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秒

      男人戴上了其中一个面具。如果有签署那份合同的人看到,一定会认出他是“教徒”的脸。他把剩下的的东西肀塞回了箱子里,包括水晶球,锁好了箱子。这次,他多放了一块石头进去。 䀂

      剩下的,只需要等待떁了,历史的齿轮已经转动,一旦有人把他开左启,谁也无法阻止它转下去……一切都照着安排尽然有序地进行,均衡终究会重临现实与神区。他不停地转换身份,东跑西跑,在神灵的地盘上欺㹸骗神灵,为的就是将来的某一天,他的理想可以实现…… 抇

      他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了。

      ቟쩘……

      ……

      莫里斯从䚜车顶上跳下,终于擦干净蝴蝶刀的同时,他看向周围,一片陌生的土ྒྷ地。他现在就站在卡车旁,卡车停在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发动机还在【着火。

      可莫里斯在车子的主驾驶位看不到一个人,周围是Ꚛ一排排的大卡车,他似乎到了大卡车的集中营,集中营里却没有一人,这似ꋉ乎是件不大可能塥的事请,他刚从停靠的车上下来,这会儿却一个人没有,那刚才是谁停的车。

      莫里斯从车尾走到车头。

      他看向车厢,又环顾四周。

      莫里斯想不剣到车子开到这里和混血种的阴谋有什么关系,찗一切并不像他预想的那样发生,他本以为是什么惊天的大秘密等着他,比如混血种需要这批物资去干些侵略人类之类的事,车子开到混血种的老家……现在看来,他们把它停在了一堆卡车簇拥的集中营,就和丢弃了一样,周围荒无人烟,没有一点秘密。

      是的,货物送达后就无人管理。莫里斯发现不仅是这一辆卡车没ꗇ人,周围的所唏有卡车都没人。没有混血种,没有惊天的阴谋,集中营也是空的。一瞬间,他有些茫然。

      索性莫里쩞斯的性格让他很快回过神,他跳上车头,一把拉开车门。

      侦探课学的一般都是侦破一般的案情,推理他们的逻辑。一个案情一旦没有逻辑,那릥就不是一般案情了,学校应该开设一个“超能力侦探课”。

      不过既然逃犯决定玩ꁴ谜语,他不介意做个揭秘人。

      车门打开,竰空荡荡的驾驶室……

      莫里斯大喜地发现,车的座椅上有个圆形的罗盘还有一张人皮面具……  뻖 퓈 ……

      ……

      安宰赫静静地看着箱子里的龙皮面具,手碰在龙鳞上,苠质感冰冷,面具早已没了当疜年的温度。可有些事情对他来说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心中一紧,连自己也没发现呼吸变得急促,他把龙皮面具放回了箱子里,结束了回忆。

      他刚从现世回来,买了些治疗头疼的药,安宰赫把感冒药拿出来,走向了一扇木门。

      这个时候,门开了,走出来一个矮子。

      “你这在神区的条件也忒差了,怎么连热水也没有。”

      シ 醍 安宰赫从怀뺯里掏出魔杖,清楚地念出一段咒语后,一盆量的热水从侏儒头上浇下去,将宓侏儒烫得皮肤发红,尖叫着跳起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Ⲽ。

      庨“你妈的,想煮人肉就直说!”李潇洒对着面无表情干坏事的某人大喊。

      他醒来时发现安宰赫的脸,还感动䦸了一阵,本以为这家伙回心转意,现在看来,还是死性不改,坑的一笔!

      安宰赫一脸我们不熟。

      侏儒跑到安宰赫面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止痛药,跑回门后,一把关上了门。

      安宰赫淡淡地说:“西湖的匿守夜人说了,你们被列入了黑名单,如果再去的话,她会考虑把둊你们送到屠龙协会的审判会。”

      “呸,管你的事去。”这家伙依然满脑子都是守夜人的工作,不得不说尽忠职守,但李潇洒不能接受啊,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叫栗栗,是西湖的守夜人,看样子他哪天晚上离开是找女朋友去了。

      ɼ这ⳣ倒霉蛋子竟然真的有女朋友!

      归不得早年要拆他抬,因为他压根就是过来人,早就在台子上跳完了舞,那会儿就是带着舞台经验,侃侃而谈两只没有经验的丑小鸭,看着他们装疯卖傻。

      李潇洒对守夜人有了新的认识,不再是流口水的木头了,而是木头里早就流满了水,他比任何人长得都要高大,却总是装作矮人一截的样子,他压根就是个变态到极点的闷骚啊,有木有,有木有!

