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仓穗香K13i040

      第二天,冯浅跟沈嫣打道回府。晩

      路上呆嫣时不时出神,冯浅有些担忧,拍了拍沈嫣的肩膀:“想什么呢?原先来的时候是我心情不好,怎么现在成了你心情不好了?”

      沈嫣顿了顿,皱眉道譋:“浅浅,你知道的,我极少做梦。昨天晚上,我梦见一个人,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我剃总觉得见过那个人。”

      冯浅心中犹豫,有些怀疑沈嫣喝下的忘情水没有用,她并没有忘记束辛:鄧“是个男듲的?”

      沈嫣点点头:“ਟ嗯,就是看不ᨡ清楚长相。”说完表情一变ꋅ,神情灵动起来,“说不准是个帅哥呢?可惜了。”

      冯浅被逗笑:“帅哥?说起来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缻 沈嫣眉头一挑:“我喜欢的魧,必然是世界上最好注的。”

      冯浅凑近沈嫣的小脸,看着沈嫣的双眼好奇道:“怎么样算得上是最好的?”

      沈嫣瘪嘴思索片刻,쟃这才回答:“心里只能有我,不能和别人有感娫情瓜葛,喜欢我就独独只喜欢我,全心全意对我好。” ⚮

      冯浅点点头:“你这么讨人喜欢,肯定会找到这样的男人的。”

      没有感情瓜땴葛……有婚姻更是不行了,束辛不符合。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冯浅靠在꘳了椅背上,看向火车⏷窗外。

      火车行到一大半,冯浅见沈嫣熟睡,也૕安心睡了。

      刚睡了一会儿,就整个人不瑡舒服,尤其是小腹㸄的地方䱭还猛烈跳了几下。

      冯㉾浅这下是真惊醒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蹲在身边的睚眦,疑惑开口:“眦?”

      睚眦弯弯的眼角显示出他心ﲞ情愉悦:“我感受到了。浅儿,没想㑁到小家伙这么急就想来到这个世界了。”

      冯浅察觉到睚眦很激动。放在她小腹上的手掌难得地很大很温热。

      她知道,这是他在传输能量,用他自己的方式帮助孩子长大。

      섑 冯浅往旁边틢挪了挪,给睚眦让出位置来,而后便靠ី着睚眦进入了睡眠。

      ᛺  回到城里的家,冯爸出现在了门口:“浅浅回来了,东西放下我来,你去洗个瞌手刚埿好吃晚饭了。”阿爸接过行李,放到了女儿房间里,转头说起了要紧事:“浅浅啊,今天你好好休息,明天你ⷶ跟我们去参加老同学会║。”

      “啊?老同学会?阿爸,往年不是你跟阿妈两个人去吗?今年我也要去?”窜阿爸的话让冯浅有些意外。

      “往年都帮你推了,是因为之先你还在读高中,还小,加上先媯前灻你基本都不在家,这才没让你去。今年实在是推不了,那帮䬺老同学知道你在家,一直吵说要看看我们这个唯一的小公主。”

      “行,我跟你们一起去。正好我也想认识一下阿爸阿妈郻的同学,那明天我早点起。”冯浅笑廥着回答。

      晚饭后,刚洗漱墪完的冯浅又感觉困了,躺在床上晕乎乎道:“睡不够啊~”说完便呼吸平稳密,进入了梦乡。

      一旁的睚眦见到冯浅这般,既心疼又愧疚。

      躺在㦧冯浅身侧,将整张걪漂亮的小脸亲了个遍,这才肯罢休:“该如何是好,一想到以后会有一个小家伙霸占你的目光,我就很后悔当初要孩子的决定。”

      说完,睚眦不知道又想到喟了什么,嘴角扬起了漂亮的弧度,眼神爱恋地看着冯浅。

      第二天,冯浅跟着爸妈到了同学◯会。

      一进门꘭发现这个大包间里有将近十五人,加上自己家,总共来了五家,一共十八个꤁人,被分成了鶏两桌,其中有七个跟冯浅一般大的男孩子。

      互相介绍叫了人之后,众人便开始动筷子,边吃边聊。

      酒席上,众人经常聊到冯浅。那些叔叔阿姨很热情地问驡冯浅的슋学习和生活情况。

      一一回答后,冯浅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边吃ࣉ边听Ꞹ长辈们说话。

      冯浅刚有些饱意,一个男生就主动提出要陪她出去逛逛。冯浅虽然心里雷不太情愿,但还是笑着接受了。

      走到酒店门外,男孩子抢先开口了。

      “你不太ۻ喜欢这种场合?”男孩子穿着一件白色印花T恤,下边儿穿了条黑色宽松㉚帆布裤子,有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瘦瘦高高ʈ面容却看起来很阳光。

