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年建党最新

      他们称呼守护石像为萨莱达巨像,这应该就是它真实的名字了,和费伦最开始取的“萨莱达守护石像”听上去很相似。

      在一阵短暂的“内部交ᔱ流”过后,前来支援的这些人纷纷进入到了ꒄ庄园之中,开始打扫一片狼藉的庄园。

      等待了一会儿后,萨莱达셱伯爵乘着疾驰的马车赶了过来,与后面的车队拉ᢤ开了不少距离。ﮮ

      ℼ 这辆马车停在了庄园外的大道外侧,萨莱达伯爵和艾芙走䟸了下来,两人的状态看上去都恢复了一些,但依旧不是太好。

      “抱歉,我竟然对庄园里的这座萨莱达巨像完全没有印象。”萨莱达伯爵看上去有些愧疚,神情中还有对已룹经损毁了的꿏萨黄莱达᧌巨像的惋쥙惜。但萨莱达伯爵的语气依然平和,并流露出对爱丽丝的感谢。不沔过爱丽丝还是从中捕捉到了一丝伯爵试图掩盖过去的怒튄意。

      “伯爵无需道歉,只是委彇托中出现的一点意外而已뀈,大屋遭受到的损伤也不算太大。”爱丽丝说道,“此外,我们还知道了那个死ꢗ灵法师的뾛名字,叫厄尔沃洛斯,㣨请问伯爵对这个名字是否有什么䘫印象吗?”

      只见艾芙与萨莱达伯爵的面庞上同时浮现出了思索的神色,然后一齐缓缓地摇了摇头,这份父女默契莫名地会让讬人从中感到一些喜感。

      “稍后我就安排人去查一ᚥ查。”萨莱达伯爵紧接着开口道。畲

      “好的。那现在委뗾托已经完成,鄍这枚萨莱达之戒就该物萙归原主了。”爱丽丝说着,取出了黑曜石戒指交回到了萨莱达伯爵手中,同时还小꿆声说道:“不獪过因碕为刚才的战斗,卢恩身上的睡袍也受到了퓈一些磨损……”

      闻言,接过戒指的萨莱达伯爵赶ቂ紧吩咐了艾芙一声,艾芙便依照她父亲的安排,立刻回到了大屋。

      爱丽〚丝也回到了大屋,直ꕆ接㺙前往卢恩的房间。不过此时卢恩펭并不在他的房间中,房웽间里只有正在冥想的莎洛特,爱逡丽丝便悄悄地离开了。不止是莎洛特,费伦和埃米莉也在各自的房间里冥想着,恢复着法力。

      所以爱丽丝走到了三个房̲间两侧的其中一个空房间中,而卢恩正好在里面。

      “回来了。”卢恩看到爱丽丝走进房间,便简单뤷地对爱丽丝微ꏞ笑了一下,说道,“是看到他们都在冥想,就不想打搅他们。然后再在旁边的空房间里冥想吗掽。”

      “我感觉你是在说你来到这个空桼房间的想法。”爱丽丝搬了张椅子坐到了卢恩的됂对面,开口道,“而我不同,我是来找你的。”

      闻言,卢恩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是刚才魔素之核的事情吗?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在你叫醒我之前,我什녏么都不记得。”

      爱丽丝皱起了眉头,凝视着튽卢恩的双眼,缓缓地韫问頉道:“䈳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么?”

      只见卢恩ᨫ的眼神闪躲了一下,然后芊赶紧转过了脑袋。

      “抱歉,真的不记得了。不过根据我依稀的印象,情况应该还是好的。”卢恩솠有些经受不住爱丽丝询问的目光了,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窗边,看向窗外忙碌着的队伍。

      檀“那就……但愿是好的吧。”爱丽丝叹了口气。㟿

      两人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卢恩回过头,看向爱丽丝道:“爱丽丝你不冥想么?这连续的战斗过后,消耗的法力应该不少痥吧?”

      “没事,现在有时间让法裾力慢慢恢ᵠ复。”爱丽丝简单地回答道,“那你不冥想么?”

      “我…쏌…也差不多。”卢恩含糊了圴一雐下,然后将目光又转向了窗外,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那时发生的具体情况,能告诉我吗?我脑海中依稀的印象并没有包括与魔素之核战斗的部分。”

      “匩好。”爱丽丝开口道,“实际上战斗的部分很简单,当时,상你拔出剑冲上去后,那ꢖ个魔素之核还在蓄力,应该是在혨准規备一次大范围的攻击,然后你的第一剑直接打断了它的蓄力,并且似乎是因为蓄力被打断,让它的核心震荡了一下,팢感仳觉上类似于法师正要释放的蓄力魔法被强行打断而引起的法力反噬。”

      闻言,卢恩有些惊诧地挑起了眉头,问道:“打断魔素之核的蓄濬力?我是怎么做到的?”

      爱丽丝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看清楚。我的推测是当时的你发现了魔素之核在蓄力时的某个弱点,然后利用那个弱点迅速破开了魔素之核的魔࿥素屏障,再破坏魔素之核蓄力时所维持的平衡,使得蓄力被打断,并导致反噬。这甚至还削弱了魔素之核本身的稳定性,让魔素之⩫核直接变得衰落。”

      “这……”卢뷖恩张了张嘴,过了还䑷一䴨会儿才憋出了几个字,⒞“那时的我这么厉害?”

      筡“确实很厉害,至少我瑰无ᷣ法做到,除非我非常详细麻了解了那个魔素之核的ﳜ具体情况,并提前觢做好大量准备。”爱丽丝׫直言不讳地说道,“我敢肯定,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非常少。而且就像我说的,大多还需要建立在极其详细的了解,以及有一定事先布置的基础上。而你明显뚢没有ㄽ这些准备,难道你拔剑之后,耳边就ᝄ会出现神临告诉你该如何对付那个魔素之核吗?”

      嘷 卢恩的面庞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饩情,再问꽮道:“然后呢?”

      “然后你퉜的第二剑直击魔素之核球型本体最中心处的核心,让魔素ᆬ之核如同一个人受了重伤一般,变得更加衰落,接下来你的第三剑便将那个土属性魔素之核彻쐐底击溃,结束了ḏ战斗。鸔”爱丽丝说道,“然后卢恩你ⵚ就呆呆地站在了原地,我桽叫了你的名字后,你就醒过来了。”

      팲 听完了爱丽丝的讲述,卢恩有些震惊地问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至少看上去是那么简单,连탔续三次的直击要害将敌人击溃,听上去也非常简单。”爱丽丝打量着卢恩,缓缓说道,“但,我想,其中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