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大香蕉观

      梆正在这时,大门砰的一响。

      “回来了,”乔㭧治说着,如释重负地咧嘴笑了,“爸爸回来了!”

      他们急忙캒穿过花园回屋,尤金从石头上一跃而下,也跟在后面走进了房子的后门。

      韦斯莱先生瘫在餐厅的椅蔔子上,摘掉了眼镜,两眼闭它着,很是疲惫。

      他是个瘦瘦的男人,有点谢顶,可他剩下的那点头发和他孩子们的一样婓红,他穿着一件绿色的长袍,上面全都是精细缝制的补丁,显得风尘仆仆。

      “这一晚上真够呛,”他咕哝着,晕晕乎乎地伸手去摸茶壶,孩子们都在他身边坐下,“抄查了九家——蒙顿格斯?弗莱奇这老家伙想趁我转身时对我用魔法…”

      韦斯莱先生喝了一大口茶,舒了口气。

      “搜到了毬什么东西吗,爸爸?”

      弗雷德急切地问,兴致勃勃。

      “只有一个会喷火的打火机,和一只会消失的马桶圈,”韦斯莱先生打着哈欠说,“有一些很麻烦的东西,但不归蘸我的部门管…他们也휼在老女巫海尔德家发现了一些非常古怪的红色蟾蜍,她被带去问话了,可那是咒语实验委员会的事儿,谢天谢地…”

      “打火机?为什么有人要做会喷火的打火机?”乔治问。

      ᰖ “当然了,为了捉弄那些麻瓜,”韦斯莱先生叹息道,“卖给麻瓜一把打火机,最后打火机能把火喷到十英寸高…当然了,那些麻瓜会认为烧掉他ﴏ们的头发是打火机的质量问题…这些麻瓜,他们永远能对魔法视而不见,哪怕它明明摆在他们面前——可被我韟们的人施了魔法的那些东西,你简直不能相信——”

      “比如汽车,N对吗?”

      韦斯莱夫人冷着脸走了进来,櫓手里举着一根拨火棍,像举着一把剑。

      쑴 韦斯扼莱先生张大了嘴巴,心虚地看着他的妻子。

      “汽—汽车,莫丽,亲爱的?”

      “对,亚瑟,汽车。”

      첂韦斯莱夫人眼里冒着火。

      “想想看,一个巫师买了辆生锈的旧汽车,对ﱽ他妻子说他只想把它拆干开,看看内部构造,可实际上他用魔法把它变成了一辆会飞的汽车!” 눢

      韦斯莱先生心虚地眨了眨眼,哈利和尤金噗嗤一笑䵣。

      “哦,亲爱的,我想你会发现他这样做并没有违法,”他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尽管他也许应该事先把真相告诉妻子…你看,我们的法律中有个漏洞,你会发现…只훶要他不打算用它飞行,汽车会飞这一事实并不——”

      “亚瑟?韦斯莱,你写法律的时候故意留了一个漏洞!”韦斯莱夫人大声児嚷道,韦斯莱先生就像他的儿子们一样打了个哆嗦,“就为了能在你的棚子里捣鼓那些麻瓜的东西!告诉你,今天早上哈利和尤金就是坐那辆你不打算用它飞行的汽劑车来的!”

      植 “哈利?尤金?”韦斯莱先生茫然地问,“他们来了?”

      他环顾四周,看到躲在一边的两个孩子,马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上帝啊,你䜬们居然来了我家,见到你们非常高兴,尤其是你,尤金,你的父亲——”

      ጁ铋“我老爸没来,就我一个。”

      尤金嬉笑着和满脸兴奋的韦斯莱先生握了握手,对于他看到自己更加高兴感到非常有趣。

      摫踻 “我外公把脚扭伤了,父母都去照顾他泍了…不过我想过几天他们回家之后,一定会想来您家拜访一次的。”

      ⾗ “一定,一定的,”韦斯莱先生热情地涨红了脸,眼镜后面的目光闪烁着激动的光芒,ꖚ“马克是我见过最聪明的麻瓜了,他肯定能…”

      “肯定能喜欢你搞出来的那뮝些玩意,嗯?你儿子昨晚开着那辆车,飞过半个英格兰把他们接了过ἑ来!”韦斯莱夫人更为愤怒地高声嚷道,“你有什么话说么,嗯?”

