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色

      枵 而此时的夜映阳忍睩不住在心里面叹了口气,陆朝阳和刘墩的状ᕍ况让夜映阳凙的㐚心境有了极大的变化,他有些自责,如果自⍖己一上来就是用星元之力那陆大哥和小㜵墩是不迶是就不用受伤了?!

      属于他的星元在他身体内ꘋ奔涌流动,如澎湃的浪潮遍布全身,一层肉眼不可见的微光浮现在夜映阳身体⑲表面。对面的ꍿ人只觉微风拂过,而高台⥳上⾎的人则ἒ集体猛然转头不可思议地盯着夜映阳。

      终于큭要用了吗!夜菁忍不住有些激动。

      夜映阳收起手中的小盾,直接缓步走向自己栌对面的对手。

      那人一看㼼夜映阳动了虽然很奇怪为什么夜映阳要收起他那唯一能够挡住自己攻击的盾牌,但还是第一时间星元劲风直接推出攻向夜映阳。 ⴱ

      这一次夜映阳起身跃起躲避攻击,任对手如何改变方向或是多人合击却始终无法碰到夜映阳分毫! ꩇ

      虚幻了一般的身影在攻击之中闪躲腾눷挪,如信步游园一般自如☕的在合击的间隙中游走。 ਲ਼

      看着越来越近的夜映阳他螴们慌了!为什么?之前还一直被压制着的夜映阳怎么突然变的不一样了。

      夜映阳几乎是瞬息间就来到他们中间,两脚一踢打断了他们的联合,抓住其中一人的手,向ꠂ着自己这边一拉,另一手点在他的丹田处,强势的星元之力涌入直接䵳将对手的星元之力截断。提着他一甩撞在另一个刚反应过来的人身上,自己则转身直冲冲撞在第三个人身上,那人只觉被流星砸中一般,身体一麻整个馝人直接昏了过去。

      他的身体被撞得如䫴炮弹般飞起。正与方圆缠斗的毕十知道自己上当后,一直在努力的摆脱方圆,他知道不能继续下去不然自己的星元迟早要被耗完,要不是方圆忌惮自己的武技恐怕自己早就被解决了。正想着呢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呼啸声传来,才刚一回头一个什么东西就带着无可匹敌的巨力撞在自己身上,自己➇被带着直接飞出,Գ任自己怎么挣扎都毫无用处!

      等到停下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撞到了场外,而撞在自己身上的竟是自己的队友!他整▍个人瞬间蒙了,自己就这么被淘汰了?

      方圆发现自己的对手突然被撞出场外淘汰了,虽然不知道发生的什么事但也知道肯定是队友所为,立刻回到夜映阳这边。

      三人将对手两人围在了中间튆!

      那两人看着围住自己的三人瞮,一个夜境中,一个星级,一个近身无敌连忙示意裁判直接就认输了。

      “陆大哥、小墩你们没事吧。”夜映阳回到陆惐朝阳身边扶起陆朝阳问道。

      “我好多了,没事。这事都怪我,你明明已经再三叮嘱了我还是疏忽大意只顾着毕十他们忘了还有另外三个,毼还连累了小墩。”陆朝阳自责的说道。

      蟋 “没有没有,要不是陆大哥你护着我忌,我现在最少也籨要脱层皮,老实说我也忽视了这三个阴险的家伙。”刘墩道。

      “这也不能怪你们,他们之前一直摆出中立两不相帮的态势太具迷惑性,也容易让人忽视。”夜ឰ映阳安慰道。

      “还好有惊无险,我们最终还是赢了!”陆朝阳笑着说道。

      “是啊我们赢了!”所有人一齐说道。

      那主持的长老飘身下台,别有深意的看了夜映阳一眼,随后朗声宣布道:“龙门大会,竞选比试结束쌵,获胜入围者:陆朝阳、夜映阳、方圆、刘墩、龙瑾!”

      原本应该有的掌声和欢呼此时却静的诡异。任谁都看得出最后夜映阳的变化。

      䒋柱台上的李青峰眼睛一亮,时机到了!

      “我ߗ反对!夜映阳作弊,这些戨年的龙门大会他一直避而不出,这一次虽然出现却在最后明目张胆的作弊,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他最后实力明显突䃠然提升了许多,不然他的对手也不会输!”李青峰高声说道。

      底下立刻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对,夜映阳不能入内门,不仅不能入还应将他赶出阴阳阁,这种品行不端之人不能留挎在阴阳阁!”早瀰就约好的苟透立刻在人群中高声附和道。

      “对,不能让他进内门…”

      “将他驱逐出阴阳阁……”

      苟透暗中布置的人也纷纷高声附和起来。一瞬间舆论的导向开始在他们的带动下转向。

      底下的议论声更盛。

      高台之上阳阁主看着议论纷纷的众人,笑着对身旁的一位长老道:“李长老,你的这位儿子倒是厉害,一句话便引得䕱众多弟子景㳪从,在年轻一覎辈的弟子中号召力業倒是不错。”

      那长섈老在众长老中显得极为年轻,一头黑色浓密的给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的脸庞显得很威严。

      听了阁主的话立刻抱拳道:“阁主恕罪,是在下御子不严!”

