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的近义词是什么

      我们三个人就那样站在广场上等梅子朋友,天也一点点地暗了下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电话终于进来了。我没有再主动接,而是把电话交给了梅子,梅子没说几句就把手机还了回来。

      梅子去找她朋友,我没有跟着,准备站在原地等她。

      就在一刹那,整个广场的灯和路灯都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还有四面的高楼,也亮起了万家灯火。我一下突然变的很恐慌,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看到了这城市的繁华,可这灯火闪亮的城市,让我有找不到家的感觉。从早上下火车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觉得这座城市对我不是很友善,没有我家乡那座小城那么纯朴,我没有办法将自己融入这城市。

      心一慌,我的第一思想就是去熟悉的地方呆着。只有在自己感觉不陌生的时候,我的心才不会惊恐。我想起昨天我还在那座我熟悉的的小县城里。今天就来了这里,我感觉自己好害怕,尽管也身边跟的有江,还有自己喜欢的梅子。可是这种恐惧感远远的超出了这种感觉。那种孤独与爱无关。

      结论是,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家。

      不,我要回家。

      我用目光搜寻着梅子,看到远处梅子在和一个男孩子在说话。梅子是背对着我的,我看不到梅子的表情,可我能看到站在她对面的那个男孩子没有任何表情地听梅子说话。我觉得一时半会他们也不会向这边走来,便先给自己做了决定。

      “走,回家了。”我转身跟旁边的吴江说,然后向售票大厅走去。

      “你是不是吃醋了?你要不喜欢他我帮你把他赶走,或者我们拉走梅子自己玩我们的。”吴江追上我说,他也看到那男孩子了。

      “没有,不关他的事,要是个女的我也会走,我不喜欢这里,我心慌的厉害。”我没有回头。吴江只好跟着。

      在大厅里看显示屏,看什么时候有车回去。

      我看到了进来的梅子,可是梅子并没有看到我们。还像孩子丢了羊似的忙乱搜寻着我们的身影。我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肩膀,在那里笑她。

      “你们怎么到处乱跑。”梅子回过头看我时,我看到的是梅子惊慌的眼神。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时,她的朋友也走了过来。

      梅子看到她朋友,脸上突然就变笑了。我都不敢相信她的表情能转变的那么快。

      “这是我老同学,程墨,就是一直给我写信的那个,今天特地从家里来陪我过生日的。这是他朋友。”梅子向他朋友介绍我江二人。

      “这是我中专同学。杜正锋,现在也是我上司。”梅子向我介绍她朋友。

      “你好。”那名男孩子伸出了手。

      我们两人相互握手,也是惟一一句对话。

      梅子不知道在想什么问题,我看她的眼神是思考的。但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

      我把双手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耸了耸肩。

      “梅。”我叫了她一声。

      “嗯。”梅子转头看了看我。

      “我想回家了。”

      梅子听完这句话立马捂着脸转身一个人跑了出去。

      我只好追出去。

      “你怎么了?”当其它两人够不着我们说话的时候梅子停下来问我。

      “我没有怎么了,就是突然很想回去了。”我确定自己要回去。

      “你是不是不喜欢他,你不喜欢他我叫他回去就是了。他是我上司也是我同学,我的工作是他给我找的,他可能也是担心我才跟着来的,我说了不要他跟着,他说他不说话就是了,反正你就把他当空气就行了。”

      “你不用给我解释这些,我相信你。我也能够感觉到你要在这里生活不容易。他可能是担心我会欺负你吧,他挺关心你的。我们走了呆会他可以和你一起回去。不过我今天要走不是我不喜欢他,我是不喜欢这坐城市。”

      “那你会欺负我吗?”梅子问,她现在关心的和我关心的似乎不一样。

      “不敢,我也不会,更舍不得。”

      “能不走吗?”

      “我没有要走,我说了我回家等你回来,好了,开心一点,要不然他还真的以为我欺负你了,走,和我去买票。”我拉着梅子的手准备生里面走。

      “你不下去了那干嘛现在就要回去,你今天早上才到的现在就要走。”梅子挣脱我的手。

      “我说了我不喜欢这里,我现在真的很心慌。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只有回去等你了。”我解释说。

      “真的今天晚上就要走吗?”

