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污18幸福宝

      复兴躪社特䓪务处杭州站现在安身的这个大宅院,✚是海长河一位好朋友的家族产业。一年里头大多时间都是空置的,专门供他家族的蕬人来杭州度假的时候㎝使用的。那禶人听海长河讲了一些付可乐的事迹,就很干脆豪气地将퀏此地免费交给篿付可眛乐他们使用。

      这些天付可乐忙得够呛̠,他这二十来号人要在这里训练、工놗作、生活,要做的事情,딸要准备的物品实在是太多了。好在他的下属뢨们都比较能干,各种事情都有条不紊地졚进行、完成,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有钱。国民政府的官,十个里不损公肥私的找不出半沙个,付可乐却是要倒贴许多钱进去。比如,上面分配给复兴社特务处杭州站的三辆车,起码还有一个月才能到货,付可乐就自己花了一千美金左右先购买了一辆。

      付可乐来不及先和自己的新下属们好好熟悉一下,就忙着开车赶去上浙江警官学校的新一期特警班的第一堂课了。杭州站这边,开局的事情做完之后,接着就并不需要他操心太多了。几个骨干基本上是㚥他的旧部,新招的这些人也事先经过了他自己的某种筛选。

      冯翔和高开天分别带着情报组和行动组的人熟悉新装备。

      쇿 情报溔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一台德国的大功率发报机,另外就是在南京领取过来的一些长㳱短枪。然后就是一ꢝ些小玩意,望远镜、相机、窃听用的话筒等。

      ㇋相比之下,行动组那边就热闹多了。十二套德国单兵轻武器装备,包括了钢塅盔、腰带、弹药、弹盒、歿水壶、军靴、手榴弹、急救包、工兵铲、指南针、望远镜、防毒面具、军衣等。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有两样,第一样是德䵙国98K单兵步枪,这种步枪最终的产量达到了一千四百多万支,以无可争辩的实际效果证明它是一种可靠而精准的武器。98K其中的四支还配有6倍的瞄准镜,最远甚至可以狙杀1렳0ᐼ00米的敌人。

      第二样就是蔡司军用铜制望远镜了。这种望远镜鉴别率高出一筹,清晰度高。观测目标时,无论颜色和形象,都不容易失ꥫ真。而且在零件装配组合,以及外观设计上,蔡司望远㘡镜都幅考究、细致、竃一丝不苟,“非常德国”。

      如此豪华精美的成套装备,行动组的人,包括组长高开天和副组长海长河,都以为是上级配发下来的,并不知道是付可讃乐从德国总领事先生那得来的。这些装甆备让行动组所有的人爱不释手,他们训练的热情原本就不低,现在就更加高涨了。

      ⤳ “汉武”第二小分队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第二小分队虽然比第一小分队的成立要晚了几个月,但是第二小分队垀也有比玚较特别的优势。一分队的成员全部是天津精武体育协会的人,除了霍守嵩和邵侠,其他人平均受教育程度比较低。二分队海长龻河带来的三个人和沈常青推荐的三个人,可都是文武双全的琒。

      情报组的新人培训任务,组长冯翔有能力独立完成。在经过复兴鷩社特务处天津站情报组内部长期的互相培训之后,冯翔可以绰绰有余地全面良培训自己组里的新人。

      ሏ “汉武”第二小分队的培训,依然还是需要付可乐自馵己来ꔌ主导。无论是特种ꪏ作战技能,嫀还是军事战略思想,就连作为小分队正副队长的高开天、海长河也还需要接受付可乐的培训。当然뜝,在付可乐不在的时间,高綶开天可以选择去训练射击、搏击、跑步、游泳等内容。

      付可乐斩到达浙江警官学校后,受到了特警班队长兼指导员廖中泽的热情欢迎。廖中泽今年33岁,四川成都人,是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原系红党党员,曾参与广汉武装暴动,失败后去ﱓ了南京。三年前,廖中泽叛变投靠了捓国民党,在戴处长于南京的洪公祠举办的“中央特警训练班儶”第一期受训。毕业后来到浙江警官学校特警班任这一期新学员的队长、指导员。

      诛 付可乐不㚞仅是这一期特警班的主要教官之一,还是新建的复兴社特务处杭州站的少校站长,德国情报专业的留学海归人员,学贯中西医的杰出医生,蒋校长和戴处长的浙江同乡。这些身份哪一个都值得廖中泽高度重视,墙头草们最看重的不就是这些吗?

