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总攻催眠修改记忆

      大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摇着头빁和慕容怡说,“ƀ你看,还是不正常,他除了认得你以外,其他人都没印象,连自己师父也不记得了雯。”

      ﺯ “只能说明,他的色心,在内心深处扎了根。”慕容怡揪住魏小安的耳朵,左右摗拧。

      ㈁魏小安疼得直叫唤,捂住耳朵,“你就不能轻一点?就不能改一改?”

      他想到在学校的时候,班℞上的女同学,个个看起来很温柔,可是打人、掐人、揪耳朵都不在话下,而且都是往死里整,一旦得罪了女同学,身上䘚就会莍青一块紫一块,呵呵,没想到穿越到了古代ㄨ,还保持了原来被揪耳朵的待遇。

      “放过他吧,现在已经够傻了,够倒霉的。”在大安的劝说下,慕容怡哼遵一声松了手。

      旝魏小安捂着火辣辣的耳朵,⸲兴奋地问,“哥,你说我师父是神医?你见过吗?他的医术是不是非常高明?”

      쐢 쥶 “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大安看着傻弟䱽弟,满脸无奈。

      “哥,你说说,帮我恢复恢复顢记忆,说不定我能想起㇏什么。”魏小安央求着,他现在非常想̟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

      ⃞ 大安清了清嗓子,拿腔拿调地说,“你师父,是神阃医,不假,但是,前面还要加字。” 熓

      “你认识我师父?太好了!”魏小ዢ安想象中,古代神医应该都是隐居在山野中,住的地方是世外桃源,一般人压根没机会见到。

      麗“你师父是个疯子神医。ޜ”慕容怡忍不住先说了,边说边笑,说完走到前面去。

      魏小安点点头ဖ,“疯子神医,挺好。”他是真的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电视里的神医好像都不是常人,多少有些不正常,或者说,是常人没有能力理解他们的行为㥣而已,所以古怪一䘁点也不足为奇。 ̔

      大安继续蠺,“롤你꘩师父说,你能通天,有通天术,娘也傻,听了就信,就让你뉧拜他为师,从那以后,你也和疯子神医一样变成疯子了,唉。”

      䁘“莜他不是돂医生吗?”魏小安更加好奇了,怎么听了感觉像࿭妖术。

      “对ퟕ,他说他是医生,皣但从来没人见他救过人。”大安点头瘪嘴,看来他돹并不喜欢弟弟的师父。

      “江湖骗子?”魏小安很失望,一家子人都拿不出手,好不容易有个能往脸上贴金的师父,居然是江湖骗子,看来这辈子翻不쪧了身了。

      慕容怡转头过来,停住脚步錍,调皮地说,“你那师父可厉害了,为䀫了激发你的潜能,把你下雨天绑在一根很长的铁棍上。賅”

      “然后一个闪电,就把我击晕了?”魏小安脱口而出,并非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是这种ﰿ情况当然能想象结局,原来如此,难怪自己会穿越过来。

      “魏小安,你恢复记忆了?”慕容怡听了非常吃惊,像揪布娃娃一样揪着他的脸,还使劲摇了摇。

      魏小安痛得嘶嘶地叫,真没ꊦ想到师傅如此不靠谱,晕过去算什么,没被电死已经很幸运了。

      “别啊,这可是大Ͳ街上,这么多肫人푭看着,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老揪着个大男人的脸,也不害羞。”大安巴不得䭍慕容꿾怡揪自己的脸,很可惜,慕容댛怡每次都揪这个傻弟弟。

      “他一个太监ᯪ,算不得男人。”慕容怡笑得很⺭灿烂,虽然大大咧咧的,可,人就趎是好看。

      三人有说有笑地往长春院走,魏小安对周围的一切除了好奇还是好奇,在他眼里뉲,满街都馥是古玩、都是宝贝、都是钱,随便什么在2021年都㘮是不得了的东西,所以总有种即将发财的喜悦和冲动ᒷ。

      不一会儿就到了长春院,现在国丧结束५,车水马龙,门庭若市ꙻ,魏小安心里暗暗幻想,我既然生长在长春院,那是不是和韦小宝一样走运,人见人爱,有一堆女朋夏友吧,总之鰠,肯定有一群菻追随ប者。

      ꖻ这栋房子高三层,木质结构,比周边的建筑明显雄伟很多,门头的牌匾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长春院。

      大安说还有事就先离开了,魏小安点点头随着慕容怡上了鰲几级阶梯,进入长春붂院,一楼是大䝣厅,两边宾客满座,欢声笑语,歌舞不断。

      话说,这些唱歌跳舞的年轻女人,䖕虽然没有慕容怡那么美,那也是个个一等一漂亮,身ጋ材窈窕,轻薄的纱裙随着身体的转动摇曳生姿,魏小安简直吃惊得不行。

      正棏中是샏一道宽楼梯,通往二楼,上贿楼以后,左右两边都是䝥包间,宾客们可以选自己喜欢的房间,再挑选自己最喜爱的姑娘到房间去单独为他弹唱。

      魏小安心中感叹,⩇这么繁华,怎么看也不像宫里都发不起工资的大明啊,慕容怡在前面走,不时有人和他们打招呼。

      鈢 魏小安打量周⸎围的美女们,并非想象中的胭脂俗粉,而是吹箫弹琴个个会,在包房、雅座和宾客谈笑风生,瑒他心想,长春院፿的姑娘可比皇宫里见㤸到的宫女漂亮多了,明朝皇帝是怎么混的?

      宾客们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粗鲁,而是彬彬有礼地欣赏表演,喝着小酒,掌声不茨断。

      “魏小安,你回来了。”时不처时有õ姑娘和魏小安打招呼,还捂嘴嬉笑。

      “哎。”魏小安很难为情,都只是答应一声,不敢说话,他脸颊发烫,毕竟这里可是京城最᠒有名的长春院。

      “慕容,你就不能走快点。”吴妈妈站在楼梯口,一︤把拉起慕容怡的手。

      뷂 吴妈妈就是长春院的当家人,也是慕容怡的娘亲,皮肤雪白,身材微胖,虽炸是中年,却风韵犹存,一眼就知道年轻时候也是美得不可方物的人儿,所以慕容怡那么好看,也是遗传了这么好的基因。

      “什么事啊ᱚ?”慕容怡有些不耐烦。

      吴妈妈怜爱地揉搓着女儿的手,笑᳄眯眯地说,“万公子来了,在你房间等半天了。” 徜

      “我不去。”慕容怡一听就ꁡ不乐意了,丢开吴呃妈妈的手,站在原地不动。

      吴妈妈苦口婆心,“傻孩子,你權是真傻啊?我看万公子对你是真心,这是你的福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