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官网6dounaicom

      李麟本以为请托的事情要缓几天。

      ᬈ没想到,当天傍晚,安校长就给他打电话,ᝰ让他去黄天寅的农家院。

      ꇘ 李麟请了个假,直奔低水桥。

      走进农家院就看到安校长坐在屋檐下饮茶섷,旁ꢛ边的黄天寅毕恭毕敬。

      “来啦。”安校长笑呵呵的。

      迧 “校长好!黄前ⅰ辈䴘好!”李麟礼貌的打招呼。

      鹚黄天寅满脸无奈的说道:“你这鬼小子居然把我老师搬出来。”

      ⮃李麟笑道:“实在是仰慕前辈风采。”

      黄天寅正蕨色道:“我知道你想学我的枪法,但可你知道我为何不愿意教你?”

      “请前辈赐教。”

      黄天寅伸出三根指头,“有三个原因。其一,你现在的阶段当以打基础为主,耗费太多的时间学战技不合适。”

      李麟:“我会폫协调好时间ǿ的。ꚁ”

      黄天ᨊ寅:“其二,我这个人麻䰧烦缠身,牵扯了恩怨是非,不想连累你。”

      李麟笑道:“谢前辈关爱。募不过,我也仔牵퇆扯了긤恩怨是非,可能连极듥刀集ᬓ团都惹上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黄天寅被逗笑了,说道:“其三,我不了解你的情况,不知道你的品行。”

      狓 李麟:“前辈放心。晚뺚辈家世干净⠷,品行端正!”

      蟌 “好话都被你说完了。”黄天寅翻了个白眼。

      安校嬐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黄天寅:“你执意要学,我可以教你,也必定不会䠎藏私。远古文明将传承留给我,我就有义务传承쀝出去,此为大义。但我只传授你枪法,只是个教练,不是你的老师,你也不是我的弟子。”

      “这……前辈也太吃亏了吧,횓晚辈心里过意不去。前辈传我绝学,我当然要以师礼侍奉。师有事,弟子服其劳。”

      졖 “别䷗来这套。我不指望着你侍奉,你也别想着借我之力。我的破事不牵扯你,你的破事也别来牵扯我。先说好,咱们划清界限。这个线划不清楚,就ꃲ别指望着我教你。”

      李麟明白了。

      黄天寅是不想连累他。

      话꺢说的冷硬,不想跟李麟有太多的牵扯,可心意却枘是好的。

      “前辈放心。晚辈的事,绝ꌴ不牵扯到前辈,我做任何事情也绝不ᑉ挂前辈之名。而前揕辈的事,晚辈量鑭力而行。”李麟表态。

      “行啦。小小的淬体阶修行者,也别说什么量力而行的大话了。你那点力量,连个水花都扑腾不起来。从明天开始,晚上七点准时过来,风雨不缀,有事请假。”

      李麟行了一礼。

      安Გ校长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老虎这边坐坐。”

      李麟告辞。

      等李麟走远,安校长说道:“强行给你塞个人过来,你没埋怨我吧?”

      黄天寅叹道:“我跟他接触过多次。这鬼小子可不简单,身上的秘密不少。其实,教他枪法也没什么,《霸王破阵枪》本就该传承出컎去。远古文明将传承留给我,当然不能劇断在我手里。或许他就是个不ᢤ错的传承嚟人。我只是没想到老师你这么看好他。”

      安校长叹道:“老虎呀ꇭ,你太莽了。你这次是捅破了天,得罪了ꊻ太多的大人物。老师我人微言轻,帮不了你。我只能给你◮找点事情做,怕㢍你把自己闷坏了。我是老了,⨵走鲸到这一步已经是尽头,但年轻人潜力无穷。就说李麟这孩子吧,凭他那手破译古文的本事,你就该结个善缘。”

      ……

      ……

      次日傍晚。

      李麟准时的来邌到农家院前。

      黄天寅抛给他一柄木枪,说道:“我的枪法名为《霸王破阵枪》,ࠪ是从遗迹中获得的远古传承。其核心就是‘霸道’。你且说说,何为霸道?” 

      李麟沉思෣了起来。

      霸道不是个好词语닪,有蛮横无理的贬义,但修行战技并不是文字游戏,也没有褒义贬义,这涉及到武道真意,也就是绝学的内涵。

      这方面的东西,李麟了解的不多。

      前世的他只是个小人物,䛓没机会学习《霸王破阵枪》这样的顶级战技,但他知道顶级战技都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并不是招式那么简单。

      换句话说,招式是小道,只是皮毛,其中蕴褔藏的思想体系윴才是核心。

      在界门出现之前,人类哲学界一直都有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争论。当远古修炼文὇明展露在地球人眼前的时候,这个哲学争论췇终于画上了句号——唯物和唯心是同时存㢚在的。

      战技的核心思想体系就是“唯心”的存在。

      如何理解霸道,如何实现霸道,如何践行霸道,就是《霸王破阵枪》的武道真意芅。

      那么,何谓霸道呢? 羀

      蛮横无理,肯定不왥是答案,因为这个“理”是社会⻰道理,不是修行道理,更不是自然道理。

      李麟想了许久,说道:閰“言出法随,不可违逆,是为霸道ﷁ。”䭸

      黄天寅笑道:“不错,不错,떐有那么点意思。”

      李麟请教道␨:“亅前辈,何为霸道?”

      “我哪知道!”黄天寅翻了个白眼。

      李麟无语了开。

      你是《霸王破阵枪》的传侽承人啊,你螩自己都不知道啥是霸道,你还来问我?

      黄天寅明白李麟心中的疑惑,解释道:“我获得是传承玉镜,炼化之后就有很ﵓ多画面信息涌入我的郻脑海。没有文字,没有解释,只有画面和模模糊糊的感觉。我只知道什么感觉是对的⧮,但却无法用具粻体的文字表述出来。我知道霸道是核心,但我不知道该怎臹么用꡼语言描述我心中的感ိ觉١。” 㟉

      这一点,李麟倒是了解。

      传承玉镜,其实是非常高级的뢦传承方式。

      它可以将非常复杂的信息和感觉植入接受৴者的脑海,但接受者却很难用语言能够表쒒达出来。

      ᝉ 黄天寅能够教的也只有他깪掌握的部分。

      偽只有他掌握的东西,才能多少说点说来。倘若是他自己都没有掌握,那就怎么也说不明白,教无可教。

      修行就是这么玄妙。

      “你对霸道的解释有那么点感觉。”黄天寅说道:“《霸王破阵枪》非常深奥,共有六重真意。六重真意㤞吃透,便是彻底的领悟。我现在领悟了三䎺重真意。具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我知道你该怎么긆练。”

      说罢,黄天靳寅就亲自演示ష。Ꜵ

      只见他拿起一根木枪,然后纵身一跃,枪出如龙,朝着前方的石头刺了过去。

      咔嚓!

      前方一块磨盘뷌大小的石头被击碎,表面出现了许多的裂纹。

      李麟震惊。

      对于元阶高手来说,击碎石头轻而易举,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黄天寅根本没有动用玄力,他只是动用了气血之力,而且他用的还是木枪。

      “这就是第一重真意。”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