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道高清关

      这次调查的结果被呈了上去,特提斯的小队得到了亲自面见达克罗领主的机会,当面呈述调查结果。

      露西娜回绝了这次机会,精灵似乎都不太擅长和人类打交道,所以她请假照顾那头狼去了。

      而吴林生还要继续照顾他刚刚起步的报社生意。毕竟以后还要做大做强,只是偶尔发一次官方布告也太尴尬了。

      好在他不在的时候艾希娜尔也没闲着,时间全部用来炒菜和印纸了。

      “老师,你回来了!”吴林生推开门的时候,艾希娜尔正在抓着异界版上校鸡块大快朵颐,满嘴流油,看来艾希娜尔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可以作为早餐的小食。

      “你为什么不用纸包着吃?”吴林生看到艾希娜尔一手油脱口而出。

      “额...因为想到可能您回来之后可能还要印报纸,所以都没用过呢。”

      “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算了,给我来一个。”吴林生伸手接过艾希娜尔递过来的炸鸡,“对了,这是你自己炸的?”

      艾希娜尔点点头,一脸兴奋地看着吴林生,之前吴林生为了省油都是一滴一滴地操控滚油的,艾希娜尔能自己炸鸡块就证明她的法术学习也没有落后。

      “厉害啊,我才出去一天诶!”吴林生狠狠地撕了一口鸡肉,虽然不如前世的开封菜好吃,但味道也不差。

      “对了老师,这次出去有没有什么,大场面?”

      “大场面?我想想啊...”吴林生砸吧砸吧嘴,讲故事不是他的强项,不过他还是绘声绘色地讲了巨狼是怎么袭击人类的,特提斯的小队是怎么作战,还有那个牛逼轰轰的阿德罗斯。

      “真的,当时看着阿德罗斯那么横,我都差点笑出声来,井底之蛙一只罢了。”

      讲到激动处,吴林生开始手舞足蹈起来,着重突出自己那一剑是如何的惊天动地,让人震撼。艾希娜尔本来就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被吴林生一忽悠满眼直放小星星。

      故事刚刚讲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吴林生很不情愿地放下手里还没吃完的炸鸡,艾希娜尔时间稍微炸久了点,不过还是怪好吃的。

      一开门,就看到朱尔那张宽厚的大脸,不过没穿盔甲,只有一身绷得紧的便服。

      “嚯,朱尔哥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吴林生脑子里飞速运转要不要把这个家伙留下来吃饭,毕竟这块头看着饭量可不小。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特提斯想找你。”朱尔侧开身,一头银发的特提斯站在身后,同样穿着便服:“帝国高阶法师,吴林生先生,您好。”

      特提斯上来就隐隐地猜测了吴林生的身份,看来是做过功课了,那么肯定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有话进来说吧,站着多不好,吃饭吗?”吴林生把门拉开,朱尔俯下身:“可以吗?”

      特提斯瞪了朱尔一眼:“注意礼节!抱歉吴林生先生,我们都只是乡镇的冒险者,在礼仪方面还有待学习。”

      朱尔脸色黑了一截,反倒是吴林生不怎么在意:“整那么些花里胡哨的干啥,朱尔哥都开口了那肯定是要留一顿饭的。”

      “那就多谢了!”朱尔呵呵一笑,把特提斯急得直翻白眼。

      “艾希娜尔,加个菜,今天来客人了!”吴林生冲着二楼喊到,艾希娜尔点点头,对着客人行礼后跑去做饭了。

      吴林生引两人入了座,朱尔坚持坐在地上,因为之前有过把别人沙发坐坏的黑历史。

      “奥兰多和阿德罗斯怎么没来?”吴林生手里现在也没什么好招待客人的,只能干巴巴地提问。

      “奥兰多和露西娜在一块,毕竟把精灵小姐一个人留在那边我们也不太放心。至于阿德罗斯么...”特提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昨天见识到你的力量之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今早本来是要和我们一起来拜访的,但是他失踪了。”

      “失踪?”吴林生有些好奇,好好一个大活人说失踪就失踪,冒险者协会的津贴还养不肥他吗?

      “是的,失踪,我们认为这可能和您有些关系,当然不是怀疑您,只是这也是我们来拜访的原因之一。”

      “那抱歉了,我没有什么头绪,还有你刚刚说,之一?”

      “是的。”特提斯脸色凝重了起来,“达克罗领主听完我们的报告之后认为让大型魔兽群待在镇子边上始终不是一个好主意。”

      朱尔插了一句:“所以这个时候又需要我们出手了,但大规模的炎龟不是我们能解决的,尤其是在阿德罗斯失踪的这个关口。”

      吴林生恍然大悟,这是找帮手来了。“哎呀哎呀,所以你们就来找我出手了?那么达克罗领主那边呢,他不出点力吗,只考冒险者协会来干这种脏累活了?”

