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app有病毒吗

      붬 天已经黑了䆳。

      萧家大别墅灯火通明。

      后花园里是烧烤区,大厨和烤架早就就绪,肉香逸散而出,让人食指大动。

      隔着一道玻璃门的会客厅里,则是西式的冷餐,和满桌的生猛海ⲍ鲜和各色小菜。

      年轻人就去外面吃,热闹,有参与感。䥠

      谈事情,就到里边,清净。

      泾渭分明。

      珣楚尧拎着酒,带着姜灵韵进门。

      萧德隆大步出来迎接,脸上堆满笑意。

      渠“楚总,快请。”

      매 看了一眼楚尧手上拎的酒,他眼神微微一亮。

      这酒不便宜。

      他自然是识货。

      十万左꿻右。

      这个价格,对于这个身家的人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至少显露出楚尧一种މ重视的态度。

      “带了瓶酒,等鱥下咱俩喝两杯。”

      楚尧笑着说道,又转头介绍姜灵韵。

      萧德隆一番客套后,把人迎进门。

      落座。

      知道萧德隆和楚尧大概有正事要谈,外面的刘飞、萧潇、褚瑾瑜、谢小欣,索性很有眼色的就没进来。ெ

      说白了,这顿饭,他们都是陪衬。

      都是跟着楚尧来蹭栵的。

      “楚总,坐,前两天就听说过你捐款,大手笔,当真是年少有为。”

      楚尧笑笑,直接打开了酒瓶,倒上两杯。

      “客套的话就不多说了扰,显生份,今晚就是来吃饭喝酒➥的,只当认识一下老哥这位朋友,不谈生意。”

      这话直接就把萧德隆准备好的一肚子心思堵死了,不过他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笑得灿烂。

      挺 “好,喝酒,喝酒。”

      两人碰了一个。

      随意吃着菜,聊着天,时不时的碰一杯⸍。

      萧德隆是个很健谈的人。

      既然楚륜尧不想聊ᩬ生意,他就把话题岔向别处,世界各地。

      他年轻的时候浪过,吃过见过,在见识这一́块上,的确还是挺驳杂。

      只是考虑到有姜灵韵在桌上,没有多聊风花雪月的事,一语带过。ᨛ

      楚尧也随口应付좓着。

      “楚总和虞总认识多久了?”

      吃了不少,也喝了不少,感觉火候蒹差不多了,萧德隆忽然冒出一句话。

      闲聊的语气。

      흭 试探。

      ඝ说不谈生意,哪能不谈?

      䌳生意和人情的界限,又在哪里?

      在这顿饭之前,回来嵥的路퓠上,他就详细和女儿询问过楚尧的来路,基本上摸清楚了。

      对此刻的这个饭局,也有녻着清晰的判断。

      两点。

      第一,楚尧有钱,手头有大笔闲钱。

      第二,楚尧能影妒响虞美人的决定,至少是一定程度上影响。

      至于这个影响的程度,就看自己的力度了。

      把灎楚尧当成一个传话筒,或者独立第三方,都可以。

      只要自己的项目方案足够动人,还是有希望达成一些合作的。

      楚尧笑道:“前两天刚认识的,也没多熟,这次碰巧赶上,一⢽起玩了一趟。”ᅱ

      ዯ这是事瘼实。 䤇

      “对了,萧老哥,有一个事,德龙地盀产是琼岛地产领域的龙头,外面那哥们儿,是我兄弟,在三亚做工程的,您给照顾着点?”

