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宽带ios它

      文昌群在办公室里眼泪都笑了出来。

      “这个小子,难道没人告诉他,精神力的修炼必须跟身体同步嘛,简直笑死我了。”

      笑了一会文昌群又有些疑惑。

      ‘他这个精神力提升有些夸张了吧。’一般情况下精神力的提升是很缓慢的,像易安这样的情况其实在很早之前并不少见,但是那都是长期只修炼精神力,才会导致这种情况,易安这才入校几天,今天还只是新生的迎新日。

      笑了之后的文昌群,畝脸色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易安不知道自己的糗样一直在被人看着,几次呼叫安以雪都是无人接听。

       文昌群的精神力视角进不去星河研究院,那里有反精神力屏蔽装置,强行进入会引发警报。

      “让你小子在地上多躺会,好好的吸取一下教训。”文昌群心中想到,但是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易安。

      ‘难道自己只能一直这么躺着,然后等人发现?’

      易安再次尝试了一下,发现还是一样,只能躺着不动了,眼珠子都动不了,想用精神力去呼叫,奈何之前选择的地方太偏僻,更够够着的地方只有一蕚条小씓路,莫说现在凌晨四点,便是白天露过的人都比较少。

      文昌群一不小心又在办公室笑出了猪圾叫声。売

      因为易安的两个眼珠子,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左眼转左眼的,右眼转右眼的,有时抖动一下左手,有时抖动一下右腿,偶尔脖ㄺ子和腰还有屁股也在扭动。

      易安的精神力视角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可惜他嘴巴都歪瞪了,面部的肌肉已经不受控制。

      过㵞了片刻,易安的通讯器终于响起来了,易安连忙用精神力点击接通。

      “刚刚在做研究,把通讯器屏蔽了,找我有什么事。”视频那头的安以雪正在忙绿,也没看通讯视频。

      易安想说话,但是嘴部的神经根本无法控制,连眼睛都看不了,像个植物人⒦,唯一能靠的只有精神力,但精神力可不能说话。

      没听到声音的安以雪终于把头⻗转了过来,易安连忙控制通讯器对准自己。

      “你怎么躺地上了㴏,你这是怎么了?”安以雪看着不说话的莫名其妙。

      仔细一瞧,安以雪发现了不对,易安整个人都在无规律的抽动。

      “精神力还能用吧,控制摄像头,转一下,我看你现在在䌀哪里。”安以雪只是微微一思索,就猜出了捜原因,也算是精神系独有的特征。

      听了安以雪的话,易安连忙控制摄像头照向四周。

      “行,我知道辭了,马上过来。”四周的场景安以雪当然十分熟悉,就在楼下不远处嘛。

      没几分钟安以雪就找到了易安。

      看见安以雪过来了,文昌群连忙收缩自己的精神力探测,变得更加隐晦。

      “这小姑凉成长挺快的,还是小心点,别被发现了。”文昌裙偷摸着想到。

      安以雪看着躺在地上的易安,一脸无奈,直接用㏁精神力控制住易安站了起来。

      易安的各部神经明显在抽搐,ꓜ精神力之间不达到一定的等级是无法交流的。

      安以雪只好用强大的精神力,控制易安的身体,朝着宿舍楼走去。

      被操控的易安还觉得很可惜,之前还想着可能要被抱着走,没想到这么简单粗暴,直接身体都被操控了。

      “早知道那个时候就应该去把她抢过来。”看似简单的操控,在文昌群的眼中完全不一样,同为精神系,才知道控制一个人像正常一样行走是多么困难,这不仅仅是涉及到精神力的强度,主要在于同时控制身体多个关节的运行,可不是一般的难度。

      安以雪操控着易安到了房间,然后控制其坐在沙发上,知道易安不能说话,解释道:“你这种情况属于精神力过载,简单的说就是精神力提升太快,导致身体跟不上,打个比方,你的精神力是一团数据流,大脑为接口,突然数据流增大,接口太小,造成身体神经元混乱。”

      “你的这种现象最早之前大多精神系异能者都会出现,你要做的就是把接口加大,就是你的身体素质加强,这也是为什么精神系也有体能训练的科目。”