      特提斯和朱尔对视了一眼,面露难色:“事实上,我们也有要求达克罗领主拿出一点自己的诚意,但他只是肯提供一些钱财支援,并且是以正式委托的名义颁布的命令,我们也不好推脱。”

      吴林生往后一靠,深呼吸一口气:“我也很头疼啊,你们就这么直接找上门来,我手头还有不少事情。”这是真话,报社才刚刚起步,草创期总是需要处理不少事情。

      “所以我们同意从协会的收益里面匀六成作为你的补偿。”朱尔环着双手,眼神里满是诚恳。

      “嘶...这不是钱的问题。”吴林生揉了揉眼睛,虽然到现在他还没有一点收入,但还剩下六十多个金库伦也够他潇洒一阵子了。

      “那这样,吴林生先生,您开个条件,我们协会也很乐意帮忙,只要你肯出面帮忙。”特提斯也有些着急了,虽然他和其他冒险者素不相识,但是冒险者的命也是命,每一个冒险者的逝世都让他揪心不已,哪怕死亡已经成为常态,哪怕每个人都有了赴死的准备。

      “帮忙嘛...这个忙...”吴林生一排脑袋,冒险者协会是天大的人脉啊,各个地方的冒险者协会都和民众关系不错,这不就是顶级的卖报郎吗?比吴林生发传单式的派送效率高多了。

      “帮忙可以。”特提斯和朱尔一听吴林生肯松口,瞬间喜上眉梢。

      “那您的条件是?”特提斯知道天下没有白送的午餐,还是想问问吴林生的条件底线在哪里。

      “我现在呢,有一份叫做「报纸」的东西,主要是想要你们协会帮忙宣传一下。”吴林生搓了搓手,一副流氓大汉盯上了两个良家妇女的模样。

      “什么?东西?”朱尔没听说过报纸,显然对这个东西没啥概念。

      “就是...一张记录着最近最新消息的纸,跟公告一样,不过更生活化,刚好可以让你们协会更亲民一点什么的。”吴林生也不知道怎么给这两个中世纪小朋友介绍这种东西,“反正就是,算了,等会菜好了边吃边讲好了。二位先坐着,我去帮我的学徒打打下手。”

      吴林生找个茬子开溜,特提斯跟了上来:“我也去,我以前学过一点烹饪。”

      “额,不了不了,事实上你可能帮不上什么忙,在这等等就好。”吴林生赶紧打了个哈哈,抽身走了。

      特提斯和朱尔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吴林生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你觉得吴哥会帮我们吗?”朱尔口直心快,已经以吴哥相称了。特提斯哭笑不得:“看样子他应该已经松口了,但天知道他会要求什么。”

      二人闲聊了一会,午餐上来了,六菜二汤的奢华配置,因为材料有限,一顿就捞空了吴林生一半的库存,因为要分盘装的原因,桌子显得格外的挤。

      “这...这是从未见过的料理,而且温度有些高。”特提斯显然是个蛮挑剔的食客,先对食物品评了一番。

      “但闻着很香。”朱尔可不管见过没见过,香,好吃,就够了。

      “久等了二位,先吃吧,吃完之后就报纸的事情谈谈。”吴林生可不管那么多,他的肚子早就饿了。艾希娜尔也告诉两位客人,吴林生的厨艺水平绝对是大师级的,特提斯才半信半疑地试吃了一小口。

      最后的结果毋庸置疑,又是毫无新意地风卷残云,如果不是不太美观,朱尔很可能已经开始抱着盘子舔了。

      “我这辈子第一次知道食物可以做成这样。”朱尔四仰八叉地靠在椅背上,明显已经被中菜彻底征服。

      “确实是很美味的料理。”特提斯明显比朱尔克制许多,但从他是不是瞟一眼盘子来看其实也挺喜欢这种菜式的。

      吴林生呵呵一笑:“那两位老板以后来这边多多蹭饭啊,我随时欢迎。”

      “真的,那说好了啊。”朱尔一拍肚皮,吴林生也学着朱尔拍了拍肚子:“随时欢迎。”

      “咳咳,那个,吴林生先生,还是先说一下那个所谓报纸的东西吧。”特提斯赶紧把话语权从吃货朱尔那里抢过来。虽然异界没有吃人嘴短之类的谚语,但道理特提斯还是明白的。

      “那好吧,酒足饭饱也刚好谈谈正事,艾希娜尔,去把之前的报纸拿一份过来。”艾希娜尔起身行礼,去拿报纸了。

      虽然平时吴林生没有要求这些繁琐的礼节,但在客人面前艾希娜尔自作主张恢复了这套礼仪,吃饭时也一语不发。

      “是个聪明的女孩。”吴林生心里暗暗称赞。

      报纸拿过来之后,吴林生让艾希娜尔先去学习魔法理论,听几个大老爷们聊天太闷了。

      “诺,二位,这个就是之前我提到过的报纸。”吴林生把报纸递过去,桌子上的空盘子还没有收拾,直接铺开不太好。

      “这个就是需要协会帮你宣传的东西?”特提斯翻来覆去看了两遍之后,发现其实和他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了,并没有什么政治性的内容,甚至有点...休闲?