      冯浅抬头,善意一笑:“其实还好,只是一时不太适应,难道你不喜欢?”冯戱浅随口一问。

      “莩哈哈哈!”男生突헎然笑出声来,“被你看出来了,我是不喜Ⳟ欢。从小到大쵢跟着爸妈参加各种各样的酒席,厌烦这种生活。哦,对了,还ꉑ没自我介鱓绍,我叫凌景。”

      说着,凌景将手伸了ꊚ过来。

      “你好,我是牖冯浅。”出于礼貌,冯浅回握住凌景的手,却没想到被他紧紧抓住。

      冯浅正欲駗挣脱,耳边就传来他含笑὆的声音:“㖼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八个孩子里就你一个女孩儿,我怎么可鴺能不知道呢?”

      숡 冯浅听着ᐼ有些嗣恍惚:“也是,我们回去吧!”

      冯浅作势要走,凌景拉住她回去的脚步:“这才刚出来呢,别急啊!”

      凌斃景的牵手,让冯浅心里不由得有些抵触。

      这还是除了睚眦,长大后第一个牵她手的男性。

      ₉这种强势的感觉,她不喜欢。

      见到冯浅皱眉,凌景终于松开了手,淡淡一笑㢧:“走,我带你去看些东西。”

      说完就在前面走,带着冯浅往靠近花坛的地方而去。

      䮙 到了花坛旁。蹲下身子指着花坛:“我从小喜欢植物,喜欢小动悢物,因为经常观察嶰,了解一些动植物的特性,所以报了动物科学专业。最近一个月,我发现泥土里的动物活动很频繁,而且出现了不寻常的事,你䰆看。”

      冯浅发现花坛的泥土表层有许多蚯蚓、百㲱足虫的身影,蚂蚁就更多了。平时白天,尤其是这种城ိ市的花圃,其实这些虫类的身影并不多见,所以冯浅不禁绉有些惊讶。

      忽然又听凌ꯠ景道:“不止这些,动植物多多少少都出㢮现了一些变化。最近城市里经常能够看到蝙蝠,成群结队地,很是反常。以往虽然有,却不会出现大批成群的现象。”

      说完,凌景便安静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

      㪵 冯浅看着这些,也不由得有눏些紧张起来。

      她也感觉有什么事要낧发生了,可她不晚知道是什么。

      冯浅想起睚眦륨教自己的办法,闭上眼벐,静下心。ർ

      睁开眼时,冯浅发现这个城市的确有些奇怪。天空上就像有一张浮动的紫色的网,往下看,空气里是一股股流窜的灰白色流质物,而且这些流质物似乎全都往水里钻。

      更让冯浅惊讶的是小动物都避开有水的地方,似乎是在逃离水源。

      “最近是不是水里的动物反而没龍什么动静了?”꘰冯浅髄看向凌景。

      凌景听到冯浅的问话,突然转向冯浅,一脸惊喜:“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跟我一样喜欢研究这些?”

      “喜欢研究算不上,我只是对身边的环槮境ೃ比较敏感。”

      簏 冯浅觉得自己回答得有些牵强,但好过自己说自己是因为睚眦,所以能看到不寻常的东西。

      䑋虽然聊了两句,但冯浅觉得这个叫凌景的求知欲十分强烈。像톙这种人,往往一个答案会带来他更多的问题。

      如果他听完问起睚眦是谁;或是为什么睚眦能看到不寻常的东㊧西;看的都是哪悗些不寻常的东西这些问题ꭖ,那回答起来可真就让人头疼了!

      凌景突然拉着冯浅站起䨮来,开心地抱了她一下,神情满是激动:“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죽孩子!”

      冯浅震惊地看着对面的凌景,身体僵直,也因此瞥见了凌景身后的情形。

      此时,睚眦正站在凌景身后。看朆着凌景,眼神冰冷。

      完了,这下解释不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