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换上瘾

      南方的싮城市没有太明显的秋意。

      至少在顾北的记忆中,春雨不断,夏季要命,入冬毛裤,而秋天,他真没多少记忆。

      或许稍微想起市里某条街上掉落的大片纚大片泛黄叶子咡,也能算得上是秋天表现的话,那么秋意在他眼里真的就没有刻意的出现过⟍。

      他记忆里的家乡多是雨ꌓ的印象。

      邻 与逸仙她们再遇后,光辉和可畏心里也没怎么想要出市游玩的心思,第二天早上也是阴沉沉的,一天大部分塤的时间里也都还处于阴雨连绵的天气下,大家所以都呆在家里。

      一些购物的计尺划也暂时搁置了。

      籌“你们当时走了之后,赤城还有加贺也准备来东煌,不过长门和天城没有同意,把她们的想法压了下来。”

      光辉泡着红茶,嗯,她们一直带着小镇上买的茶具,逸仙准备着一些糕点,宁海在帮忙,可畏…可畏她和顾北老老实实地坐在桌位上看她们忙来忙去,平海咬着嘴唇,看着桌子上的泡芙蠢蠢欲动。

       今天是西式糕点和下午茶,当然少不了闲暇时的话题,不过说着说着聊就到了以前,提起茶杯的耳朵端着杯托,凑近嘴角,光辉轻抿了一下说道。

      “那是在我们离开以后发生的吗。”

      逸仙穿了一套家居长裙坐下,没有穿旗袍也这也见识到了她的一种风格。

      听说她们聊楲天说起逸仙的衣恡柜里好像还有汉服,只不过逸仙现在没穿。平海说逸仙姐当时只是想买来当做一种情怀,顾北到有些惊讶平海少女的青涩也能说出情簩怀两字。

      “当时阿芙乐尔小姐知道后还很失望。”

      对于港区里的舰娘来说,名义上是姐妹,但是几个阵营貜的大家还是隐隐有件些隔阂的,光辉话题慢慢转到了另一位和逸仙有些交情的舰娘身上。

      东煌的她们和阿芙乐尔境遇很相似,毕拏竟同属阵营的人少,而听䋾光辉提到阿芙乐尔,顾北也想到了这位曾经的大佬之证。

      顾北得到她的时候,并不是之后牛鬼蛇神乱出的深水池倚靠看脸的脀概率建造才唤醒的。

      当时自己没玩多久对收集有些执念,也有过梦想,当时离船齐霸业仅差几步而已,所以对图鉴中缺少的她一直念念不忘,还好最后终于在周年活动中获得阿芙乐尔。

      쇝 鏄记得那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还好坚持下来了,不然港区少了一个直爽热情的北方毛妹,那可能会是一件遗憾的事。

      逸仙脸上也有些怀念的神情。

      同样有些相同的信念,甚至她们可以说是阿芙乐尔的后辈,在港区里的时候她们垁当然也有来往。

      髸虽然不会像她一样豪爽的喝完她带来的礼物,但是真挚的感情逸仙也能感受得到。

      “只是,鷃现在괌港区里还是只有她是一个人。”

      她们沉默了一会,这好像是没办法的事。

      这么一说,某人倒想起来自己自暴自弃时不间断弃坑,有些阵营的活动都错过了。

      不过转换到现实时,在港区的阿芙乐尔到没有这种ꇢ烦恼,和谁都是很好相处的模样,几乎没有看见过她低落时不符合形象的样子,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

      光辉看着顾北她脸上欲言又扜止,明显想说什么,但思考了翹一下还是没说出口。

      很久以前某条无从考证的信息让她在意,大家曾经一度怀疑。某片临近东煌的海域经常出现一艘海盗船,不是抢劫夺掠,反而是收取佣金和信息或者伏特加为来往的船只护航。

      不然这样如果真的抢劫,独立舰娘和周边的国專家早就派人过去围剿了。

      据说船上有一位被人当做战利品的白发公主,雇佣方的人有看见夜里的海盗船某个未熄灭灯火的房间,风平浪静时依稀能从听见海风传递过来不知名的女声。

      【绝不向命运妥协,会库在这里祈祷,期盼着黎明的到来……】

      有人求证过,却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就因为这样,之后的传闻越来越夸张。

      那是一艘贩卖人口的黑船,有实力强大的舰娘做后盾进行着非法交易,同时瞒天过海贿赂了地方官员,欺上瞒下,几乎没人知道真相,只有在万里无云风平浪静的环境下,才可以有这么一个机会听到那位公主的声音。

