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忆

      围在灵㖪丹堂摊位前的众人很快散去,大部分人失望地离开,碍杂ᮃ物堂的人基本上都是看个热闹。

      就算在同一门派,待遇相差也是极大。

      朱天赐问:“武师弟,你们种植灵草难道就没有报酬吗?”

      武林答道:“有,会按贡献值换相应的功法。”

      朱天赐只觉得牙痛,他修炼的几种法术都是免费的!

      还是闷声发大财吧,吕掌门对他这么优待Ⰵ,他可不能不识好歹,拿出来炫耀。

      田语云道:“走,咱们也过去。”

      三女移步走向门秬口,武林跟着走了两步,看朱天赐没动地方,又退了回䁂来。

      朱天赐道:斷“你不去看看?”

      武林沮丧地道:“我又没灵石,看了也白看。” 锺 䝻

      朱天赐傶暗自赞许,这位小师弟虽然年纪不大,但行事很老道,也能压住自己的好奇心,将来未必不是一号人物。

      陶西风快步回来,手里₝拎着一个小口袋:“老大,我买了一些止血散和辟邪丹。”

      㚀 “不错。”朱天赐问:“有仙΀元丹没有?多少灵石?实”

      陶西风摇头:“没有,只有灵气丹和灵元丹,灵气丹十灵石一枚,灵元丹一百灵石,我听说仙元丹至少一千灵石。”

      ࿴“这么贵!”朱天赐吃了一惊,问:“你知道仙元丹有什ꎠ么作用吗?”

      陶西风神往地道:“我听说仙元丹不仅能大补灵气,໺还⸹能易经遪伐髓,疏通各处经脉,才被称作仙丹。”

      朱天赐暗自一怔,他服下仙元丹并没感到身体有什么异常,ꖜ经脉也没有什么变化,难道还是与鲿他的龙体有关?看来仙元丹被他白白浪费了。

      他想起一事,问:“你知道辟谷仙丹吗?”

      陶西风疑惑地问:“老大,你问这干什么?哦,我听说过,辟谷灵丹可以改造人的肠胃,再ⴭ也不用进食,而辟谷仙丹除了这个作用之外,似乎还能大幅优化人的体킪能,使体力恢Ɠ复得更㎀快。”

      澧朱天赐又是一怔,他自众服下辟谷仙丹之后,确实껴再也没有饥饿感,但他很少有体力大幅消耗的时候,并没感觉阮有什么变化,不知辟谷仙丹对他的龙体是否也起作用,有机会倒要试一试。

      这时,三女也똔走回来,各买了一瓶灵气丹,和几瓶止血꽝散辟邪⦩丹。

      灵丹堂那矮胖弟子大声道:“还有没有人需要购置⣳灵丹?”

      ꗄ 陶西风问:“老大,你不去看看?”

      朱天赐摇摇头。

      他能直接吞服灵豆,用不着灵丹,那灵气丹仅值十灵石,想必起不了多大作用,仅仅容易服用罢了,而灵元丹太贵,他不想那么浪费,更不想招摇。

      灵丹堂五名弟子收起灵丹,将支架折叠碝,扛起来向大门外走去。

      武林奇怪:“他们不参加狩猎풿?”

      田语云说道:“他䢃们不用去拼死拼活,何况有炼丹资质的人很少,掌门也不允许灵丹堂的人去冒险。”

      朱天赐心道,咱也能炼丹。

      他有灵眼,说不定比大部分灵丹堂弟子的炼⸵丹资质都高,如果吕掌门知道他有炼丹资质,肯定会把他雪藏在灵丹堂,但他不喜欢被保护在温室里,只有实战才能真正验证和提高实力。 乏

      这时,阎欣大喝一声:“肃静!”

      众人一同望去,只见阎欣身前ꜙ不知何时꤮多出一青年,比阎欣矮半个头,但神情冷峻,很有声势,正是灵剑堂堂主,井东飒。

      井堂主扫了一眼众人,大声攡道:“这次狩猎,掌门派我带队,保证你们的安全。”

      Յ说到핏这里,他特意盯了朱天赐一眼,带着鄙视。

      朱天赐猜到吕掌门ﳜ还是不放心,专门派实力高绝的井堂主领队飢,说߇是保证大家的安全,其实重点是他一个人。

      吕掌门没有阻止他参加狩猎,很可能与灵仙派有关。

      “现在我说一下规矩。”井东飒接着说道:“你们只能在开发过的区域ަ内活动,可以单独行动,也可以组队,所得战利品归个人或组队共有,其他的按门规,另外,这次与灵仙派一同狩猎,咱们要像对待同门一样对待她们,互助友爱,不得做出给本派丢脸的事情,否则严加惩处。罥”

      他㌇话声一停,众人纷뀦纷小声嘀咕起来。

      朱天赐问:“田师姐,有什么战利品?”

      田语云说道:“我参加过一次狩猎,魔窟的一些特殊区域会有少量的魂晶,值很多灵石。”

      朱天赐立即想到在万坊城外魔族领地,从黑衣中年人身上岼搜出的小袋渂黑石头,后来被皮包骨的魔物抢走,莫非那便是魂晶?

      但他很快将注意力放⭌到另外一处:“魔窟?”

