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法师第四季第二集

      Ḝ 时间长河万古恒久,穆守二人踏在长河之上,看搲着眼前宛如泡沫般的世界,穆守问道:

      “这世界的仙人都是如此吗?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以众生为蝼蚁㇧。”

      昆仑之灵道:“这世界的仙大多都是天的傀儡,生来便高高在上,拥有无敌的力量,众生不入他们的眼,”

      穆守道:“那历史上的人族大能呢騪?他们去了哪里?̸”

      昆仑之灵道:“他们对仙失望了,有些选择成了仙,有些死了,有些쯽退隐了,有些战于天外不愿归来,”

      穆守感觉到一种悲伤,问道:“那你呢?”

       昆仑之灵目露怀念,⵾道:“我为了等一个人归来,”

      穆守心神一䱎震,道:“我到底是接؏触了怎样的一个世界啊,我很迷茫。”

      昆仑之灵笑道:“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嘛,”

      穆守道:“我想听你㉖亲口说”,

      昆仑之灵道:“这方世界如你所想,与你的世界不同,或许会有一些历史上的人物相似,可茦却是大相径庭,ɍ你的世界本也有自己的传承,却被人无情ꅸ斩断,

      你的世界被封禁了,”

      烖穆守失声道:“封禁燷了?”

       昆仑之灵点头㉱道:“九万年前,有无比恐怖的存在发现了这个世界,降临于此,却被你那个世界的土著所挡,那一战,天地破碎,在献祭了无数生灵之后,才镇压那位恐怖的存在,”

      穆守失神,脑海里浮现一㴿场灭世之战的场景,天地破碎,生灵涂炭。

      昆仑之灵接着道: 蔠

      “可那一战,天地破碎的太过严重,几乎不能生存,数位无上道境的存在,以大法䝈力镇住天地四幐极,身陨道消才保存住这方天地,

      但事愿人违,天地虽然保住了ю,可那一战却让天地元气变得无比졎狂暴,不能再修炼,剩下的大能心一狠,便以昆仑为基,联手封锁了所有的元气,”

      穆守问道:“那些大虚墓呢?”

      䬘昆仑之灵道:“元气太过狂暴,镇压遢并凌不是长久之计,需要分化,他们寻到了我,因为某些缘故,我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建造了ྐྵ这些大墓,并以无数盖世英雄的气运,镇压在此,

      九万年岁月匆匆而过,直到你再次把我唤醒。”

      穆守心神一阵恍惚,爆炸的消息让他头有点痛。

      昆仑之灵笑了笑,道:⩀“你以前还担心我会害你,몕”

      穆守面色发窘,低声道:“是个人都怕,”

      昆仑之灵失笑,随即郑重道:“如今这方世界就在你眼前,你是选择守护它呢?还是选择顫逃避?”

      穆守面色一正,回想经历的种种,看着ு越来越近的世界,郑重道:“这是生我养我的世界,我不会逃避,无论是魔还是仙,敢向我的世界ࣂ伸手,我便断了他的手龥。”

      昆洔仑之灵道:“如此我便可以把这份责任,交付给你了” 顜

      穆守笑㍮道:“我担下了,”

      昆仑之灵道:“如今昆仑封印再破,元气浓郁,已经异像频生,你需要早早做打算了,”

      犢穆守道:“敢请教?”

      昆仑之灵却摇摇头,道:“昆仑在你的世界,那绝巅之地,无尽元气从昆仑而出,定会散于世界各处,虽然如今有封印锁住元气,不让其外泄,可总有一天封印会破,腐世界会大变!”

      穆守头大,昆仑之灵笑道:“无须担心,等你成长到足以守护世界的时候,元气的问题便都是些小事。”

      穆守心有感悟,躬身一礼。

      謅昆仑之灵颔首。

      唐皇大墓之中,穆守二人✣身形显现,唐皇大喜,道:“穆将军果然吉人自有天相,”

      穆守脸色一黑,却也没怪罪什么。

      唐皇笑道:“是我的错,没有想到那枚月亮竟然有如此奇异的力量,让穆将军身陷险境,朕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

      穆⽗守赶忙道:“无妨无妨,我这不是好好的,唐䩰皇无需自责”

      ý二人冰释前嫌,昆仑之灵身影消失,穆守也告退欲回。

      仙界,夜帝宫殿,

      灵尊者二人在仙子的带领下,低头恭敬的向前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一吂处竹林小榭,仙泉潺潺,琴声传来,忽而一停,一道温和如夜的声音响起,道:

      “何事?” 뗕

      灵尊я者急忙道出事情原委,当说到昆仑之灵之时,那道声音低声惊疑,道:“你确定真的是他吗?”

      灵尊者连连点头,道:“不敢欺瞒夜帝陛下,属下九万年前曾远远瞥了一眼,认不错的。”

      夜帝起身,长袍及地,忙有仙子上前托住袍尾,道:“九万年了,他竟ꉳ然还活着,你说那枚令牌被他拿走了?”

      灵尊者点头,

      夜帝道:“无妨⚬,本来就是人族的东西,便룲给他吧,你二人回报有功,理应赏你们,但你们私自下界,功不抵过,念在你们初犯,便不罚你们了,退下吧。”

      二人称是,急忙告退。

      “慢着,”夜帝道。

      灵尊者问道:“敢问夜帝还有何吩咐?”

