淀了些许时日,괎暗中探听着各地的情况,随着不断覹有豪杰躒起兵,杀胡寇、놛占州县的消息传ꇙ入耳中,忍不住了,纠集徒党,扯旗ٗ举义了。

      下了山的磁州贼,头一次没干什么扰民害民的事,一路秋毫无犯,再加上是打契丹人,硬是让他扯起了一支两千ꢡ多人的队伍,直下滏阳。

      在磁州刺史李횰榖的깮暗中支持下,增持了一些武备,然根本不足用。恰好探得,南边的相州,安阳府库中积攒有大量的军械甲具,且防御空虚。几乎不假思索,﵂梁晖带着他拉起的“义军”,直扑安阳。

      结果自然是乐观的,安阳城被他一战而破,城中的契丹옼军吏与为数不多的军퐀械被梁晖占了,借以迅速地又扩充了一波军队。

      虺安阳与林虑相隔实则并不远,直线距离也就百뼶来里。刘承祐㫘率军东来,并未大张旗⫺鼓,注意力都放在南边的契丹军队上,시没有顾及安阳这边榮,故晚了一日,才收到消息。

      而这磁州ᩛ贼“义军”的情报建设,则更加落后了,或者说根本没有那个意识。拿下安阳,能用得意忘形来形ᅡ容,派信使到各县,勒令归附。在派军南下,准备接收富庶的汤阴县时,也发现了罗彦瓌糎解运队伍的踪迹。

      然后,就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而在西来之后,才收到,河东朝廷派军东来了。

      事实上,哪怕到此时쫧,梁晖心里仍旧不免犹豫。他起兵,河东这张虎皮,总归是要扯起礧来做大旗的。但是,此番......

      쌧然而,心底的一䉌丝犹豫,很快便被掐灭了。只要自己动作够快,河东也无话可说,只啨要实力够强,朝廷也得拉拢。

      嚌梁晖⠴属赵地豪帅,见识或许不够深远,或贪鄙湨好利,但能于乱局之ꇢ中拉起一支队伍,自有쭲其过人之处。长剑大刀,强兵뒴壮许马,这些流传了几十年的“硬道理”,他还是有所认识的。

       在梁晖的命令下,“义军”䓣蠢蠢欲动,然而等他们迟缓地做好准备,还未发起进攻,Ꟁ便宣告攻击计划夭折。

      젇“将军,不好了,打西边来了一支军꤄队!”有斥候急匆匆地来报。

      脸色微变,梁晖还不算太蠢,哪怕心中有所猜测,还是忍不住确认道:“什么͓旗号?多少᪆人?”

      “应该是河఩东的军队㽺,有一千多人!”

      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梁晖沉默了。

      “将军,还继续进攻吗?”ᱏ手下一名统领一根筋地问道。

      荧“蠢货!”梁晖不歑留情面地呵斥了一句,随即吩咐道:“暂停进攻。交待下去,没有鏢我的命令,不许妄动。”

      “唔...鹂.厣..”停顿了一下,又指着此前提醒他的那名属下道:“你,去问问,对方的来意。”

      ...... ެ

      刘承祐这边谛,原本只打算派一营军士前来接应的,但在今晨,收到韩通二度传来的意外状况后,便动了心思,亲自带人前来。

      第一军餭的将士,整装齐备,迈着有力的步伐,保持着严整的阵势,直逼“义军”营棨前。兵力虽然不多,但训╱练有素的样子,带给了对方极大的压力,尤ㅶ其是马全义手中令旗一挥,全军猛然一起发出的一䁣声爆喝,如九天惊雷,磅礴猛烈,回响在这一片山林间。

      还没交手,气势上已取得了压㵗倒性的胜利。梁晖缩在义军中,瞧着大胆逼到己方营地笋前的龙栖军,心中默默比较了下,对比结果很不友好,应该不是对手,一下子掐灭了武力ᓼ对抗的打算,准备“和冊平”解决。

      阵前,刘承祐也在重重防卫之中,他还是很惜命的。韩通那边,早早楁地派人联络上来,“义军”根本没法也⅓无意将镇子封锁住。此时,術也与罗彦瓌率着骑士出闸,准备配合刘承祐进攻。

      “回去告诉你们롤将军,孤此来,是欲对付契丹人。这些战马,乃我军军用,多谢他一路护֪送,这便退去吧......”军前,扫着那名忐忑的汉子極,刘承祐淡淡地说道,平静的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

      也不给其多开昞口的鹟机会,䐤命人将之送出。

      “殿下,这些草寇,胆大包天,竟敢打我军的注意。何必与他们客气,只乆要您一声令下,末将敢立죢军令状,半个时辰之内,将之击溃!”马全义在刘承祐身边,主动提议道。

      “全义之勇略,我自然是相信的,对方纵使再多一倍,又岂是你的ꝷ对手。”刘承祐平和地说道:“不过,终究是‘义军’,响应天子号召的壮士,뛩也是共同对抗契丹人的‘友军’。”

      “眼下,对付契丹人才是首要之事,仅靠我们䃯这点人,是难以给契丹人造成太大的麻烦,还需团结一切可以襼团结的力量。若因为这一点叓冲突,便轻言动军,会使天下心向河东的英豪望而޹却步的,不能因小失大啊......”

      쾓塓刘承祐这番话,显得冷静无㎞比,顾念大局。但从其嘴中说出,总有种淡淡的轊不和谐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