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q2视频平台官方

      那个将᪢林选打昏然后带到这里的女人,见林选朝她澎走来,也ጢ没闪躲,闭着眼睛就坐在了椅子上。

      “说说吧,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又是谁?”林选倒也不急不气,涸语态平和。

      “叫我流云吧。你挺厉害的,能告诉我你的天赋是什么吗?”女人眼睛都没睁开。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林选说道。

      “你能单独一人活过这三天,说明你的天赋一定比很多人都要强,真是幸运。放心吧,只要你有利用价值,在这里你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也不会遭罪。”

      “我让你回答我的问题!”林选的语气逐渐冰冷。

      “三天前,灾变世界降临,太突然了。我被随机分配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面对数不清的食尸鬼,我难以抵抗귻,眼看着就要死了。”

      “这个时候,有人救了我。他告诉我,他要打造一ꯇ个庇护所,뭛要帮助所有在灾变世界里无法活下去的人,栠要给他们챒提供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

      “他的确是救了我,否则我早就死了。那个时候,我无条件地信任他,就像是溺水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跟着他,我活了下来。他带着我在【惊蛰之剑】地区四处寻找需要保护的人类,三龢天的时间里,我们找到了也救下了不下30个人。”

      “就这样,我们30个人组成了一只团队。本以为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对抗食尸鬼,以后大家彼此依靠,可以在这个灾变世界里活下去。”

      隦 “但是,当人多起来之后,恶魔的面容就藏不住了。他控制了我们所有人,利用我们的信任,偷偷地给我们的食物里放入了一种药剂。”

      휦 “这种药剂存在我⽥们每个人的体内,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让这种药剂发挥作用,然后结束我们的生命。”流云缓缓说道。

      这段话,信息量不大,但却让林选觉得有些惊悚。

      “她想干什么?”林选眉头一皱。现在他还认为流云说的那个人,是那个叫做奢女王的女人,其实不是。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他想利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控制别人,利用灾变世界的残酷来拉拢别人,再用这种药剂限制住他们,以此来达到自己某种目的。”

      “我认为ꡦ,他是想在这个新的灾变世界里,浀网罗天下势力,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帝国。毕竟,现在这个世界,是无规则无秩序的乱世不是吗?”流云回答。

      “帝国?难怪叫做女王。”林选明白了“女王”二字的含义。

      流云的这番话,让林选想起了灾变之初,系统给出的鎡生存规则的第五条里的一句话。

      【你的敌人不止是那些无情冰冷的灾变生物】

      这句话,开始兑现了。

      流云口中的那个人,想要利用一种可以致死的药剂控制其他人,以此来壮大自己的势力,当捀有了一定的势力之后,就有了权力,有了权力,就有资本制造出规则。

      正如流云所说,在这个暂时无规则无秩序的乱世之中,总有人会称王称霸。

      人类一定会团结起来的,会形成联盟,但联盟绝对不止一个。

      有的人会带领全人类度过这场浩劫,那是值得歌颂的领袖,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总会有一部分小人,假借正义之名,做着苟且之事。

      用肮脏卑乕贱的手段,企图登上至高的宝座。

      “你给我也吃了这种药剂对不对禆?”林选问道。

      “是。那是食尸鬼药剂,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药剂在你体内已经生效,现在你应该会感觉到体内有一䮾股火热的气息在窜动,让你浑身如同火烧一般难受。”流云点头。

      火热的气息?难受?

      林选一点感觉都没有。

      “食尸鬼药剂么?这种药剂是不是用食尸鬼身上掉落的材料制作的?”林选不动声色地问道。

      “不知道,或许吧。这重要吗?”流云问道。

      当然重要了。

      ᠞ 林选有限量称号【食尸鬼的克星】,有这个称号存在,林选可以免疫一切食尸ꝕ鬼带来的负面影响。

      如果这个药剂是用食尸鬼身上的材料制作的,那么理论上来说,林选可以免受这个药剂的影响。

      这就是他现在为什么根本感受不到药剂对他身体带来影响的原因。

      “不重要,随便问问而已。”林选敷衍地回答。

      同时,他开始尝试着与自己的防御塔进㱂行联系。

      【当前位置距离防御塔过䡪远,无法操控防御塔】

      系统提示。

      “卧槽,无法操控?”林选愣住了。

      他还想䰬着召唤出亡灵大军直接过来给这里一窝端了鳄呢。

      “这里距离我所在的那个小镇有多远?在什么方位?”林选问。

      “南边,5公里样子吧。你难道还想跑么?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别找死。”流云警告道。

      5ꬺ公里?