      那位公主是非卖品,是那些海盗彰显实力汲的象征。

      没人敢派遣舰娘追问清楚事情的缘由,因为有些正义感的舰娘上去那艘船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们。有人说她们也被俘虏了,成为了海盗中的一员,海域附近的渔民战战兢兢一时间人心惶惶,心里祈祷着不要碰上对方。

      真是奇怪,她们莫名얥想到了某人给谁送了的一件奇1怪衣服。

      所以这个奇怪又在意的消息暂时记了下来,之后远在海洋另一端的她觾们又收集了很多没用的信息,只是又会想到一些词。

      白发,伏特加,海盗綬,舰娘。

      怎么这么像那两位,小部分人想到了什么,但是不敢肯定,只是觉得这个消息需要她们亲自考证,只能商议等以后联系当地部门,大家再一起看看了。

      禎⎹而且还有其中的一位对于指挥官的消失可是相当的㉗不满,걫在她眼里可能就是背叛,万一指挥官被她找到了的话……

      看着光辉突然对他露出担忧的目光,顾北有些不明所以。

      㴀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看着ꘔ眼前的风景,不知怎么的低声说了自己才能听到的一句쨮话,“九月、十月又会是怎什么呢?”

      手肘撑在桌面手掌拖着下巴,宁海在用自己的方式教育妹妹,平海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小口吃着姷不再像刚刚那样弄得嘴角沾满奶油。

      “……没有归期的旅途,也又要有所准备,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留在这里我ꕏ们也没有任何心思经营酒楼了。”

      “……”

      鞡“指挥官,我们和你说话呢。”

      “你的意见呢?”

      可畏在顾北面前晃了晃手,他只能无奈应了一声,他刚刚其实听到了。

      关于酒楼的问题,也在刚刚她们聊天的话题中,毕竟指挥官回来了◌,他真正的想法还没有完全跟她们说过,所以她们还以为他会继续进行렇以前的那种生活。

      “不知道。”

      其实他的预期完全被打破了➩,顾北还以为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뀒,然后他再打算去大一点的沿海城市或者人工岛去见识见쟌识。

      想一个人?估计也不可能。

      “指挥官你肯定想要干嘛,你跟我们说说吧,大家都ࣴ是自己人。”

      “北上吧,去沿海的大城市看看。”

      虽然不久前给了逸仙隐晦的答复,但是有些时候依然会变得不自然,看着一脸追问的几人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为什么?”

      “想要多看一些东西。”

      不仅仅是沿途美丽的风絡景,还有你们这些舰娘。

      报纸杂志上有宣传过舰娘的强大和美丽,但是㕡内陆城市信息比不了沿海地区的真实,而且如果只是倚靠文字,是无法真正了解舰娘这种被为超规格存在的真实。

      哪怕这里的宣传手段多么广泛,信息的真真假假都是不确定的因素,哪怕照片和影像都有可能骗人,当然他没有明说目的。

      “唔,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我们很久没出去了。”

      宁海点了点头捧着一块绿豆饼,一口两口的吃了下去,然后喝着还不太习惯的红茶,对于指挥官说的旅游,心中也有些期待。

      “美食的旅行吗?要去,平海想去,指挥官。”

      平海举起了手,不像姐姐那么克制,倒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一副高兴的样子。

      不仅可以玩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美食,甜点,面条,包子!不过就是不知道榚外面的包子,有没有逸仙姐和宁海姐做的包子好吃。

      怎么听她们这么一说,像是打算一起去的样子。

      “指挥官难道你还想一个人走吗?”

      新换了一身荷叶边衬衫,短裙过膝黑丝的可畏,手指梳理着肩膀垂下长发轻轻笑道。

      剩下珬的两位俨然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

      看着她们这样,顾北撑着下巴,另一只放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起来。

      可是这样又回癩到了刚刚的问题,逸仙对于酒楼变得不怎么在乎擮,似乎想把决定权交给他,但是他还是不想这么轻易䶑地为她人做主。

      “就按照逸仙的想法做吧,后续处理的事应该会有很多,至于那位舰娘告诉她一声之后再处理。有什么需要的ᙔ可以找我。”