      “对,没错。”吴林生摊了摊手,“怎么样,这个条件你们能接受吗?”

      说着吴林生手肘架在桌子上,身子往前倾:“以后每隔两天,你们就派人来我这边领取一份报纸,一旦有来发布委托的人,你们就给他塞一份报纸,或者有人排队等委托的时候就给他一份报纸,收不收费你们可以自己决定,我不收取你们一点费用。”

      特提斯愣了,他想不出来吴林生能从里面捞出什么油水来。

      白给你们东西,帮助你们提高服务,还允许你们拿自己的东西收钱。这不就是异界无产主义斗士吗?

      当然吴林生眼界比这个要长远一些,灵感来自于前世各大视频网站上铺天盖地的广告。虽然吴林生大学时没怎么好好听课,但有些话还是被好好记住了。

      “同学们,为什么那些广告商要做一些铺天盖地的广告,目的不是为了让你们去喜欢他们的产品,主要就在于一次次洗脑式的覆盖,让你们在需要类似的产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他们家的东西。”

      所以这就是吴林生的目的,冒险家协会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去,又偏偏在官方和民间都名声很好,这不比挨家挨户推销效率高啊。

      “怎么样,二位?”吴林生一脸和煦的微笑,好像毫无防备地抛出了这么一个香饽饽。

      特提斯直觉上却告诉他其中有诈,但又想不通诈在哪里。

      “那我还是征询一下会长的意见吧。”最终吴林生那一副嘴脸还是没能让特提斯放下戒心。他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一个紫色的手掌的水晶,然后放在桌子上开始缓缓念诵咒语。

      记忆告诉吴林生这就是贵族之间的高级交流方式了。奢侈的空间折映水晶,原理类似于前世的无线通信,但没有辐射,而且能直接传播图像,就是时间限定太死,而且造价高昂。

      接通了之后,水晶微微发亮,里面映出来一个魅惑异常的大姐姐,穿着十分清凉。“什么事,特提斯小帅哥?”

      这个声音一传出来吴林生骨头都酥了,真的就是那种...很欲很欲的大姐姐的声线,吴林生现在要是跟她对话没准会魂都被勾走,唯一能让他保持理智的就是前世那些纸片人萝莉老婆们了。

      “为了你们我绝对不能沦陷啊!”吴林生心里默默向萝莉们祈祷。

      在简要向着协会会长报告了吴林生的要求之后,水晶那头沉默了一小会。

      “我要,和那个法师聊聊,可以吗,我亲爱的特提斯小帅哥~”这个声音听得吴林生全身发热,不过特提斯似乎并不为所动,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们会长就这样,你别见怪。”朱尔拍了拍吴林生的肩膀,他那熊一样巨大的身材允许他直接把手伸过来,吴林生才突然发现朱尔一只胳膊就快一米长了。

      “没事,我架得住。”吴林生咽了口口水,从特提斯手里接过水晶。

      “那么你就是那个神秘的法师了,唔,比想象中的还帅嘛~”

      吴林生舔了舔嘴唇,紧张的时候他就会这样,要是更紧张还会咬嘴唇上的死皮,咬到流血。

      “是我,会长大人考虑的如何,水晶通话时间有限,会长尽快决断,嗯?”吴林生努力摆出谈判者的架势来。

      “嗯,我思考思考,思考的结果是,可以哟?”说完水晶的光芒暗淡下去了,吴林生也如释重负地放下了水晶。

      “平时没少和你们会长打交道吧。”吴林生同情地看着特提斯,特提斯沉重地点了点头:“会长平日里就是这样,可惜我已经心有所属了,所以还是希望会长能更检点一些吧。”

      朱尔突然把身子凑过来:“他的心仪对象就是那个精...”

      “闭嘴朱尔!”特提斯一记手刀压了上来,“那么报纸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您能为这个镇子出力实在是太好了!”

      这段话特提斯是像机关枪一样吐出来的,好像说话烫嘴一样。

      “哦,我明白了,那很高兴能和各位达成合作。”吴林生这次终于改掉了握手的毛病,站起来之后标准的贵族礼。

      看着特提斯半推半踢地把朱尔带出家门,突然恶趣味涌上心头,嘬了一口红酒。

      “唉,年轻真好啊。”

      虽然他也没有老到哪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