      林选手里射程最远的防御塔就是【狙击枪】,最大射程为3公里,如果林㐬选能够出现在【狙㺙击枪】的攻击范围内的话,那么他是可以操控【狙击枪】⌧的。

      “吃饭时间到了,_都出来!”门外,响起了一道男人的喊声。

      銄 㿴林选扫了一眼系统时间,已经是傍晚6点。

      “出去,到饭点了。”守在门口那个高大的男人嚷嚷一᏿句。

      “我不饿。”流云又闭上了眼睛。

      “随便你。你们两个,特别是你,跟我来。”男人指着林选。

      这回林选没跟他杠,跟着这个男人就离开了房间,他要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环境。

      出了门,林选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一栋在山区里废弃的破旧三层楼房,每一层楼都有好几间房子,此刻,待在房间里的人陆陆续续地都出来了。 

      大家都在一楼的一个尚未装修好的毛坯房里集合。

      细细一数,⚿总共33个人,男的居多,那个叫做奢女王的女人没在。

      ꀜ“站锂好!”一个刀疤男大吼一声。ᖟ

      众人默默地排成了三排,林选站在第一排。

      没人说话,但林选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毛坯房的门口,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大概一分钟左右吧,一道沉重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长发,很瘦很高,脸颊削瘦无肉,有一对阴柔细长的双眼,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鞋。

      这个男人用一块手帕捂着自己的嘴,一边走一边小声地咳嗽。

      “都来了?”男人瞥了一眼众人。

      “有几个说不饿。”

      “那就开饭吧,大家辛苦一天了,챻该好好吃一顿。”男G人用力地咳嗽两声,移开手帕,露出微笑。

      这种笑容,看起来十分古ꥹ怪。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这个人的面相太过于阴柔,笑起来就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像是一条潜藏在暗处的毒蛇一样。

      刀疤男开始ৈ给每个人发放晚餐,挨个发。

      给的食物就是林选这几天吃的那些,就是食尸鬼啃过的肉干以及几瓶浑浊的水。

      那肉干十分难吃,据系统的介绍说那是兔肉,但肉被食尸鬼啃过,已经变质,虽然无毒可以果腹,但难以下咽。

      뛸 不过这些人在拿到肉干的时候,一个个就像是饿昏了头一样猛啃。

      “这个人没见过,新来的?”刀疤男走到林选这里的时候,瞧林选面生,便问道。

      “对,流云带回来的。”

      “那没你的份儿!”刀疤男冷哼一声,跳过林选就给下一个人发食物。

      林选心想:“老子背䃠包里多得是퀮,谁他妈稀罕!”

      就在这时,那个金丝眼임镜男说话了。

      “等一下。”

      “老大,这个人是新来的,按规矩,得饿一天。”刀疤男说道。

      听到“老大”这个称呼,林选倒是有些迷糊了。

      这里的老大,不是那个奢女王?

      粋难道ᬽ她是老大的女人?

      “嗯,规矩是得遵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规矩,既然是新来的,露两手吧。”金丝眼睛男看着林选。

      “你是哪位?”林选直视眼镜男。

      “我?咳咳,流云没给你说吗?我是庇护所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黑灵。”眼镜男回答。

      “怎么跟老大说话的?新来的,果然是不懂规矩啊,得聩敲打敲打!”刀疤男嘿嘿⧥一笑덇。

      “老大,这小子拽得很,问什么不说什么,还想跑呢。”那个跟林选在房间里打嘴炮的高大的男人趁机出賷来打小报告。

      “正常的,第一次来到这个大家庭的人,对᧯所有人都是陌詊生的,有点脾气也没什么问题。嗯?黑熊,你的脸怎么了?”黑灵注意到了那个叫做黑熊的男人的脸上有两道清晰的巴掌印。

      左右脸各一个,红肿的五指印一点都没消退。

      ᳩ “老大,是那个姓奢的女人打的,我看这小子要逃,就拦着他踢了他一脚,ፚ结果那个姓奢的女人说我没经过她的允许不诘能打他,就给了我两个耳光。”黑熊委屈巴巴。

      “噢,这个人是她要的是吧?那好,给她吧。不过,人可以给,但规矩还是得过一遍,新来的,你有什么本事得露两Ⓚ手出来。”黑灵盯着林选。

      林选沉默着没出声,他在思考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实话实说那肯定不行,这帮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林选不会把自己的天赋告诉他们的。

      那怎么说谎呢?

      因为这是一个灾变世界,每个人都鄴有自己的天赋,这天赋说白了就是异能,每个人都有。

      在这个事情上要说谎的话,难度可太高了。

      编一个异能出来?那也得会啊。

      异鈂能这种事情,可不是张嘴就能来的。

      “不说?咳咳,那是得敲打敲打了。”黑灵语态平淡,又拿出手帕干咳几声。

      这话音刚落,那꯶个站在林选身边的刀疤男突然就抬手一拳朝着瀞林选的脸打来!

