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foreveronly

      ”据说,不周푉山是盘古大神的脊梁骨所化,”

      仓颉思索片刻,将自己知䂢道的内容讲出:“曾听族老们讲过,自从上次巫妖大战过后,这里的周天星辰大阵被破坏,不周山就失去了禁空限굲制。”

      “苶周天星辰大阵?”楚修眼眸中一道精光闪过。

      “报!ⱅ”

      憣 便在此时,斥候突然进来禀报:“启禀帝上,城南煥大股⏩妖兵结阵城前,用雷鼓轰击混沌钟!情势万急!”

      紧接着,其麇他三门斥候也来诉说,东西北三面皆有敌情异动。

      X聊“魦四面齐攻,这是要强行破城!看来他们已经誆忍耐不住了。”

      仓颉说完这话,就眼巴巴看向楚修,这个时候,是战罽是守,全凭帝上一念。

      “⿇哈!”

      陡然间听到强敌进犯,楚修脸上不仅没有丝毫﬏惊慌,反而战意高昂,说了一辗句:“来的好。”

      “传令!汉京城全体军民整装备战!让各部统领全部䷝到城楼上集合,为本帝掠阵!”

      话音未落,他在宝座上一跃而起,人在半空中,身影闪烁之下消큰失不见,再次露ⶢ面时,已然凭空出现在汉京城輾上空,脚踩在混沌钟顶,临风而立。

      举目看去,周围四面八方黑压压的一症片,全是强敌的身影,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如波涛巨浪,连绵不绝,仿佛要将他淹没。

      天昏地暗!

      面对如此波澜壮阔的宏밫大场面,即便是诸天六圣都不可能心底毫无波澜,但楚修却是例外。

      他丝毫不惧,一双冷艳的眸子半眯起劉来,徐徐打量周围,目光极为平稳的扫过寰㺣宇,不管那些隐藏在云层里的强大怪物发出的씛响动有多么恐怖,都不能让他的视线多停留片刻。

      这副睥睨天下的神情,仿佛硗就连整个洪荒都不放在眼里!

      风,从他的脸庞吹过,撩起了他的长发,英气逼人。

      “夫君!”

      姮儆娥听说楚修要出战,急忙跑上城楼,一抬眼,正看到那些强敌放弃攻城而把目标对元准楚修的这一幕,急쟆得心都快碎了,急声呼唤:“夫君快回来!”

      “慌什么?”

      偟 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焦急,楚修淡然一笑,悠悠说道:“这几日只顾得忙碌,都没机会聆听天籁Ⅶ,娘子不妨唱一曲,给为ĥ夫助兴!”

      “这,”

      翯 姮娥一呆,眼下强敌逼命,十万火急!夫䣹君居然还有这个闲心?

      她一䞮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倒是旁边的轩辕晓事,他亲眼见过뤦楚修的实力,更加镇定些。

      ⣲ “既然帝上信心十足,你不妨先听帝上的话,日后若是流传出去,这也是一桩雅事ꢌ。”

      听他这么说,姮娥立刻收敛仪容,冲着楚修遥遥躬身,柔声说着:“夫君想听,妾身领命。”

      క 而后命㎄人取来长琴,纤縹纤素手轻拢琴弦,拨弄几下之뇛后弦音响起,铮铮弦音如凤鸣九天,紧接着就郠有一道悠扬婉转的声音传开,好似一阵清风席卷山岚,那种清爽的感觉,就连强敌压境带来的低沉氛围都被打消几分。

      众人只觉得耳朵里铮鸣一声,仿佛沉积多年的堵塞在瞬间被打通֯,那种畅快舒心的感受,提神醒脑,溢于言表,不由得精神一振!龊

      “好!”

      顿时一片叫彩声响起,人美歌也美,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颗心在羡慕楚修的艳福。

      虀 ꫵ“哈哈哈哈!”

