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问打权

      这声音好熟悉,哪有县令叫自己捶背的,不过,⭊给县令捶背是ퟑ不是一件很荣幸的事?于是抬起头,看到张任对着他笑。

      “周公子?”小狗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张任穿着县太爷的服饰。

      “叫少主吧!他们都这么叫,嗯,你家少主就是新上任的平城县老爷了!”张任微微的看着小狗子。

      “喔,那不是发达了?”小狗儿很开心,马上很麻溜的起身了,然后站繆在张任身后,给张任捶䗔背。

      “发个屁,好好干活才会发,别想着偷鸡摸狗,㥑你本姓什么?”

      “⚺贾!”

      “你还跟上一任县令同一姓氏啊!?”

      楬“啊!”小狗儿以为少主在意呢!

      “名字呢?” ≫ 냢

      “父母去的早,没有名字,活下来之后,有人告诉我,父亲姓贾!”ꍱ小狗儿想着自己的父母有点伤心。

      “嗯,鹏程万里,那就叫㌔贾鹏吧!小狗儿太鴼难听了!”

      “谢少主赐名!”贾鹏拜倒在地。

      “把李老板叫来,我有事跟他说,嗯,先不要跟他说我是县太爷!”

      “是,少主!”贾鹏一溜烟就出去叫李老板去了。

      ᲏高顺带着人出去县尉署练兵去了。

      霤 张任脱下官服,坐在堂下,喝着茶水,想着ᔢ事䰱情。

      贾鹏带着李老板进来,李老板是一个没进入过县衙的人,在县衙门口晃了好一阵子,最后被贾鹏硬拉进쳅县衙,他只见之檲前的周公子坐在堂下喝앆着茶,好不悠哉。

      “周公子!”李老板做了个揖。

      “来!斓李老板,喝茶!뺏跟ꛤ你谈点事⬜!”

      李老板坐下来看了看县衙一圈,偌大的县衙居然县令和衙役一个都没有,很奇怪。

      㽹 “李老板,我们之前交易很开心吧!我想问个髴问题,为什么要卖驽马呢?没人要吧?”

      “周公子,这你就不知道了,胡磶人也很狡눯猾的,他们就算你的钱给够了,也要塞点驽马给你,比如十匹驽马可以买一匹中等马,十匹中等马可以买一匹上等好马,哪怕你有一百匹驽马在胡人那里,你也没法换成⊮一匹ﭷ上等好马,这兑换只能是上等好马换十텏匹中等马,ᢀ不能十匹中等马换一匹上等马,上等好马是属于战略资源,胡人一般是不会允许上等好马买到长城以南来的,这都要想尽办法,被他们允许才行,而且一旦私自贩马五匹以上的上等好马,被发现就是被杀掉們!” 켞

      张任ܿ明白了,这跟后世厂家给代理商货的时候不会只给好卖的产틹品馺,难卖的也搭着,而且马匹是战略资源,一旦成为ヮ战略资㴵源完全不一样了,而汉人这些狡蕍诈的事情樍做得多,婗草原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淳朴。

      꾯᳥ “我想让你给我做专供的马商,以后上等好马和像奔月一样的马都给皑我送过来,价格像上次的一样,你觉得如何?”

      李老板正欲开口銿,一个뒵衙役走进来:“报告县令,我娘病毯重,想请假!”

      汍 ⦏“马也,给他一锭银子,你好듩好回去照顾你母亲!”

      ퟋ “谢县令!”这个衙役很感激新来的县令,然后退出了县衙。

      “县令?你䫁是新牚来的县令?”

      “重新认识一下,鄙人张任,新任平城县令!”

      李老板肠子都悔青了,自己跟新来的县굦令要了这么多钱,而且对方好像跟中山张世平家也很熟悉,该怎么办啊! ࿽

      张任看出李老板的ጂ心思:“李老板,没关系的,㖰我做生意,该赚的,但东西要好!世平叔是我族叔,到时候关外进来的马匹,直接拉到世平叔的马场,他们会给你钱的。”

      李老板一愣,原来张世平㖹是张县令的族叔,自己居然这么诓他:“一定、一定,这上等好马按三十五两银子一匹,奔月这类的,一千二百两黄䂂金一匹。”

      “这样吧,上等好马,呩在我这五十两一匹,奔月这样的一千六百两黄金垗一匹!”张任深知,有的时候不能剥削劳动果实太过,人家不想动,只有激励,他们才会更加努力。

      눩 糶李老板大喜,这个价格到平城这一带根本找不到这么好的客户,上次귋也只是䗍开了高价而已。

      “说道奔月,我想找找这类켩的马,你能找得到吗?”

      “县令大人,你要多少匹?”

      张任一听,嘿,还有戏啊慜!

      “越多越好,两、三千匹最㑔好!”

      “这不可能,奔月这种千里马能再找到一、两圥匹都是谢天谢地了!”李老板擦了擦身뗎上的汗,两、三千匹,这也太夸张了。

      “不需要千里马这级别的那种,能晚上能彈和上等好马白昼那样的速度就行了,当然速度越快越好!” 䨀 ′ 李老板一愣,很明显,垐这个张县令要晚上行动,呃…╿…

      墫 쀲 “这个啊!雲我可以打听打听!”

      鸖“有的쁷话,价格你来定!”

      鰋“好,价格必垸定公道!”

      뗑“千里马这一级,越多越好!需要我们的帮助直接说!”

      “是!”

      榼张任皱了皱眉头:“还有,帮我打听一下蒙胡一族在哪里!”

      “蒙胡?”李老板思索了一会儿,但是没想起什么!

      “蒙胡这件事,你找到了,有奖励,千两黄金,如何?”

      “千两黄金?”李老板深吸一口气,这可不得了,这跟贩踶千里马不同,那个从胡人那获取本来就要很多钱,重䶶要的是冒着泍生命쒂危险,贩卖上等好马还有机会活,但千里马被逮着就算给钱也没机会活,但是这个消息不要本钱ຸ,也不用冒涝险,只需要打听一下就行了ꏸ,廙这开价真的很高很高。

      “是的!”翕

      “好,我一定ȡ尽心尽力!”李老板知道,这张县令肯定还会派其他人去草膈原上打听。

      “还有两件事!”

      “县令你说!”

      “帮我找些人,教我的人鲜卑语言、匈奴语㡉言!”

      “这个倒是很容易,我的朋綠友就有人熟悉!”李老板也没有说错,毕竟常年在草原上混的,而且符不只是这两族的语言,还有其他䮛的,李老板本人就会,不过,李老板还是想出关贩马赚钱,至于语言,自己也有甏这方面资源。

      “这是秘密,不能传出去,帮我打听一下草原的情况!䓪如果需要我可以派人簿保护你!”

      “这有点风险,但也没什么问题!”

      顊 “好,拜托了!”

      “县令大人,以后还要仰仗你了!”李老板看着张县令,对自己如此客气,作为马贩䢠是第一次受到官方的尊重,不由得对张县令交代的事情更ꈛ加上心了。

      张任笑了笑,送李老板出县衙。 ፉ

      纕 李老板一离开,张任招来马也和小贾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