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8?9

      午夜子时,齐云峰在乡䷑间小閮路疾疾而奔。

      他身形狼狈,神色急⪡促中带着仓皇,仿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他一样。

      事实恰是如騳此。

      嘈追赶괠齐云峰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丢了性命的屠仁明。

      不知道它用了什么手段,居然给它找到了齐云༃峰躲藏的隐秘地点,挥刀杀了进去。

      本来随着屠仁明的死去,其一身精湛的落雪刀刀法随之烟消云散,杀进来的屠仁明虽然握蕗着刀,气势不凡,可在刀法大家齐云峰眼中无异于不懂武功的乡间⒩野汉胡乱挥舞兵器。

      哪怕他身负重伤,拿下它亦并不非难事。

      刄 然而想虽然是这样想ҿ,齐云峰却셕不敢这么做,前事不록忘后事⽭之师,毕竟上一个敢于它近身作战的,已经沦为了眼前这种行尸走肉。

      齐云峰没蟟奈何,只得侧身躲避,找到机会打开屋子里的暗道,潜出县城,一路往南而去媳。

      꽞之前找寻柳云飞故宅的时候,他把整个巩州转了个ꚕ遍,对永年县的地形了如指掌,虽然是在逃命,心里已汀经盘算开,要借助地形甩掉后面的怪物。

      “我记得前面有座报恩桥,桥下常有商船路过,或可从那里逃开追踪……”

      正想着,一座石拱桥出现在眼前,齐云峰心里一喜흤,快步踏上去。

      就在这时,他的动作骤然顿住,身形触电似的猛地向后倒退丈余,动作飞快,一柄大刀护住前胸,警惕的望向前方。

      他是老江湖,习땇惯了刀口舔血的生活,过往的腥风血裧雨的经历让他对危险有着惊人的感知力。

      在踏上石桥的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逼命⤖而来!

      “哪位高手在此,何不出来一见!”齐云峰扬声喊道。

      话音甫洛,他脸色突然大变,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望向石桥另一端。⪀

      月色中有一道身影从对面走上桥,一步,两步,每一步间隔的时间都一样,每一步跨出的距离也一样,脚步声轻盈平稳。

      单핪听脚步声便知来귶人没有半点急躁,不疾不徐,心态平稳,显然是有备而来。

      呼吸间,一道稚嫩但却已经具备修长体态的身影显现出来轮廓,映入齐云峰眼中。

      他顿时心神狂震,忍不住惊喝出声:⏭“是你!”

      认出来人身份的刹那,他握住刀柄的五指越发用力,浑身筋肉紧绷,他怎么也没想到,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会在此时此刻,于这么关键的节骨眼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但最令齐云峰惊恐的是,对方的出现也就狣代表着赵天豪的蠂到来。

      “赵天豪,ꃍ既然来婯了,怎么不出来一见?难ꍹ道是怕了老子手里的刀,不敢出来攭?”齐云峰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声色俱厉道。

      看着眼前上身满是血渍,强装镇定勇烈却难掩狼狈于恐惧之色的男人,白信突然深刻㦒理解了世事无常的至理,想当初他自信蛮横,犯下重案面不改色,看出自己鬹的杀意仍霸道肆意,现如今却惊慌失色,形如宛如惊弓之鸟。

      白信淡淡道:“赵馆主不在这里,你用不着担心,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齐云峰并不理会他,目光四下打量。

      四周空旷,一览无余,能让人藏身摻的地方只有地下与潺ꢕ潺流淌的河流。

      赵天豪这人极为正派,行事作风向来光明正大,绝不使用小手㦿段,他要是舍得̏脸面挖个洞藏起来,或者躲在水里伏击,那他就不是“一剑横江”了……齐云峰心思电转,确定四周没人埋伏,他松了口气,微微ૺ放松警惕,突然间好奇起来。

      这小子为什么独自挡住自己的路?ꬳ

      他又是怎么知道自猆己Ჩ会在此时此刻路过这里的呢?

      齐云峰眯着眼睛,怪笑道:“说吧,一个人来这里见我是为了什么?总不见的是为了保护为师吧,我的好徒儿。”

      白信摇头道:“别乱占我便宜,咱们两个的关系还没熟到那个份上,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拜你为师了。”

      顿了顿,他盯着齐云峰道:“还记得你那晚说过的话吗?说我学刀有成之后大可以一刀把你劈了,ǯ为顾家人报仇。不好意思,我实在是等不到刀法有成的那一天,所以特地提前过来送你上路!到了下面,记得洗心革面,下辈子做个好人!”

      白信的话说的非常诚恳,非常病的认真,苀但在齐云峰听来却最是刺耳,他那种杀他如呼吸喝水般理所当然的语气,彻底激怒了他。

      “还没入门就想弑师,老子没看错,你小子果然是做恶人的料。䮓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过早露出獠牙。须知养虎者必有杀虎的本事!”

      “老子收你为徒,本还想着造就你,让你代替老子回齐氏,取得齐氏一族得至宝,可惜你让老子太失望了!”齐云峰时间紧迫ս,担心屠仁明随时追上来,说话间杀心已定,“既然你想杀老⎖子,那老子先要你的命!”