      林选早有防范,迅速低头躲过。

      躲过这一拳之后,林选立刻就嚼发现不对劲了。

      他动不了了!

      浑身上下似乎被一股陌生的力量给操控了,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咚!”刀疤男下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林选的腹部。

      腹部顿时就传来ᒲ了一股剧痛,但林选居然连哼一声都做不到,不仅不能动,连话都说不了,整个人已经被控死了!

      “最简单的空间操控术都臸破解不了么?咳咳,真是令人失望啊。”黑灵摇了摇头。

      “老大,咋办?”

      퇺 巑 “扔一边吧,别影响了大家的食欲。他既然是奢小姐要的人,那就交给她处理吧。”

      “好咧。”

      刀疤男抓住林选的胳膊,用力一扔,将林选扔到房间的角落里。

      “砰!”从空中硬生生地跌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林选感觉自己的骨头似乎都要被摔断了。

      扑了一脸的灰尘,身上的禁锢之力依然没有消失。

      毫无疑Ģ问,这是一种天赋能力,一种可以可以操控别人使别人无法动弹虸的异能。

      那个黑灵说这个叫做空间操控术,这是他的天赋吗?

      这里的33个人,他们的天赋又分别是什么?他们都听命于这个叫做黑灵的男人,林选瞬间觉得自己想要从这里逃出去,难于登天。

      现在的局面很显然,这里的人都被这个黑灵用药剂给控嵻制了,黑灵就如同是一个传销组织的头目,控制了所有人为他卖命,并且还会勾引拐骗其他人加入进来以壮大他的实力。

      林选就是被打昏带进来的人之一。疬

      单单一个药剂也许无法控制这些人㨙,但他们确实是被黑灵控制了,那只能说明这个黑灵不仅拥有药剂,而且他的实力也是很强的,强大到这里的人根本无法反抗。

      “都吃完,不准藏也不准给其他人!吃饱了,晚上还得出去活动活动呢。”刀疤男嘴里嚼着肉干,大笑着看着这群乖乖进食的人群。

      这些人的背包里,应该是空无一物的。

      在灾变世界里,如果击杀食尸鬼,那么食尸鬼掉落的东西会自动进入击杀者的背包里,其他人是无法抢夺的,因为背包只能自己查看,别人看不了也拿不了里面的东西。

      魗但如果徇组队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毕竟是个游戏世界,有组队的功能存在,一旦组队,那么击杀共享ᥛ,灾变生物的掉落뮬就变成团队共享状态,要由团队里的人来分配。

      黑灵控制了꛽这些嘽人,现在他能做的,或者说他的目的,就是要这些人为他卖命,让他们出去击杀食尸鬼,然后黑灵会把这些击杀掉落的资볡源统统揽入自己的兜里。

      一定是组队状态,然后黑灵来分配这些掉落的资源,他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

      林⁐选还注意到了,这里的人,不是每个人都有食物的,有的人没有。

      这些没有食物的人,应该是没完成黑灵给他们的任务吧,那只能饿着傛。

       黑灵以及那个叫做奢女王的女人都在问林选的天赋是什么,他们就是想知道林选到底能够为他们做什么,林选的利用价值有홨多大。

      如果林选的天赋很差,觤那么林选一定会像这些没有饭吃的人一样,过得很惨。 橪

      什么世道?

      灾变世界才刚刚开始三天啊,人类共同的敌人不应该是入侵生物吗ﵩ?晣可这里,已经出现了一股黑暗的势力。

      利用自己的强大来釭控制别人,颀来压榨别人。

      有的人还在生死之间挣扎,但有的人,却已经打算利用这弱肉强食的规则,来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帝国䛯。

      每个人都有天赋,那么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眼里,那每个人都有利用的䒿价值。

      在世界交流平台上,黑灵还开了一个叫做【惊蛰之剑庇护所홽】的贴子,说是自己已经在【惊蛰之剑】地区开了一个庇护所,欢迎所有在该地区的人加入进来,共同生存,共同抵抗入侵生物。

      ㄱ贴子下,已经有上万条回复了,基本上都说想过来加入,大家联手抗敌。

      没人想到这会是一个坑,毕竟在大家都共同面对同一个敌人的时候,谁会对自己人下手呢?

      说实话,如果流云没뮪有把林选带进来,那么这个꜂叫做黑灵的家伙,也许还真能依靠这肮脏的手段集结一먂大批人,然ꗨ后创造出一股属于自己的势力。

      称王称霸,只是时间问题。

      但可惜,他千不该万不该把林选招来。

      黑灵帝国,注定胎死腹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