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神器

      “阿嚏!”吴林生一喷嚏差点把头都甩飞出去,同时裹了裹刚刚从市场买回来的毯子。

      因为昨晚大鱼大肉回来之后气温还一切正常,自以为安全的吴林生起床之后穿着衬衫就开门迎接新一天的太阳,差点成功地让自己第一次在异世界感冒。

      “明明刚刚才进入秋天怎么会这冷了,这个世界没有秋老虎的吗?”

      仔细算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有三个月左右,按推论来说自己转生的时候应该是地球上的五六月份左右,讲道理九月了就这么冷了没天理啊。

      “这个世界,还有刚刚的秋老虎是什么东西?”正在排字的艾希娜尔听到吴林生话里的端倪,立刻表示疑惑。

      “当然是这个世界了,现在的工厂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整个世界那么珍贵呢!”吴林生尽力摆出一副和煦的表情,用语言再一次成功整活,“至于秋老虎嘛,是我的家乡的一种说法,大概就是说夏秋换季的时候天气特别热,大概这样。”

      “老师以前是南方人吧?”艾希娜尔已经学会了替吴林生自圆其说,毕竟吴林生怎么说也是个异乡九阶大法师,和她有些不同也很正常。

      “是啊,南方一个游商的儿子,从小没见过我妈,后来我爹死了,我被我的师傅看中,跟他学习去了。”

      背景这方面吴林生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编得越不容易追溯越好。也算是尊重了一下吴林生在这个世界的便宜爹妈了,没有给他们供出去。

      艾希娜尔把一个字块高高举起,因为要印刷的缘故字都是镜像反转的,吴林生又忘了在字块背面添加标记,就只能靠肉眼识别了:“也难怪,之前我就有这种感觉了,就感觉老师的口音很奇怪。”

      其实也不是吴林生口音奇怪,按照安东尼奥的口音来的话吴林生说得可是最纯正的人类贵族语,没有那么多的方言,反倒是艾希娜尔的语言里还是有着一丝乡土气息,但在吴林生看来这种小小的口音反而略显可爱。

      大门又被敲响了,吴林生满不情愿地从毯子里钻出来,唯一的一点热气也在空气中挥发了。开门后,爱丽丝和乌勒尔领着四个脏兮兮的小孩站在门口。

      “吴林生,你要的孩子我找来了。”爱丽丝此时已经换上了一套教会准备的冬裙,显得格外暖和,而且由于她内敛的性格,甚至有那么一丝优雅的意味。

      乌勒尔则是应吴林生的要求去给爱丽丝保驾护航,毕竟一个女孩子独自去贫民窟吴林生说什么也不会放心。

      “那好,快进来吧,外面冷。”吴林生招了招手就像缩回去,虽然下沉焚风让山的这一面显得温暖些,但对于吴林生这个怕冷的动物来说还是太凉快了些。

      爱丽丝和乌勒尔很快走了进去,单后面那四个孩子有些迟疑,在小幅度的推挤和“要相信爱丽丝修女”的窃窃私语中,四人都跟了进来。

      吴林生盘腿而坐,唯一的椅子在进行排字的艾希娜尔那里。

      爱丽丝屈膝跪坐,示意孩子们也快坐下,乌勒尔也去挨个确认水槽的情况,这些本来是艾希娜尔的任务,但吴林生出于偷懒的念头,把活都甩给了乌勒尔,在艾希娜尔让报纸进入市场之前,乌勒尔只能有什么活干什么活。

      “额,那我先表个态啊,你们四个既然能够被爱丽丝选中,就证明了你们有结束贫民生活的资格,所以多的我也不问了。”

      吴林生麻利地摸出口袋,一人三个铜子。

      四个孩子急忙弯腰磕头,却被吴林生用念力挨个扶了起来。

      “别别别,你们来打工,我来支付薪水,咱们都是平等的,各取所需好吧。”让这么小的孩子给自己磕头,虽然对于加兰德的人来说这可能是服从的表现,但对于吴林生来说有种自己已经撒手人寰的怪异感。

      “尊敬的先生,这是给我们的吗?”

