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毛衣无删减2019有效

      ᛔ 午彩后,凤白큉泠出门去看凤小鲤。

      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几日不见,想得慌,小鲤若是知道她很快就要肞有个爹爹和哥哥了,一定会非常高兴。

      刚出公主府,就听到丁三在门口唉哟直叫唤,公主府外围♊了不少人,对着公主府指指点点。

      “公主府的大小姐可真缺德,虐待仆从。”

      “我早就听说了,这位大小姐貌丑无德,二小姐貌美心善。”

      “听说这大小姐还失贞有了私生女,简直就是女人中的耻辱。”

      坡寻常人听了这些流言蜚语早已发火,凤白泠当乞丐那些年,却是꺸练就了一颗铁石心肠。

      她心知流言有些不对头,往人群里扫了凚一眼,记뼞住了其中几个说得最起劲的,那几人一见凤白泠忙偷偷溜҂走了。

      “把丁三的ܤ嘴堵上,谁给他松绑,就一론并绑起来。”

      凤白泠扫了眼门口的几个家丁,后者被凤白泠一瞪,忙用破布将丁三的嘴堵上了。

      ᧻凤白泠也不쓬理会路人们评头论足的目光,往城东走去。

      春柳的那位远方亲戚,就住在城东的民巷里。

      到了城东,找到了春柳的亲戚,却没有看椧到春柳。

      一问凤白泠才知道,凤小鲤昨晚폤发了烧探,春柳心急,不等大夫上门,抱着凤小鲤去找大夫了。

      小鲤怎么又发烧了?

      ⱳ凤白泠回想起来,小鲤生出来时,因为自己血崩早产,小鲤体质一直不大好。

      一岁前还算好养,到了小鲤开口学说话后,每隔ग几个月就会生病。

      这一次生病,很可能䟯是上次落入水井后留下了病根。

      凤酟白泠心中ퟍ自责,打听了医馆的位置后,就匆匆赶去了。

      楚都街头,人来人往,春柳抱着凤小鲤一路询问,终于找到了城中的一家药店,杏林春。

      杏林春其实是公主府的产业,是当年永安公主的陪嫁嫁妆之一,里面有个坐诊的大夫,也就是杨太医,他早年在太医院任职,公主府的大小㼧毛病都是杨太医诊断的。

      小鲤昨晚开始发烧,一直说胡话。

       春柳怕出事,心想着想找杨太医看看。

      ꑢ “我找杨太医,我家小小姐生病了。”

      春柳圆圆的脸上分不清是汗水眼泪,她不时ၚ低头看怀里的凤小鲤,伅小小姐浑身发红,烫的厉害。

      一路上,狱小小姐都在叫着要娘亲。

      ዉ “让开让开,太子ꚻ府的奶娘瞥在隔壁茶楼吃뮂坏了肚子,请杨太医꠰过去看看。”

      一名满脸骄横的家丁冲进医馆,把春柳推到一旁。 Ⴓ 餁 听说是太子府的奶娘出了事,杨㙰太医也不管眼前排着长龙的队伍,ᨚ带上药箱就往外走。

      “☠杨太医,我是公主府的春柳,我们家小小沉姐发嬝烧了,劳烦您给看看。”

      春柳挤到人前,哀求道。

      “公主府能和太籑子府相提并论?캔滚一边去,别耽误了贵人的病情。”

      杨太医䏨心想这是巴结上太穨子府的好机ű会,他被排挤出太医院,正愁没法子回到太医院。

      若是这次薄能得到太子府的赏识,那就能飞黄腾达了。 맓

      春柳被人推到一旁,㦀她抱着小鲤,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

      “求求你,杨❢太医,救救我家小小姐。”

      春柳抱着凤小鲤,跪在地上,眼泪直流。

      一双软乎乎的小手,努力抬起来,擦着春柳的眼泪。

      “不哭,爹਒爹会来救小鲤的。”

      暯 凤小⏂鲤感到浑身发热,隐隐约约间,她好像看到了个人影朝着她走来。

      ⊽ 春柳心底发酸,她摇摇晃晃站起来要去追杨太医,刚走到街头,身后一阵ᝉ骚动。

      ⾚ 大街上,人群慌⦙乱着散开了。 改

      一辆马车从路口飞驰而来,拉车的马很是壮硕凶悍,一路横冲直撞。

      春柳吓得一身冷汗,想要避闪已经是来不及了,她朶抱紧凤小鲤,心中已经是万念俱灰。

      马车旁,䅸忽有一道人影蹿了出来。

      那人眼明手快,拦腰将春柳抱了起来,手中一扯马缰,两匹凶悍的军马就老老实实停了下来。

      春柳脸上一阵滚烫,就见一朓个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他犍先是看到了春柳,刚想说,小丫头৿你眼长这么大,怎么就不看路呢?

      可话还未出口,年轻男子就傻眼了,指着春柳怀里的ឍ凤小鲤。

      “小豖小姐篌!”

      风晚认出凤小鲤,忙把自己的新佩刀往身后藏了藏。

      马车⥊上,独孤椥鹜挑开车帘。

      他真要回顺亲王府,原本平日他是不会经过这条路的,回来的路上想到独孤꾮小锦的生辰就要到了,就饶了路,没想到,会遇到这小东西。

      匡 春柳已经被吓昏ዣ了,不偏不倚倒在䔳风晚的怀里。

      “哎,你别昏啊!你怎么这么沉!”

      风晚᎖不及说完,独孤鹜就让他把凤小鲤抱上来。

      箈 “这么烫?”

      独孤鹜蹙了蹙眉,摸了摸小鲤的额头。

      看着⢒小家伙痛苦的模样,一张小团子脸苦巴巴的跟个小苦瓜似的੤,他心口就闷得慌。

      “前面有ᶺ家医馆,不如去问问?”

      风晚背着春柳,一眼就看见了杏林春。 ๣

      “太子冟府的奶梜娘在茶楼里吃坏了肚子,杨太医给텧她看病去了。这小丫鬟去看病,被轰出来了。”

      屃有路人实在看不过眼,壮胆子说道。

      Ϳ这家杏林春也是老字号的医馆里,里头也卖药。

      听说是一家皇亲国戚开的,池里面坐诊的杨太医狗仗人势也不是第一回了,不少百姓蓴都吃过亏,可都뫫是哑巴吃黄连。

        独孤稶鹜听罢,眉头拧了拧。

      “쁆风晚,쇻去把人提出来。”

      一个奶娘吃坏了肚子,要用太医?

      太子府好大的官威,连一个奶娘都可以仗势欺人了。

      风晚诺了一声,把春柳放在马车里,进了茶楼。

      茶楼里一阵乒乓作响,就听到阵哭쇌爹喊娘的声音,风晚左手杨ᷪ太医,右手一个臃肿的中年妇人,从茶楼里走了出来。

      他随手一丢,那两人就滚到햺马车旁。

      那妇人穿得红大褂子绿袄裤,手上戴着几个金镯子,满ᱫ脸的墳骄横不讲理。

      “哪来的兔崽子,敢欺负太子教府㛈的人,老娘可是皇长孙和皇长孙女的奶娘,太子妃面前的大红人。小心我告到太子妃那,砍了你的脑袋。”

      “太子妃,纳兰湮儿?”

      独孤鹜眯起了眼,眼底神色未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