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巴日?

      “爷爷,这不从小跟着您练子母连环拳嘛,身体早就不想小时候那样体弱多類病了,上次还把几꽮个臭混混喖打꿶的落花流....”

       “呀!”说着周强似乎想到了什么,忙看了一眼爷爷,果然发现爷爷脸色变了。

      “强子,你忘了祖师爷的规矩了吗?”爷爷声音有些冷村,“祖师爷让你练武不是让你恃强凌弱的,等你病好了回家蹲一天马步好好反省一下。”

      听了爷爷的话,周强的ჰ脸上泛起了苦笑,蹲一个小时马步都要夆人命,何况是一天,“爷爷,事情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上次是几个混混欺负我们学校的同学,我路过看到才出手帮忙制止⡠了一下”,说着还看了一下爷爷的脸色,见爷爷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才接着说道:“那几个人长得人高马녀大的,而且一看就是整天游手好闲的混混,我才不是恃强凌弱呢,顶多算是...那什么来着”。

      周强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爷甲爷听我说完,笑了笑蟙,说道:“就你,武艺不精,还敢拔刀相助!”

      “那可不!”

      ...

      吃完蟹黄包,喝完䋜粥之后,周老爷塏子本来说是要在医院照顾周强,但是,在周强的一再坚持꾇下,还是回家去了。

      周老爷子走后,护士小姐姐过来查了一下房,病房띓里一下只剩下了周强一个人,起来上了个洗手间之后,听着外面的蝉鸣,周强又陷入了思绪之中。

      猛然来到1990年,还真是不适应,前世几乎闲着的时候每时每刻都离不开手机,现在想玩手机都没得玩了。

      케 暚还有重活一次,周强再也不会去做苦逼的设(美)计(工)师了咮,那댏么以后做什么呢?

      赌球,不好意思,⟷前世周强对“大球”类的都不感兴긞趣,所以对什么足球啊,篮爏球啊都不会ꀊ,比赛也没有关注过,唯三自己 喜欢的球类——乒乓球鿊,羽毛球,网球。

      乒乓球自己喜欢玩,但是吧,现在才1990,不熟啊,唯一比较熟一点的章怡퇓宁现在还没进入国家队呢。

      羽毛球是纯粹当꛶闲暇时候·消磨时光的,唯一记得的羽毛球运动员是林单,还是因为那啥事。

      网球吧,还是㔅上大学的时候选修的,做了苦逼的设计师之后就没怎么玩过,比赛倒是挺关注的,费첬德勒啊,穆雷啊,德约科维奇啊,丽娜啊,莎拉波娃啊,大小威啊...认识倒是认识,但是吧,费德勒才錖九岁呢好吧,更别说其他人了。

      赌球,此路不䪲通!

      疼讯,白度,阿ୖ李,子节,额,等有钱了投资一波还行,自己来,没那么简单滴!

      努力学习,考庆华,上燕大,走上人生巅峰,醒醒吧骚葴年,别做梦了,前世的自己拼死拼活才考上个三本的平面设计专业,这一世更惨,成绩基本没出过班里倒数五名,这还是㕭自己语文成绩不错,要是语文成绩也差的话,基本就没得玩了。

      ...슦 灺

      想着想着周强自己都有些沮丧釼了,为什么别人重活一世都是带着系统,自己就这么废材呢。

      哎,算了,不想了,再不济自跊己不还能ᛤ开个武馆,前۲期请爷爷坐潵镇,等慢慢走上正轨就好啦,毕竟听爷爷说,周家祖籍冀省仓洲市,他年轻㶰时⨏候可是肝跟着冀省六合拳名家佟忠义佟师傅正正经经学过五六年的六合拳,自己打小就跟着爷爷扎马步,打沙袋,练木桩人和梅花桩,不说学了爷爷的十成十,五六웆成总是有的,开儖个武馆倒是足够ꁠ了。 ǒ

      퇝不知不觉잫中就睡过去了。

      ...

      第二天,周强睡得正香,被病房的开门声吵醒了,⪛揉了揉眼睛,周强看到江梅,갶原谅我,前世作为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见到才二十出头的江梅,实在是叫不出“江老师”这三个字,再加上前身颇为调皮,尽管语쫰文成绩在自己所有成绩中是最好㊛的,但是除了作文每次都能都比较好以外,其它的部分也是马马虎虎,平时语文课上没少睡觉,此时见到江梅颇有些张埱不开口的架势。

      ﱤ 江梅手里提个保温饭盒,㣲进到病房之后,发现周强醒了,遂开口道:“周强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边说边拧开保温饭盒,顿时一股炖鸡汤的香味溢满整个病房。

      “来来来,这还是昨天买的乌鸡”,说着顿了顿,接着说道:㔏“昨天听医生说不能吃重口的,我还特谟意做的比较清淡,快尝尝!”说完还打算喂周强来着。 ϯ

      啧啧啧,真绝世好女人啊,这要是放到20컻20年,就算不是绝种,只怕也是万里挑一了吧,唉,算了不说了⑈,都是泪啊,作为一个活到三十岁都没有谈恋爱的老男人,可能也只有享受过妈妈炖过的鸡汤了。

      其实江梅对周强还真是不错的,就算是平时周强比较调皮捣蛋,上课睡觉,江梅也多是以批评教育为主,而且还时不时关心下周强的䄡生活,可能跟她知道周强的家里只有周强和爷爷有关吧。

      䌋想到这쾛周强鼻子有些酸酸的,自己还뫙天天给她惹麻헵烦,还真是不懂事。

      采 江梅见周强没反秐应,可能怕周强误会,俏脸一红,说道:“想什么呢你!”

      顿了顿,接着说道:“你㕡可别多想啊,我看你家只有你们爷孙俩,才炖汤给你的。平时在教室里也没见你这么安静过,怎么,脑子烧坏了?”

      ᤈ 经历过前世社会的人情U冷暖,更珍䤚惜㼶此时社会的人情味,周强吸了吸鼻子,说道:“梅姐,谢谢你!”

      江梅听到周强的称呼,倒是一愣,也没说什么。

      麶 场面一时有些安静。

      周强有些讪讪的抓了抓头,说道:“那个,梅姐,我还没漱口呢。”

      “噗嗤”一声,江梅开口道:“我就知道,喏,给你牙膏牙刷。”说着从之前拎保温饭盒的包里递童过来。

      周强接过牙膏牙刷,下殆床洗漱。

      “周强,我给你说啊,在学校㥷里你还是得叫我江老师,私下里叫我梅姐倒是也可以,听到了没?”

      ⼺“还有啊,以后你给我认真学习,你这孩子,其实ਥ挺⩔聪明的,就是不好好努笔力,ở只要你稍微用点心,不说名列前茅,在班里考个中上游还是不难的吧!” ǀ

      “还賻有啊,我跟你说...”

       ᗽ...

      等我漱完口出来,江梅话还駺没嘀咕完。

      这是这把我当她弟了啊庞!

      “梅姐,口渴不,给땈你倒杯水润润嗓子吧!”话音刚落,梅姐腾地一下站起来,“周鈑强,你找死啊!”说完作势要打周强。

      “咳咳...”

      㻠听到咳声,江梅和周强扭头看向门口。

      “鴗周爷爷,࢚您来了!”江梅看到是周爷爷,赶紧迎了上去。

      絭 “爷爷,您来了!”周强随后也上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