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视频破解版大全

      灵云㩎派内门弟子回닕身施礼:“我叫越嘉雁,多谢兄弟相助。”

      朱天赐摆摆手:“兄台客气了,我叫朱天赐,多谢你的烤腿,你们先走吧,我Ā有些累了,想在这里多歇一会儿。”

      蚜他小声嘀㳽咕:“一条烤猪腿换六条性命,这买卖真是值ᯌ。”

      越嘉雁大声道:“朱兄弟,那人实力很强,我担心他去而复返,找你麻烦,还是一起走吧,也好有个照应。”

      朱天赐淡淡地道:“我不怕麻烦,你们还是先走吧,我娘子想方便一下,我们不便蒇跟你们一起。”

      越嘉雁拱拱手:“那就此别过,你们自己小心。”

      六人起程,快步向前行去。

      苏蓉蓉红着脸,小声道:“我没有想方便ʵ。”

      朱天赐笑道:“我随便找个理由拒绝他们,别当真。”

      훲 “为什么不跟他们一ﺰ起?”

      “我不想跟他们结交。”

      “咱们怎么办?”

      “等一会簪儿,咱们从这个山头飞㯒过去,走另外一条路。”

      魏明光向南,他们则往北。

      “好!”

      苏蓉蓉有些兴奋,她只是在室内练习疾风术,现在终于有机会实际飞上天,这感觉佊很让人期待。

      两人就在原地停下来,朱天赐不停地练习火球术,试着像越嘉雁杀猪时奕那样发出更多的火球,却始终不得其鬫法,法术是前人用无数时间锤炼出来的经验,ᾭ不是轻易就能琢磨出来。

      但他的火球术也有了相当的进步,可㋢以一个接一下,连发几十个,普通的内门弟子袲根本做不到。

      ໶ 苏蓉蓉则抽出长剑,练习剑术。

      在开阔的渇地方与在室内有很大的不同,乴腾挪转折之间有更多的变化。

      朱天赐不时地在旁边指点。

      她的剑术也练得有模有样,已经领悟櫊了武阳剑法的精髓,却有一个致使的缺点,就是不够快。

      剑的威力就在于快,一旦速度达不到,杀伤力也就大减。

      朱天赐从小就练习出手速度,苏蓉蓉跟他没法比。

      但朱天赐已经很满意了,以苏蓉蓉眼下的实力,对付普通ჷ的内门弟子绰绰有余,何况她还有寒冰盾法术以及麋鼠皮甲葅。

      一直到夜色降临,两人才停下来,吃了些干粮,分别服用了一枚精元丹,各自发动疾风术,从谷中向山上飞去。

      朱天赐背着沉重的ᓮ包袱,很有些吃力,苏蓉蓉也法力不足,仅仅飞到半山腰,便有些不支,双双落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苏蓉蓉表功:“老公,太好了,我都能飞这么高!”

      朱天赐随口道:“这算什么,你以前可以飞得更高。”

      苏蓉蓉皱起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苦恼地道:“我就是想不起来,老公,我之前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你啊,以前就是个小迷糊,不然怎么会跟我成亲!”朱天赐笑道:“咱们歇息一会儿,等到达山头,往下飞풶就容易多了。艪”

      턔他突然咦了一声:“那边居然有一对银蝎ᱰ。”

      “什么是银蝎,我怎么看不到?”

      “银蝎是巨毒之物鮌,它的尾巴会发像荧﷾火虫一样发光,引吸猎物,而且总是成对出现,你看那边,那两个忽闪的小亮点。”

      “我看到了,相公,你去干什么?”

      “我去把它们捉住,取它的毒汁,别怕,以前我这种我常干。”

      “那你小心点。”

      朱天赐放下包袱,再次发动疾风术,斜斜地飞了过去。

      那里也是一块巨岩,在岩石的下面有些空隙,那对银蝎就在岩边,朱天赐看准地方,落向那块岩石,但在落下之前,就将指间的两枚灵针弹射了出去。

      银蝎比他之前见过的大得多,灵针准确地击中银蝎的后背,两声脆响,灵针折断!

      朱天赐吃了一惊:妖蝎!

      竟然是妖蝎!

      普通的妖兽毒虫不可能抵읋挡得住灵针,只可能是妖蝎,而且进阶时间已经不短。

      Ꟃ 朱天赐双足刚刚踏在岩石上,ソ那两只妖蝎竟然没有逃走,反而弹跳起斔来,向朱天赐扑过来。

      隴 他急忙再度从袖口抽出两枚摰灵针,用控物术发出,将妖蝎弹落,然后发动法术:寒冰盾!

      ୪ 寒冰盾是中级法术。

      两只妖蝎在落地之前,被冻结在一块坚冰之中,却仍然在里面不断地挣扎,很快就要破冰而出。

      朱天赐更加欢喜,妖蝎的阶位越高,毒性肯定就越强!

      他再次发动法术,将寒冰盾不断地加厚加固。 逥

      䆔妖蝎越ꀥ挣扎越慢。

      朱天赐跳下岩石,抱起坚冰,正要飞回去,突然一怔,蹲了下来줣。

      阴潮的巨岩下面,长着一棵怪异的小草,㍗只有两片叶子,顶上却长着一枚绿豆大小的小果,散发着极淡的紫色光晕。

      灵草!

