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miav海外域名

      又是一个雨濛濛雾朦胧的周末,木兰跑到花花世界,享受着温香软玉,听着雨声,嗅着花香,左拥右抱,颠鸾倒凤,扶背推腰,好不快活。

      佧没想到山庄老宅的前房主这时候Ꮸ找上门来。

      虽然是四月初,刚过乍暖还寒时候,外边还下着܌雨,湿气与寒气却被挡在了小ᴥ楼之外,屋内温暖而清爽,木兰披着一件没系紧的浴袍就下楼会客。

      开门看到红玫瑰带着一个小白脸,木兰就打趣:“我以为你最劙近会很忙,毕竟你们的老东家可谓톒树大根深存在数ፇ百年的庞然大物。没想到你还有这等闲情逸致,带着这小白脸来我这借地偷情吗?天光寺该怎么办?”

      天光寺是个光头剑客,人挺帅气的,顶着颗闪亮的大光头,刀法也不错,是鹤峰中学风委会的双花红棍,与TRINGLE的关系很不错,跟乱马与太郎更是打出来的铁情谊,有些看不惯木兰,害怕木兰会撬了他的未婚妻。

      낳红玫瑰与木兰줷一样,是个外貌ȥ比䲙绝大多数女性都漂亮的男숅性。不同的是,木兰是个纯色胚,什而红玫瑰不仅是个女装먂大佬,还有BL的倾向,试图把有未婚孆妻的天光寺掰弯。甚诤至一度想拉木兰合윏作,分了天光寺和其未婚妻。

      听到木兰的调侃,红玫葈瑰脸色先是一黑:“滚,鎰我怎坢么可能看上这种小白脸软枪头。”随即升起羞涩:“我心目的大英ၳ雄,是天光寺那样的硬汉。”再恢复正经表情:“这个是你们遗留在古堡里的囚犯,我把他带来送回给你们。쪦嗯,就这样,再见。”说完立即转身快步离开,完全不给木兰ઁ询问或⪢拒绝的机会。

      木兰还想侧身放红Ҩ玫瑰和那小白脸进屋,谁知道红娌玫瑰根本就不是来做客拜访的,纯궆粹是为了来转移一个大麻烦。 膒

      木兰疑賗惑地问这个被红玫瑰遗弃的小白脸:浄“你是?”

      小白脸即韦德,륍那个加沺拿大小伙,离家出走来到霓虹,几经波折踏入牛郎ﳼ的圈子讨生活,后在一场谋啐杀案中幸存,被手合会的红衣忍者带回名古屋的城堡。手合会是准备将韦德转化成忍者꣋的,只是在给韦德准备ﮭ仪式的间隙,木兰的私人战团悄然突袭了手合会的据点。

      交接古城堡的时候,木兰一⨁伙带走了大多数能变现的财货,留给千叶流吉岡家俩兄弟的,除了不动产与需要复杂转让的股权外,还有两名囚犯。一是手合会的元老,真纯会的创办人,艾佐。二就是韦德,这个走上歧途的金发小白脸。

      木兰这一开口询问ぽ,韦德就好像找到组织般,激动地握쉧住木兰的둜右手,用很纯正的霓虹语:“高手大师,请收我为徒吧。”说着就给木兰跪下ᒚ,嘴里不断:“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还真给木兰磕了三个响头。

      看到这架势,木兰哪能猜不到,自己被甩锅了。

       但尔凡能说一口流利霓虹语,行为举止有违于常人,说话谈吐充满中䟏二气息的年轻둒人,无不是令人头疼的麻烦。

      若봸不是看着外边阴雨连连,这家伙早成了落汤鸡,还真打算长跪不起,木兰差点不想让这人进屋。

      木兰让万年竹给这金毛小白脸换身干净的衣服,自己上楼和樱桃二人交代一声,还准备找丽美问个话。红玫瑰有提到,这金毛小白脸是关圅在古城堡里的囚犯,可自己却没鴁有印象,得问问丽美。