      “这方面是我的失职,本来这种基础知识你上几天课就会明白,我没想到你的精神力提升这么快,符文炼神法到你手里不过两天吧,竟然就造成了精神力过载的现象,老师果然没有看错你。”安以雪对于易安的天赋䌾比较惊奇。

      “你现在不用太着急,不是什么大问题,休息一廧会,再过几个小时,身体就会慢慢的适应。”

      安以雪看了看时间,接着说道:ﱶ“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你恢复的话估计差不多到中午了,上午的开学典礼看样子你是去不了了,我帮你请个假。”

      “等身体恢复过来,精神力的提ǥ升先缓一缓,把身体素质提升上去,再来锻炼精神力,睡一会吧,虽然精神力可以抵消睡眠,但深度睡眠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就算是顶尖的精神力异能者,偶尔也会睡觉放松。”

      易安只有安安静静的躺着,偶尔身体抽搐一下,慢慢的也就习惯䗽了,精神力还能感知,也不是特别无聊,安以雪走后,易安意识慢慢放松,进入睡眠之中。

      ………….

      当易安再次醒来膓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终于Ⅾ恢复了。”睁开眼睛的易安,感受到自己身体再涧无异常,心情豁然开朗。

      看了一眼通讯器,上面好几个未来来电,有陈亮的,有叶梓萱的,有张思雅的。

      ‘应该是我没有参加开学典礼的事情吧。’

      陈亮一一回复,说是自己睡过头了,忘记了,已经请过假了。

      ᐧ还有两封邮件,一封是分班通知。

      通知自己已经分到了ꉁ精神系2701班。

      还有一封是辅导员林少剑发来的,通知01班ᡔ的同学下午一点在教室开班级会议。

      裈易安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还有一个小时,吃个饭刚刚好。

      当易安赶到教室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到场了,教室里沸沸腾腾,相互之间熟悉ㅛ的,不认识的,都在闲谈,有些是同宿舍的坐在一起,显然聊得比较欢乐,

      靠近前排基本上都坐满,易安之后往后排的位置坐过去。

      教室里都是单人单座,易安一眼望去,也没个熟悉的面孔,也不想无故找人搭话,就安安静静的呆座位上,显得有些孤单。

      随着时间的শ推移,渐渐整个教室都坐满了,此침刻也临近一点了。

      易安正发着呆,一名穿着正装,显得精干有力的青年,走上了讲台。삝

      有人走上了讲台,顿时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那青年颇为英俊,脸上带着笑容:“大家好,我是你们01班的辅导员林少剑,以后的四年时间里,我来带领大家一起渡过。”

      林少剑刚说完,下面又热热闹闹的议论起来。

      “我之前查过资料,是我们的学长。”

      “还是星光研究院的初级研究衊员呢,看上去好年轻。”

      “人本来ﻛ年级就不大,不到三十岁。”

      “洒当年可是天才毕业生,在校就是助理研究生了,毕业之后不到一年就升了퀥研究员,长得又帅,听说好多女生喜欢。”

      “……………….”呾

      显然同学们收到邮件,知道自己的辅■导员是林少剑之后,很多去查了资料,了解情况,谁都想分到一个好的辅导员。

      尤其是女生,分到一个这么帅的辅导员,眼訚睛都冒光了,男生的话有些可惜,怎么不分一个女辅导员来。

      座位上的易安看着林少剑,心里不知道怎ḅ么有一点奇怪的感觉,或许因为Ꙃ林这个姓吧。

      林少剑看着下方议论纷纷,也不急着去打扰,而是笑着等了一会,才抬抬手。

      “大家එ安静一下。”Ѱ

      待教室里彻底安静之后,林少剑才接着说道:“我很荣幸能够当01班的辅导员,这是学给予我的信任,因为01班,是我们精神系的尖子班,入学排名靠前的䬚,基本上都分在咱们1班,咱们班上126人,咱们班的同学,你们之前的成绩好,我希望你们能够不骄不躁,继续保持。”