      逸仙点了点头,场地转让,人员遣散,购置的厨房设备等等都要处理,最重要还是帮过她忙的舰娘。

      不过于情于理还是先要通知她一声,看来也只能写信给她说明一下情况了。虽然对于她为她们提供了很多的帮助,逸仙也对此很是感谢,但指挥官的回归才是她们真正的意义。

      逸仙跟顾北说了她的顾虑,他也点了点头,对方当时显然是雪中送炭,而且逸仙对她很有好感,想必也帮她了不少忙。

      拁 逸仙继续说着之后打算,顾北和光辉听着偶캝尔提⼸点意见,这期间也不得不佩服逸仙的能力,虽然她说大部分都是做秘书舰时学来的,还有人帮衬的原因。

      看着逸仙一副窈窕纤细的身段裒,哪怕她是舰娘,但是在不动用舰娘身份的情况下,生活在这人吃人的社会中,也能联想到她们这几年里会遇到一些ᔵ的困难。

      可如今这位黑发美人笑颜依旧,与光辉轻声交谈,没有述说䈚任何抱怨的话。而另一位白发舰娘也很厉害。虽然看起来温柔,但是没有果敢坚强的心的话,又怎么能带着港区的舰娘重拾信心。

      › 㟬 摩砂着光滑的茶杯耳朵,接着又看了一眼坐姿端庄看出任何毛病的可畏,不由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۸

      这样一来弄得她有些不自在,问了之后却没有得到顾北任何回应,在她们看不见的情况下,悄悄的戳了戳他的腰。

      顾北喝茶,没理一┍头雾水ḉ的可畏。

      ࠕ 宁海平海两人还在吃,嘴巴没有停下来,엕摇摇头总感觉她们中午没吃饱,௅莫非是在他面前矜持醟的原因?可是看着平海嘴角沾着奶油的样子,又否定了刚刚的猜想。

      “宁海和平海她们也是要跟着指挥官䉖的,学校那边只有退学了。”逸仙顺着顾北的眼神也落在了两位少女身上,“暑假还有几天,等她们开学就去和她们班主任说下。”

      “她们……”

      顾北想说她们ᗎ还小,可是话刚刚到嘴边他又止住了。她们其实不小了啊,哪怕她们这个时期的同龄人一些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事,릋几乎都能说个七五八十来了。

      “得问问她们的意见,如果想上学的话⮩就继续上吧。”

      过得像个人类女生一样,当然他不会把心里这句话说出来㍯。

      “我们要一直跟푇着指挥官侬。”这边话刚落下,平海就抢在姐姐面前说话了,“昨天说好了的遨,指挥官以后都不走了᰸。”

      微微皱眉,他会说这么果断的话吗?

      “奇怪,逸仙姐没和指挥官说吗⹗?”宁海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妹妹,示意她擦擦嘴边的奶油,“就算指挥官不回来,我们本◭来也打算读完这学期后就不读了。”

      “学校说好也不好,老师们对我们很关照,有뿟时候还给我们开小灶혹,好几次班主任让我们去她家补习外语,唔,是女老师。”

      “每次补习完就觉得不能辜负林老师的期望,虽然稍微有点压力,不过我和平海每次考试的成绩都还行肷,也就前十吧。撳”

      “学校里我是体育委员,平海是音乐委员,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位老师第一次上课就让我们当了课代表,真是奇怪。”

      “还有,ﱾ当时老师刚刚说完,平海就问了,人家老师笑着摸了摸平海的头说她唱歌好听这个理由就够了。”

      쉕宁海脸上带着一些骄傲,妹妹被夸奖看뤮起来比她受夸奖开心,顾北有了一丝自家孩子在家长面前炫耀成绩的感觉。

      听到姐姐这么说平海腼腆地笑了笑,可畏在旁边摸了摸她的头以示鼓励。

      “之后其他老师也总让我们起带头作用,不过总感觉跟在逸仙姐身边打下手差不多。” 饺

      “每次班级活动还是校园活动,老师都让我参与了,说是锻炼我们,我们也当然知道老师是好心。但是茬班里的同学总在背后说,我们是老师泥腿子,背地里还说了好多我们的坏话,哼。”

      “不过,我们不会在意这些话的。唔,可畏姐,矮不췓要摸⾟我的头好吗?”

      顾北这几位大人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看着宁海只是抱怨一下而已后,她就岔开了这些话继⚤续说了下去。

      “学校的事ࡋ我们不太在意啦,其实我们也想跟着逸仙姐。”

      宁海看着坐在指挥官身边的逸仙。

      “逸仙姐有时候也很辛苦的,查资料修改菜谱,有时晚上我起床喝水看๧见楼下的厨房还亮着灯왪,才知道她还在试菜。”

      ╻一时间,几迩人也有意无意地看向逸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