      艹,小瞧你了,小瞧你了……

      李潇洒躲在门口,打量守夜港人。

      安宰赫在手机草稿箱上写爝下李潇洒和陈安宇的名字,发送另一边就是屠龙协会,他把手机关上,大步流星地走向罗盘底下,打开雕塑帤的大门,门外月朗星⾩稀,今日的“湾河城”空无一人,如果不是从天河回到了这,想必可以看到无数冲天而起的光柱,天河城作为大型城邦,混血种无疑强大的多……

      瀮刚才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门口,一个长相与他一样的人影一晃而过䤶,他站在门前,手上递来两封信件。安宰赫接过信封。人影化作了黑色的细沙消失在风中。安宰赫拆开了信封넡。信封里是一张印有三剑一が盾图案的合同页。

      安宰赫读上合同。

      “看什么呢。”穿上衣服的李潇洒凑上来。

       安宰赫没有避让,而是把其中一份塞给了李潇洒。

      “你偷拿俺们家快递!”李潇洒已经不把他当小孩了,“佣人帮主人拿快递倒也是天经地义。”

      安宰赫没有理他,扔掉了手里的合盳同。合同和竹蜻蜓一样旋转进了垃圾桶,更多的像是没人要的垃圾。

      李潇洒看着垃圾落入网中,打开合同读起来。 ◱

      没嗆一会儿,他跳起来,“你不要命啦。”

      安宰煙赫照旧不理人,站在一个沁工作台前,⩋忙活自个儿的活。

      “是个人都要遵循劳务法,你算半ὢ个人,可对方也不是正常人啊,真要违㠂反了,这还是他们的地盘,你觉得那群半人半兽的家伙为什么怎么处置我们?”

      安宰赫依旧我行我素。

      髁“你想早死别带上我,我还想多活一段时间呢。”

      一封信从天上飘进了室内,落在了守夜人的工作台,安宰赫打开信封。忽然,他的眼神冰冷,看向了空中。

      ……

      大军迁移,趁着晚自习的时间,陈安宇跟随艾诗来到了天目山賙底,天河끰城的入口,艾诗竟然会反转水滴,重点不是她会,而是他们嗖的一下就到了神区。是的,他们旷了晚自习课去了神区。

      他刚想说这是擅闯神区,艾诗就从巨大的黑布底下,凭空多了一辆跑车。

      她解锁了跑ἱ车门。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还是带上你。”艾诗拉过陈安宇的手。陈安宇见过这辆跑车,姑姑第一天也是这么拉着他上了一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当时他不知道是什么车。后来哈迪斯安利汽车杂志的时候,他才知道是辆法拉利portofino。

      两门四座的硬顶敞篷跑车,虽然是法拉利的入门款还是gt谼跑车,但v8的发动机加上法拉利的调教,他的驾驶表现依然超脱众车,零百加速达到了㠪3.6秒。如果改装得当,还能更快。

      虽然买这辆车的大多数人都不会改装,因为他是有钱人眼里妥妥的买菜车。

      即便是买菜车,此时在陈安宇眼里,他也有着莫名其妙的吸引力,热血沸腾的感觉宛若昨日再现,哈迪斯那句话“每个男人的心底都有一个赛车梦,如果没有,那就是你还没见到。”是对的。

      “其实……我也没有拒绝。”陈安宇熟读心理课程。

      艾诗在陈安宇肩膀上用力一锤。“有觉ܰ悟,我喜欢。”她示意陈安宇上车。 튯

      뎏 陈安宇笑了笑,将军点头了,哪怕是冒牌士兵,也不敢不从。

      갋等等,为什么是“将军”和“士兵”的比喻,而걸不是“大哥”带着“小弟”。这搞得他们要去打仗一样,他可不想打仗……好吧……哪个都像是打仗,因为大哥带着小弟,无非就是去隔壁班级打架嘛!也是打仗嘛。

      陈安宇跟着艾诗,硬着头皮坐上了副驾,不过这会儿多了些高义薄云的味道。

      “你就一点不怕我把你卖了?”艾诗挑킁了挑眉毛,将军可不会老老实桷实地让士兵撩了,“万一我骗你,是个难到不行的任务呢,学弟,装大尾巴狼可是骗不到小白兔的,说不准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可是最后的机会。”

      杛 “我才不怕死嘞。”大尾巴狼轻轻一哼。表示士兵没有一点怯场。

      檄 学姐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拉他出来散心,帮他追女生,自己这个做学弟的,㆞怎么说也要在学姐有困难的时候帮帮学姐嘛。

      就算是冒牌士兵,他怎么랯就不能是个讲义气的冒惻牌士兵了?

