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研习社避孕套

      可怜的巴尔萨泽要被献祭了。

      而在另外一边,纽约,流浪汉聚集地的一处桥洞。

      刀锋战士正在包扎伤口。

      这个桥洞,是他这几天在纽约的落脚点。

      尽管很痛,可是他依旧面无表情,像是一个面瘫。

      刀锋战士,这个著名的吸血鬼猎人是半吸血鬼。

      他的母亲在快要生他的时候,被吸血鬼咬了。

      生下来他的时候,他就成为了半人半吸血鬼,也因为血统的原因,他变得异于常人。

      他有超越普通人的速度,耐力,力量,也失去了吸血鬼的一些致命缺陷,例如怕银,大蒜,紫外线等等。

      因为出生的缘故,他憎恨吸血鬼,在仇恨的驱使之下,他成为了一个吸血鬼猎人。

      他来纽约,也是因为黑暗崛起。

      吸血鬼作为黑暗魔法侧的一员,在黑暗崛起之中受到了极大的好处。

      他们开始分外的活跃。

      古老的沉睡者从棺材里醒来。

      更重要的是,吸血鬼之中沉睡的一位始祖德古拉,几个月前苏醒,据说来到了纽约。

      至于在纽约哪里,刀锋战士正在寻找。

      今晚突袭午夜酒吧,是他接到线报,德古拉有可能在午夜酒吧。

      谁知道这一次他被晃了。

      消息是假的,他不但没有干掉德古拉,就连自己都差点赔进去。

      他撕开了衣服,在他的身上,黑魔法像是一条黑蛇在他的身上缠绕。

      巫毒术士的诅咒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

      要是普通人,可以使用圣水,圣盐驱除,问题是他是吸血鬼。

      他接触了圣物,只会死的比这些诅咒都快。

      “你还好吧?”

      在他身边,他的伙伴兼老师惠斯勒大师正在思考方法,解除他的诅咒。

      “没事。”

      刀锋战士简短的说道,他咬住了牙齿,看着惠斯勒大师进行魔法的尝试,可惜,每一样尝试都失败了。

      那些黑蛇不断的朝着他的心脏袭击,腐烂他的身躯,污秽他的灵魂。

      他的死亡,是迟早的事情。

      ……

      还是纽约,法拉盛。

      赵宋一路无碍的将巴尔萨泽带回了家,屋子里面因为着急来回踱步的小约翰看到宗师回来,兴奋无比。

      “宗师,您回来了。”

      他上前,帮助赵宋将巴尔萨泽放下来,这个倒霉的家伙现在被折磨的欲生欲死,贪嗔痴三鬼在他的身体之中变得越发壮大。

      不消多少时候,估计他体内的六个贪嗔痴就会越发的壮大,直到孕育而出。

      到时候,巴尔萨泽就会化作一个空壳子。

      在他的身体里面,会孕育出来六尊大鬼。

      不过可惜了,这皮囊不能便宜了贪嗔痴,他拿出来一张符箓,将这六只鬼收了进去。

      贪嗔痴三鬼的本尊不在此处。

      他利用符箓,借用的不过是其一丝力量罢了。

      这吸收了大半恶魔力量的符箓,和其余的符箓看起来就不一样,上面的符文就好似是活了。

      如若游动的蝌蚪。

      赵宋将其收起来,把半死不活的巴尔萨泽放在了金母元君面前。

      这就是祭祀。

      香火的人数,会得到金母元君的宝箱奖励,祭祀这位元君,会得到好感度。

      虽然不知道好感度有什么用。

      但是有了总比没有好,俗话说得好,有枣没枣三杆子看看。

      惠而不费的事情,赵宋做了也不亏。

      他将巴尔萨泽放在了地上,小约翰拿来了大锤子。

      赵宋找到了手臂粗细的钉子,小约翰用大锤,钉子,钉住了这个恶魔!

      巴尔萨泽没有痛呼,他只是盯着赵宋,发出了恶毒的诅咒。

      “愚蠢的人类,你会受到地狱之火的灼烧的,我要亲眼看着你这个卑鄙的,恶心的家伙,在地狱里面痛不欲生!

      你的哀鸣,是我最喜欢的歌唱!

      我,不过是地狱的车前卒而已,魔王的大军已经降临,你等待着来自于地狱的惩戒吧,杂种!”

