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在线视频

      等文舒念醒来ᄆ的时候才发现,末世没有来,自己居然因为车祸穿越了,消化쑒完原主的记忆后,才知道泪原主和自己同名同姓,而原主的父母就在自己穿䟛越来的前一个月就已经牺牲了,皢只给原主嘾留下了一笔不菲的抚森恤金,而原䬄主在父母离开后的这段时间每天浑浑噩噩,忧思过度也去了,自己就过来了。

      “哎,롅幸好是个孤儿,不然自己也ⵦ不知道怎ⅼ么面对她的父母。”

      文舒念一想到这个렡年代立马查看空间跟自己过来没有,摸着脖子上光秃겖秃的啥也没有,文舒念傻眼了。

      ᧂ“嗷~不会吧,老娘的项链呢,空间呢,老娘ㇸ累死累活收集的物资啊,为了那些物资老娘猝死穿越,空间居然没有了,”刚说完文舒念眼睛一花,就出现在了空祆间里面。

      “嘿,原来空间还在,那我的项链呢?”随即跑去ꏡ卧室看着镜子里面自怣己脖子上什么也没有,而自己胸口处᜴有一个项链形状的记号,猜到大밋概项链变成了这个记号吧,这样也好。

      出了房㊼间,看见空间里面自己准备的一大堆集䌁装箱∑的物资,文舒襱念感觉终于有点安全感了,毕竟换谁突然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人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年代掐都会感觉不安吧,自己知道大概的历史走向,又有空间在手,只要运用得当自己依旧是个稳稳当当的富婆。

      只是不知道爸爸和奶奶发现自己死了该有多难过啊,文舒念摘了几个苹果就出了空间,一边吃一边想着接下来自己该怎诂么做,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原主好像再过一个月就要去下乡支援国새家建设了,也就是当知青。

      按道理原主属于烈士遗孤,不应该去的,可这小姑娘不찂知道是不是脑子抽还是怎么滴,偏去报了名,这下可把文舒念给坑惨了,这个属于奶奶的年代,听说啥啥䝺都缺,干啥都要各种票퀶,幸뷪好自눈己买了那么多物资,倒不怕苦了自己。

      再加上自己平时小心点就行㇦了,就是好像听说当知青是要去做农活,自己从小养尊处优,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想到这里,文舒念只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不爽快,估计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还有干农活的时候,可又想到只要自己坚持几年到时候考个大学就不用做农活了,文舒念又重燃了信ꁃ心。

      文舒然突然想到原主父凥母的抚恤金应该还被原主放在柜子里,这样太不安崪全了,就赶紧去原主的房间把柜子打开,在一쮷件旧棉袄下面拿出了一个饼干盒子,打开最흂先看见的就是一张存折卡,因为原主롺父母从事职业的特殊性,所以抚恤金酖一共有3600元。

      䙣存折的下面有几捆大团结,总共是五百多块,剩下的就是两元一元ᖄ一角的零散钱还有一些杂㦺七杂八的票据,有二十多张檧工业票几张젩糖票和一些粮票啥的,居然还有一张手表票ᘷ,看来扒得趁着下乡前把能用的都用了,反正可以放在空间里面。

      文舒念把钱票和存折放进空间的卧室里,ᤏ毕竟哪里都没有空间安全,獅就看见盒子底部有一个角微微翘了一点,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文舒念找了个针来把底部轻轻撬开㒀,就看见欺底部堆满了金灿灿的小黄鱼慠,大概十根左右,“哇塞,发财了发财了,”文舒念只感觉自己是个小富婆了,又是钱又䗝是票居然雷还有小黄鱼蠜,爽翻了简直。ᢠ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离文舒念下乡还有三天时间,这期间文舒念把该用的票据都用了,手表也买了一只梅花牌的花了一百多,文舒念对好了时间主要是想着下乡平时不知道时间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期间邻居大妈也来了几次,看见文舒念过得好好的就没再来了,毕竟因为原主的父母常年在外任务,原主又是个沉默寡言不鳕善交际的性子,跟邻居的关系只能说认识却不熟,人ꥯ家能偶尔来看几次说明人家心肠好。

      文舒念进闋到空间开始收拾起自챑己要带走的包裹,虽然有空间可还是需要做做앟样子的,小心驶得万⬂年﹑船。文舒念就带了一个褥子和一床六斤重的棉被,顺带收拾了两ࢻ套深色的床单被套,现在天气还不㼮太冷,就带了三套朴素点的秋装。

      还有前꺗几天뾙去买Қ的一双橡胶鞋和一双回力鞋,锅碗瓢盆香皂肥皂都装在一起圱,就这么点东西就装了两个大包县裹出来,文舒念莄差点拎不起来ힳ,想着未来还有好几年苦日子,又想到爸爸奶奶,文舒峮念的眼泪就憋不Ѯ住了,一边擦眼泪,一边收拾东西,只觉得自己怎么看怎么可怜,也就只有空间能给自己多少安慰了。

      很快就到了下乡的时间了,文舒念一大早就起来把家里该收的东西收进空间里,要好几年才会回=来呢,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小偷光顾这个家,坚决不能便宜别人,本着这个想法,文舒念把家里给缉收了个空,导致真有一天小偷光顾,一看见啥也没有的房子傻眼了,还想着就算偷不着粮食和钱,偷两件衣服也是可以的吧。

      奀㙿文舒ꭠ念샷刚到火车站的时候差点没被挤笪成肉酱,好家伙人山人海,好不容易꫱上了火车找錽了즕半天自己的座位才找到。

      鏿 现在的火车还橾是绿皮火车,分为上中㩅下三个홺床铺,큪文舒念在中间的铺,下铺是一个㙲带着眼镜看起来特别老实的小伙子,上铺是一个文文垙静稬静穿着干干净净的姑娘,对面上铺也是一个女生,不过面相밑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相处的那种,冷冷的,中铺是一个身材长相都比较文艺的男人⪘,就是现代俗称的小펳鲜肉患,下铺是一个看起来很结实的糙汉子,笑起ᵆ来憨憨的。

      文舒念打量了大概,쩆就知道自己这车厢里应婧该都是和自己一样的知青,把两个大行李放好以后,文舒念就拿着一个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的斜挎包上了铺,里面是自己给自己准备的一些吃食,小挎包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为了自己从空间里拿东西而准备的。

      一大早起来赶火车,被人挤来鵆挤斦去,差点累成狗,文舒念就准备休息会䃰,大家要么就在看书要么就在睡觉,自己也不想主动去找别人说话,现在自己要坚决把多听、多看、少说话落实彻底,免得说错什么话平白惹了麻烦,现在自己一介孤女,又没㓿人撑腰,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