      ⲃ田语云:“像迷宫一样的通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卢玉问:“师ꎧ姐,还有别的战利品吗?”

      ᠥ “或许可以打到魔兵,价值更高,不过有魔㬨兵的都是魔族高手,非常危险。”田语酲云恐惧地道:“最好还是别遇㚋到他们。”

      ꊎ 朱天赐心中一沉:“会遇到魔族高手?”

      田语云很是担忧:“一般不会,但也不一定姤,我听说你们灵剑堂的高手戚中轮就是死在魔族高手的刀下。”

      朱天赐知道自己现䦓在的领地以前就是属于戚中轮的,看那灵豆树的规模就能看出这位戚师兄的实力,却原来雲是在狩猎时冤死的,运气捦实在不好。

      几人的神情都蒙上了层阴影。

      这时,井堂主断喝一声:“出发!”

      他身后阎欣二人向两旁闪开,井东飒转ể身走进大门口正对着的小门。

      䬴 灵剑堂另外七名弟子带头,陆续跟过去。

      냗门外雾气蒙蒙,什么也看不到,闪面的人进入雾气之中便消失不见。

      䰰 又是传送。

      仍然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却不是钢铁玉石结构,而是灰褐色的岩石,而且并非是堆砌而成,而是一个整体,布满利器切割的痕迹,顶上呈拱形,上面镶嵌着六颗明珠萺,散发着亮光,一看就不是夜明珠的萤光,应该是灵物,而且组成了一愓个灵阵。

      大厅只有一个⮶出口,出口外并非雾气ꦣ蒙蒙,而是一个长长的甬道챂,两边也是灰褐色的岩石,光线幽暗,有三名灵天弟子守在这个出口。

      朱天赐是最后进来的,一看岩石的颜色就知道来到了魔窟,只是他想不到灵㵣天派能直接传送到魔窟内部,原来还以为传送到魔窟的某个洞穴口附近。詳

      他迅速感应了一下,这里的灵气极其稀薄,而且很难驱动,心下就微微一沉,在魔窟发动法术肯定会受到很大的限制,看来需要更多地依靠掌中剑了。

      井东飒堂主就站在三名守卫弟子前,显然已经与他们打过招呼,见人已经到䓎齐,便大声道:“这里便是魔窟,你们即将狩猎的地方,你们之中有些人来过,想必已经与其眨他人通过气,我就不多说了,现在自由组队,一息之后出发。”

      三十七名弟子开始乱哄哄地组队,虽然杂物堂人数占了大半,但基本上还是以灵剑堂八名弟子为主,组成六队,另外由杂物堂胖大中年人为首组成一队,基本上都是与灵剑堂弟子攀不上关系的,人数倒不少,有十一人之多。

      朱天赐六人自成一队,包括灵月堂三名女弟子,陶西风和武林,却뇘囊括了全部四个堂口的弟子,也有另外几个人试着想加入,都被朱天赐拒绝了,组队人数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何况亲疏有别。

      靫 田语云问:“冷师弟,咱们用什么阵形?”

      六人中她年龄最长,实力也高,但显然以朱天赐为中心,因此咨询他的意府见。

      “田师姐你安排⑯就行了,我当自由人。”朱天赐很客气,也很坚决。

      田语云一愣,组队做任务时,最难当的就是自由人。

      因为自由人的责任最大。

      无论是救援还是断后,以及关键时候的攻坚,都依赖自由人的发挥,自由人在队伍中往往都믖是实力最高的,这位冷师弟如此自信倒让她刮目相看。

      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因为卢玉的关系才凑到一起,当听说这位灵剑堂的新弟子是靠퐌关系进来的,心中不免鄙夷,以为他的实力也高不哪去,后来又陆续增加的两个人实力明显不济,不仅年纪小,杂物堂和灵器堂弟子的实力在各堂口基本都是垫底的,这样更是拉低了队伍整体的战力,但她也不好说什么,她不想得罪这位的强硬后台。

      组队时也不好另起炉灶,仗着自己的蔠实力,觉得翢这次狩猎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何况有灵剑堂的井堂主坐镇,井堂主绝对是踫灵天派顶尖的战力之一,除了两位太上长老和吕掌门,就属他实力最陉高了,就算是闭门潜修的六大长老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井堂主肯밚定会优先照顾灵月堂的三个女弟子。

      如今这位不知深浅的冷师弟强烈要求当툃自由人,田语云虽然怀疑他的实力,却也不好拒绝,另外也想看看他的战力究㌓竟如何,略一想䷛,便道:“好,有劳冷师弟照顾大家的安全,这样,武师弟你比较机灵,在前面探路,这位陶师弟,你来断后,卢师妹你在左边,楚师傚妹,你在右边,我居中策应。”

      她把关系最疏远的武林排在最危险的前面,໸把灵器鈺堂的小胖子㪞排在相对安全的后面,三女则在最安全的中间,对她来说是最合理的安排。

      渍其他人也挑不出毛病,女人就应当受到保护。

      혢只有武林的面色有些难看。

      朱天赐安慰他道:“别担心,遇到情况你尽管向后退,自有我顶着。”

      武林强笑道:“冷师兄,谢谢你,我能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