      “嗯,我决定了。一直以来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要我干嘛我就干嘛,这一次你让我自己做个决定好吗?我只是回去等你,你回来了想什么时候见我都行,我在家等你,一辈子。”

      “那好吧,我叫他去给你们两个买票。”梅子终于不再留我。说完转身准备进去,这下可是我把她拉了回来。

      “你干嘛,你要他给我们两个买票?”我有点不明白了。

      “是啊,你今天就要回去,我想你多陪我一会不行吗?排队排到什么时候去,反正有个闲人,不用白不用,是他自己要跟着来的。”梅子很巧妙地解释了我的疑问。

      “我不要,我自己有钱,你才上班几个月你能有几个钱,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我坚决反对。

      “我就问你是不是还是要下广东去?你要下广东去我现在就跟他走。”梅子突然生气了。

      “没有。你怎么那么不相信我啊,我到底什么时候不听话了嘛。”我不明白怎么梅子就一点也不相信我了,我很无奈。

      “那就这么定了,我叫他去给你两个买两张回吉市的火车票。你们要自己买就买去广州的。”

      梅子站在那里等我的答案。

      “好好好,你买你买,别这脸色好不?我求你了老天爷。”我是没有办法了。

      “还有两个小时,我让他去排队,不许再惹我生气了。”梅子这才开心一些,和我一起走进大厅去找那两个等我们的人。

      “给我去排队买两张去吉市的火车票,K526.我们去外面吃东西,你买了票能找到我们就找,找不到就在这里等我们,一会回来。”梅子把钱给他朋友交待。

      他朋友没有拿钱,去排队去了。只是跟梅子说从她工资里面扣。梅子也没有管他,我们三个人走了出来。

      “还有一个半小时。能陪我安心地吃个饭吧。”走出来梅子的第一句话。

      “好,我答应你我们上车之前我不惹事你生气就是了,你要去哪里我都陪你。”我也没有心情去开玩笑或逗梅子,更不敢再惹梅子生气。

      我们就坐在售票大厅旁边的饭店里,这些地方都是便餐,贵而且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可是也不能走的太远。只能将就着。

      三份一样的快餐,吴江低头自己吃自己的,梅子估计是真的饿了,吃的很急。

      我却没有味口,坐在她对面看着她,把自己碗里的菜往梅子那边赶。

      梅子知道我不吃鸡肉鸡蛋的时候没有拒绝照单全收了。

      “你也吃,别光看着我,饿死了可不关我的事。”

      “一会就走了,所以多看你一会。”

      “还有一个月我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嗯,一个月后见。”

      “一个月后垣城见。”梅子说。

      他朋友这时候拿了两张票进来递给梅子,梅子递给我,我再递给江,要他收着。那男孩子站在那里我和江也没有去叫他,任由他站着。男孩要梅子给他让个位置坐下来梅子也没有让。

      “你再去给他们两个买点东西火车上吃的。”梅子又一次把他支开了,男孩也乖乖地走了。

      梅子吃完了所有的饭菜才把筷子放下来,我给她递去纸巾擦去嘴上的油,这才看到梅子的脸上恢复了她该有的笑容。

      “回去了把这张卡送去我家亲自交到我爸妈手里。”梅子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给我,并交待说。

      “好”。我知道她这么做无非只是想逼着我回垣城,当时我是那么想的。

      “你敢去我家啦?”

      “敢,你要我跳火坑我都去。”

      “你现在不怕我哥了?”梅子笑我。

      “怕。”

      “这我可管不了了,是你自己答应帮我送到家的。要是我哥在家你要是见到他你想怎么说都可以,我哥又不是傻子。”

      就是因为阿明不是傻子我才害怕,但我不会退缩。

      “好了,不逗你了,明天晚上我给我家里打电话,你必须到我家。”

      “后天晚上好不好,我们今天晚上回去明天才能到家,两天两夜不睡觉了好吗?”