      “溏你二人不错,可愿入我麾下?”

      灵尊者二人大喜,急忙跪地拜谢,夜帝一笑,身影消失,二人退去。歉

      夜帝行走在天河之上,瞬息百万里,忽然停步,看着面前迷雾的身影,道:“那位老二,回来읕了Ꙩ,”

      迷雾的身影一颤,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道:“那他呢?”

      夜帝摇摇头,迷雾的身影道:“那你۷为何来此╾?”

      夜帝道:“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消息。”陁

      迷雾身影沉默许久,道:“谢谢”,说完身影便散于天河。

      夜帝自嘲一笑,身影也兙瞬间消失。

      穆守行走林间,发现天地힫元气又浓郁了不少,体内灵泉开始有扩大的迹象,走了许久,木屋就在眼前。

      院内,穆守正对禑始皇三人,绘声绘色的讲起自己的遭遇,绕是三人见识不凡,当听到时间的亡灵和仙的时候,也都心中一惊。

      三人沉默良久,在消化这些爆炸的消息。

      始皇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㺭的仙,可惜不能瞻仰我人族大能之颜”

      邋遢道人和和尚点头,连连称是。

      忽然始皇面色一正,道:“你这次实在是鲁莽,若퓢不是你有些运道,只怕早已经死了,”ꬵ

      穆守低头受教,始皇见穆守神色,也停下了责备褐,邋遢道人开口道:“以后不可如此鲁莽了。”

      穆守称是,然后问道:嫹“三位师父,我发现我的修炼有点问题,”

      三人精神一震,和尚忙问,道:“什么问题?”

      穆守放开灵台,无奈道:“我灵台中的第四阶石台出现了瞦一座塔,”

      三人定睛看去,心中一惊,虽然只떘是一座宝塔的虚影,但漆黑的颜色下⏬,宛若魔性的深渊,

      邋遢道人沉声问道:“你有没有催动过这座宝塔?”

      穆守回想了一下,道㼶:“当花满楼的血滴落在我鼻尖퉎的时候,我怒了!当时我心㖋中只有无尽杀意,然后它便出现了,吸收着我的怒意,显化在我窹的眉心。”

      邋檊遢道䯵人沉吟,道:“你运转功法催动一下它,”

      穆守闻言,催动《素问道经》城,却发现宝塔丝ꂵ毫未动,

      穆守憋红脸,神识怒吼,疯狂催动,宝塔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䞒丝毫不动,

      穆守大怒,心脏瞬间轰鸣,所学道经尽数运转,化作一片道韵洪流,飞入宝塔,宝塔一颤,飞离石台,显化于外,无尽的幽冥气息瞬间充斥木屋周边,

      始皇三人浑身一冷ᕠ,各自催动道法抵御幽冥之气,

      邋遢道人道:“不得了,不得了,你们看粹宝塔的最底层是不是有一道魔猿的影子,”

      穆守一愣,急忙看去,宝塔内锁着一道身影,赫然是自己ﷅ之前斩杀的魔猿。

      穆守不明所以,和尚道:“这应该是九幽ﮞ的至宝,佛骫门典籍上曾有写到,有大佛入九幽,见九幽众生疾苦,发大宏愿,九幽不空,誓不成佛!九幽有感,从深处显化一座十毦八层宝塔,化十八重地狱,以期望洗去众生业力,

      这座宝塔便和当初九幽宝塔极其相似,只不过穆小子的这座有十九重!”

      ࢟ 始皇二人心中一惊,匇始皇道:“怪不得,这座宝塔兕有如此之深的魔性。”

      邋遢道人道:“这座宝塔是福不是祸,它可以镇压吸收穆小子的怒意,说不得也可以吸收穆小子的其他欲望,六欲境可期。”

      穆守一愣,忙道:“老师,这么说倒是没错,可我有一种感觉,您教的《素问道汃经》已经不适合我了,”

      邋遢道人笑道:“不必担忧,《素问道经毿》是一篇脱胎上古道经的筑基道法,此法可包罗万象,你学的越多,都㚍可以融合其中,从而形成你自己的专属道法,当初传你蜄这篇道经的时候便有此思量,”

      穆守大喜,深㡴深一礼,道:“谢老师”

      邋遢道人摆摆手,道:“道法再神妙,也需要你细心参悟,不然也是废纸一张。”

      穆守受教。

      始皇道:“你如今所修驳杂,当认真参悟融合,会剆对੠你架的战力形成极大的提升!”

      和尚点头,接着始皇的话,道:“这座宝塔神妙,可以镇压你的心魔,今后你都不必担忧心魔入体,但它却可以引动你的情绪,虽不会让你丧失神智,颟却有可能使你失去情感,你当谨慎使用。”

      穆守笑了笑,道:“和尚师父,我心为善,定当善用。”

      和尚笑了,邋遢道人笑了,随即四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一方小小的木屋,今日起奠定了今后漫天仙⇫神的格局,只是四人尚未可蔲知,

      “我心为善,定当善用。”若干年后,穆守笑着对和尚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