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颜承从18号公交车上下来,同大雨撞了个满怀。

      他怀抱着一个纸口袋,뼿里面装得满当当的,一小截大葱探出来,郁郁青青。纸口袋很重,他姿态较为别扭地撑开伞。

      弓着背,他尽量不让怀里的纸袋子被䷩雨淋到,텆代价是后背湿了个彻底。

      大雨砸在地上溅起的雾气将街道变得朦胧,偏头往不远处的古镇小巷看去,也是一副烟쀕雨氤氲的诗篇画卷,如果有个手持油纸伞的素衣姑娘走过,会更加好看。

      他快速走进一条巷子。因为排水不太好,雨又大,小溪般的水流从巷子深处淌出来。他的鞋子和裤脚瞬间湿透。挑个好的说,幸끖好水是从巷子里往外流,不是从外往里流。

      走着走着,他的脚步逐渐放缓。水流中一抹浅淡的红色映入他的眼里。他往前看去,大雨迷离的小⩊巷里,一长串꫐浅淡的红色延伸着。

      这욈是从巷子深处䬱流出来的。

      他的嗅觉很灵敏,即便怀抱的纸兜子里装满了味儿冲的食材┄,也依旧能够捕捉到大雨中涩涩的血腥味儿。

      没有因此停下来,他在巷子里拐了又拐,就要到家门口时,才打住了脚步,稍稍皱起眉看向前面。

      巷子最深处,他的家门口。一个穿着灰黑色工装服的人倒在雨水腭之中。略微一看,是个女人。

      女人散开的头发如同黑㙬色裙퉱摆,飘在水上。从她身上淌出鲜血,将衣服和裤子染成暗红色。血水混着雨水呵散开,将ඊ这小巷深处染的微红。

      她挣扎着,脑袋似乎无䎧力抬起,埋在水中,颤抖地伸出一只手来,敲打着面前老旧的木门。

      她敲打着颜承的家门,无人回应。

      主人在她身后,自然无人给她开门。

      稍停片刻,颜承迈步走过去。那个女人似乎受伤太过严重,没听见后面颜承的脚步声,或者说听见了也无力回头观望。

      颜承走ﵺ上前,从她㰱身旁越过去,取出ᒁ钥匙,开了门。

      “救我……”女人微弱的呼䬉喊뾉几乎被大雨覆盖。

      颜承装作没听见,进了房间。他没有直接关门,而艡是朝着屋子里某间房门喊:

      “三ཞ号,出来收尸。”

      那间房里传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木头摩擦,也像是机械齿轮卡住了但机器仍然在使力。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抵或者是一个男人体型的东西궵走了出来。

      嗋身高一米七上下,有手有脚有脑袋,偏瘦,穿着身居家服。惊悚的是,它没有五官。它有脸型,但脸上空白一片。

      它走出来,动作和姿态上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手里提着一张厚厚的茶几毯大小的皮质物,散䣳发出淡淡的药味儿。

      舩雨声变得更加激烈,伴有雷鸣,天上霭气浓密,乌云低轰垂,沉闷而压抑。

      自然且寻常。被称作“三号”的“存在ﲢ”飮来到门口,扫视地上女人一眼后,便䯓打算用这张“毯子”将她收起来。

      女人十分费力地抬起头,稍微看了一眼面前的三号,又Ʇ将矜头埋下去了。她沙哑地说:

       “这位秘偶先生,我还没死,不用给我收尸。”

      三号顿住,回头看向颜承,请示他的意见。

      颜承把装满食材的纸口錛袋放在桌子上,看ꦒ向这边,面无表情,“她已经死了,收尸吧。” 貥

      酗女人一听,一下子急了,这人怎么睁眼说瞎话呢!

      她使出更大的劲儿,颤巍巍地坐在水里,以表明自己没死。她这一起身,胸膛上惊悚的伤口一下子显了出来,三道平行的伤口呈开放状爣,斜着从肩膀穿过胸部,直达腰间,血肉模糊难以看清是否深入内脏,倒是能隐约看见胸下的白骨。她一手按住左胸口,一手撑着地面。

      “我还没튋死!”女人脸上粘着簃血污,看不出具体样貌来。

      颜承眯起眼说:“你已经死了。”

      “不,我还活着。我真的还活ट着!”

      颜承无所谓仰着头,“半死不活,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你能救我!”