      他要是知道付可乐还是德国军事情报局上海站的少校站长、德国驻上海领事馆的陆军少校武官,“南北大侠”杜新五的真传弟子,霍家迷踪拳的传人,天津《大公报》上海分刊的实际合伙人,“汉武”第一第二小分队∇的领导人,那他真要跪了。

      聆廖中泽满脸堆笑道:“闻名不如眼见,付教官真是年轻有为,英姿ㅦ勃发。我可是一直在盼着你早点到来ꊘ。”

      付可乐歉然道:“ꤻ真是不好意思,复兴社特务⿙处杭州站新建,各种事情一大堆,我忙的是四脚朝天,这边的开学典礼都没来及参加。”

      廖中泽连忙道:“我完全理解。感谢付教官你在这么忙碌的情况下,还是及时来上首堂课。”

      付可乐微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请廖指导员这就将我带到上课地点。”

      于桟是廖中泽就将付可乐,带到了浙江警官学Ȍ校最新䖢一期的特警班的学生们面前,告诉学生们付可乐就是他们的日语兼对日研究的教官,☓然后才离去즂

      浙江警官学校䡬正科的学生要学习20多门课程,主要以警察、튎法律、军事、政治为主,其中又以与警察业务密切相关的课程比重最大。而特警班则有不同的目的,特警班主要学习情报工作方面的课程,包括无线电收发报、密码译电、间谍与反俚间谍、日语、射击、搏击等。

      ︡ 付可乐执教的课程可以算是为他量身打造认的,作为无可置疑的语言天才,让他教日语是理所줈应当的。而所谓的对日研究,实际上就是对日作战,对日间谍和反间谍,而这也是付可乐所擅长的。

      蒋校长和戴处长虽然一直对日本人抱着不抵抗政策,在他们的视角里,也是眼下不得已而为之,他们总归不是投降派,最终总是要和日本痒人去战斗的。所以他们开办的特警班,自然就会把对日作战的能力培训设置为重点,訏当然他们的第一重点还是要反共。

      付可乐既教日语,又要讲对日研究,两项都是重点课程,这就使得他成为最重要的教官,每周一三五下午,都有他两小时的课程,两项各占一小时的时间。

      这一期特警晦班的学生一共30人,男女比例4比1,男生24人,女士6人。

      学生们学这两门课程,能有付可乐作为老师,可以说是很幸运的,没有人能比他教得更好了。教日语,付可乐已经经验丰富了,他先后教过哅天津站的人和百里藏锋。更重要的훂是,他作为语言天才,在识别他人的发音方面的能力是无与伦比的。

      付可乐可以轻易抓住学生发音中的微小错误,并且给出最合适可行的修正意见。而对日研究,就是对日作战,无论在学识的广博和深度,还是在真正莄实践上,付可乐都站在了巅峰处。

      㹻这些学生们也都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眼光都是很不错的,上过两次付可乐的课后,可以说全体被꯱付可乐折服。不仅如此,学生们知道付可乐是复兴社特务处杭州站的站长,杭州站是他们这ퟆ些特警班学生毕业后最ꎄ理想的去处。这两者相加,让年轻的付可乐很轻松地就赢得了学生们的敬重。

      雍学生们有一多ি半是浙江人,浙江人中又有一多半是杭州本地人,其中一个名叫安海良。

      族这一日,安海良回到家中,再次对家人大发感慨,说自己的教官,也就是付可乐是⵺何等的厉害。

      安海良的堂妹,安歌笑道:“堂哥你往日里都是眼高于顶的,从来没听你说过你会服哪一个人的,这次是怎么了?”

      安海良感慨道:“璀你是没听到他讲的课,你要是听了,说不定比我还不如呢!我一个爷们儿,不会被他那漂亮相貌外形쥼迷惑。你不知道我们班级里的那些个女生,憹全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些珛让我自己难堪,他年纪和我差不多,已经是一方诸侯了,我还在为了将来能成为他手下一个小兵努力。”

      安歌嗔怪道:“你在说什么疯话呢!你好好讲话旁,他到底发表了哪些了不得的高论?”

      安海良于是将付可乐上课时讲授的一些主要内容复述给安歌听。时下的中国,每一个清醒的、有良知的⯭中国青年,都会非常关心有关日本的任何一个议题。安歌也不例外僞,在某种程度上,她认为自己看待很多和日本有퓩关的问题的时候,已经能算深入了解。

      但是安海良转述的内容令她有些汗颜。日本利用中国军阀混战,在东北、华北进行的逐步蚕食、慢慢消化的渐进方针,ފ日本无孔不入利用日本侨民、白俄人、朝鲜人、汉奸活动的间谍战略,日本使用鸦片掠夺“以战养战”的政策,日本对国民政府极具迷惑性的“三原则”:䢂日中提携、承认满洲国、共同防共。听得安歌既有耳目一新之感,又觉得是理所当然。

      蓢不仅如此,安海良还将付可乐怎么对付日本的这些策略,也一五一十地讲쏠给安歌听。

      安海댫良讲完了之后,安歌神揜态安详,没有再就这个话题说些什么。安海良非常了解安歌,知道她的心里必然不是外表这样的平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