      他恶毒的诅咒着,脸上的表情狰狞又变态。

      恶魔不害怕死亡。

      恶魔在人间是死不了的。

      对于他来说,死亡不过是回家而已。

      回到地狱,他会受到主人的惩罚。

      可是同样,这个可恶的人类,一定会遭受到最可怕的报复!

      “你等着吧,你等着更强的恶魔从地狱里面爬出来,带给你无尽的折磨,你,还有你,还有你的道馆,都会在地狱火焰之中化作灰烬。

      全部,无一例外!”

      他恶狠狠的喊道。

      赵宋没有什么表情,他从柜子里面找到了两个铜炉,其中一个点上通天香,另外一个放在了脚下。

      对于巴尔萨泽的诅咒,小约翰一点都不害怕,他摩拳擦掌,看着宗师悬臂急书,最后将自己的个人印章拓在了香表上!

      这是祭祀的必要之处,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火,又点燃了这香表,二者化作青烟,落在了神像之上。

      小约翰敬畏的地下头,跪在地上。

      赵宋则是双手合拢,微微低头。

      说起来奇怪,赵宋的屋子不小。

      这一张香表和香火也没有多大的烟,可是奇怪的是,就是这些烟直接笼罩了整个屋子里面。

      最开始的通天香快速的消逝,两道青烟化作了小龙,钻进了神像的鼻子里面。

      一种奇异的香味降临在了这里。

      赵宋嗅到过这个味道。

      这是金母元君降临的味道。

      是不是以为金母元君,带了金母两个字,她就必定七老八十?

      不,金母元君是一个诱人少女,家庭贫困,衣衫褴褛。

      她从浓雾之中走出来。

      赵宋没有抬头。

      但是他看到巴尔萨泽惊恐的张大了嘴巴,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威胁,就被一只纤纤玉手抓住了下巴!

      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血肉,不消片刻,巴尔萨泽就变成了一张人皮。

      他的一切血肉精华,恶魔气息,都被金母元君吸收掉了。

      紧接着,一只手点在了赵宋的脑袋上。

      “你真是有心了,食物很美味,奴家很喜欢。”

      赵宋没有什么表情,一位元君自称奴家就离谱!

      这神灵果然就不靠谱!

      伴随着金母元君说话,赵宋就看到了自己和神灵的好感度到了百分之二!

      一个历史性的进步。

      金母元君的那一点也不是白点的,赵宋没有猜错,好感度不是白给的,这边好感度上升,那边金母元君就给他一件法器的炼制方法!

      赵宋的眼睛一亮。

      这件法器,简直就是为了他量身定制!

      按照这炼制方法炼制,他很快就会有自保之力,别说是枪弹,就是一般的街头英雄都不是他的对手。

      要是它稍微发展一下,就算是面对机甲,他都可以尝试一战!

      “招魂珠”。

      将赏赐给了赵宋,金母元君消失不见,这雾气也就消散了。

      赵宋站了起来,地上的巴尔萨泽彻底成了药渣,他以为他还可以回去地狱,实际上,宇宙之中已经彻底没有了他的踪迹!

      他已经彻底不见了,成为了金母元君食物!

      就在他死之后。

      曼哈顿岛上,一座大厦之中。

      一扇大门轰然炸裂,一个可怜的,被绑架过来的拉丁裔女人,在一阵诡异的仪式之中睁开了眼睛!

      地狱之火,熊熊燃烧,将周围的那些负责祭祀的黑巫师全部都吞噬干净。

      那些人化作了灵魂没入了这女人的嘴巴里面。

      “我终于出来了!”

      她伸手摸着大厦的玻璃,贪婪的看着外面的神色,整个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巴尔萨泽那个废物呢?为什么她不在这里?”

      她癫狂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大厦咆哮道。

      随即,她来到了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舔了舔嘴唇说道:“看起来可真是好吃的!”

      恶魔的情绪,没有连贯,她每一秒钟的情绪都在变化。

      在她的脚下,地狱之火像是蛇舌一样蔓延,将触碰到的所有活物都焚烧干净,化作了纯净的灵魂落在了她的嘴巴里面。

      在这座大厦的不远之处,本来打算前来驱魔的康斯坦丁看着着火的大厦,骂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认出来了那大厦里面有什么。

      他可不想要自寻死路。

      地狱恶魔,七罪宗之一,暴食。

      他是来驱魔的,不是来送死的!

      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召唤出七罪宗的分身,这简直是一场灾难!

      他们难道不知道,暴食出现之后,就连召唤者都会吞掉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