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舌头是上面还是下面

      说来也怪,别人遇到这种事情都是“非礼勿视”,⠨他心里居然来了一句:“得得得,空既是色,色既䱠是空。”

      扇了自己一耳光,将她身子盖得严实,眼神默喟默移开,再玸不ꦸ敢看她一眼。

      既然他已经好了,就得尊重她,不应该做出伤害她的事。

      他准备掀开床帘下床,实在不得行的话去冷气房社待会儿就好,这刚伸手还❍没碰到纱帘。

      “嘭!”的一声震耳欲聋,吓得命理身子骨一颤,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急扑到空凌熙怀里。

      ꔺ⪩ 他也不知收敛,直接一把就把她搂在怀中,说道:“小理,我在。”

      褻 橒身体的触动骝之䈻下,他闻到她身上沁人心脾的清香,有些㌜上头。

      直到命理开口喊Ἳ了一声:“Ⅻ爸爸,我怕。”他才清醒过来糓。

      命理此刻又梦到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她每=次一遇到害怕悃的事情就会窝在爸爸怀里,那样才有安全感。

      直到她长大以后,就很少和爸爸交流,整天就知道学习工作赚钱,这些都没错,她只是后悔再工作和学习之余,没有抽时间陪自己的家人……

      空凌熙意识到命理的恐惧,便将她护在怀里,他不知道她喊的“爸爸”是谁。

      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悉心Ǘ呵护她,把被子裹紧她的身子,ሢ轻拍她的背说道:“乖,霸把在呢,霸把在呢。”

      她抱得紧,使他不셜得脱身。

      于是只能勉强保持这个抱着她的姿势睡觉,听着她有序而催眠的呼吸声,恍䝃恍惚惚间也进入梦乡。

      ……

      第二日清晨,她还处于睡梦之ᤨ中,手已放开他膷,各自睡向一边。

      他悄悄起身,在屏㱫风之下穿衣服。

      由于今早有她在,所以空凌熙굑并没有叫随从前来更衣,他每看腰上这系得紧紧的腰带都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死结难解,他废了好大的劲也没将死结解开,这结要是不解开,他就没法更衣。

      衣服都是量身定制的,腰身多一寸都穿不上去。

      更何况他的要上系了七条粗腰带呢。

      命理迷뢲迷糊糊间醒来,掀开黑纱窗帘望向窗边,阳光打在空텄凌熙身上,他解裤腰带的画Ô面映射在窗边的屏风上。

      这一刻的视觉皮影让命理觉得他猥✒琐至极。

      心里不自觉想:“这人不会要在自己蟩房间里大小便吧?这古代是没茅房吗?”

      她摸着自己的头发,清晨的凉风袭来,有些微凉。

      命理뎈身上穿着一件吊带,冷也算正常。在家里面夏天也是穿䚈一件吊带睡裙睡觉的,这种凉意并不是第一次有。

      可是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她到处找自己猴那件外套。 芐

      等等㬗,外套?

      b 蠽 她昨晚睡觉的时候穿得很正规,怎么今早一醒詶来就只剩吊带了?

      莫非她已经被……

      看着床边檀木柜䚴上白手帕上鲜红的血,她纤细白嫩的双手往自己脖颈摸去,笌发现自己脖颈钘的肌肤光滑至极。

      昨晚她不是被᝵刮伤了嘛?她记得在睡觉之前还有些辣痛,怎么现在就没了?而且毫无痛感。

      莫非真被那啥了?

      ት 她越想越觉得恐怖,外套也不找了,直接崻掀开床帘,朝屏风的方向冲去。

      “空凌熙,你个臭男人!”

      ⟆命理一把将屏风推倒,又给了他一脚。

      那是他在解腰带,一不숼注意涐便摔了一跤。

      见他腰带仅仅解开了一条,命理尬尴的笑了,急忙跑去拉他起来。

      蔅侍卫们听到屋内有声响,立刻冲进橉来,门“咚!”的一声被踢开,正好这时空凌熙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盖住命理。

      “把衣服穿好!”

      仅仅三㫆秒,三秒的时间就把命理裹得严严实实。ဲ

      那侍卫进来看到这一幕,极其尴尬,急忙用手掩面,说话断断续续。

      “对……对不起,少主,属下䵡来得不是时候。”ತ

      空凌熙怒吼一声:“出璄去싰!”

      “是是是∖,少主继续,继续ḉ。”

      门紧闭声传来,命缴理送出白眼,心想:“这是男主多ﻄ年웓撩妹的伎俩了吧൩?都不换点新鲜的嘛?实着无趣。笆”

      命理又看了他的腹肌,虽然有吧,但线条不够完美,命理又摸了摸他的肱二头肌,这质量还没有昨天那位姐姐的硬呢。

      也就这个动作,让空灵熙觉得自己魅力十足。

      他心想:“∏我这褽迷人的魅力,是个女人都抵挡不住吧窣?她柔软的帟小手触碰我的肌肉ꄌ,这感觉还真是奇妙,实在是有趣。”

      命理練听到他的心里话,立刻将手㇮放开,“呕儿”的一口喷他,这男主油腻得让人想吐。

      ⶌ万万没想到啊,他居然是这样一个自恋的人。

      命理才不会看上他呢。

      ꟢“命理,你怎鉜么了鍀?”

      “怎么会突然间想吐呢?”㡞

      “莫非有了欧阳见仁的孩子?”

      “你看你,早上起来都不穿外套,要是感染了风寒,我会担心的。”

      “一会儿吃完早餐,我陪你去找大夫看看,买点安胎的药。”젤

      놁蕥“孩子还是别打了,因为打胎对你身体影响很大。貅”

      “要不这样,你嫁给我吧,我帮你抚养孩子,我做孩子的父亲。”

      郈 这么一串䢌话语说出口,命理心里驶过一股暖流。虽然ᮛ眼前这个空灵熙有些自恋,但是总体还是好삓的,只要他会关心人就好。

      틓 但命理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Ǜ她也不傻,便问起一系列的问题。

      她问:“什么?你要帮我养别人的孩子?不觉得很亏吗?”

      他答:“不亏,按生意人的角度쪾来想,买一送一岂不更好。当然,我爱的是你这个鐡人。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爱,我想这与文学里的爱屋及乌有些像。因为爱你,所以爱你爱的所有人事物。”

      命理轻轻点头。

      这男主还行,心无杂念,眼神真挚,虽然长⯾得没用她六哥帅,但这䔖个颜值和心灵倒也值得一嫁。

      她将屏风扶起,说道:“愍看来你要失望了。”

      ˩“为什么?失望?”

      ㋨ “因왋为这次我这里没有买一送一的活动。”

      他眉眼一皱,脸上扬起了担忧,问她꫓:“莫非,你去打掉了吗?我泚的天啊,ࣜ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这欧阳见仁,后期遇见他,我粛铁定要了他的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