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播四房开心播四房

      近来,云鹤山庄的生意有些不顺,父女三人一路上都显得十分忧愁。这时,父ꂀ女三人聊起了生意上的事——髟

      “哎,我们生萳意近来很不顺呀。醑现在,好多地方都坎开始乱起来了,货物不仅卖不动,还时常被人洗劫。在外的弟子伤亡也比较大,真是有些烦心。”施万山道。

      ʨ

      “阿爸,你就别太操心了。女儿认猕为我们还是该彸放弃一些地盘。现在天下都乱起来了,江湖上,人人都在浑水摸鱼,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顾得过来。再说了,如果一直亏下去的话,那是个无底洞呀——”施馨卉道。

      㑅“想要放弃,谈何容易呀,我们如果走了,以后还想回去的话,到时就很难了,因为别的帮派肯定会趁虚而入፱,站稳脚跟。

      还有,如果我们都撤离了,那么多弟子,又该如何安置他们呢?还有堹更重要的乇——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名望,还不是因为랙我们生意遍及天下的原因。如果我们瓳收缩地盘,到处都撤离틳了,那我们的名声和威望就会一落千丈。到那时,慢慢地就不会有人来捧场了,我这料个盟主不⪰仅脸上无光,而且縻位置也会岌岌可危。”施万山道。

      킲 “我觉揀得阿爸说得非常对,这迄武林盟主之位,天下有多少人都想得到它呀,说什么也不能丢掉。不过,女儿想说句心里话,我觉得阿爸你没有᠀利用好武林盟主这个权力。如果是我的话,我早就想办法将那些算计过我们的人全部通通杀光,一个都不留,看他们以后还苹有谁敢跟我们勾心斗ퟜ角,还敢在太岁爷上动土。”施月柔道。

      施月柔所言的在太岁爷上动土,主要指的是暗中洗劫山庄生意的那些帮派。

      施万山对施月柔之言,发出了一声苦笑。

      “月柔呀,你怎么就学不到你姐姐那样呢?你姐姐看事情,想问题比你全面、深入多了,雕你遍总是把问题想熵得那么简单。如果你阿爸公报私仇,那何以服众!

      大家之所以信任你阿㶋爸,推举我为武林盟主,除侀了我们家有势力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你阿爸从不徇私枉法,不假公济私,向来都秉公羡而断。如果真按你说的那样去做的话,恐怕你阿爸早就身败名裂,成为众矢之的了鄞。除非——”施万山晓之以理獓道。

      栌 瞽 “除非什么?阿爸。”施月柔好奇追问道。⊹

      “除非你阿爸神功盖世,绝对天下第一。众人摄于淫威之下,或许不敢不从。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是这样視——你阿爸绝对天下第一,然而你阿爸也不是那种性格的人呀。”施万山这番笑言,语气有点调侃쿔味道。

      “听阿爸这么说,那阿爸这个武林盟主头衔岂不是徒有虚名而已謌?既然是个徒有虚名之职,何必成天为整个江湖之事操那么多心。阿爸,你这是费力不讨好呀。惐”施月柔道。

      氹 “月柔呀,你以后慢慢就懂了,有些事讧情不能言明。再说了,世上有几人能超凡脱俗,不为虚名而活呢。”施万山笑道。

      施万山说到“有些事情不能言明”这句话时,对施月柔使了一个眼色。暗示说,褚玉在大家身边䂷,他不能说得太透彻。

      땞 施万山之所以当着褚玉的面,没有避谈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主要原因是他ꫨ平时一般都很蓺忙,难得有机会跟他女儿交流,他想趁此行路的机会,多教教他的女儿,特别是想多教教施月柔的为人处世ᷚ。如果褚玉不在大家旁边的话,他会说得◶更加深入透彻。

      ……

      父女三人正谈得起劲时,忽然,身后有几人快步赶来,大家便停止了交谈。这群来者认出了施万山,而施万山也认出了对方。对方是蓝田帮的少帮主,名叫王涛。

      “啊!原来是施盟主在此,在下有礼了。”王涛故作惊道。

      “王少ƃ帮主不必客气,都好久没见到过你峆父亲了,他现在无恙吧?”施万山道콋。

      “感谢施盟主关心,家父一切都还好。——喔,施盟Ả主,在下有榜一事想跟你禀报,不知施盟主听闻过那个女鬼没有?她好碄恐怖ﶌ啊!我们这次一路走来,听闻了不少关于她吸血残杀女孩之事,而且还亲眼见到了不少女孩的尸体,那些女孩全都被她吸尽了血,死得好凄惨。实在是太恐怖了!”王涛在汇报此事时,显得有点激动。

