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乖乖听话

      ……

      略微计算一下便能清楚,珠薇湖不算是什么大湖,却也约莫Ŷ有上万亩水域面积。平均清淤一米,便是六七百万立方的淤泥……

      这方世界的清淤船,王守哲倒是见过。

      都是人工用胓清淤耙,将淤泥挖蜻上船。一艘清淤船,也就是能装十个立方左右的淤泥。

      而平常清理出来的淤泥,本身就拥有不错的有机物质,与其它肥料混合堆积发᮲酵后,是一种较好的农肥,可以补充农田的肥力。

      毕竟这个时代的河道湖底淤泥,没有什么重金属污染等积攒。

      但㚟问题在于,六七䐜百万立方M,那就是六七十万쑰船!若是十艘清淤船常年劳러作,每天每艘船以清理三船,填土三船计算,差不多就是两万多天的工程,全年无休要干六七十年!

      而那些淤泥在干燥之后缩水很大,᷼沼泽地本身也是烂泥居多,估计至多也仅能填出个㼵两三千亩的良田。整个工程,预计得耗费上万乾金还多。

      阤在耗费大量的人力㲟物力精力时间后,合到三四个乾金才能开荒一亩地,便有些不划算了。

      若궃是将珠薇㪋湖多清理两米深,成本倍增都是不止,越往下挖越难清理。哪怕去购买良田,楍也就是两三个乾金便能买上一亩熟地。

      然而帐并巂非这么简单计算,随着珠薇湖大面积清淤,蓄水量增加后就能养殖大鱼,甚至是能投放灵鱼。从家鎤族长久考虑,光靠野外捕鱼总不是长久之计,收入来源不算稳定。

      若是能规模化养殖经济鱼种,甚至是灵鱼种,这才是家族根基式产业正确的打开方式。投资规模巨大,耗时漫长,然而一旦成功建设,便是家族源源不断的财力来源。

      而且官府为了鼓励玄武世家开荒,对于新开荒的土地,头十年是免纳粮的,这算起来又衬是一笔不小的节约。

      当然,以王守哲的个性,即蝕便是要做这个清淤填土造田⢁的浩大工程,也不可能用六七十年去做。真要到那时候,连重孙子都出来了……

      这个计划工程原本在他脑海中,已经酝酿了很久。

      本来想着在明툴年开始小规模实施,随后逐渐加大工程规模,争取在十崤年内将珠薇湖挖深两米,将沼泽填出四五千亩良田,逐步打造成家族的下一个大型݇农庄,即有万亩养殖水域,又有数千亩良田。

      一年的产值绝对低不了,而总耗资应当能控制住三万乾金以内。

      不过现在嘛,计划有点变动!

      站싮在乌篷船馻上,王守哲背负着双手,观看着两岸荒野。颇有一副俯瞰领地,酝酿家族千年基业⚉的架势。

      守字辈男丁老七,王守业坐在船舱内,原本惴惴不安的心渐渐平静,看着四딲哥负手而立的模样,是那般的高大巍峨,心中崇拜敬仰的情绪油然而生。

      我,王守业。

      未来一定要成为和四哥一样,顶天立地的男人。

      ……

      乌篷船停靠在了【兴盛农庄】的小뉬码头上,在农庄王氏旁系主事诚惶诚恐的带领下,王守哲与王守业一路去寻到了王宵翰。

      此时的王宵翰,正在侍弄着那二十亩宝䪾贵的灵田,小心翼翼地除去灵إ田内的杂草。那些杂草,都是刚刚ᝲ窜出苗来便被拔掉,不让它们有多余机会吸收营养与灵气。

      同样一亩灵田,若是精耕细作的话,哪怕多产出半成也是一笔不小的资源。

      王守哲没去打扰他,而是耐心地等待着。

      뜅 这【兴盛农庄】,乃是宙轩老祖开辟的第二个퍿农庄。坐拥良田两千睅亩,也有一个小型的畜牧场,以及一小片专门种植瓜果蔬菜的田园。此外最重要的,便是兴盛农庄开辟了二十亩灵田。

      此处地形,被六平山余脉中的一猃条小小支脉环抱其中,原本的土地中有不少碎乱石块,理论上来说并非是一片非常适徍宜开荒之地。

      然而ͫ宙轩老祖Ӛ选择此处开荒,且不惜挖通河渠引来水癇源也要开潹辟农庄。便是因为此处山涧夹缝处,有一汪泊泊灵泉。

      有灵泉,便代表着此处有一条小小的灵脉偭。

      只要쾈围绕灵脉建造聚灵阵,便能让灵ᵣ脉中的灵气凝而不散,汇聚滋润于土地之中,随之引灵泉灌溉土地,再配合种种农学手段增肥土地,就能逐渐开辟出适合种植各种灵物的灵田。

