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搞笑一家人200下蒌

      岩石犀牛没有撑到王辰做完整个实验,让我们向为实验做出了贡献的实验素材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什么样的形式才能表现出我们那最崇高的敬意呢?

      当然是让它生前不留遗憾,死时没有痛苦,死后能够以轰轰烈烈的形式安葬。

      岩石犀牛生前有遗憾吗?

      应该是没有的,王辰觉得除了被自己捉到这件事挺遗憾的之外,岩石犀牛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的,毕竟最后是因为实验被捉的,怎么能说这是遗憾呢?

      至于说死时没有痛苦,嗯,王辰觉得岩石犀牛死的时候应该是没有痛苦的,那些发出来的声音完全是在鼓励自己要大胆的勇敢的做实验。

      再说说死后安葬的形式要轰轰烈烈,嗯,怎么说呢,被人面魔蛛连骨头都不剩的吃干抹净应该也算是被轰轰烈烈的安葬了吧?

      王辰觉得应该是,毕竟岩石犀牛这至少数十年短暂的一生,也就在这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轰轰烈烈不平凡,而在死后又贡献出了自己的所有,怎么能说是不轰轰烈烈的呢?

      嗯,这么一想,似乎、好像、大概、可能,这岩石犀牛真的好伟大,而且自己也好伟大,竟然让岩石犀牛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那么的高大上。

      将岩石犀牛的那些外部岩石层踢开,都是些生前不能做贡献,死后不能做食材的垃圾,不要玷污了这块神圣的宝地。

      话虽如此,吃饱喝足了的王辰还是觉得不开心,因为实验素材没有了,但是实验还没有取得预想中的结果。

      唉,果然,科学实验这一条道路的,从来都不是坦途,而是充满了荆棘与崎岖坎坷的。

      天色已晚,但却不是猎杀时刻,因为王辰的肚子已经填满了。

      人面魔蛛这一种魂兽,应该是一种昼伏夜出的魂兽,但是由于王辰灵魂意识的夺舍,今天本该休息的白天却是活动了一天。

      这到了晚上,人面魔蛛应该是四处出击猎食的,但现在的王辰只觉得酒足饭饱有些瞌睡。

      算了,休息就休息吧,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找了个高大的树木,八只蜘蛛腿互相配合爬了上去,然后闭目休息。

      可是呢,任何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这不,有猎魂的魂师来了。

      大概是王辰找的位置是个不错的地段,这一行五六个人竟然就选择在王辰爬的这棵树下面进行安营扎寨。

      前世的王辰睡觉是很死的,基本上是睡着之后就不在醒来,要醒也大多是第二天早上。

      但是,人面魔蛛是什么物种,那是魂兽中的顶级猎食者,周围环境中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其感知到,即便是睡觉时也不会放松警惕,也只有这样,人面魔蛛才有可能活下去。

      另外再多说一句嘴,王辰现在算是灵魂意识夺舍了人面魔蛛这一具身体,自然的,灵魂意识接受到的身体反馈一切都来自于人面魔蛛的身体本有结构或机能。

      所以,即便是王辰睡得很死,但是在人面魔蛛这具身体的感知反馈之下,睡熟的王辰又醒了过来。

      看着树下面正在忙碌的这一行人,王辰陷入了思考之中。

      要不要捉住一个人类魂师进行做实验呢?

      怎么说呢,心里面有非常强烈的念头或者说是欲望,想要捉住一个人类魂师进行实验,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现在的王辰只是一头有智慧的魂兽而不是人。

      但是,王辰可没有忘了,在自己没有成为一头人面魔蛛之前,自己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人类,纯正的炎黄血脉。

      虽然说现在的身体是魂兽人面魔蛛了,但是,这心理却还是当初的人类心理,有些人伦道德的束缚还是很明显的。

      在王辰的认知中,人之所以是个人,是因为人认为自己是个人,并且也受到人类各种的束缚。

      而且,王辰还打算着,以后能化形了还要化形成人的,怎么可能把自己曾经是个人给忘了呢?

      把自己仍然当作人的话,那就不应该把人类魂师当做实验素材,当然,只要把自己不当人看也就没有这些不能不应该了。

      “我这算不算是圣母呢?”

      王辰叩问自己的内心。

      圣母就是圣母,圣母婊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如果说,我这一切的遭遇都有一个幕后黑手的话,那祂是不是在见到我这么纠结会很高兴?”

      忽然之间,王辰思绪乱飞了一下,不禁摇头苦笑了一下,嗯,只是意识做摇头苦笑的动作,毕竟人面魔蛛这身体还真不好做出摇头苦笑的动作。

      真的不好说王辰为什么会有这么些遭遇,王辰也没太多的心思去想这些,毕竟这些都太遥远了,想也没有多大的用。

      算了,不想那些,还是琢磨琢磨眼前该怎么做吧。

      毫无疑问的,如果捉来一个人类魂师做实验是有必要的,毕竟人类和魂兽是不一样的,相应的其它的也不会相同。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终究是在那些人伦道德的之中生活了二十多年,真的是有些放不下,还是不能理解那些疯狂之人。”

      王辰终究是放不下,有些东西放下了就很难再拿起来了,甚至永远也拿不起来了,那样的代价王辰不确定自己能否承受得住。

      脑海中的意识杂乱无章,就好像那从未停息过的海面,浪花与波涛来来回回,丝毫没有要停下来歇一歇的节奏。

      现在,海面上起风了,这风还不同寻常,东西南北四面来风,就连那海面之下也有汹涌暗流,一时之间,大海更加来回反复。

      蓦然间,好似一切都归复了平静,不,不对,好像是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了空无一物。

      空无一物,也不能说是空无一物,只不过是看不见而已,而并不是没有。

      好似那先天五太自太易向太极衍变,自那无一物的虚空中出现了东西,丝丝缕缕的灵光汇聚,一道完整的意念由灵光凝聚而成,经过思考不断锤炼那道意念,意念渐渐在脑海中清晰。

      “我是我,即便不是人,但是我却是我,即便只剩下一个极其单薄的我,没有任何意义的我,我也是我,也只能是我,我可以不是人类,不是魂兽,甚至什么都不是,但必须是我。”

      这道意念在脑海中犹如太阳一般悬挂,不可直视,不可忽视,让王辰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通透了。

      “现在即便是捉了一个人类魂师也没什么用,根本辨别不出吞噬魂师和吞噬魂兽的优劣来,而我现在,应该做的是觉醒吞噬能力。”

      似乎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王辰的耳边低语。

      你的心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