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琳APP

      谳其实原先呢,宁卫民本来是想ᙽ把张士慧送他那皮帽子转送康术德来着。

      那东西戴着暖和,真不冻耳朵啊。

      虽然张士慧和卖货的售货员都不知道是什么皮子,可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是青根貂㯕的来了。

      㻮不过话说回来了。

      ♆ 恰恰因为东西太好了,这帽子戴在脑袋上太显眼了뾧。

      老爷子才没法樽收下,只能是敬谢不敏了。

      为什么还用说吗?

      飧 就因为康术德如今给玉器厂看大门。 ഊ

      他要成天带着这个去单位上班,能不惹来闲话吗?

      那不是诚心让别人瞅着不舒服吗?

      正式工还带个兜嘴的棉帽子呢,你个临时工戴的帽子焃比厂长都好,这不像话啊。ə

      纸所以宁卫民也就只能把那皮帽子自己戴上᥯了。

      随后又重新准备了这么两样更뺞实惠、更低调的东西给师父宱。

      “老爷子,旁的也不说了,大年三碟十,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就当是谢师了。您那老寒腿啊,有这暖水袋捂被窝,就好受多了。上悩班带着这紫铜手炉,手也就暖和了。뼗您不会再嫌弃吧?”

      别看宁卫民几句话说得轻巧,但是却能从赡俩件儿东西上看出他上心了。

      康术德自然不能不为之感动。

      于是展颜而笑,随后也从怀里掏出来一串糐铜钱,递给了宁卫民。

      “小子,这是给你的,就算是压祟钱吧。”

      宁卫民躬身接过来一看,有点吃惊。

      因为这멁串儿钱倒也罢了。

      无非是秦半两、汉五铢、开元通宝、康熙通宝、乾隆通宝这些盛世的铜钱。

      檶 这年头这些东西不老少的,讨个吉利而已,其实不值得什么。

      但出彩的,却是钱串儿上有一个鸡蛋大小,雕了五只蝙蝠的玉石。

      实在是技艺高超,栩栩如生。

      而且一看玉质就不柨错䙴,羊脂一样。

      宁卫民登时惊讶了,“老爷子,这是新的?和田玉?”

      康术德点头微笑,颇为嘉许。

      “嗯,풍眼神还賨不错。这是我托玉器厂一位老师傅做的,人家可是‘北玉四杰’之一刘德盈的徒弟。手艺现在全厂排最前头,能卖我面子给你做这个,是你的造化。”

      跟着话锋一转,就考教起来了瀾。

      “至于为什么做这个式样,那是有讲究的。燕Ꮏ么虎儿学名蝙蝠,代表着福气,这你应该清楚。可为什么是五只,你知道吗?”

      宁卫民想了想,摇摇曻头。

      X老爷子便提点道,“记住了,五福就是长寿、富裕툺、康宁、攸好德,壑考终໤命。”

      宁卫民还有点不明白,又问后面两个福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郑重道,“就是有셋好德行,能善终的意ಞ思。这五样加起来,也就是咱们老百姓一辈子的全部想头儿了。”

      “没别的,给你这个,就盼着你能好好的活,这辈子能得到这五样福气䄁。这可比你发多大的财都有用。”

      于是宁卫民也感动了。

      长期孤身一人在社簯会上漂泊,他当然懂得师父这话里所寄予的深意。

      걭心头一热,就跟泡在热水里一样,他立刻捧着这串铜钱跪在嬗了地上㍼。

      主甶动持弟子之礼,恭恭敬敬地给康术德磕了个头。

      窗外,ϡ这时不知是谁在灱胡同外头放起了一筒子夜明珠。

      那红的、绿的、粉的、亮的,鲜艳的烟花依次飞耀在院落的高空,登时把屋里染得迂绚烂无纶。

      而那艳丽之色,似乎正是师徒二人胸腔里共㘨同涌动的情感写照……

      除夕不单是康术德和宁卫民的除夕。

      也是全国人民的,是整个京㺫城的老百姓的。

      几乎就在这师徒二人开始动筷ᥝ子,品尝他们的团圆㪭饭时。

      外面的숶鞭炮声由起初的稀稀落落,一阵一阵地愈加密集起来。

      很快,哪怕足不出户,也能看见天边时闪时亮的火光。 

      这就足以说明,在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个时间。

      还有无数的家庭、无数的人们都是像他们这样。

      心中充满了阖家团圆的幸福,以及对明年生活会更好的期盼。

      别处且不说,就说隔壁的米家吧,此时一样享受着一年里最温馨的一餐,也是最丰盛的一餐。

      米婶一边笑෕吟吟的往桌儿上端着菜,一边嘴里还在唠叨着自己闺女。

      “你们这俩孩子,可真够能省事的。下午就让你们帮着洗洗家里的塑料花,好家伙,你们倒把任务交给洗衣机了。”

      米晓冉已经是大姑娘了,沉得住气。

      只低头帮ꚷ着分碗筷,没说话。

      但年龄尚小的米晓卉却立马叫起屈来。

      两只小羊角辫一甩,从凳子上差点蹦跶起来。

      “妈,瞧㊷您,大过年的还数落人。洗干净不就完了?”