      既然萧德隆还是聊起了生意,楚尧也就顺势松了松口风,反而是主动说起。

      这是ﹱ自己来参加这个宴䌹会的目的之一。

      一共三个目的。

      第一,认识一下萧德隆这个人,见证一下五十亿老板长啥样,说啥话,怎么做事。

      第二,完成一下虞美人的托付,虽然是给她当挡箭牌,但这种纠葛,还是有必要的,为了日后考虑猧。

      第三,照拂一下刘飞。

      甚至,可以把“照拂刘飞”蜁,当成对“萧德엇隆合作诚意”的一次前置咏考验。

      德隆地产就算再톧江河日下,那也是几十亿的盘子,随便漏出点肉了,就够刘飞吃得满嘴流油了。

      楚尧不愿意和朋友一起合伙做生意。

      那不叫个事儿。

      但委托第三方,来照顾一下自己的朋友,还是可以的。

      ᇶ至于欠萧德隆的人情,就先欠着。

      有合₪适的机会,还一还也行。

      没有合适的机会,就当是白嫖了。

      ∭ 릙话说的难听点叫什么——你得给他个表现的机会啊。

      他现在着急表现呢。

      果然,此时此刻,听到楚⿷尧的话,坄萧德隆笑得更灿烂了,“趂好说,好说,那把这位兄弟叫进来,一起݀喝一杯呗。ὀ”

      楚尧点点头。 墣

      当即佲让姜灵韵去喊刘飞。

      带着一身烤肉味进门,刘飞若无其事给楚尧打了个眼色。

      叫自己进来,他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心中满是暖意。

      “萧总쐯,您好,我是刘飞,久仰您的大名。”

      㤢刘飞端起了酒杯,敬萧德隆酒,楚尧陪了一杯。

      然ᚁ后他俩就聊起了项目的问题。

      楚尧不紩再接话茬,也不懂工程上的这些东西,自己悠哉吃着。

      一旁的姜灵韵,全䗵程都没说话。

      只是在揣摩着楚尧的一䳕举一动。

      曥这一次,把这件事的全部链条理顺后⣕,她感觉自己又学会了。

      ——萧德隆想请虞美人吃饭ᴇ;

      ——虞美人让楚尧来;

      ꒨ ——楚尧不想投资,却还想关照朋友ᶛ;

      ——一上来就说今天不谈生意;

      ——等萧德隆再次提起时蘉,说出自己的要求;

      ——喊刘飞过来。

      这连环一㉗套下来……

      平心而论,这种手段不算很复杂的运作。

      但很圆润。

      滑不溜秋的。

      这种借力打力、资源整合的本事,正是一个合格老板的必修课。

      ……

      “爸爸,爸爸……”튴

      萧德隆和刘飞正聊着槊,另楚尧和姜灵韵正吃着。

      这时,二楼走Ꚗ下来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儿,看上去也就五六岁的样子,扎两个小揪揪,稚嫩可爱至极,奶声奶气的叫狵道。

      大概是刚睡醒,睡眼还有些惺ᱽ忪。

      下了楼梯,她当即就奔向萧德隆,麻利儿的爬上老爸大腿犉。

      然后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甔清澈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桌㪶上伾的每个人,一点都不怕生。

      “我女儿,刚五岁,小丫头刚睡醒,饿不饿?”

      萧德隆随口介绍,帮她夹了点吃的,就抱在怀里喂着吃。

      显然是常老糬年得女,分外疼爱。

      楚尧和刘飞脸上都带着뛶笑。

      小朋友是真可爱。

      “之前买的礼物呢?”

      楚尧碰了碰姜灵韵的胳膊ם,小声问道,准砿备给䇷小朋友准备点쵵小箏礼物。

      姜햜灵韵却是没有反应。

      脸譋色呆滞。

      表情僵硬。

      ჺ 眼神惊恐。

      小脸煞白。

      像是见了鬼一样。

      这时姜ꮦ灵韵想到的是,进门前,楚尧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揳 于是她凑在楚尧耳边,用最低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河 “老板,这个真的不可以。”

      “她…⣎…她才五岁啊。”

      䙼 “她还是个孩子!”

      楚尧:???

      咳咳咳!

      늚 回过神来,才明白她在મ说什么。

      我尼玛!

      你想啥⏕呢䍋?콋

      “这是人家小女儿,还有个大女儿!”

      ꚍ “你满脑子都是什么肮脏思想?”

      姜灵韵这才恍然,长长舒了口气,回过神来,又是一片脸红。

      我……

      ⱍ怎么了这是?

      好像对于楚尧的底线预估,越来越低了。

      我心什么时候,这么脏了?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