      他有个讲义气的学姐,那他陈安宇也是个讲义气的学弟!

      陈安宇心里对自己说。

      陈安宇眼神严肃,双手抄在怀里,这一刻,팕像是为了刘备可以命都不要⟴的庞统。

      “哈哈,说得好。”艾诗轻轻一笑,看向前方的眼睛里好像有一片火海。庞统뚲差点就变成了糜芳。

      “这是뀠作战计划。”艾诗点着火,往陈安宇怀里扔过去一张写有字的纸。

      陈安宇䏗连忙打开,上面熟悉的字迹是打印的,让他一度以为还在上学时期。

      不过好一会儿,他愣㼩住了。他一辈子也不会忘了这是谁写的字。

      “古拉斯教授的任务?”

      䒠 㔝 “必须要有个人去汇报任务。”艾诗点了点头,“虽然它是个简单到不行的任务,但不久以后我会有其他任务,滳短时间内是赶不回来了,看样子是做不了了......你要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时时刻刻盯着这片神区。”

      “这么急?我是说……其他任务。”陈安宇看着作战ﱬ计划。

      “计划有误。”艾诗心里叹了口气,这任务本来是两个月后,那会儿任务地点◙和春游撞在一块,她还可以玩一会儿,只是现在突然改变了行程,让人头疼,勞可你又不得不去。“我这两个月可能都不在学校了,你得帮帮学姐。”

      “我要在这段时间观察神区?”陈安宇心里某名有些失落,他这会儿终于知道为什么艾诗把舞蹈完整地教给他了。

      艾诗点了点头。

      “看样子还是个长久的苦力活。”陈安宇说道。

      车子启动,一会儿熄火,艾诗跑到车头掀开发动机盖,最后看着车机上的油标,说道,“没油了。”

      “我们是要去山顶观察吗。”

      “天目山,杭州的高山,那儿可以把一切都给包욽揽。”艾诗没有否认。

      陈安宇望向了看不见的山顶,今天的天空一颗星星也没有,只有一轮孤独的明月,有时候陈安宇会想神区的月亮和现世里看到的是同一঳个吗,他们长得一样䶴,可为什么现世是现世,神区是神区,不在一片大陆上呢。这样的想法很恐怖,陈安宇赶紧晃了晃脑袋。

      陈安宇跟着艾诗乖乖下车。

      艾诗从兜里掏出一个纸马,纸马迎风变大,一头长有翅膀的马儿㘳俏生生地站到两人跟前,踏动前蹄。

      艾诗翻到马上,陈安宇犹豫了。

      这是飞马,他在学院的时候见过,他经常一个人去马场骑飞马,他们会飞,翻山越岭对他们来说小菜一点。马儿不需要付费,它喜欢谁就会让谁骑,陈安宇在马场有个相熟的飞马,编号是001,陈安宇给他起名叫“莉莉”。

      他认出汻了眼前的马儿,她的鬃毛柔顺光亮,天天梳的不会认错。艾诗召唤出了001号飞马。正巧,竟然就是莉莉。

      飞马莉莉看见了昔日鰧的好友,一个后踢,翅膀一接,措不及防的,把陈安宇送到了马背上。

      谔陈安宇顺势搂着艾诗的腰。

      艾诗摸了摸马脖子,莉莉四蹄着地,往前奔跑起来。莉莉的翅膀张开,솒载着两澱人离开了地面。林间各种昆虫蛇蟒探出脑袋,目送飞膻马上天。

      熟悉的上天感传来。

      䢮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半山腰的位置。云朵仿佛就饗在手边,马蹄踏着静谧的夜空,迎面的都是冷风,也不知道是翅膀挥动还是自然产生的气流。陈安宇的头发往后飞,艾诗的头发散在他脸上,能闻到䬉浓浓的奶香味。옮

      他看到了远处的房子,河流,山川,还有……无数道冲天而起的光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