      楚修仰天长笑,歌声入耳,心旷神ᜠ怡,整个人都随之兴奋起来。

      很少有机会能让身体在战斗开始之前就进入这种状态,看来今天,可以好好的战个痛快!

      뇢他体内的雄浑灵力,在汹汹流转,以极快的遍走奇经八脉,运转无数周天。

      壁 与此同时,整个人的气势节节攀升,几个呼吸间便提升到一种令人惶恐的程度,而他身上的衣袍也在此时无风自鼓,无形的气场从他身体表面弥漫而开,흿笑声如洪钟悠扬,响彻八方!

      蘸 妖庭Ꞝ、巫族、血海詋冥河这次不知䈼来了多少高手,却全都在这一声长笑下骇然变ⅾ色,笑声中参杂中澎湃的灵춧力,滚滚而来,隔着老远都能让他们感觉到体内气血激荡!

      而那些实力低微的妖兵魔兵,甚至开始缓缓后退。

      与生俱来的敏锐感知,让他们察觉到䦰,眼前的人比那些千年巨兽还要不好对付。

      “狂徒!”

      䆥 ꯫冥河老祖在军阵之中,也被这一声៙长笑震的心惊肉跳,暗自惊疑:短短几天不见,閂怎么感觉这小針子比上次交手时又强横了许多?

      心中固然发紧,但他久掌大权,深知这个时候ȅ不能露怯啽,当即出声大喝:“你居然敢出来?本教在此,今天让你有来无回!戕”

      他一开口䇰,同样释放咉出磅礴的灵力,声音席卷过天空,如遍地卷枯藤,原本有些緮松散的军阵渐渐稳住跟脚,不再后退。ᗙ

      벊 叒汉京城的人看到这种变化,顿时神情一紧。

      楚修对此却不⹄以为意,颇为嫌弃的瞥了冥河老祖一眼,讥讽道:“手下败将也敢抖威风?”

      “你!”

      㡚 冥河老祖一窒,恼羞成怒之下,手中血灵蛇杖重重的往脚下一顿,迎风大喝道:“别太狂!今天本教在此,让你有来无回!布阵!”

      之前交手时,他吃过一次大亏兊,这次既然敢再战,就是有备而来! 㩌

      随着斩一声令下,他麾下万千阿修罗族应声而动,按照特殊纹勑理占位,一道道血光从它们身上冲天而上,在苍穹上交织勾勒成一种特殊的阵纹。

      四大魔将把守四方,阵法中心的阵眼,由祻冥河老祖麾下的四大魔王묣亲自坐镇,如此庞大战賤力构成的阵法,还没彻底成型就有一阵阵的危险波动弥漫四喵周。

      血河大阵!

      楚修心头一跳,怪不得这老꘲小子敢当面挑衅,原駒来是仗着这个。

      冥河老祖有算计,礯楚修自然也不是傻子,没必要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计划得逞。

      “你想布阵?问过我没有!”

      威然一喝,崣霸气外漏!

      长啸声中,楚修饱提灵力,縗一股滔天气浪푡如江河涨潮般汹汹上涌,他双掌骤然提起,蓄势待发。

      天幕上流云窜动,四面八方的气流受到这股灵气影响,立刻狂风呼啸,巨࠾大的风声如同兽吼,听得人毛骨悚然。

      一道磅礴的能量炸开,以他为中心,方圆百里都在余威波及范围之内,气场笼罩之下,在场所有生灵都觉得身上一凉,那些正在布阵的阿修罗更是惊慌失措,连布阵的动䰽作都慢了三分。

      毕竟,楚修那双饱含怒意的眸子,正瞪着它们!这一掌要是拍下来,等不到大阵睶布置成功就全灰飞烟灭。

      “你的对手,是本教!”

      眼䏵看苗头不佴对,冥河老祖立刻出手,从军中怒喝起身,带起滔天血浪,一大片阴影笼罩过去,直接截在楚修面前。

      “你滚一边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