      “哎,这个四处荼毒生灵、残害无辜的阴阳㢘之患,搞得整个天下人依心惶惶,不知룎何时才能尽快铲훔除啊!——王少帮主,这事,我早已听闻了,౔也早已派懂阴阳术之人ň彻查此事,并让他们顺便将其诛灭。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无人给ᆺ我回话,到底查得怎么样了。”施万山፷显得十分忧心。

      “阿爸,你——”施馨卉插嘴到此,突然想起她父亲上次之言,立即住了嘴。

      几乎在施馨卉住嘴䀐的同时,施万山道罩:“馨卉毭,疻你别说话,听앍王少帮主说。”

      接着,王消涛又开始兴致勃勃、绘声绘色地向施万ꏙ山描述女鬼出没的情形。当然蛘,他讲的那些全都是听来的,自己拉并没有亲眼所见。只不过他所描述的与褚、施二人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情形出入不大。

      “王少帮主,我就不瞒你说了,我这弟子和我这女儿都曾亲眼见儆过那女鬼,而且我女儿还差点被其所杀,最后侥幸逃脱了。——哎!这个妖魔若是不尽快除掉,那世间将会难以有安宁啊——”对方兴致勃勃讲完之后漡,施万山言道。

      ꁋ 王涛一行人听此一言,无不惊得目瞪口呆。

      ᠟ “啊!原来施大小姐还遭遇过那女鬼,这——这——是䋱真的吗?”由䑳于王涛有些不相信,于是才会如此吞吐。

      这时,施馨卉分别望了他父亲和褚玉一眼,然后回话道:“千真万确!我跟他一起亲眼见过那女魔头残杀了一位少女。我当时躲在了暗处,因此才逃过一劫。”␘

      縉 王涛听了施馨卉此番话,虽然再次露出嗓了惊讶之色,但更多的是增添了不少尴尬之色。这时,他在心中对施万山和其女儿不由一番感叹——

      桘 “原来,他比我ࢧ还清楚女鬼之事。刚才,我在讲的时候,他却一直都沉住气,不吱一点声ط,故意看舶我表演。呵呵,难怪他如此厉害,不露自威,城府还真是够深的!——没想到他这两ⳕ个女儿还真如大家所言,比天仙都还美啊!”

      王涛心中片刻感叹之后,便准备告辞了,“原来,䵓施㰓盟主早就知道了女鬼的细节,在下刚才有些激动,还望大家不要笑话我。——喔,施盟主,我们还有点急事,在下就告辞先行一步了。”

      컥 “王少帮主,既然有急事,那就快去吧。”

      对方跟施万山行了一个礼,便带着人马,迅速离去了。

      对方离去之后,施月柔迫不及待开口道醬:“阿爸,我刚才又差点没有忍住,想♖质问那小子了。去年,我们有几车货物,肯定是被他们家洗劫的,好多小道消息都是这样说的。这些人髫一个个都对你阳奉阴违,真是气死人了!还有,跟他老子刎颈之交的那个箦泥鳅帮帮主,也不是个好东西。”

      “怎么,小道消息你也相信?还有很多传言说,你阿爸我也在到处干坏事呢。——月柔呀,你以后要管住自己的嘴,不要一冲动,什么ៜ都说出来。不过,你今天大有进步。”施万山回道。

      “难道吴中天洗劫我们,这也是假的吗!这可是——褚玉他们亲眼所见呀——”施月柔激动反驳道。

      鞱施月柔这掆番反驳之言,让施万山突然发火,“月柔,你给我闭嘴!我再次提醒大家,此事,不准宣扬出去。”

      施万山之所以突然冒火了,ⷠ是因ᾌ为施月柔说的那些事刺激艣了他。施万山心知施月柔讲的全都是实话,而且也认为那些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只是由于没有证据,无法惩戒对方,因此他内心其实也十分窝火。再加上,近来生意每况愈下,每天都入不敷出,于是一受吴中天洗劫自己之事的刺激,便没有忍住心中的火气,对自己女儿发泄了出来。

      施月柔见其父亲对自己发火,큈并没有感到很难过,因为她父亲是她心中的偶像,她内心一筱直都认为他父亲之言基本全都是对的,只是她性格死如此,控制不住自硼己的嘴巴罢了。

      兛施万山发完火之后,随即又道:“馨卉,你带뉤着妹妹和褚玉先回山庄去,阿爸要去几个分部巡查一番,看看他们的经营状况如何。”

      큇 施万山突然要去콆巡查,她两姐妹都不感到特别意外,因为近来山庄生意不顺,还时常遭人暗中洗劫。她姐妹俩估计自己父亲是因放心不下,才临时起意前去巡查。듛

      随后,施万山便与大家分道扬镳。他们三人则继续往山庄返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