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凤娇近况

      赵秉越的心都提到할了嗓子眼了,范伟进忽然不轻不重地敲了下茶几:

      ꬍ “沈云,暑假都干吗去了?你这么疯沈叔叔知道吗?”

      ꓻ 沈云顿时就不干了,下意识地将酒杯放到了茶几上嚷嚷道:

      “什么叫做我这么疯?咱们出来玩不就是要一貗个轻松快乐吗?都来了酒吧还这么顾及做什么?”

      范伟进似笑非笑鏮:

      㔶 “有的东西是不能乱吃的,你先放着吧。”

      再看赵秉越在冲着她们使眼色,李远和沈云立马就明了了。

      两人顿时就老实下来,李远面前的那杯鸡尾酒是碰都没碰。

      毕竟都是涉世未深的小伙子,面上的紧张之色难免就带了出来。

      范伟进敲敲茶几:

      “冷静一点,别被别人发现了。”

      沈云压低了声音,还是掩饰不住内ꡭ心的暴躁:

      䀵“这还撱怎么ⴋ冷静?原来酒吧ꂑ这么黑啊?”

      范伟进无鑫奈:

      “早就跢跟你说了这里鱼龙混杂的,不过你们今天纯粹是遭了ေ无妄之灾,对方是冲我来的。” 

      嫭 正说着话呢,门边忽然传来宋一飞的声音:

      “怎么是你?你放궽开我,你松手鰄,你再不松手我要报警了!”

      沈云大步走过去拉开门,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包厢外面,瞻面色苍白的宋一飞正被给她们送鸡尾酒的侍者抓着手腕。

      宋一飞看着这个侍者的表情非常渢地奇怪,也很惊恐。

      鎷 沈云当机立௄断㒾,立马加入战局,他一个手刀就砍ꍕ在侍者的后脖颈ኽ上,侍者是应声而倒。軄

      暇 疲宋一飞也配合地㡸好,慹和沈云两人就将这昏迷的侍者䵧给拖进了包厢。

      范伟进鯣立马摸出手⨊机联系保镖,虽说现在走廊上没人,但是这么多的监控装了是摆设啊,范伟进估计没有几ॄ分钟就会有人找过来了。

      ﲒ将包厢的门锁死了,沈云一脚就踢在侍者的身上:

      “滚犊子的,居然敢对我下阴招?”

      范伟进制止他ﳝ:

      “行了,赶紧在他身上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东西出来,找到东西咱们也好报警处理,要不然无凭珐无据的,咱们也不好办。”

      曶这下李㬂远和沈云,连带着苍白着脸的宋一飞,那是将这个侍者的身上翻了个遍,最后在他衣服的暗袋ᯍ里孹找到了一个盫小訠包装。

      宄 看着也不鴾多,就两三克的样子。

      范伟进看了眼装在透明小袋子里的东西,脸色非常地难看涕,

      “Ǣ我来报警팗,刚刚这셙个人送的吡酒你们不要碰,这可都是证据。”

      宋一飞摸出手机,里面有一段音频。

      “我刚刚从厕所춣出来,䈵不是找不到謰包厢吗?

      无意中走错了地方,尝就听到这个人在和一个女人商量,意思是要在咱们包厢里的酒水里面加点东西。”

      “我就看见了这个男人,干脆就将这个录下来了。哪里知道他居然发现了我?居繕然还想对我动手빲,灖要不是我跑得快,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宋一飞的脸色雪白,真的是被吓到了。

      ꢻ他也不敢和范伟进她们打电话,这人多眼杂的ᚅ,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就更讨不了好了。

      “那个杯子你们喝过试了?”

      룢 在看到茶几上的两个ꋣ只剩半杯的鸡尾酒碴的时候,宋一飞心跳都加速了几分。

      “没有,你放心,我们怎么可能随便喝别人递过来的东西?”

      范伟进즣拍拍宋一飞的肩膀,察觉到宋一飞渐渐地安静下来,这才算是刱放心。

      鳇 “进哥,警⃖方什么时候到?我觉得这里太不安全了,难得出来玩一次,还遇上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想要回家。” 섶

      譆 李远就是有点八卦,本身又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现在深刻地接触到黑暗面,自然有点扛不住了。

      范伟进蹙眉:“别担ﱲ心,保镖都在外面,￘我们一定会安全到家的。”

      这么说着,范伟进也有了一丝的担心。距离톲他报警才刚刚过了十分钟不到,十分钟警察肯定쒽赶不过来的,现在츚就希望保镖能够帮忙顶一下了。

      总而言之,他们现在是深入了别人的腹地ঔ了,想要靠着他们几个小男生的力量全身而退,那真的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尤其是他们几个人当中,除了沈云是⋕练过的以外,其它人都是拖后腿的。

      范伟进蹙了蹙眉,这种将自己的命运交付到别人的手上的感觉真心是不好啊。

      几个男生凑在那里嘀咕,门已经被范伟进他们用茶几给堵死了,外面的人想要进来也不是一件慃容易的事情。

      如今他们能够做的也就是等待了。

      在走廊里发生的事鍕情自然是瞒不过监控的,尤其沈云还动手打晕了那个侍者,朱勇华的手下꧍顿时就行动起来了。

      没有几分钟,就有侍者过来敲门,想要看看里面的情形。

      范伟进他们丁全都堵着门,根本就不让他们进来,双方顿时就僵持了。

       既然从门进不去,这些人就开始想别的办法了,包间是在二楼,二楼对于他们来说还算是轻飘飘的,就有一个黑衣服扒上了二楼뷱卫生间的窗户。

      他才刚刚露汫头,就被赵秉越毫不留情地推了下去。反正是二楼,估计也不会出什么大뉑事故,但是伤胳膊断腿估计是딂少不了的。

      赵秉越冷着脸,下手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范伟进看了他的侧脸一眼,没想到这也是一个狠人啊。

      范伟进ߏ和赵秉越就守在卫生间里,上来一个就被他们推下去一个,楼下是咒骂声一片。

      낒保镖们也已经突破重围到了二楼,已经和二楼的那些打手们交上手了。

      听着外面的声音,范伟进心里更加地安定。原先被沈云轳打ꁒ晕的侍者也已经苏醒了,可惜他被沈雨等人捆地严严实实的,就㝟算是他想要做什么,也翻不出什么花儿来。

      如今整个酒吧里该走的人都走地差不多了,外面的人也츋没有了什么ꉹ顾炚忌,下手也越发地重了。

      沈云趴在门板上听着,感觉紺保镖快要支持不住了。

      他冲着卫生间吼䨵了一嗓子:

      焈“进哥,怎么外援还没有到?”

      话音刚落,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쌃。这下双方都停手了,不ꐼ停也要停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