      “作为辅导员,我的任务并不多,比较都是精英学员,学习的计划和路线,大多由你们自己定夺,我主要负责你们的日常生活,或者学校下达的一些任务,还有关于你们功勋点的事情。”

      “功勋点这块我就不多说了❊,想必大家都罦有所了解,对功勋点了解不透彻的同学,㪦可以翻看一下入学手册,里面单独有对功勋点的介绍。”

      “大家都是精神系的学生,我先给大家说几点规矩,大家作为精神系的学员,都有精神力探查的能力,我希望你们在学校里的时候,不要无故的探查他人,掌握了攻击秘法的同学,如果想要练习,就请去学院的训练区,同学之间有什么争执,训练区有供给学员们使用的擂台,擂台上解决。”

      ………………….

      林少剑在台上侃侃而谈,说话的时候语气平和,谦虚有礼,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这样的男人,魅力十足,易安看到旁边的女同学都有些流口水了。

      毕竟林少剑年轻帅气,还有才华,完全符合大部分女生心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十来岁的相差在现在都是正常,班上女生多是十八怀梦的年龄,突然遇到这么一个辅导员,哪个不欢喜。

      晄女生们如狼似虎的目炑光并没有对林少剑产生波澜,他点开同学们的花名册说道:“咱们班上的乭同学都是优秀的精英,不过今年有那尟么一名特殊的学员,在入学前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易安同学来了没有嫷。⮝”

      教室响起轻微的议论声,显然对林少剑的话有些了解。

      易安早就猜到了䦎自己可能是个焦点,无奈的站了起来:“林老师好,我是易安。”

      “很好,坐下吧,不要紧张,就是让我和同学认识一下。”

      林少剑满脸亲和的微笑,接着说道:“关于易安的事情我在这里就뚙不多说了,毕竟这个名字目前在整个地僫星都是十分出名的,那么我们01班的班长,就由你来担任吧,你要担起肩上的担子,带ꍤ领咱们班的同学努力学习。”

      刚坐下的易安眉头皱起,举手,起身说道:“老师,我不是太适合做管理,还是让其他人来做吧。”

      “就是你了,不要推卸。”

      林少剑笑着解释道:“咱们学院的班上可你们之前区别可大了,每个月都有5个功勋点的奖励不说,入学生会都是优先选择,还有各方面的荣誉,特权,尤其是咱们01班的班长,在整个一年级精神系都是띮有话语权的。”

      这一解释,班上的许多同学都脸色难看,曾经都是名列前茅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服用了第九代基因进化药水进来的01班,感觉自己不比谁差,加上林偔少剑这么一解释,心中均有不甘,有人忍不住的问道:“班长的人选不应该同学们投票竞选吗,辅导员这么直接定下,不是太好吧。”

      面对学生的质疑,林少剑也不生气ꩋ,而是笑着解释道:“一般情况下都是需要竞选的,但是易安的情况不同,再说,大家相互之间都不熟悉,就算是竞选,易安这么高的知名度﯉,基本୍上也是多票当选。地星各大学校都要疯抢,ꈷ到了我뜛这里,连一个班长都当不上,那岂不是我识人不明。”

      “好了,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下,咱们学院齒和其他学院有所区别,班干部中只设了班长这么一个职务,所以,易安,作为班长,一定要起带头ඡ作用,勇敢的承担责任,不要让我和学校失望,下课之后来一趟我办公室,我再跟你仔细说下班长的职责。”

      面对林少剑的好意,易安只能接下,心里不是太情愿,毕竟当班长肯定要拿出很多时间来处理班务,这就耽搁了自己的修炼时间,班长虽有功勋点奖励,但5个点真心看不上还不如自己一顿饭,易安有初级研究员的待遇,在权限上和林少剑都算是平级的,只是话都到这份上了,也不好拒绝,

      班上的同学虽心有不甘,但事情已经定下来,也就没了办法。

      林少剑也没聊易安的事,而是开始讲解学校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同学们应该注意๭的事项。

      林少剑能够在这个年纪,担任并且还是1班的辅导员,自然是有真本事。话语ﱐ之间不显得枯燥无鵆味,偶尔还会开个玩笑调节班上的气氛,大家都听得十分认真。

      时间在林少剑的讲话中很快就过去了,林少剑宣布下课之后,很多同学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林少紇剑走后,有些同学不在乎,蜂但还是许多同学朝着易安围了过来。

      “易安,恭喜恭喜,以后你就是咱们班长了,可得多多照顾呀。”

      “还叫什么名字,퇖得叫班长知道嘛。”

      “班长,我叫张文强,以酟后请多多指教。”

      “班长……..”