      李道正心中此时也是满心错愕和后悔。错愕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会跟夜映阳作对而且是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跟夜映阳作对。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答应让儿子做这守关人。本只是想让他多些阅历,可是谁知道他会搞这么个幺蛾子。

      在夜映阳提첃出的理论有极㛋大的可能成立之际,许多原本对于夜映阳有⩦异议的长老都偃旗息鼓了。而现在夜映阳还展示出可能的不俗实力……

      自己佤的儿子现在跳緗出来釈搞事情还引得许多弟子都有了异议,把事情搞大了,这要是处理不好那麻烦可就大了。毕竟夜映ﲯ阳身后可ധ还站着一个自己也惹不起的夜菁。

      虽然听着阁主是在夸自己㡦的儿子,可他心里却是难受的很,欲哭无泪。

      텸 这不是坑爹嘛!

      “这说的哪里话?这是好事!不过现在下面的情况我们还是得下去一趟。夜师妹、众位长老一起吧。캄”阳阁主笑着说道。

      说罢率先踏空而出,落向比试场。䃊高台上其他人也纷纷紧随其后落在比试场上。

      随着这些大佬的到场,纷扰的议论声渐渐平息。

      迕 阳阁主뤪等众人都平息了之后才道:“各位的意见我都听见了,但并不能说比试的结果就不做数了。”

      ㄛ “阁主ࢽ,我们没有说不作数了,其他人都有那个实力和资格但是这个夜映阳不行!其他人至少也是夜境中级,他连夜境都不是,他凭什么?!”李青峰回道。其他人一下面临这么多长老和阁主说话或许会发怵不敢应答,但李青峰不怕,他爹就是长老,阁主也是时常得见所以他丝毫不怵。

      蹉 说完李青峰正为自己刚才自认不卑不亢地回答而得᡼意,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正黑着脸给他使眼色的爹ᙟ!

      “哦,那青峰你以为如何뱛才算有资格曒,怎样夜映阳才能入得内门?”阳阁主语气温和,完全听不出他的态度。

      “很简单,他只要能够挑彌战我们中任意一人成功便算得上是有资格!”李青峰得意的道。

      能够攍在这么多内外门的弟子面前被阁主叫出名寲字他很是得意。看到没?我是能够让阁主记住的人荶?

      쟇 䈊“岂有此理!要是能挑战夜映阳一开௟始便直接选择了,自认不能够挑战才选择淘汰晋级。你现在让他挑战,哪有这样的道理!”夜泰华刚想说话却被黄峥抢了先。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上个对他胃口的小弟子,岂能让他因为别人的一两句闲言碎语坏了前程!

      䴹 “黄长老以为该如何?”阳阁主同样不置可否的问❂道。

      “该䲇晋级晋级,哪还需要那么麻烦!。”黄峥毫不客气的道。

      不等阳阁主说话立刻就又有一位长老站襑出来小声地说道:“阁主三思,现在已然ї引起众弟子哗然,直接晋级入内门怕是不好交代!”

      “嗯,荆长老考虑周到。”阳阁主点了点头道。 ꭴ

      “嗯嗯嗯,说了这么多,你倒是说出个一二三来啊,你们先是问过当事人的意见了吗?还有李道正你倒是生个好戸儿子焰啊!”一直没有没有㖻说话的夜菁此时横眉冷对地哼道。蚳

      强大的飦气势散ힰ发而出,首当其冲当然是긥阳阁主、荆长老和李道正。其他人忍不住暗暗流了冷汗。

      这些家伙对于夜映阳的事评头论足却丝毫没有征询一下夜映阳的意见,这让一直把夜映阳当儿子看待的潥夜菁很是蹖不爽!

      鎻李道正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不禁想起了当初他们一起求学问道时被身为他和阳阁主共同师妹的夜菁所支配的恐怖日子。

      “是是是,夜师妹说的是!还是得征询一下当事人的意见。”见夜菁发威明朗立刻陪笑着说道。那模样哪还有之前堂堂阳阁主的威严,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当然这都是私下的,⊁以他们的实力下面的弟子也看不到听不到。

      当他回过身面对夜映阳的时候又是一~脸威严酣又不失温和的样子,哪有之前那一脸陪ဧ笑的滑稽模样。

      “夜鎅映阳,不知你有什么想法?”阳阁主道。

      “他们说什么是他们的呹自由,但是对于污蔑我的,我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所以……”

      “……圄我要挑战内门弟子!我要挑战他!”夜映阳指着李青峰说道,铿锵之声回荡。初显实力的他在此拉开崛起徽的帷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