      “我是谁?我凭什么能救你?”颜承走틗到一旁,将客厅的灯打开。屋子里一下子亮堂许多。

      灯光照在颜承脸上,并没有让他神情显得亮堂,反而增添了某种森昐然的反差感。

      女人当然知道他是谁。颜承,认识他的都叫他擿颜先生,神秘侧里唯一的秘术师,据说能配置让人起死回生的秘药。

      但这还要自己说吗?难道Ꞧ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

      她咬着牙,开口:“你叫颜承,你是——”莮 귱

      “好了,不用说了。”颜承打断她。听她说出自己名字즳,就显而易见地知道襺她的确不몜是误打误撞闯进这里的。

      宱女人倒是愣了一下,这怎么又不让自己说了。她忍不住咳了一下,鼻子和嘴巴立马渗出血来了。

      反上痂来的血呛在气管中,于是更懞加忍不住,激烈地咳嗽起来,咳出大口大口的血,混着沫子。ᜡ可以推测,她的内脏也受了伤。

      묠 她虚娗弱无力地说:“请帮帮我……”

      섹“你是谁?我凭什么救你。”颜承站在灯下,直勾勾地看着这个将死之人。盋

      他的声音从光亮之中传到女人耳朵里,却让她ᶫ觉得更加冷。

      #“我叫퐗卓歌,隶属于福音❔基金会的猎人阵营。”

      “猎人……你的代号是什么?”

      “我是基金会的传承猎人,对外代号,Q苿ueen。还有个秘密代号,翻译䁪成롫中文是‘群’。”

      颜承笑了笑⯆,“看来你真的很想活၆下去,连‘群’这个秘密代号畱都舍得说出来。”

      卓歌低下头,污ㆆ血混杂雨水将头发卷成一团又一团,使得她看上去狼狈至极藿,“向你隐瞒짴是愚蠢的。”

      “想我救你₍?”

      “对!我的心脏已经被掏走了。只有你能救我。”她松开左胸口的手。一个뚉血窟窿摆在那儿,刺目的红色让ﶺ人发晕。本该放着生命源泉——心脏的地方,此刻却是血淋淋的空荡。

      “那么,代价呢?”颜承声音幽ꃵ沉,听在卓歌耳朵里像是恶魔在低语,“救你的代价。”

      颜承笑了笑,“千万不要说什么救倫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是虚的,我这杔人很现实。你既然听过我,那也就该听过‘自私’、‘唯利是图’、‘残忍’、‘恶魔’等等这些别人对我的评价。”

      “好好想想,猎人。”颜承的声音变得很柔和,如同温柔的喃语。

      ܕ 副蛊惑,劝诱……他果然是늌个恶魔。

      卓歌双眼也开始淌出血来。血汇聚在眼中,逐渐遮蔽她的视线。她清楚,要快,自己要快点做出决定,ઇ给出的代价要足够丰厚。

      她素来听闻,这位颜先生只给每个人一䜅次提代价的机会,如果他不满意提出的代价,那么之后再改都没有用。

      大雨狠狠地砸在她身上,迅速带走她的銕体温。体内残存的生命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她跟颜承进行博弈。

      她只得۬快速想出一个㺫能豙让这位颜先生动心的条件。闭着眼鰒睛≵,她回答:

      “我可以成为你的魔偶。”

      颜承那张阴森的脸一下子晴朗起来。灯光好似都因为他变得更加明亮了。

      “这门生意,我做了。”几乎没有犹豫,他爽快地说。

      看上去他很爽快,实际上,只贯不过是卓歌条件的确丰厚。他看重了这女人的潜力,福䟷音基金会的㢝三大传承猎人之一,还是尊贵的Queen,这可是制作魔偶的顶尖灵魂。

      卓歌一听,没个争辩的了,见着颜承表情,她意识到自己提的代价大了一些。但没什么办法,毕竟䃿自己是绝对弱势方,没有任何余地去进行讨价还价。 퐑

      她呼出口气,泄了力。

       颜承起身,面带着微笑来到卓歌面前,轻声对她说:

      “半死不活的人生意最ퟩ难做,活人其次,死人最뉬简单。所以,先请你去死。”

      说完,颜承顺手在旁边的第三号秘偶袖口里取出一根尖锐的长针,从卓歌的眉䷖心刺入,贯穿她的大脑,将她彻底杀死。

      一滴鲜血溅在他手上。三譈号툻立马取出一块白色的布,替他擦去鲜血。

      确定卓歌彻底死了后,颜承站起来说:

      “干活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