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号app

      萧籽术的房间位于东跨院最僻静处。

      一到门口,便有两个伶俐丫头从房里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替二人挑帘子,低低唤了声“大姑娘好、二姑娘好。”

      萧籽术眸子一亮,仔细瞧了瞧,知道她们是老夫人配给自己照料起居的丫鬟,左边这个唤作红袖,右边这个唤作绿萼。

      녠红袖燕瘦,笑起来酒窝很深,绿萼环肥,眼角一颗泪痣十分醒目。

      㒌各有各的风韵,且大抵是一对亲姊妹,眉眼倒生得十分神似。

      萧籽术弯了弯唇,含笑朝閧二人微微颔首,렣丝毫没有端着二姑娘的架子,抬脚进去略略扫视了一圈。

      房间占地的确很广,分里间和外间,归置得也很整洁,妆奁铜镜、书뵫案衣橱纤尘不染䎛,各类日常生活必需品也是一应俱全。

      夜色沉寂,踩在氍毹红地毯上,却是韞一点声响都发不出来。

      嘟嘟从萧籽术怀里探出凍小脑袋,一见到了新家,便挣开萧籽术的臂弯,欢脱地跳了下去,像蟠桃园里的孙愻大圣躜似的,摇着݉尾巴在屋子里蹿来蹿去,兴奋极了。

      萧籽术懒得理睬它,径自步ᨗ入里间,第一眼就看见了一张宽大的桃心木拔步床,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紫牡丹,与那绣花枕的颜色搭配得恰到好处。

      ﻂ 豋 所有窗幔和围帘都是新换的䊀,被褥也垫厚了几层,桌上琉豋璃灯散发着빧柔和的光晕,将屋内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靠东边粉壁下,摆了一只紫罗兰色的漆几,上面搁着一只金猊鼎炉,正袅﶐袅飘散着清幽的檀香。

      萧籽术随意踱步,将屋里的摆设一样样都默记在心里,忽而停在落地窗前,见这玩意儿可以活动,便䗹用手轻轻拨开了,想看一看窗外的情形。

      外面小院子有座人工凿成的荷塘,规模不닦大,㊯但胜在捉清新静谧。

      畦㍦ 뛱 在皎洁月光照射下,清晰可见池水中的荷叶亭亭如盖,一片碧绿之中,偶尔有几朵粉色花㹹苞若隐若现,青蛙叫过一两声,从这刺片荷叶上蹦到那片荷叶上,凸显出了几分生机盎然。

      凉风习习,轻柔地吹拂进来ઞ,白天积压在房里的暑气渐連渐随之消释尽了。

      “这间房⤱可是我特意给妹妹挑的,怎么样?可还满意?”姜白芷从背后走来,一⺦手搭上她的肩头,笑着㷔问道。 ɠ

      “嗯,满휇意!房间挺大,采光又佳,⸓外面⪊景致还好,真真无可挑剔。只是一个人住,显得宽敞空轆荡,〤倒有些太冷清了。”

      萧籽术说的确是实话,这儿的ꃽ环境虽雅致宁静,却总觉得少了一丝人气,似与外界䨅相隔绝。昼更何况,她又是个按捺不住寂寞的性子。

      “你若觉得冷清,要不我再与祖母说说,给你换一间房。”

      姜白뜕芷说完,果然觉得有些冷,紧了紧身上的薄衫,命红袖赶紧把窗子关上了。

      “姐姐,不用麻烦。我就在此住下了。”萧籽术连连摆手,婉拒了姜白芷的好意。

      她本无心,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姜白芷却当了真。

      “那好吧。你且安心⾁住着,若是觉得还缺什么᧎,尽管跟我讲,或者叫红袖去置办。把这当成自஑己家,千万别峞拘⿦束哦。”姜白芷替萧籽术拢了拢鬓角,柔声道。

      “好嘞,籽术省得,姐姐放心吧。”萧籽术乖巧븲应了。姐姐说一句,她繙就点一次头。

      然后又返身至床前,摘下包袱,挨着床沿坐下,将里面的东西倾倒パ在床上。

      她带的东西并不多,当作干粮的馍馍在下山的路上已经与嘟嘟分着吃完了,只偹剩一套딉家常旧衣裳和一张在城门揭下的皇榜。其他的东西都是现成的,要用什么直接吩咐两个丫鬟便是,无需操心。

      绿萼将她的衣裳认真叠好,捧在手里,踌躇了片刻后轻声询问道:“二姑娘,这衣服还要留着么?”

      뺙 话一问出口,下一秒心里就后悔了:ᓿ我真是多余一问,瞧这衣裳又旧又破,主⪊子定是该叫她丢了的。

      哪知萧籽术却莞尔참一笑,道:“挂起쒺来吧,我明|儿还穿呢。”

      먳 呃......绿萼目瞪口呆,讪讪地应了声“欸”便出去拿衣架了。

      “妹妹你也真是,这么旧的衣裳还留㱕着干嘛?过栆两天我陪你上街,给你买过一身新的好不好?”

      姜白芷对于萧籽术的行为十分费解,她却不知,除了噀现在身上穿的这件碎花裙,她这贫苦出身的妹妹只有这唯一一$套衣裳Ⴆ了。賅

      “姐姐不必为我破费了。”萧籽术不以为然地笑笑,拉着她一起坐了퀨,郑重其事地向她解释:“咱们村里人节俭,尤其是在穿这一方面是不比城里人那般讲究的,一件衣服只要不是破得不像话,都能穿好几年舍不得扔呢。”

      놇 姜白芷⧞听得傻愣傻愣的,㉝不禁咋舌道:“我虽听闻你们山里人生活穷苦,吃穿都要节省,但你毕竟是女桹孩怂子,好歹要穿得漂亮点嘛,又要不了几个钱。”

      裰“㉊算了,姐僌姐不懂的。”䉾萧籽术敛眉苦笑一下,摇摇头,情知她素来养尊处优惯䤖了,速不谙乡里人的难处,便不与她争辩。

      텴 萧舗籽术起身,将皇榜平摊在桌面꧹上,用茶杯镇住了边角,视线停留在那奉昶的画像上,悄悄攥紧了拳头。

      桃 既然已经顺利在首辅府住下,便要开始着手办正事了。

      而这头一件事,就是协助官府缉拿奉昶,一则是从他口中盘잨问凌疾的下落,一则是䴓为当年凌神医之死报仇!

      当ς然,她势单力薄,仅凭一己之力,是⯪绝不可能办得到的,因此,她必须先傍上首辅大人的大腿。

      ᡴ只是,她才刚进入首辅府,目前还尚未取得鶉首辅大人的信任,不过,她倒可以先与姜蕙白芷的师父聂茯苓打通关系,因为她与奉昶同样都是嚷江湖人士叼,打探消息的渠道众多,说不定能从她那里打听到关于奉昶的讯息。

      斱暗暗作了如此打算,萧籽术方才缓缓将皇榜卷成圆筒,默不作声地塞进了袖口。

      姜白芷见她把皇榜收起,联想祯到今日她在看皇榜的时候,脸上那一抹比较异常的表情,不禁颇感困惑。

      她心里头最是憋不住话的,便上前脱口一问:“妹妹啊,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今日为何平Ꮤ白无故揭了那皇榜?”

      “自然是为了白花花的十万两雪花忷银啊。”

      萧籽术端起볝一杯杏仁茶,笑吟吟地眯起眼,露出财⚆迷本色,然后咕噜咕噜地将茶一饮而尽,仿佛连杯子里的水也全是银锞子做的,一滴都不能浪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