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木梓影音在线播放

      连胜还在不断地大笑着,柳絮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抽픳在连胜的头上,把连胜抽到一边去,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随后走到了连明面前,看着威武不凡的儿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儿子,这个剑别人可以碰吗?” 忤

      “当然可以,只要我不想,不会有什么事的。”说着还把右肩靠过来把剑移动到柳絮面前,让柳絮摸。

      柳絮伸出左手,手指轻轻的覆在剑身上缓缓滑动 낱

      걦 她感觉的手上的青钢剑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了,即将要脱手而出,柳絮才恋묙恋不舍的收回了手。

      此时她心里有了一丝猜想,随后起身看向连胜,突然抬起青钢剑,两黄两紫缠四个魂环绕在上面,想着连胜冲了过去。

      连胜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瞬间武魂外放,抬起了青铜剑,两黄两紫一黑五个魂环从脚下升起,缠绕在青铜剑上也冲了上去。

      两把剑碰撞在一起,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极致耀眼的光芒,当Ꚑ光芒散去之后,只见连胜和柳絮手上各捏着的长剑已经变了样,连胜手中的剑身变为有四尺多长,剑身以青铜色䜧剑脊为左右界线,剑从为一䂽半白色,一半为红色,剑锷和뒈剑锋都是青黄色,剑身上面缠绕丝丝的着紫气(剑脊就是剑身中间最厚凸起的一条线,剑从为剑的两边下坡的緔地方,葎剑锷是剑两边的剑刃,剑锋就是剑尖。)

      柳絮手上的剑则细长不少,剑身不足四尺,剑身上也不是青铜色的剑脊,而是青钢色,当被太阳光照上去的촒时候青绿色的剑脊则会反射出彩色的光芒,十分之耀眼,剑从白红两色,剑锷和剑锋为金属质感十足的银白色,感觉极其锋利,光看着就让人十分肉疼,其上也缠绕着一丝丝的紫气。

      这就是连明父母的武魂融合技,“雌雄捕双剑”。武魂融合期间,双方共享武魂属性和魂力,(相当于把两个人的魂力加起来放到一起,双方可随意支配)并提升所有攻击百分之二十五的伤害,其剑上缠绕的紫色雌雄剑气,每一次攻击都会注入敌人体内,下一次攻击将会激活敌人体内的剑气一起攻击,造成更强大的伤害,并再次注入剑气融入敌人体内的剑气当中,一次次的叠加,敌人体内的剑气越来越多,攻击也会越来越强,当剑气叠加到Ҡ一定程度将可以引爆,剑气会从敌人体内炸开,冲体而出。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武魂融合技,就凭这个武洹魂融合技,连胜和柳ﵫ絮在魂圣之下鲜有敌手。

      连胜和柳絮提着剑走向连明,单脚跪地,蹲在连明的面前,柳絮摸着连明肩上的雌雄双剑说道:“是雌雄双剑,没错了~”

      说着激动得紧紧地抱住了连明。

      ꄄ“麻麻,ં喔腰护膝补锅来了!(我要呼吸不过来了)”连明挣扎着说道。

      ⣘柳絮这才松开连明,捧着他的脸狠狠地香탛了一口,心想着:真是妈的好儿⊜子。

       揉了ᔭ揉连明的脑袋站起身来,暗暗地捏了捏自己的左手,其实她刚刚抱住连明的时候已经桪摸到莫䠖邪的手了,故意的,回味……咳,回想着刚刚的触感,滑滑嫩嫩的,虽然有点凉,季但是她还是感应到是有温度的,不像死物,而且那触感,啧啧啧啧啧~跟真人一模一样,而莫邪发觉了也只是歪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

      连明得以逃脱生天,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差点就死掉了。

      现在到连明的父亲,连胜的回뮇合了。“额……”连胜挠着后脑勺走出来,“那个…쓅…儿子你……你的武魂蛕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说着看了一眼连明手上焾的莫邪,“诶呦~诶呦~疼。”柳絮直接拧着连胜的耳朵拉了回来。

      “当然可以。”连明说着挺起小胸膛说道:“我的武魂干将莫邪,她是莫邪,我是干将,我们是一体的。”

      “我们永不分离!䷘”连明话音刚落,魛傍边的☻莫⤌邪挥动了믳一下左手瞬间接道。

      连明父母眼中透露着复杂,但并没有说什㇝么,等着儿子接着说下去。

      连明像是安抚一般把手放在莫邪的大腿上地轻抚莫邪的大腿接着说道:“莫邪也是我的武魂之一,我肩膀上的剑应该是用我糱的魂力凝聚的,可以用来攻击,每次攻击都可以增加2耻5%的伤害。”

      “是真的吗!”

      听到这里壌,连明的父母又忍不住激动了起来,连明的父亲连胜更是激ꁟ动,要不是儿子在前,㨑他可能早已经跳起来拍뽊手叫好了。

      这是他们两个人施展武魂融合技的癃时候才有的条熥件,不能长久使用,现ᒷ在他们的儿子刚觉醒武魂拥有了一个增幅技能,想当初他们觉醒武魂的时候只是比普通的刀剑坚韧锋利罢了,对比一下,他们怎么能不开心呢

      他们的❈儿子如此的优秀,强大的武魂,强大的先天满魂力,连胜直呼,我儿连明有封号之姿。

      “这个能力好像只有对魂力平A有效,魂技用不了。”连明接上刚刚被打断的话说道。

      ᅘ “什么!”正在窃喜的连胜还在幻想着各种画面,就被打碎了,忍不住大声的叫了酬出来。

      ⬷ “你再仔细检查一揥下,这是不可能的!这邴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啊!一定是你搞错了,再好好检查一下,一定不是这样的!”连胜感觉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抓着连明的肩膀,激动地语无伦次。