      有妖兽守护的地方,果然有宝物。

      朱天赐不认识这种灵草,却大约能猜出它的价值:与毒物相伴的草木,大多是解毒之物。

      銝他看那小果颇为青涩,还没有完全成熟,不뗷便采摘,便纵身飞起,回到原来的岩石上。

      苏蓉蓉惊奇地道:“果然是银色的!”

      朱天赐取出一枚较长的灵针㞸,慢慢地向坚冰里刺入,对着其中一只银蝎的颌下,这是它最脆弱的地方。

      银蝎似乎也知道大难临头㎫,拼命地挣扎,另一只也疯狂地击打坚冰,试图去救它的伴侣。

      苏蓉蓉有些不忍:“相公,你看它们多可怜,要不,咱们放了它们吧?”

      她声音越来越小畣,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有些过份。

      “好,我听娘子的,那就躏放了鎂它们。”朱天赐爽快地道,想了想又道:“要不咱们把它们养起来?”

      他随后摇头:“不行,这种野生妖物是不可ꓚ能被驯化的。”

      他将银针从另外一个方向探进去。

      罺“相公,你干什么?”

      “放它们之前,总要取一些毒液作为回报吧。”

      “要毒液作什么?”

      “当然是毒别人了,难道我还用関来毒自己?”

      朱天赐用灵针挑动妖蝎的尾尖,妖蝎反射性地乱刺,毒针不断的喷射出浓浓的黏液,朱天⢐赐将灵针收回,毒液顺着针孔流出来,他小心地收集到玉瓶閔之中。

      两只妖蝎分别收集数次毒液,然后朱天赐抱着坚冰飞到之前的岩石前,将坚冰放到离灵草不远的地方。

      灵⬫草还需要妖兽来看护。

      他大概预估了一下,灵草还需要一年左右才能成熟,或许等猎妖大会结束,回来的时间就可以采摘了。

      这并不是一株价值非常高的灵草,就算错过也不算可惜,现在摘了也是浪费。

      返回之后,朱天赐小心地将两根灵针的针尖浸到毒液之中,并用软木枝制作了Ʉ两个针鞘,以防不小心伤到自己,才塞进袖口内的灵针᧔布囊内。

      苏蓉蓉在一旁看着,小声地问:“⟩相公,为什殥么非要杀人?”

      “有时候,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朱天赐有些无奈:“这世道就是这样,咱们得顺应时代。”

      ਛ 在上一世可不能随便杀人,那是犯法⩗的,是要被枪毙的,在这一世,各大门派⤑各自为政㋘,杀人和被杀是常事。

      两人歇了一Ⱅ会儿,继续发动疾风术,飞到山顶。

      山颠风大,有些冷,两人分别服下一枚精元丹后,继续向山下飞去,到达谷底才发现这里并没有路,其他的会猎队并没有从这쎊里经过。

      “咱们就在这里历练。”

      䡂这个山谷里大树较少,朱天赐取出工具,伐木斩枝,在四棵临近的树叉之间架起两道梁,然后在上面辅上一排粗枝,又룀割㿐了一些软草垫在上面,才在软草上支起帐篷。

      这一夜,因为没有外人,㲈又在这荒郊野岭⭊之中,同居于一个帐篷之中,两人的心情都有痗些异样,但朱天赐始终保持克制,苏蓉蓉更是不会主动,熬到半夜才迷迷糊抉糊睡着。

      朱天赐其实ᾋ并不太在乎年龄,上一世就早早与女朋友滚了床单,但他还是从内心深处忌裟惮苏蓉蓉的师门,盼着有一天找到办法解开这个强加给他的夫妻契约。

      他觉得他现在对꾒苏蓉蓉的所有情意,都是夫妻契约造成的,一旦解开契约,这些情分也就都不再,到时各走各路,没必要扯在一起,他和她不是一路人。

      ⦉修炼界毕竟与前世不同。

      接下来的一个月,两人就在附近练习各种法术和剑法,并进行对战,相互探讨和总结。

      癀偶尔也捕猎一些野禽野兽,采些山菌野果打ㅍ打牙祭。

      脐߫苏蓉蓉对法术可谓一点就通,很快就掌握了灵云派的基础功法,再用灵丹修炼起来就快了许多,法ಱ力直线上升,在此基础上,寒冰盾、疾风术和武阳剑法也有了长足进步。

      朱天赐原本以为苏蓉蓉虽然失去记忆,却保留了她门派坚实的底子,不需要再修炼基础功法,现在看来,他想偏了。 븰

      对苏蓉蓉的实力提高,他也非常高兴,这样在将来的对敌之时,她就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不用为她而分神。

      这也促ຟ使朱天赐更加努力,尤셚其是疾风术,他不能拖苏蓉蓉的后腿,至少不能让鷔她来背包。

      一个月后,准备的食物耗尽,朱鞆天赐折叠帐篷,收톬拾行耖囊。

      包袱轻了不廓少,两继续向北,越过两㖆个山头之后,终于见到了山路,向前急行了一段路,遇到一个商队,高价买了些食物和十枚辟谷郀丹。

      从商队得到消息,灵云派因为各队损失了不少人手,尤其是内门弟子被邪道中人濾截杀,各个会猎队都向中通谷集中。

      뼋 中通谷是一条通往妖族领地的大道。

      ————————

      ꉢ 除夕快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