      禠 “干净?是干净。可费水、费电、费机器啊,咱那洗衣机二百多,就让你们夊干这个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连米师傅都看不过眼了。

      “我说你这转变也太大了。刚弄回来这玩意的时候,你那叫一不情愿,老想退了去,没少数落咱大闺女,说花冤枉钱。怎么?现在用着好了,连碰都碰不得了?你别忘了,这钱还得靠咱大闺女还呢。晓冉冤不冤啊,这是两头落不是啊……”

      “嗨,我不是怕鼓捣坏了嘛。”

      镘 米师傅的秉公直言让米婶儿有点不好意思沃了,赶紧找补几椹句。

      “还别说,这事儿晓冉办得确实有魄力,原本啊,我这冬天就怵头这洗洗涮涮了。晓冉啊,好闺女,妈真是不白疼你一场。要不洗衣机的钱妈出吧。你的工资你自己好好存起来……”

      母亲真是难得在钱上大方浸一回,米晓冉忍不住被逗乐了。

      “妈啊,不用了,我都工作了,也该给家里坐坐鑘贡献了。你的钱,还是先攒着,等攒够了买彩电吧。您可千万别着急买黑白的,那才叫花冤枉钱呢……”

      这话一说,招得米师傅又忍不住参与进来了,廍再次反对。

      “还彩电?黑白的我都不同意买。Љ那电视又什么可看的啊?又小又不清楚,哪儿有电影好啊。尤其那电视剧,一集又一集,还不一气儿放完了,跟羊拉屎似的。”

      但这一엯次,他的话可不管用了,家里的仨女性全不理会他这茬儿,反而都嘟起嘴来。

      “没你的事珸儿,喝你的酒吧。”

      米炖婶儿甚至把춦酒瓶一递给他,就又转头跟米晓冉合计上了。

      “哎,闺女,我可听说彩电不好买,而且贵老鼻子去了。得两千多呢,价钱能ῄ顶四ⴂ个黑白的。那是咱小老百姓享受得起的琝吗聈?再说了,咱才挣几个啊,勒紧裤腰带也得猴年马月才能攒够数儿쉐啊?”

      米晓冉没来得及开口,米晓卉又插了一嘴。

      “您可真没志气,要我说,咱宁吃仙㰀桃一口,也不吃烂杏儿一筐。卫民哥也说了,科学技术都是向前发展뒦的,新的肯定淘汰旧的。您要真犯抠儿,图便宜。买回台黑白的来,用不了两年,兴许就成破烂了。到时候别人都看蕞带色的,您还好意思看黑白,土鳖不土鳖……”

      米婶儿那还能高兴?当即虎了脸。

      “哎,你个小白眼儿狼,这是说你妈呢!这还没喂饱你呢,你就造反了!再蹬鼻子上脸,我让你连烂杏ꟿ儿也秾没的吃!”

      米晓冉꼶怕妈真动气,赶紧相劝。

      “哎呀,妈,大过年的,您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她一小丫头片子,不过嘴快点罢了,纯属无心之语。” 䶕

      “况且她的话也不是全没有稛道理。不信您就看那话匣子,过去的什么样Ꞛ?又大又笨,现在这才几年,都成小半导体了。”

      “还有那放磁带的录音羁机,前年出‘板砖儿’那ର会儿,听说王府井百货大楼排出뒇二里地的人来抢购。现在可没人要了吧?都讲究四喇叭的收录机,还得日本三洋的,这差哪儿去了?ᠪ”

      米婶儿这一听,就跟醍醐灌顶似的,倒抽一口凉气。

      “说諄的是啊,这变得⩸也太快了。那……那要依着你幦说,咱要买……就得买彩色的?”

      ⡭“嗯,而且还得买十八寸的。”

      米晓冉坚定的点头,跟着又笑了。

      “不过您也왂甭太担心钱的事儿。因为卫民就有门路能买到便宜彩电。原装进口,还比商店里便宜好几百呢帞,咱找他就行……”

      “哟,他还有这本事ැ?能便宜好几百?那敢情好……”

      米륀婶儿登时露出惊喜的神色。

      可后一秒,又不禁变得狐疑了。

      “不是,晓冉,你和卫民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啊?他的事儿你这么清楚?跟妈说句实话,你们真的……”

      这下,米晓冉脸现红晕了,立刻嗔怪道。

      “哎呀,您怎么又来了?问多少遍了?还有完没完?没有没有,我们什么事儿都没有。不就是邻居和同事嘛,正常接触都不行了?”

      米婶儿被堵了嘴,但对已经能顶门立户的大闺女,她却是个好脾气的。

      不但没生气,没多久就又借着给米晓冉加菜,小心翼翼的相询。

      “要不一会吃过了饭,你和晓卉去给隔壁送点年糕去?你也好帮妈问쥾详细点,둫看看卫民买骨彩电,到底能比商店便宜多少?我也好心里有个底……”

      与此同时,宁卫民和康术德小屋儿的另一边邻居的边家,也在大摆宴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