      有了自己的灵田,便有了自己的灵米产出,一个玄武家族便算是真正有了自己根基。

      因此,宙轩老祖将此农庄命名为【兴盛农庄】,寓意自然是希望家族兴盛起来。

      这흂一汪灵泉,以及那条小小的灵脉,最大化程度约能支撑六十亩灵田的样子。只是当年王氏家族对种植灵米的技术比较陌生,为了避免凭白消耗茿灵脉。因此暂时랤只建造了一个聚灵阵,开辟了二十亩灵田。▟

      本想着等王氏种植灵米技术比较棸成熟后,再将其余四十亩灵田开辟出来。却不想,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王氏就遭到了大难。

      尔后,家族人心惶惶,又资源紧缺。

      投资灵田那同样是一桩大投入,慢回报的项目。满脑子都픟想着先培养出一个灵台老祖来,再慢慢攒钱开拓灵田,积攒家族底蕴。

      却不想,第一个作为培养对象的家族嫡몰长子二伯王䐷定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五岁时经历了巨大灾祸,导致了心理创伤,还是因为后面家族长辈们逼迫太紧,亦或者是他自己䛶太焦虑了,在二十岁竟然走火入魔一命呜呼。

      要知道,王氏《玄元诀》,素来以中正平和著称,哪怕是从千年前的陇左王氏算起㲧,修炼走火入魔者也是寥寥无几。

      家族悲恸之余,将ꐱ注意力放在了王氏嫡次子王定岳与老六王宵翰焋身獷上。吸取了教训的长辈䳸们,并没有给王定岳太大压力,而是有条不紊地但培养。

      更多的压力,实际上聚焦在了天赋不凡的直脉子弟王宵翰身上。只是让他走潺灵台之路时已经比较晚,直至将近二十年前,王宵翰才以保密的状覘态下,吞服家族秘∫密卖掉匄许多财产后,换取来的【天灵丹】。

      晋升失败!

      随后,又是王定岳在外域死掉。

      此事说起来也是蹊跷,原d本王守哲以为,是家族已经真的山穷水尽,无法给王定岳购买天灵丹了。但是王守哲最近仔细想想,其中隐约还是不太对劲。

      珑烟老祖可以为了他王守哲,卖掉随身灵宝ꛫ【龟鳞宝盾ᙠ】,鸞去筹措资源,为何籆偏偏不给先父王定岳买?

      㠆此外,先家主死了之后,珑烟老祖连面都没有露,是不是怕被人看出不对劲来?有较大的可能性,她在此期间强行动手了。

      ৤ 如果老祖动手,那䴠么是和谁动的手?难道去外域的,并非是先父王定岳一个人,而是有老祖相陪?

      墉 若是推测符合实际情况下,老祖与先父王定岳,为何要萙在如此关键时刻去外域?难道真的只是对外宣传的那般,因为要筹措资源큒去寻求机缘吗?

      必然不是。

      王守哲有理由相信,老祖和族老们,有一个很大的秘密瞒着他。而且那个秘密应该对王氏非常重要!也许,外域也有晋升灵台境的机Ꭹ会,只不过是因为先父王定岳失败了?

      他越想越是觉得应该如此,否则珑烟老祖必然会选择卖掉龟鳞宝盾,给先父王定岳换天灵丹。而不是双双冒险一起去外域寻求什么破机缘。

      有机会的话,看看能不能从老祖嘴里撬点消息出来。

      就在王守哲思虑之间,六老太爷处理完杂草,从林田间走了出来,见到在外守候的王守哲与王守业后,不由舒展眉头笑拉起来:“守哲,你怎么襎会来了?等久了吧,怎么不早点叫我?”

      王守哲虽然看不ꔮ穿他修为,却能感受到他精神状㬁态下的⭴一股消沉暮气。十分显然,他还未从当年耗费巨资冲击灵台境失혮败中走出来。他才六十五岁,却⴦感觉比四老太爷王宵志还要老相,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老农。

      “店六爷爷好。”王守哲拱手。

      “爷爷。”王守业却是扑了上去。

      “哟哟,你这小毛头,怎么也跟着ஔ四哥一起来看爷爷?”王霄翰抱起王守业,逗弄了几句后,让旁系主事带他一边去玩。

      — 橧 随后,王宵翰才请王守哲在ꋀ他隐居的小草庐前,喝上一杯普通的茶饮:“守哲此番前来,莫非还是劝我重走灵台之路?”꜁

      先前王守哲已经派家将送来了【培元丹】与灵石,并写信与他说ⓕ了打算。然而王霄翰却是拒绝了此事,说是雄心已老,只愿结草庐于灵田前,守护一生。

      耣 这种咸鱼心态,王守哲倒也没有怪他。

      嗛他品了一口凡茶,环顾左右,瞅了一眼他的简陋草庐,笑了笑说道:“不是,塀守哲只是来和六爷爷道个别,最后再来看一眼宙轩老祖留下的灵田。毕竟,守哲不过是将死之人。”

      “什么?㞅”

      王宵翰差Ɲ点把杯子捏爆,惊怒交加道,“王守哲,你胡说八道什么?”

      一股惊人的气息㶅,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