      柳絮又一巴掌把连胜拍到傍边去,随后在连明面前蹲了下来,与连明平视着,抬起右手抚摸着连明的后脑勺安慰道:“没事的,没ฒ事的,我儿子剑术从小就这么厉害,一定比섍魂技还强,这个能力对嘂魂技有没有增幅都没事,我儿子不用魂技一样能把他们赶跑,是吧?”鞁说完又给连明脸上来了个香香。

      连明已经彻底沉陷在柳絮的母爱之中。

      慢“嗯!”连明握着拳头狠狠的点头。

      “嘿嘿嘿~对对对,我儿子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打不过他们雱呢㰃!”此时连胜揉着脑袋凑过来,讨好地看着柳絮憨笑道。

      这个样子连明看着都想给他떈来一巴掌,每次看着连胜这样憨笑总感觉贱贱的,心想着就你这样还想当严父,做你的ﱝ美梦。

      柳絮拉过连明的手,嫌弃地瞟了一眼连胜,转头对连明说:“今天跟妈妈睡好不好?咱们不䎁管爸爸,让他自己玩去,好不好?嗯?”

      连胜在旁边瞬间石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老婆大人不会这样的!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连胜心里疯狂的咆哮,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额这……这个……”连明早在一岁多的时候就跑出来单独睡了,平时很少跟父母멳一起睡了,现在不说他已经六岁了,关键是他更喜欢一个人的空间,这让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边上的连胜看准时机,一个冲刺,抱住了柳絮的大腿,“不要、不要嘛~人家一个人睡觉会害怕的,晚上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很吓鋙人的。”连胜抱着柳絮的腿坐在地上扭来扭去的。连明膓感觉十分的辣眼睛,右手盖住了右眼和额头,头微微向上抬起,然后闭起了眼睛,叹了一口气“好嫌弃啊!”莫邪则在旁边歪쯕了歪头。

      连明转过身往门外走去,连明像表示这样的现象无论见过多少次都还쐂是有点受不了,甚至有时候想象一下前世的父亲如果也是这个样子,他就感觉一阵恶寒。

      柳絮面色复杂的看着连明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回过头来右手狠狠地佉揉着连胜的头发,连胜的头发瞬间变成鸡窝头。“死样,不知道打哪学的,这脸咋就这么厚呢?”说着还捏了下连胜的脸。

      正抱着大腿的连胜翻了个白眼,回道:“不然你以为我媳妇咋来的。”

      “你这个老不羞的!”

      ……

      太阳东升西落,又是ບ一天。

      䦚 当晚吃饭的时候,连明的母亲柳絮一直在说,让他晚上好好睡觉,明天早点起床跟他们去猎取魂环。

      是的,됖柳絮停留许久的四十九级的魂力在也今天下午突破了,明天要带着连明去一起猎取魂环。连明扒着饭“哦嗯啊”的应着,柳絮有点担忧的看着连明。

      连明这一整天都释放着武魂了,问他的时候就说锻炼武魂,并说只是释放一半的武魂不会消耗很多魂力,反而懇可以锻炼魂力,而且一䡘点都不重的。 ⯙

      连胜夹了口붑菜,看着端坐在连明旁边的莫邪,突然好奇的问了一句:“她不用吃烓饭吗?”

      柳絮听到到瞪了他一眼,连胜赶紧低头努力扒饭,表示ꍈ“我刚刚什么都린没说。”

      “啊?”连明呆了一下,好像也是哦,想着就捧着碗站了起来,夹了一筷子饭伸到莫邪嘴边推了推。“来,啊~”莫邪看了眼连明伸过来的筷子,哼的一下把头转向一边。

      “额……”连明看见荴这种情况,收回了筷子,挠了挠头,重新坐下对着父母说道:“她鬘好像不用吃饭的。”

      “诶~”柳絮看到这种情况鿬,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好好吃饭。”

      “哦。”连明父子应道。

      吃完饭回멓到房间后,连明把莫邪放到床上后,훪把外套一脱,挂在边上。

      껍走到屏风后面洗澡去了,洗澡水早就已经让下人放好了,连明整个人泡在浴桶里面,十分的舒服。洗到一半,连明突然想起什么,起身趴在桶边上。

      “莫邪…转…莫邪……”连明叫了两声发゚现没有回音,连明皱了皱眉头。

      连明:“随我归去。” 잌

      “往蒿里去。”随着连明呼唤,一句台词顺势响起。

      熛随后只看见莫邪从卧室里绕过屏风媽,走廭向连明。连明正双手垫在桶沿上,脑袋趴在上面看着莫邪走来。

      莫邪走到桶边上,臀部靠在桶沿上,随后就要往里倒去。

      吓得熯连明赶척忙冲过去,双手抵着莫邪的后背把她推起来,连明想着벰:等下衣服땪湿了看你怎么办,我可没有衣服给咛你换的缯。

      莫邪被推着站直后也不动了,就定定的站在那里。

      连明赶紧爬起来,ཊ换好⭉衣服,朝着莫邪走去,连明走过来靠近她的时候,她就自己过来双手搂着连明的脖子,正坐在连明的手臂上),随后左手收回来,右手放在连明옘肩膀上。

      “诶~”连明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右手伸过去捏了捏莫㗢邪的脸,“走,睡觉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