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导福航免费

      两个人都有一瞬间的沉默,大约都是在思虑往事,都有一些感慨。

      只不过,许郁青是惦记小时候的事情,可万凌鴢心想的是上一世的情缘。

      是呢,上一世,自己背负了被杪退亲的骂名,那自然是要找一个更好的夫룻君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世上数来数去,还有谁比嘉陵太분子更身份显赫,更尊贵体面呢。

      就算不能当太子妃梼,但只要做了太子的人,等太子ৱ登基,选谁做지皇后,还不是君王一句话的事情。

      䐉 就凭现在太子妃家的跋扈,早晚也鵻是要被铲除的。

       没有一个帝王可以允许卧榻之上有他人酣睡,就算那个人是自己的岳父。

      因而在宫宴上,当万凌心将目光瞄准嘉陵太子时,本想着那只是一猇个可以让自己拾阶而上的人物,却没想到被太子殿下那一双桃花眼迷了心。

      从此,坠入情缘、챪万劫不复。

      地上的影子开始忽然晃动起来,两个人茫然的抬起头,“难道,那妖风又来了?”

      这是第一次,两个人同时说出一句话,虽然此时此刻,这并不ꋷ意外。

      可是当两个人的声音重髳叠和共鸣的时候䯱,两个人还是心头一震。

      촏 ﱪ万凌心觉得自⏏己的心跳的似乎快了一点,她把头偏向一边,不敢去看许郁青。那张脸近在咫尺,可是却永远也不能允许自己的去亲近。

      上一世的惨痛经历还在脑中,嘉陵太子的那些咒骂声、侯言犹在耳,㈕那射入自己小腿的冷箭,那븠吻上自锡己的脖颈的利刃。

      一切的一切不能翻转徧,更不能颠倒重来,她没办法报复,难道报复自己的痴心?繴报复自己的多情?

      能做的就是息欲停心,让自己不再陷入任何一段感情中,不ᮣ管对面的男子是临安城最美的人儿,还是整个帝国最优秀的떿俊彦。

      万凌心已经打定了主意,越是内心波澜,就越要面上冷静。

      是,要端着,要姿态万方,要清净自持,就像那些临安城中的名门闺秀们装的一个样。

      许郁青盯着那妖风的痕迹,妠不像刚才的猛烈,此刻,那妖风在大殿内转了一个圈,轻轻地搅动着每一个东西。

      吹皱了供桌上的泛黄的经纸,吹皱了堂前悬挂的法幡,吹皱了仙师塑像的胡须。

      就这样柔柔地吹着殿内的一切,一点也不像蟑什么ᡸ妖风,若不是你仔细循着那妖风的足迹看到一线黑气,还真的以为就是普㳸通的春风怡荡着三清殿中的这一对青年男女。

      许郁青用眼神示意万凌心,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都追着那风的踪迹。

       直到拂过香案上的花瓶,那妖风停滞了眠下来。然后开始♌盘旋,那黑气也就开始聚拢起来。一圈、两圈,忽然那ᒴ风变的猛ᆎ烈起来㡽。

      那花瓶也被卷带到空中,然后啪的一声爆ꗲ裂开来。

      两个人吓的后退了一鍯步,许郁青不自觉的就挡在了万릫凌心前面。

      那妖风从二人面前经过时,还狠ẩ狠的拍了一下他们旁边的柱子,不像是要攻击,反而是想引起他们的关注似的。

      万㠪凌心轻启朱唇,“跟上。”

      㲊许郁青点点头,两个人便紧紧跟上了那妖风的步伐。

      那妖风也是频频回顾似的,看他们已经跟着出了朝天观的大门,这才汇聚흡成一股旋风朝着东南方而去。 齈

      ퟛ“㎅坏了……”许郁青忍曗不住叹道,他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沮丧。

      㟕 “我们继续追吧,这妖风像是在给我们领路呢。”万凌心在夜色中看着那妖风一点点的撤退,留下一条明显的辑痕낋迹,就知道今夜是必须追着那妖风了。

      只听背后一个声音奶声奶气道:“小姐ᓱ,你出门怎么不知道带着我呢䬩?”

       回头一看,却是桃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槛上,整个人倒是高挑了一些。䉩

       不知是因为门槛够高魏,还是这桃夭见风就长。

      “桃夭,칥我们是去追逐那妖风,你还是先呆在朝天观,跟着桃叶姐姐学点规矩吧。”

      “哼,你们人间的规矩都是束缚人的,学了规矩是话也不能好好说,路也不能好好走,就ㇷ连吃个东西Ï,也要这般伨讲究,那般繁畒琐。

      我刚才听桃叶姐姐说了一会子话,就烦了。

      小姐,我还是跟着⭪你去追风吧。”

      许郁青쪬看着那小伧丫头就有点眼熟,“这个丫ᴃ头,不就是䚚下午见过的那个……”尤其是下巴上那一粒小米痣,但此刻他不便说的那么详细,怕是ᮣ万凌心听了心里会不㋿舒服。

      毕竟,这是她的侍女,自己看那么仔细干嘛呢,莫不是今日见了嘉陵太子,也学了他那些朝三暮四的本事。

      “哎呦,许公子啊,论起来ꁎ我们可是老相识呢,只不过你不记得我罢了姛。”

      这话一出,许郁青的面上就是一红,心里想什么来什么,这小丫头还真是一个看乚破也说破的狠角色。虗 나

      实际上桃夭不过是实话实说,在朝天观的确是见过几次,只不过那时候搯她还是麒麟之身,这个许公子又怎钉么会记着呢。

      万凌心看着东南方᡽黑沉沉的夜色,却蚎有一点一点퍑的亮光在夜色中闪现,分明就是那妖风的踪迹。

      长ཁ街之上,早就没了行人。

      万凌心让温暖的夜沁风٪鼓荡起自己的衣裙,那印满了飞鸟图案的轻薄绉纱映衬出她纤细的腰肢,仿佛쀽风再大一点,她就要随风飘起䐽。

      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许郁青第一次觉得降妖除魔竟然也是一件浪漫的事情ㅪ。

      妷他轻轻的ﶘ跟在万凌心的身后,踩着她的脚印,仿佛这样就可以离她᎐更近一点셃。

      画  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銭仿佛披上了一层乳白色的纱衣,桃夭跟在ᵧ后面,혌轻轻抱怨道:“你ꨝ们这样要走到几时,我们是追妖风,还是出缽来散步的。

      অ 还是我带你们去吧。”

      说着桃夭便变出了麒麟真身,那身子一下就高大起来,有两层楼那么高。

      万凌心回头见桃夭又淘气,忍不住想要呵斥,但内心也知道桃夭并非桃콓叶那样的侍女,受着规训长大。

      她是一头灵兽,怎么会顺应人家的法옰则呢,就算是她愿意认自己做主人,也未必是想要时时处处听话的意思。

      对于灵兽,他们跟主人之间更多的是互相的守护和并肩的战斗。

      万凌心乖乖爬了上诗去,对着许郁青轻轻招手,“上来吧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