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蝴蝶mp3免费下载

      “我······行!”

      面具女盯着姚顺不说话,就像是在说,你不是行吗?请开始你的表演。

      “那之后呢,你之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一直都在末东镇,十五岁之后我带上面具守在森林入口想要找到答案。”

      这就完了?这人生经历也太少了吧?

      姚顺静静思考,面具女说她从记事起就开始自己打猎,说明最多是六岁觉醒,那么小就实力不俗。

      关键还是在喜爱上,喜爱什么?只有那一个关键,给她食物的女人,就算不是她妈妈,也是收养的她的人。

      “你能再说说关于给你食物的那个女人吗?”

      “啊?我不记得什么了,只知道她给我吃的,是个好人。”

      “我想我应该知道答案了,不过这只是我的分析,不一定准确,你愿意听听吗?”

      面具女点头。

      “我觉得你不是天生没有情绪,确实是丢了情绪。”

      面具不解的歪了歪头。

      我说我是丢了情绪,你说我根本就没有。

      现在我说没有情绪,你却说丢了?

      姚顺接着说:“你那么小就觉醒了喜爱情绪,小孩子喜欢什么?无非就是那几样,能够让你迅速变强的,我想也就只有对妈妈的喜爱了,那个给你食物的女人,是不是你的妈妈?”

      面具女愣住了,陷入了回忆,单手扶着头,似是头痛的厉害。

      “你之所认为天生就没有情绪,是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情绪弄丢了,你说那个女人死了,会不会是你最喜爱的人去世,对你造成了打击,你潜意识里封锁了这份喜爱,所以才会失去情绪,我问你,这么多年来,你的实力有没有精进?”

      面具女似乎越来越痛苦,将头深深埋在膝间。

      突然,猛的抬头,盯着姚顺。

      “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起伏的胸膛。

      姚顺关切的问:“怎么样?你没事吧?”

      伸出手想要轻拂面具女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

      面具女一把将姚顺的手打掉,连忙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一跃到树上消失了。

      姚顺四处张望,没有发现她的踪迹,只能朝着她消失的方向喊去。

      “最快的解决方式是喜爱上其他人!”

      这一切都是姚顺的猜测,说出来只是想试试,如果不对,就往其他方向再猜一次。

      不过看面具女刚才的样子,似乎是猜对了。

      姚顺这么猜不是毫无根据,恰恰是利用了自己最熟悉的理论。

      修炼最重要的是根源,喜爱的根源越强,人就会越强。

      能够让五六岁的孩子强大,那一定是极致且强烈的喜爱。

      所以姚顺猜是对妈妈的喜爱。

      就是因为这般强烈的喜爱,才会在失去所爱之时丧失情绪,不想再去回忆。

      姚顺是直接猜结果,然后利用猜到的结果逆推。

      这种方式很容易出错,也不怎么负责任,但却是最快的方式。

      如果猜中了,那就证明无情绪修炼的方式是不存在的,面具女只是封存了自己所爱,才会变得没有情绪。

      但如果这样,也让姚顺有些震惊,面具女现在的实力非常强,可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失去情绪根源的人,实力不可进步。

      这就得出一个恐怖的事实。

      面具女在五六岁的时候就拥有这么强的实力。

      如果,她所爱之人没有死,现在的她将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喜爱被姚顺定义为牧师,同样是局限性最大的情绪。

      喜爱包含的太广泛了,包括人、物,或者某种事情。

      像付有明喜爱生命,就很强大,没有什么弊端。

      除非这个世界毁灭了,不然生命一直存在,就算只剩下自己,也可以喜爱自己的生命。

      但是如果喜爱的是人或者物,就有很大弊端。

      人或者物消失后,根源不在,喜爱崩塌,造成的后果不可想象。

      不仅是实力无法进步,还有可能失去所有情绪力量,变成普通人,再甚者有可能失去生命。

      像面具女这样喜爱的根源崩塌了,通过封锁记忆,才让实力留存了下来。

      如果面具女想起了曾经的事情,有可能会危及到生命。

      所以姚顺喊出了刚才的那句话,最快找到新根源的方式,就是喜爱上其他人。

      从对一个人的喜爱转变成对另一个人的喜爱,转变相对较小也更容易,对面具女的伤害也最小。

      望着面具女消失的方向,心中暗暗为她祈祷。

      你也是个生活不顺利的人,希望今后能够好起来吧。

      刚刚姚顺的一喊,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狐狸朝姚顺招手道:“阿顺,你怎么了?没事吧?”

      姚顺笑着回到大家身边,“没什么,和面具女聊聊,误打误撞的,可能帮她找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大熊和狐狸往远处看了看。

      大熊竖起大拇指,“阿顺兄弟真厉害,能把面具女聊跑了。”

      姚顺怎么听大熊这话都不像是好话。

      狐狸哈哈笑了起来,“哈哈,你确实厉害,能摆脱面具女,你也是个人物了。”

      阿道撇着嘴说:“我还挺喜欢吉祥物姐姐的,怎么就不辞而别了?”

      大家开始调侃姚顺。

      ······

      就在这种和谐氛围中又过了三天。

      还剩下两三天的路程就可以走出森林到达悲伤帝国了。

      面具女始终没有出现,看样子不会再跟来了。

      姚顺竟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阿道有些激动,其余人都有些放松警惕,只有姚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就差最后一点了,前往不能出什么差错。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怕什么就来什么。

      午时,队伍正在赶路,狐狸一抬手,示意大家停下。

      全员警戒。

      几人早就有了默契,背靠着围成了一个圈,最中心的是兔子。

      兔子的身体素质最差,看样子不是修行者,或者实力非常弱。

      遇到危险应当首先保护兔子。

      姚顺心里苦啊,这些人还不知道自己也需要保护。

      狐狸的感知很敏锐,果然有异常。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在姚顺的正前方。

      姚顺向阿道身边靠了靠,不是胆小,阿道更强,能者多劳吗。

      声音越来越近,姚顺感觉到声音不只是自己正前方有,四周都有。

      被什么东西包围了。

      “这下糟了,一会我们各凭本事,一定要活下去。”

      狐狸首先说话,告诫的话让大家又紧张了几分。

      姚顺看看身边有握着柴刀些激动的阿道,这家伙没救了。

      就在全员精神达到最紧绷的时候,躲在草丛的里的东西露头了。

      身体有脑袋大小,八条长腿一米多长,通体雪白。

      “是烈阳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