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直播

      果然身份高些,就多受人追捧些。

      ꂔ 긙昕萙玥想了想ጾ,叫来丫鬟吩咐ꃪ了几句,接着几个小厮便抬了一面约一人多高的大鼓上来。

      귇“你没搞错吧,你抽到的是跳舞,不是敲鼓好吗?”ࣶ玉郡主忍不住鄙夷道。

      昕玥议点点头,“我是要跳舞啊!”

      在看到丫鬟拿来一副长长的红色绸带之后算,玉郡主隐隐혥有不꭭妙的预感。

      紑 昕玥接过缎带,走向台边的姚诗ۙ诗,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你可还记得之前我弹奏的那曲子?”

      她相信以姚诗诗的本事,绝对能记住十面埋伏的八九成。

      姚诗诗虽然⩣不知道昕玥訁想做什么,但还是点点头,“差不多얐都记得。”

      ࣜ 昕玥灿然一笑,“好,那짤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姚诗诗愣了一下,了然一笑,不二话往琴架前一坐。

      如果说之前昕玥弹奏的十面탩埋伏气势有多恢弘,接㘨下来她所展示的舞姿就有多诡妙。

      玉郡主的舞姿多᲏是以柔为主,而昕岱玥屉的舞펈风黢则是刚柔并济。

      配合着曲风,她身上缠着的缎带上下翻飞,灵绝的红色在眼前不停地旋转起舞。 

      随着曲子的节奏逐渐加快,她更是宛如花间舞动的精灵,身姿变幻莫测。

      殷嘭!

      嘭嘭!

      昕玥手中的缎带在曲子䐂高昂䝩处击向那面大鼓,瞬间迸发出的澎湃之声猛地在众人心头炸开。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全场几乎鸦雀无声,只有抑扬顿挫的曲子和昕玥随着舞姿击打大鼓的轰鸣声。

      直到结束,众人依然沉醉其中难以自持。

      谜一般的寂静,没人记得鼓掌,也没人发出半点声音。

      半晌过后,全场同时哗然鼓掌,经久不息,显然盖过了玉郡主之前的势头。

      场地后方,还传䚟来宇文廷几道划破长空的尖锐口哨声。

      玉郡主见此猳气得双手骤紧,长长的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刺痛而不自知Ͳ。

      ۷ 看到楚珩满剂眼星光不断凝望着昕玥,裴思妤亦是闪过一丝落寞폈之色。

      经过激动人心的表演之后,⊺官眷开始投花票。

      男宾媊这边楚嬭珩、姚文、柯城晋级第三轮。

      ꖑ 包之栋的书法其实还是很得那些官眷的青睐的。

      㡇只是他在提完词之궷后,也줦直接放弃进入下一轮资格,回到座位和宇文廷几人饶有兴致地等看楚珩最后一轮表演。

      最让人难以抉择的是女宾这边的晋级。

      夏蔷抽中射箭,已经等于是落选了,向婉婷和裴思妤的表现都是各有千秋,难以取舍䪎。

      难就难在玉郡主和昕玥都是跳舞,而且昕玥的舞风明显高擤于玉郡主。 㬹

      可若是选了昕玥,无疑会遭到玉郡主的记恨。

      但若是昕玥落选,那位惹不起的世子也绝对不会善罢甘谧休。

      衡量一二,大多数官眷还是把花都投给了昕玥。

      毕竟人家舞艺高超是不争的事实。

      至于媹郡主那边,应该不至于因为这一场比试,就把这么多官家列入眼中钉。

      再说了她不可能记得在场所㺢有官眷都投给了谁。

      ᡈ于是女宾这边此轮胜出的,正是昕玥,向婉婷和裴思妤。

      扫玉⥐郡主恨得牙根发疼,眼底尽是阴霾之色㛑。

      但她还是深呼吸了两下,之后款款走下了舞台,尽量维持䠁高贵大方的姿态。

      第三轮比试是让晋뫴级的男女宾各自组队,最后进行自由摻选题的才艺比拼,且必须冯是两人合作完成。

      楚珩想都不想,就站到了昕玥身边。

      宇文滿廷几个又是发出一阵嬉笑吹哨声,惹得昕玥面红如霞。

      楚珩吸了吸鼻子,凑到昕玥耳边低声问道컇,“待会儿我们表演啥?”

      㫗 “待会儿再说!”昕玥见到台下的苏氏眉开眼笑,更是觉得脸颊发烫。

      裴思妤也是极为郁闷,她本想豁出去主动些,站到楚珩身边,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眼下只剩护国公世子姚文和成国公世子柯城了。

      她想着姚文虽然胖了点,但终究是有实实在在的才돧华쁕的,而对比柯城那样混棎不吝的人,她宁可选姚文。

      可姚文似乎心情非常急切一般,快步走到向婉婷身边。

      许是因为过于激䴼动,他圆圆的肚子还怼了向婉婷一个趔趄,两人皆是闹了个大脸红。

      台下的人纷纷掩面Ĥ大︺笑。

      昕玥亦是忍俊不禁,这个姚文也太可爱了吧!

      明显的司马昭之心啊!

      而看ꎺ到背着手大摇大摆朝自己走来的柯城,裴思妤的脸顷刻间暗了ꨣ又暗。

      分组完毕,姚芊芊给他镉们一盏茶的时间商量,接下来他们想垘要合作表演什么才艺。

      楚珩和昕玥最快给出答复。

      昕玥㨳弹琴,楚珩舞剑。

      接着是姚文和向婉婷这组,向婉婷作画,姚文题词。

      而裴思妤和柯城䚱这组,半天都商讨不好要怎么合봜作。

      裴思妤想要和昕玥一较高下,也想自己弹ꕅ曲,让柯城舞剑。

      但柯城哪坳敢去触楚珩的眉头,死活就是不答应。

      后来裴思妤又说她作诗,让柯城书法,柯城又说自己的字难看。

      틨不论裴思妤提了多少的建议,柯城都不赞同,直到一炷香的时间到,㉱裴思妤气得眼헽泪都快掉了幆,柯城才勉强同意说自己吹笛子,裴思妤跳舞。

      接着就ቯ是表演的时㛙间,姚芊芊只给到ꁭ每组半柱香的⌡时间展示。

      昕玥其实也没想好要弹什么曲子,只是楚珩说她尽可慌开怀随意,他会尽力配合好。

      直到ꑋ双手触到琴弦켏,她才自然而然地弹出一段缠绵中带着家国情怀的曲子。

      她没有现场作曲的本事,只有盗用曾经非常喜欢的曲子了。

      熬 ᗉ是少司命的《风华燃尽-指尖砂》。

      婉转流畅的前奏之后,昕玥情不自銉禁随着曲땜子娓娓吟唱。

      吹雪ủ又漫过流霜 ﰝ

      记忆寻一方土壤

      琴声入松堂

      剑魄里委顿的往事悲凉

      犹记得黑发白裳

      翻云覆雨江湖闯

      醫 夕影袖间藏

      䴑 逃ꋗ不开的是刀剑相向……

      楚珩没想䁼到昕玥竟然还会唱쵤曲,结合词曲之ꝣ意,他开始随着旋律舞动手中的剑。

      在场众人都非常激动地看着楚珩挥舞宝剑,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ꕦ事。

      都知道镇国公世子以招猫⑅逗狗纨绔而闻名,如今竟然为了沈大姑娘难得正经罣了一回。

      关键是人家꬜舞剑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