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app色版

      “借一步抃说话,兄弟,你⣎看,都是出来玩的,不要伤了和气。”主管很会看眼色,揽着费非的肩膀,很热情的样子。

       哟,这剧情走势不对啊。

      不应该是歪嘴龙王,修发店的人各种看不起费非,疯狂挑衅作死,把费非贬低得无地自容后,湗在费非拿出1000万消费前跪地喊爷爷吗?

      䬯㮂不是应该有个神医或岄者大公司总裁恰好路过,认出了费非是牛叉家澲族的族砶长的儿子吗?

      再不济,也要有个美女出来作死再被费非折服吧?!

      “这样吧,兄弟你来剪头发我们눴打贵宾折,包你满意……”

      “费…费先生!”主管的话还没说చ完,就㡅被一阵颤抖的哭音䍁打断。

      费非看着眼前冲上来拉住自己衣袖的手。

      卪映出眼쩿帘的,是一张不施粉黛,굢清丽雅美的脸。

      你还别说,年轻的小姑娘,打扮起来有打扮的美,自然起来,也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

      这种美,是那种花了好多钱,矫揉造作,故意扮嫩ꛣ所不及万一的。

      텅 费非有点傻眼了,这是熟人ે啊。

      “小施?!뱁”䯴

       费簎非对小施的印象还不错。

      쥛不光是头天自己搬家时,她的热情服务;还包括大妈打投젂诉电话,嫌弃费羞非“扛大包”的找ɹ茬时,她不动声色ꁬ给费非留面子。

      之后费非卖房子她也跑前跑后的,没有因为费非要合租而看低ᛒ他,也没有因为他快要暴富而骚扰他。

      被蜃楼摔一屁股墩儿,也没有哭喊个不停航,自己摸摸眼泪也爬起来了。

      说到底,小施业务再熟练,那也是熟能生巧的缘故。她本身也就是个比费非大不ꪄ了多少,没什么社会经쾇验的普通人。

      “费…⌌…费先生,你帮我和我同事递个话儿,让他们送点钱过来。”

      费非的眉头皱起来,他还没来得及搭话,就被打断了。

      皹“不用求他,钱我不会给!”说话㷫的是ﳸ那个五官细长的女的。“他们敲诈还想要钱!”

      “葆儿,你别说话。”

      费非这下知道了,这个女的叫葆儿,看起来小施和他们认识。

      不过,这女的,还真是,宝里宝气的。

      “没钱出来当大爷了?”

      “不惯你这臭毛病,丢不起这人,倒是给钱啊⪣!”数

      “궨怎么这年头,学生都兺这么不要脸了?”ꤚ

      “用了我们的秘制药水,做完造型不给钱,你妈这么෡教你坑人的?”

      修发店店员各种阴阳怪〱气出来了。

      费非一听着秘制药水四个字就知道怎么回事。

      套路啊。

      无非是先满大街发个小卡片说搞活动ꞔ,很优惠的,让你进店。핼

      完了剪头发的时候,就各种推销什么高级美发水╡,变色水,定型水,养发水。

      煆只要你没第一时间拒绝,那就是默认用了。

      那么一滴뎹往你头牲上一摸,那就是瞬间由8币的体櫴验价上升到8888的贵宾价。

      軒 想打折?可以,再交个88888的会员费。

      不想给?那对숭不ؖ起,手机给你拿了,门关了,那就还真分走不邼了了。

      僘关键是这事巡查司还真不好管䦇。毕竟你也用了人产品不是?这属于纠纷啊,是纠纷就要调解,一调解还是要花钱。

      现在的问题是,小施的那个表妹——钱葆儿不愿意䭳被拿捏。她压根连调解都不想。

      本身她就一身正气,自认为产品完全不值那个价,彻彻底底就是修发店在坑她的钱。

      她就是要维护正义,不能让坏人得逞!

      큀 但道理她又说不出。

      一帮子一起逛街的同学一样傻眼。

      连表姐小施也被吓的婆娑带泪。 泴

      ⛊主管씩上前一步:“榽大兄弟,你看,我们也是小本经营。这几位同学是自愿进店的。我们可뾂是安排了最好옧的师傅,那手艺活可是最精细的。”

      穻 主管满脸堆笑,弄得费非倒不好第一时间发作。

      “主要是我们这几个师傅确实䗕是这个价,也都是给大明星美美,冰冰剪过头发的,这手艺钱我们可以不收,但这个洗发水,护쉥发水也是几位同学亲自要用的,我们也有成本,确实不ᧈ便宜鍍的。”

      “您说,这世上哪有不花钱白用的道理?”

      主管可是个小机灵鬼儿,事情经过他小嘴儿巴巴一说,完全变켅了味儿。

      “你们要多少钱?”

      ߡ 췮“不贵,也就8800,打个折就是6000,可不ꂂ能再少了。”

      费非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来不管穿越◫在哪个位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而且,各种招数几乎无缝通웡用。

      ࣧ “你们……不办个会员卡的吗?”

      主管听了眼睛瞬间一亮,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对对,要不这样吧,你ᛋ们冲个一万的会员,这次就打个折上折,收2000好了。”

      “嘶……”在场的学生一伙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施已经哭出来了,她才来这家物业实习不久,看见费非就像救命稻草一样,她自己的工资到手一个月还不到2000。

      灮 本来想求助的崰,没成想费非一开口直接翻倍。

      这亏吃大了。

      “你们用的什么药水ḱ啊,拿来我看看。” 

      主管一听,殷勤혟把旁边一㙏兜全部给费非看。

      里面各种瓶瓶罐罐,上面印着各种看不懂的符号,主管还在㟺“叭叭叭”:“我们家的产品,可是由学宫研发씕,道宫加成的,那效果就是好。”

      匕费非挨个看了过去,发出轻叹:“不错,不错,简直是太好了。”

      “哈哈哈”小圊主管放声大笑。

      “她们谁用了啊?”费非轻轻地抬眼,扫视面前的一群人,学生们已经面如土色。

      袈“她,她,她还有他!”小主管嘴皮上下翻滚,手飞快的的指认着釉消费过的学生。 ﶴ

      被挨个指出的学生脸色更白一分。

      费非珓暗暗地数了数,总共有四个人,除了钱葆儿,还有两女一男。

      对于这个男的,费非更加鄙视,一老爷们打扮那么精致干什么,你打扮就打扮吧,着了别人的道也不知道反ẖ抗,反而让女㒡的冲࿝前ꈇ面。

      其实费非刚才໎敢进来,他也是有底气的。

      上午和李涛打完“遭遇战”,系统出来评估后,费非发现系统多了一个说明提示。

      目前费非㢖能用的称号是《天天睡地板》。

      作꫼用对象是人形和类人形生物。

      㠾根据名字,他猜测这ᶶ可能是一个战斗系?

      一用就能把人ၹ放倒那种,只不过用哪种形式就不知道了。

      估计不会太暴力把,毕竟,是天天“睡”䧠地板,又不是“瘫在地板上”,“ャ死在地板上”ꠓ,“炸开在地板上”。

      虽说费非不是个太慈悲的人,但他也不想把场面闹得太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