      四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孩手里捧着钱,有些难以置信。一般来说许多人对于这种贫民孩子的施舍就是图看他们下跪磕头时那种虚荣感,但面前这个人似乎并不贪图这些。

      “是给你们的没错,你叫什么名字?”

      “回您的话,我叫伊洛蒂。”

      吴林生皱了皱眉,没有说姓,代表这个女孩九成是个孤儿。吴林生则是因为自己人为加工的原因,否则每次介绍都说自己是林生·吴感觉怪怪的。

      “那好,我叫林生吴...不是,我叫吴林生!”吴林生脑子稍微转了个弯就成功地把自己绕晕了,身旁还在排字的艾希娜尔突然噗嗤一下。

      “记住了啊,直接叫我吴林生就可以了。不止伊洛蒂,你们四个也一样。”

      四个小孩偷偷相互看了几眼,都顺从地答应了下来。

      吴林生也没强求他们一下子就接受这种平等观,就像当初王莽篡汉辞退宫女一样,太过突然反而太容易让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我现在呢,是来聘请你们四个给我当工人,就像伐木厂里那些砍树的人一样,你们给我干活,我给你们钱,明白了吗?”

      四个小孩拼命点头。

      “好了,看见那里那个哥哥了吗,你们去找他,他会教你们怎么做。”

      乌勒尔急忙从搅拌中抬头:“不是,等等,我什么时候要干这个了?”

      “我们就是这么散漫嘛,算我欠你个人情。”吴林生反正一身人情,不差再欠一个。

      “教教他们造纸,还有带他们洗个澡,我不希望看见我的工人脏兮兮的,别人说我虐待儿童怎么办?城里有大澡堂吗?”

      “有是有,你该不会是想带他们去哪洗吧,光是一个人的入场费就20个银库伦了。”

      吴林生突然一惊:“我勒个去,那里真的是澡堂吗,别是什么高级会所吧?”

      “什么会所?”乌勒尔一头雾水,显然还没有接受吴林生会突然说出一些奇怪名词的设定。

      “那算了,你带他们去你家洗个澡,钱我出。”吴林生捏出来三十个铜库伦,用念力送到乌勒尔兜里,然后招呼四个孩子站起来,像拍马屁股一样在每个人脑袋上拍了一下,手不够用了就用念力代劳,反正应对日常生活,念力就是个没有上限的好工具。

      “你让我带这四个小孩去我家洗澡?”

      “怎么了,不是说魔法要造福人类吗,不会连洗个澡都成问题吧?”

      吴林生隐约猜到这个少年八成是有点小洁癖,从那天进门后就能感到的一股子整洁气就能感受到了。

      “他们弄脏了算我头上,我给你打扫。”

      吴林生放出了包票,乌勒尔才带着四个小孩离开了。

      爱丽丝也站了起来:“你还真是个善良的家伙啊。”

      “哪里善良了?”吴林生站在一身白裙的爱丽丝身边有些不适应,他总感觉站在旁边的是一个教会里不苟言笑的修女,让他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他从来没有想过朝夕相处的爱丽丝也可以这么的让人不敢亲近,“我就是懒得自己干活,想着干脆出点钱让人来代劳,这样我也能省点时间多睡个懒觉。”

      艾希娜尔结束了排版,伸了个懒腰,作为这个世界最熟悉吴林生的人,说出了吴林生的真正意图:“冬天要来了,食物,燃料,都会紧缺下来,这算是变相的救济吧,既能保证他们的生存,也不会伤他们的自尊心。”

      “小孩子哪来的自尊心,我是真的图个偷懒。”吴林生满不在乎地钻回了毯子里假寐,实际上就是纯粹因为被说中了犯起了傲娇的臭毛病。

      虽然确实有偷懒的想法在里面,但救济确实也是他的本意。

      吴林生在瑞尔斯下令即将改善贫民生活的时候就打听过了,人类王国是个北方的山国,冬天寒冷,干燥,生产底下,每年因冻馁被处理掉的尸体成百上千,男的,女的,老的,幼的,在死亡面前平等的可怕。

      在新政下来之前,吴林生也是本着大家互取所需的精神,能救一个算一个。

      “欢迎来到秋天,臭小鬼们。”

      吴林生嘟囔着,努力使自己睡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