      滛 “真的吗?”韦斯莱先生转头对尤金和哈利㯔惊喜地问道,“它飞得好吗?我—我是说…”

      看到韦斯莱夫人㐬眼里㗴射出的怒火,他连뾒忙改口:“这是很不对的,孩子们,非常非常不对…”

      韦斯莱夫人像牛蛙似的鼓起胸脯。

      “让他们去吵吧,”罗恩钻到哈利和尤金中间悄悄僇地说,“来,我带你们去看我的卧室。”

      他们三个悄悄溜出了厨鞧房,穿过窄窄的过殡道,来到楼梯间里的一段高低不平的楼梯前。

      楼梯曲折盘旋,在第三个楼梯平台,有一扇门半开着。

      尤金走在最后面,依然是对四周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䔣兴趣,哈利瞥见一双明亮的棕色眼睛在盯着他,门咔哒䖐一声关上了。

      “是金妮,”罗恩小声地说,“啩你不知道,她这样害羞真是不可思议,她平常从来不关门的——” 㻖

      尤金凑上前对哈利玩味地眨了眨眼,哈利的脸颊又泛起了一阵红晕,轻咳了쇀两声。

      他们又爬了两段楼梯,来到一扇油漆剥落的房门前,门上有块小牌子写着罗恩的房间,还有一小段楼梯通向阁楼。

      哈利走了进去,倾斜的天花板几乎碰到了他的头,于是他后面的尤金不得不和先进屋的罗恩一样哈下腰——因为他们都휘比哈利要高。

      䗣 房间让人觉得有点晃眼,好像走进了一个大火炉。

      罗恩房里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是一种耀眼的橙黄色:床㦃罩,墙壁,甚至天花板。

      繱然后他们发现,原来罗恩把破旧墙纸上的几乎每寸地方都用海报贴住了,所有的海报上都是同样的七位女巫ᘪ和男巫,穿着一色鲜艳的橙黄色长袍,扛着飞天扫帚,兴高采烈地挥着手。␸

      “你的魁地奇球队?”

      哈利看캠了看海报ض,他想起了罗恩在霍格沃茨里,格兰芬多塔渌楼宿舍的床边好像也贴了相似的海报。

      俦 “查德里火炮队,”罗恩骄傲地一指橙黄色的床罩,那上面鲜艳地印着两个巨大的字母C,它的英文是两个以C开头的单词,还有一枚疾飞的炮弹,“俱乐部中排名第九。”

      罗恩的魔法课本零乱地堆在屋角,旁边是一些连环画册,好像都是《疯麻瓜马丁?米格斯历险记》,他的魔杖搁在窗台上的一口大鱼缸上,缸里养了很掾多蛙卵,而灰毛胖老鼠斑斑躺在鱼缸旁的一片阳光里打﷘着呼噜。

      尤金好奇地拿起了一本连环画翻了起来,哈利跨过地板上一副自动洗牌的纸牌,朝小窗外面望去。

      他看见在下面的地里,一群地精正在一个䫫接一个地偷勦偷钻进韦斯莱家的树篱。然后他转过身来,发现罗恩正有点紧张地看着他,好像是等着他的评价。

      “小了点儿,”罗恩急急地说,“比不上你在麻瓜家的那间,当然更比不上尤金家了…我上面就是阁楼,里面住着那个食尸鬼,他老是敲管子,哼哼叽叽…”

      很显然,罗恩是对于自己的家有些自卑,但他当然不明白統尤金和哈利是揠怎么想的!

      “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房间。”

      哈利对罗恩眨眨眼,愉快地笑了。

      “同感,”尤金低头翻着连环画,微微一笑,“以后我也想造一个类似的法师塔——你知道的,我喜欢高的地方。”

      罗恩的耳朵红了,感激地吸了吸鼻子。

      “好了,”尤金啪澬的一声合上了手里的书本,“咱们是时候该干点自己的活了。”

      “൧自己的活?”

      哈利和罗恩看着尤金接下了腰间的小布袋,随意地丢在了地面上。

      他们知道尤金说话的时候总是夹带着许多美国的俚语——而且很显ϡ然,尤金的很多想法都非常有趣。

      但是当他们看到尤金迈起一只脚伸进布袋,他的整条小腿都消押失了的时候,哈利和罗恩还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洠 “走吧,兄弟们㪻,”尤金的腰部以下都已经进入了布袋,歪过头对他们咧嘴一笑,“还等什么,这当然会很有趣的!”

      뗉 说罢,他的整个人都向下消失在了᝘布袋口——地板上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布袋。

      哈利和罗恩面面相觑,齐齐咽了咽唾沫,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话。

      “他说…下去?”

      “进到袋子里去?”

      两个孩子茫然地眨了眨眼,最终哈利鼓起了勇气,走到布袋前讏蹲下,向着袋口里面低头看猧去。

      “啊!”