      “班长……..”

      有想法的同学,都开始跟易安说起了好话,花花轿子众人抬,连其他班干部都没有,可想而知班长的权利有多大,说点好话不亏,尤其是之前说话质疑辅导员的学生,脸色变幻之后也是堆起笑容过来讨好,不说捞什么好处,能不穿小鞋就行了。毕竟林辅撑导员说⯛了,考勤分,品行分,奖学金等一些事项,基本上都是由班长来定夺。

      “感谢各位,只是辅导员让我下课后去他办公室,稍后咱们同学再好好亲近亲近。”这种场面让易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应付起来也很自然。

      出了教室,易安就往教员办公室那边走去,能够当上京都大学异能学院的教员,地位都是不低的,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

      易安走到办公区的时候,差ᛛ点找不到,还好上面都贴有名字。

      走到林少剑的办公室,易安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林少剑的声音。

      “进来。”

      易安推开门进去,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太小,里面除开办公桌外,还有一个客厅似的╤接待区,此刻林少剑正坐在沙发上泡茶,显然正在等待易安前来。

      “坐吧,喊你过来就是跟你讲解一下班长的职务问题,学院的班长和你以前所了解的还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林少剑倒上一杯茶放在前面,脸上带着笑容说道。ᶩ

      颜值高的人总归有些相互认同,易ꈳ安对林少剑还是比较有好感。

      “林老师我之前也没做过班长,对班长要负责的具体事项比较模糊,还请林老师详细说明。”

      ᖢ林少剑点点头,说道:“权利和义务是相对等的,有多大的权利就要享受多大的义务。”

      “首先是考勤,班上的课程你要熟知一下,刭每次上课的考勤由你负责,清点同学的情况,旷课的,迟到的,请假的都需要登记。”

      “必修课下课之后,你要安排人清理卫生,公共课的话和其他班的班长协商一下负责区᝖域。”

      “都是年少有为的同学,免不了年轻气盛,同学之间椿的矛盾你要尽量调解,实在调解不了,再去申请擂台战。”

      “每学期品行分的评级都是由班长打分,我来审核,品㣈行分涉及到同学们的奖学金,所以你要对班上的同学有足够的了解。”

      易安越听眉头皱得越紧,总体来说班长的职责很大,基本上就畛是管理整个班级,但琐碎的事情太多,整个01班鋂一百多号人,关处理同学之间的矛盾恐怕都要耗费不少精⎩力,还要给每个人打品行分,弄不好还得罪人,易安越发想辞去这个职务。

      林少剑看着易安,笑着安慰道:“你不用着急㌀,之前说胁的都是义务,我再跟你聊聊权利的事情。”

      “班长不仅仅那5个点的功勋,还有惩处权,且优先级还大于学院的賛纪律部,学生会的优先权,不管你进院餬部还是系部的学生会,基本上蹖都是免试通过,进去之后最小级别也是个干事。”

      “学校的评优评奖基本噢上也是班长先拿, 01班的同学大部分都和你一样,都是服用的第九代基因进化药水,是整个大唐区的顶尖学生,对你以后的人脉扩展都是有相当大的帮助。”

      “大一精神系16个班,除开你是直接定下之外,其他班每个班对于班长的争夺非常激烈,而01班的班१长,在以往中,都相当于整个系带头的位置,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我希望你能挑起这个担子。”

      얣林少剑把话说得十分透彻,易安这个时候要是要提出不想干,那就是不识抬举了,会把辅导员给得罪死。

      易安虽然知道这是个好事,但想起连修炼的时间都要变少,还要到处믊去处理一大堆琐事,心情就好不到哪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