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草莓的平台

      作为一个武士,十九岁的胜三郎还是很有理想的。

      他自幼习武,目标就是让自己的武道能够超越前人,比如柳生啊,比如宫本什么的。

      可惜生不逢时,天下承平已经近二百年了。所以胜三郎只能在藩主府上当了一名负责记账的小会计。

       但是胜三郎不甘心啊。为此,他向上级禀明了自己的想法,辞去了职务,准备周游岛国各地,寻访名师,以磨砺自己的剑术。

      结果刚离开近江,就从路人口中得知了岩木山火山爆发的消息。

      胜三郎是个心地不错的武士,于是他打算忙完챥自己的焢事后,尽快赶往弘前藩,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帮受灾的地方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鋏 他这一路倒눲霉透了。

      胜三郎先到了ᬮ江户,结果畝刚到就在城下町被人偷了行李财物,胜三郎的身上就剩了二十枚宽永通宝......

      虽然他去町奉行所(公安局)报了官,可你要知道,在个时代,江户城南北二町内居住着几十万居皪民。而南北二町的奉行所总共才有五∏十名与力(警察科长)和二百名同心(普通警뜘察)。虽说幕府还招募了不少“御用闻”(协警),可不掏钱谁拿你当回事啊。

      丢失的财物一时半会也找不回来,于是他只能寄居在一家武道馆给人打工谋෣生修。佲

      等好不好容易凑够㧉去弘前藩的路费时,三个月过去了悑。期间奉行所的同心帨只找到了胜三ꚕ郎被偷几件衣服;至于被偷的钱,那是想都不要想了錚。

      胜三郎一看那衣服就不是自己的,他明白这是随便找了些衣服来搪塞自己。可又能怎么办?将军大人的眼皮子底下,人家奉行所至少还装模作⮰样的办事。

      还好胜三郎平时刀没有被偷走,否则就糗大了。

      时间到了七月上旬,江户以西三百里的浅间山的火山爆发。浅间山北麓五十五个村庄ଜ受灾,ᷪ其中有几个村子全部被毁。

      脾 当时天空中刮着偏西风,于是火山灰便飞向东方及东南ᦧ方向,就连相距甚远的江户也落下了一寸厚的灰尘。

      火뀐山灰飘来的时候,江户城内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等到浅间山火山爆发的消息传来,各家粮铺的米价顿时飙升,城下百ؐ姓怨声四起。

      胜됢三郎打工的武道馆馆主也很儵同情他,就劝他赶紧回近江,同时还赠送了一些盘缠。

      都到了这种情况,按说胜三郎要是一般人,也就赶紧回近江家了㱹;可胜三郎是谁,他是有远大的目标的人啊。况칌且,他家中也没什么人了,父母前两年去世了,否则他也不敢辞去藩里的职务出来游历。

      所以,胜三郎还是决定按照之前的目标前进,向着弘前藩出发了。

      胜三郎不知道的是,津轻家所统治下的弘㤡前藩,已렔经大乱。

      当年三月份的岩木山火山爆发之后,四处的求援使者纷纷来到弘前城,于是津轻家的家主津轻信宁也向江户的德川幕府派出信使急报。

      话说津轻家统治下的弘前藩本来就不富裕。津轻家原本是南部氏的家臣,껣乘着南部氏内部混乱才独立起来;桃山时代,关白秀吉承认津轻氏为大名,领地收入才共有4万얄7千石;等到了德川幕府时代,石魖高数不变,可谓穷的一逼。

      津轻家还穷得到处借贷呢,根本无力自行赈灾。而江户幕府这边,身为老中的田沼意次因为上一年“山背风”而带来的各地凃灾情,已经被搞得焦头烂额。

      于是,幕府回答信使的话就是,积粮自守。换句话就是,将军这里顾不上你们了,自己管自己吧。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赵新带着作为仆人的利吉志乃夫妻빂,以及几十个路上救助后愿意投靠的饥民,在一路向南走的途中,遇到了晕倒在路旁的胜三郎。

      自从遇到赵新后的뗢十几天来,利吉愈发觉得自己带着老婆一起投靠赵新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他们一路南行的途中,看到很多逃难的农民大批的倒毙在路旁。有饿死的,也有因天气寒冷被冻死的,大多是老人、衏女鰡人和峷孩子,成年男人也有。

      只有利吉这些人,在赵新的带领下,一路不愁,每天都能煮粥充饥,偶尔赵新还让志乃做顿大米饭吃。

      如果只是这些䚭也还罢了,在利吉两口子眼中,赵新大人就是个鴾神!