      呼!

      呼吸间,齐云峰出刀了鞒。

      他身如猛虎,大刀刀光如练,杀气盈面,蜈蚣刀疤宛如活了般扭动。

      㕷 刹那间,刀光迅疾刚猛,明明没有内力催动,竟然凭空生出一股凶悍狠厉的气势,令得刀光再次暴涨谹,无形无质ڎ的月色好似被搅乱的水流,在刀光四周荡漾波动。

      濤 这一刀斩出,齐云峰只觉某种玄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心境陡然ī间得到提升,内力亦变得更为活泼灵动,好似有了意识一般,顿时大喜,知道这是自己刀法精义更进一步,往宗师之境又迈出坚实赵一步。

      一流高手打通任督二脉ꊯ之后품,内力쥩源源不绝,再往上便要百脉具通,同时打磨内力,直至内力精纯无比,做到心与➯气合,念动气至,如此才能打破窠臼,成为兝武道宗师。

      齐云峰成就一㦲流之境后,一直进境有限,不想经历一番周折后终于于今日有了突破,虽然还没有彻底完成⏥心与气合的成就,可境界已然提升嫜,同侪之中没有相等境界者,对上他先天便要吃亏。

      犴 说时迟那时快,齐云峰的身影瞬间跨越十几米距离,两者之间的距离眨眼间缩短,刀诩光如一轮쪳弯月,当头劈向白信脖颈。

      刀锋还未斩到,先有一股၅凌厉劲风扑面而至。

      铮!

      뗧 一声剑鸣响起,一道如电剑影横空出世。

      当!

      좽刀剑对撞,金属颤音袅袅不绝。

      齐云峰刀势一顿,立即感觉一股远超他预料之外的强大力量从那利剑ﹰ之中涌出,好似排山倒海一般,不但堵住了刀的去势,更把长刀震得歪斜。

      这股力量甚至影响到了他,让켫他的步伐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

      “好大的力气!六合归一的力量比老子预料的还要强!”

      齐云峰诧异于白信力量的强大,只手持剑居然能压制自己手中的大刀,力气真是惊人,不过他毕竟厮杀经验丰富,尽ࣺ管心里诧异,手上的动作并未减缓,脚步向旁边一移,顺势泄去刀上的巨力,长刀一抹,横斩腰身。

      他逩的反应不⻞可说不快,然而比起白信,他还是慢了一个刹那。

      白信䲂深知自己㣦从未与人真正用兵器厮杀过,甚至正儿八经的打斗经验都寥寥无几,一旦让对方掌握主动,那他的胜算就渺茫了。所掙以,他一开始就决定听教员的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以我为主,保持主动。

      所以他挡住齐云峰的第一刀后,범立刻展开进攻。

      一字电剑!

      白信体内血气涌动,长剑横空,带起道道闪电飞奔,气势凶猛慑人。 뱊

      登蒴堂入室境界的剑法造诣,经有数百斤力气的手臂催动,剑速之快赫然达到极其惊人的地鿛步,齐云峰从未见过这等声势惊人的剑法,重伤之下眼力不足,竟是分不出哪一剑是真,哪一剑是假,只得把刀舞成一团,尽力护住周身。

      刀剑密集交锋,对撞出一声声铿锵爆响,齐云峰力气不如白信,一轮交锋下来,手掌酸麻,虎口被震破,而白信气势如虹,越战越勇,一时占尽上风。

      蓦然间,齐云峰突然刀法一变,刚猛霸烈的刀法变得诡䔏谲阴森,㒩几十斤重的刀在他手中宛如灁无物,曲折转变灵活ꋹ如蛇游走,上飞下走,轻巧的穿过长剑织成的闪电网路,以不可思অ议的角度斩向白♗信脖子。

      不愧是一流高手!

      在刚才的交手中,他已经看穿了白信这套剑法的底子,果断换了一套刀法,瞅准白信剑招中的一个空隙,下狠手直斩要害。

      这一刀由刚转柔,宛如游丝走线,⎔是他练刀数十年所得的精粹,瞬间来到白ꭸ信脖子前,下一刻,便要把脖子斩开,看到月陙色下血泉喷涌的绮丽画面。

      忽然,他的目光落到白信的脸上,以他的眼力,清楚的看到少年脸上的每一分表情,那是一种镇定从容的平静,眼神坚定冷淡,仿佛看穿了一切。

      这种表情和ᛟ眼神令他毛骨悚然。

      恍惚䮏中,齐云峰感觉脖间一痛,像是被蚂蚁叮了一下,紧接着耳边风声大作,视野不住地转动,且迅速地向上攀升……퉢

      “出了什么事情?”

      本能的疑惑中,下方的视野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势在必得一刀宛如凝固中停在空中,再不能向前前进一丝一毫,鬜因为执刀的人已经不能再动弹,燚那个熟悉到极点的身影已숐然没了头颅!

      “什……么……”

      他竭尽全力地想要看清鎁楚些是怎么回事,然而意识飞快地模糊碶,失重的下坠感里,他似乎看到፝了一条河流从远方铺展过来敁,浑浊的水里,无数似曾相识的面容影影绰绰的涌过来,张开血盆大口,重重咬下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