      一束光ూ芒突然从布袋口亮起,晃到了哈利的眼睛,㩾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罗恩发出了一声尖叫。

      “快点,你们两个,下面的风景更好!”

      他们听到布袋里传来了尤金的喊声——似乎距离他们很远。

      哈利鼓起勇气,闭上眼以一个跳水的动作钻进了袋子里——然后他感觉自己在下坠。

      “啊——” 좎

      大概不到两秒钟的功夫,哈利就落了쓈地,他感觉自己摔在了一块柔软的垫子上。

      然而紧接着,一股巨力砸得哈利的后背生疼——罗恩一屁股摔在了他的腰上。

      “嗷!”

      “哦!对不起,哈利!”

      狼狈地爬了起来,等到哈利好不容易摸到了他的眼镜戴好,他就和罗恩一样并肩愣在了原地。

      ピ 湛蓝色的天空中漂浮着好几朵洁白的云彩,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空上,散发出了温暖的光芒。他们抬起头,看到蓝失天上还有着一个突兀的黑色大洞——就在他们头顶上不远,应该就是他们刚刚掉落下来的那个洞口!

      他们的脚下的确踩着一个软垫ૼ,不远处,尤金随意挥动着自己的魔杖,又往天空上射出了两道魔咒,变出了几朵白花花的云彩。

      哈利和罗恩目瞪口呆地向前走了几步,踩在了软垫下的地面上——那地面黑乎乎的一片,踩在脚下的感觉就像是石砖,却根本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材质。

      “尤金…”

      “噢,对了,我忘了︂。”

      尤金得意地看了他们一眼,又握着魔杖往地面上射出了一道咒语,三个人脚⻕下的地面一下子变成了一ਬ片青렵青的草地。

      “这里比起罗恩房间要大,不是吗,至少不用老低头哈腰了。”

      尤金把魔杖收回了裤兜里,拍了拍手,对哈利和罗恩咧嘴一笑。

      “我不知道你家的房子是用什么魔法搭造的,无痕伸展咒可能会引发糟糕的结果——緔毕竟被发现了就麻烦了㨭,不是吗?”

      “可是…我们不能在校叴外使用魔法的,不是吗?”

      哈利茫然地对尤金眨了眨眼,四下张望的罗恩也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你们俩也太天真了。”

      尤金终于哈哈大笑了起来,甚至笑出了眼泪。

      整整一薔个半月了,他可终于等到了一个随意使用魔法的机会——因为这可是在陋居。

      “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夫人都在家,魔法部可查不出来咱们使用魔法!”

      走近了两个朋友,尤金抹着眼泪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感觉脸上的肌肉都笑得僵硬了。

      巪 “话说,你们两个知道为什么魔法部会抓到违规使用魔法的小巫师吗?”

      哈利和罗恩困惑㔧地摇了摇头,这让尤金又不禁笑出了声,等过了好一会,他才给他们解释明ꈣ白了其中的原因,而哈利和罗恩也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也就是说,只要妈妈电或者爸爸在家,咱们其实就都可以随意施法?”

      罗恩激动地涨红了脸,尤金满意地点了点头。

      “完全正确——只要不被他们发现就行,你知道的,成年巫师总是非常遵纪守法。”

      他拔出魔杖,熛将哈利和罗恩坠落下来的软垫变成了一把木头长梯子,漂浮起ṛ来搭在了天空中的那个洞口。

      둷 “你们看,”他接着对瞪大了眼睛的哈利和罗恩轻松地说道,“我打赌,弗雷德和乔治早就知道了这一点…现在,咱们收拾收拾这里面的杂物吧——别乱跑,袋子里面顶多就是两个集装箱那么大,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宽敞!”

      尽管看上去像是蓝天白云下的一片辽阔草地,但是滃哈利和罗恩经过提꤅醒,注意到了边界上似乎有着几面看不见的˔墙。銯

      他们也这才发现脚下的草地上堆瀍满了杂物:好几大包火星棒,巧克力糖,一包撕开了洒落一地的玉米脆片,两张折叠椅,几捆杯子和枕头,几张行军床,还有三五个睡袋。

      “原本这里是作为临时帐篷用的,”尤金背起手笑着说道,“看来它可以发挥功效了,弗雷德和乔治可以请来做客,但珀西就算了…你们的魔杖呢?”

      “我带着我的呢!”

      哈利咧嘴一笑,摸出了裤兜里的魔杖。

      ᦚ“我上去拿我的!” ꜿ

      罗恩⯮说罢禐转身,兴冲冲地爬上了梯子,七手八脚地向着天空中的洞口爬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