      “你多多少少还是吃点饭吧。看你一点动都没动。你这个挑食的毛病得改一下,要不然以后怎么在外面生活。”

      我为了不惹梅子生气,慢慢地吃了几片青菜。

      “对不起,明天不能陪你过生日了。”平静下来的我这才想起梅子明天生日,我这是来陪梅子过生日来的。

      “我妈说了我生下来的时候还没过十二点。所以我应该算是今天生的。明天我要上班也没有时间过什么生日。”梅子在那里强颜欢笑。

      “那生日快乐。”

      “嗯,生日快乐,谢谢你。”

      “拿着吧。我没有给你准备别的礼物。”我把手机和充电器一起交到梅子面前,我想这次她应该会收下了。

      “说了我回去了你再给我,我现在拿了我就找不到你了,你拿着我找你也方便一些。”梅子还是不肯收下来。

      “那好吧,说了我听你的。”

      我想到口袋里还有台相机和一本在车上看的书,拿出来给梅子。梅子把胶卷拿出来给我,相机和书都放进自己的手提包里。

      然后我又拿了些钱给梅子,我不好意思数,口袋里只留了大概一千块钱的样子。那四千块钱到底花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

      “这个钱拿着。明天过生日,想买什么自己买,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再说时间也不够了。”

      “钱我不要,我还有,你能过来看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你就拿着吧,我是真心的给你。”

      “不拿”

      “你拿不拿?”

      “不拿就是不拿?你是不是又要惹我生气?”

      “不拿就把我给你的东西全部还给我。”我抢过她的包,我这个时候不怕她生气,她真要生气那也罢,如果她不能理解我。

      “只要你喜欢你全部都拿去好了。”梅子没有生气,也没抢。

      “那好,我帮你一起送回你家去。”我没有把包还给她。

      “随便你。”梅子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她的朋友再次进来,说车就要开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就差十几分钟了,四个人这才出来向检票口走去。

      吴江一个人拿着梅子朋友买的东西冲在前面。我一直没有把包还给梅子,我要找个机会把钱放进里面去,梅子把卡都拿回去了,身上肯定不会有多少钱。

      吴江在检票口叫我快点,并交待检票员说两张票有一张是我的,那个时候火车还没有实名。

      这个时候我真的有点舍不得离开梅子了,很想抱她一下。可碍于她身边的朋友,我忍住了。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最后把包还给梅子时我已经把钱放进去了。

      “进去吧,我看着你,呆会你就上不了车了。”梅子拿过包说。

      “嗯,你照顾好自己。”这个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我知道这个决策是错的,可是我已经没法回头说自己要留下来了。

      “等我回来。”梅子在我过安检的时候大声地对着我喊。

      “快回去吧,我在家等你。”

      “别舍不得了,火车就要开了。”检票员跟我说。

      梅子终于忍不住捂着脸调头跑了出去,我的心一阵痛。痛了很久,很久。痛到后来每次梦见梅子时梅子都是哭的。梅子身后的男孩,也不知所措的跟了出去。

      我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吴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回过头时也没有看到梅子的影子了。我也知道离火车发车的时间已经不多。无奈只好去问大厅的巡警去吉市的火车在哪个站台上车。

      巡警很热心地把我带到了站台。只是要我又补了一张票。火车已经开始走动了,江站在门口叫我快点。若不是吴江交待列车员说他还有朋友没有来车门早就关了。

      火车上挤满了人,我们两个人只能挤在门口。

      “你多等我两分钟你会死。”我气急败坏地说。

      “我叫了你也没看到你动,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我不回来你能到家?我还不知道你身上没钱吗?”如果吴江身上有钱回家,我也许就真的不会今天回来了,我会跑出去追梅子。

      “我的事都是小事,到了吉市我有的是办法。你没有看到晓梅舍不得你吗?”

      “没事了,她不是要回来的吗?到时候再陪她就是了,再说了她身边现在还有个男的。”

      “那男的喜欢她,可是她喜欢的是你。”

      “我知道,反正我没有觉得他能争过我。”我很自信。

      “你走的时候晓梅哭了没?”江问。

      “我不知道,我也跟着你进来了,只是我找不到从哪里上车。还是巡警带我进来的。”我说了个谎。我知道梅子是哭着出去的。

      我的手机又响了。知道是梅子,当我拿起来想接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我不知道梅子想要跟我说什么,开始有些不安起来。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大概是梅子看到了包里的钱又准备说我几句吧,没电了也好,反正梅子不会有什么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