      花㇊花欻世界顶替了古城刪堡,成为木兰第鑌四个可使用时空之门的ꤠ坐标。丽美这周末呆在西伯利亚底下基地,调试刚刚安装在춏那的人工智能。࠼用时空之띎门一来一回消耗的魔力,木兰睡一觉就能恢复过来。

      鴸 丽美也不清楚韦德的来意,当初事情一波接一波,ᶮ她因为没时间执行股票转权的操作,还郁闷了ॆ一阵,怎么可能有时间有功夫去审问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小金毛。

      用时空之鍠门跑来回,只为了咨询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金毛,显得太过奢熗侈,木兰趁机和丽美聊了些别的。比如:被冰封的美队该如何处理;双臂都被改造的巴基该如何䃎安排;什么时꽰候去万磁王的孤岛䣜基地盗取一条生产线回来,等等等等。 ꎻ

      木兰回到花花世界,推门而入,和诧异看向他的韦德对视一眼。木兰有嚸注意到,万年竹给韦德泡了杯茶。那是木윋兰最近用《德鲁伊园艺》培养鿑出来的新竹种,仅有两株,竹叶细长,很适合ㄦ做成竹叶青茶。

      韦德不是很明白,这ʶ个漂亮的小朋友不是上楼了吗?怎么又像是从外边詌回来?是双胞胎?还是这栋小搂另有暗道?퇩

      木兰坐到韦德对面,依靠在扶手上,姿态随意慵懒,问:“说说你的摬来历吧。”

      韦德双手捧着热茶,茶没有多好喝,但茶杯上的温度,能帮他驱赶些ꏆ寒意,自我介绍:“我叫韦德·温斯顿·威尔逊,来自加拿大。十༪六땖岁时抵达霓虹,希望在这里学习到一身强大的忍者技艺······”

      木兰没有因为这家伙和死侍同名同姓,就打断对方的故事。他曾和古一对坐饮茶,b曾跟主神谈判交易,与先圣打牌唠嗑,同关羽称兄道弟,忽悠过万磁王,调戏过凤凰女,哪怕对面这人真的是死侍本人,也不能让木兰太过激动。

      木兰语气平淡:“볚所以,你连焸我是谁,我有什么能力밺,我现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因为那ꭞ个红发娘炮的忽悠,来找我ꗩ学功夫?”

      韦德语气突然变得委屈:“他们给我的选择是:要么死,要么来找你。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从韦德·温斯顿·威尔逊这个名字,来自加拿大的身份,还有那张帅脸,木兰有七成的把握,眼前这金毛小白脸就逗是年߄少的死侍。

      木兰:ꆽ“你会演奏乐器吗?”

      韦德:“我会吹口琴,你知道的,身为顶级牛郎,口技相当重要,而我的绝招就是,拿口琴来练习。”

      摁,如果加上这说话贱贱的语气,木၎兰的把握达到九成九。

      木兰:“虽然打翻你并不费我多少力气,但我确实不是一名优秀的武道家詌。我也嚿同样给你一些选择:其一,你走出这道门,就当榬你没来过そ,去寻找附和你心目中的忍者之道。彆其二,我给你推荐一个行事裐与忍者无异的家伙,你能从他身上学到多少看你的本事,前提条件是你给我在半年内学会贝斯。其三,我给你推荐一名刀客,但他Ꚏ的刀法是家传的,你想学就得偷学。”

      䎆 韦德认真想了想,试探着问:“我能同时选其二칀和其三吗?”

      木兰笑了:“挺贪心的嘛。可以是可以,你得多答应我一个条件。”

      ❉韦德警惕地问:“除了出卖我的菊花,其他都好说,包括给你吹口琴。”

      木兰给了个厌弃的眼神,懒得多解厥释自己的性向,说出条件:“如果你学有所成,给我打四年工,放心,我会付你工资。”

       韦德想了想,觉得这条㌋件挺宽松的,即推荐老师,还包工作分配,有些好奇且嘴欠地问:“为什么是四年?不是三年,不是五年,也不是十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