      他们曾亲眼看到赵新大人每次都是转到大树鼄后“做法”,很快,一箱用那种透明袋子装着的大米就出现在地上犷,还有盐、酱油和各种美味的腌ꥦ肉和咸菜。

      这让利吉惊讶的下巴几乎掉在地上!他㕈和志乃决定一定要휊替赵新大人保守这个秘密。

      身为神的ꝟ仆人,利吉和志乃觉得自己和旁人是不同的,结果就是粥能比别人多喝ꖨ一碗。

      虽然逃难的团队已经扩充到三十多人,但伺候赵新大人的工魖作,一直被利吉和志乃紧紧掌控着,绝不允许他人폁插手。

      利吉夫妻的举动,让ꖽ赵新也哭笑不得。

      凭良心说,这两口子对自己的侍奉十分周到,吃饭喝水乃至噆洗脸刷牙ᦆ时,志乃都在一旁低头服蘴侍。可赵新觉得别扭啊,等到有天夜里志乃还羞涩的提줆出伺候自己歇息的时候,赵新都傻了,他连忙摆手拒绝。﯂

      好吧,志乃当时感觉很受伤。

      天啊,这时候的岛国农村女人的样貌……

      即便有鼚天利吉十分自豪的提到,志乃是岩木山周边村子里有名的美女,能娶到她让利吉极为满意。

      可这在赵新看来,去你个腿儿的吧。志乃身高连一米五都不到,看上去跟营养不良的大头娃娃似的,就这还美女呢!

      ᛩ有天他随口一问ု志乃的年龄,才知道这姑娘今年刚满十七岁。

      一路上投靠来的难民们,身高就没有超过一米六的!大部分人都在一米五左右。这让赵新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带着一群初中生去郊游的老师。

      这不,一个刚投靠赵新没两天的,名叫万造的农民,就看到了一个倒在路旁的男人。

      “哎,还有口气。快来人。”万造伸手一探,发现这个男的还有呼吸,就连忙喊着人。 ꁃ

      过来了两个턭人,大家一起把这个人抬到路旁刚刚搭建的营地中。而几个农民家的女人们,已经煮上了一大锅米粥。

      졖这些难民都是最近刚刚投靠的,赵볕新可不敢让这些人上来就吃大米饭。这会把肠胃吃坏的,于是这两㟄天都是熬粥就咸菜鿞。

      可这已经让难民们觉得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了,要知道他们这近两年的时间里,因为冻灾和火山爆发,都是靠着野菜树皮度日的,连稗子都吃不上了。

      随着几口热粥喂入口中,已经昏迷了一天的胜三郎才悠悠转醒。

      虏 凭着武士的自觉,他本能的伸手摸刀。

      㣮“我的刀呢?”他喃喃自语着。

      鎨“这位,我们发现你的时候,可没看到什么刀呐눴。”蹲在一旁,端着大碗吸烼喽╵吸喽喝粥的万造听见了,回了一句。

      ᣌ“咦?难不成你还是个武士?话说武士跑到这里做什么。”另一个喝骯粥的农民脑子䮋快,一听说胜三郎有刀,就墛猜㉒出他可能是个武士。

      万造咬了一口嘎嘣脆的咸菜,吸喽了一大口粥,满足的叹息了一声。这才又삨对胜三郎道:ꮫ“先别管刀不刀的了。我看你也是饿的,先把粥喝了再说其他的吧。”

      胜三郎闻言不再多衣说,慢慢的炜坐了起来。虚弱的他从一旁的篞喂粥的妇人手里接过粥碗,要了双筷子,盘坐着便吃了起来。

      “你真是个武士㝉?”

      胜三郎푵不说话了,可一旁好奇的万造却闲不住了ຆ。他一ꮣ手端着粥碗,一手拿着块像是萝卜䶉的咸菜,蹲着身子蹭了几步,就㞮来到了胜三郎身旁。

      “看你吃东西的样子,ෟ还真不像是个农民。”万造上下打量了胜三郎几眼,又喝了一口粥。

      “你们ꥆ,你们怎么会有粮食?居然还是精米。”胜三郎吃了几口粥之后,才注意到这煮粥的大米居然不是玄米,而是精米⑧!

      “嘿嘿,我裠们是遇到贵人了。你看,就在那边坐着的那位就是贵人。”万造用抓着的咸菜萝卜一ⲋ指不远处㾥的一颗树下。

      “他?看上去很年轻啊。”胜三郎顺着万造的指点看着坐在树下的赵新,疑惑的说了一句。

      赵新也端着碗粥,不过他那个碗不大,正笑眯眯的和身边的利吉和志乃一边吃一边聊着什么。

      “菩萨保佑。我是三天前遇到贵人的,否则我们全家现在也是路边的几怣具尸首了。”万造叹了口气。╮

      “你们村子䞹怎么样了?”胜三郎问道。

      “别提了,全完㋵了。能走的都逃了出来,饿死的就有十几个。”另一个难民插嘴道。

      “去年就开始有老人和孩子饿死硕的,能活下来的,都是年轻力壮的。听说有的村子已经有人吃人了。”万造撇了撇嘴说道。

      “Ⳛ哎,你可陸别吓我。”旁边的一个妇人惊呼了一声,惹得周围十几道目光看了过来。 Ἤ

      这יּ时赵新也听见了议论声,于是放下碗起身,走了过来。利吉和志乃两口子也放下粥碗,紧紧的跟在赵新뻥身后。

      “怎么样?都吃的饱吗?”

      听见赵新问话,众人除了볢胜三郎,都连忙放下碗,跪伏在地上。

      只听一人感激零涕的道:“多谢大人收留,还让我们吃上精米熬的粥。实在是神仙蘆般的日子。呜呜……”

      说着,那人居然哭了起来。ӳ

      赵新身后飹的利吉道:“茂助你哭什么哭,能有大人的收留,都是你等的福雺气。吃饱了好好为뺥大人效力便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