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车之道

      三日以后,屈赢的骨骼已经恢复了八成,翅膀也能够扇动起来了躪,翅膀上的青羽飞剑也长了回来,最重要的是屈赢自身的灵力,也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已经拥有自保ﰾ的能力了웶,䚡别的不说,至少面对筑基修真者是不用害怕了。

      通过这三日的相处,屈赢已经对这里有了个初步了解,他已经知道这个村子頭存在的意义,以及这些小女孩为何年纪轻轻就修炼邪术。 钺

      멯屈赢对此非常愤怒,天底下竟然还有这般黑暗之事,真是连魔道都比他们光明。

      庚屈赢恨的牙痒痒,非常想帮助这些小女孩摆脱困境。

      但是,屈赢面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第一,采荫宗并非小型宗门,而是在整个牧野地区都能说得ꠉ上话的中型宗门,并且콛,采荫宗与天蓬盽宗沆瀣一气,Ǻ屈赢若想帮助这些小女孩,就需要同鞆时面对一个采荫宗和一个远超云霄宗实力的上宗。

      祤 第二,这些小女孩从小被洗脑,观念已经深入骨髓,屈赢即便是有实力对抗采荫宗和天蓬宗,但也只能拯救她们一时,拯救不了她们的灵魂。

      如果不帮她们的话,屈赢又过不了自己良知的这一关,或许,这件事情在将来,会成为屈赢的心魔,折磨褀屈狁赢的灵魂。

      深夜,万籁籹俱寂,所有的小੶女孩都以盘坐姿态,一边修炼滋补媚术,㩎一边睡觉。

      磑屈赢悄悄溜出来,在满天繁星之下,将空间打开,放出了ሶ封灵女妖的尸体。

      “哎,好愁啊,我要怎么才能帮助她们,摆脱苦海。”屈赢看着弘封灵女妖的尸体,重重的叹匭了口气,随后一挥翅膀,说,“先不管这么多了,先吃个快餐。”

      屈赢啄食着封灵女妖的尸体,与镖蛉不同,封灵女妖的肉,非常的难吃,几乎可以用橡皮来形容,又韧还无味。

      赂不过,劣屈赢还是吃了下去,他知道这东西营养丰富,可以给他提供大䱷量的进얔化点,甚至还有可能让他获得封灵女妖的封禁灵力的能力。

      苅 花了半天的时间,屈赢将封灵女妖吃的就剩一点羽毛了,连骨头都啄碎吞噬了,而屈赢的身体则胖了整整一圈儿。

      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屈赢的进化点整整增加了三釗十二点㼉。

      吃웊饱喝足,屈赢又开始思考起了这里小女孩的事情。

      ꚼ 如今魷,屈赢的鞓身体已亁经恢复了差不多,他若是无心,大可以一走了之,不过问,潇洒离去。

      但,良心难为。

      爉屈赢思考了良久,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忽然,屈赢想到了老司鸡。

      老司鸡虽然不靠谱,但毕竟也算是一个活了很多年的老妖怪了,如果能눆够得到他的指点,说不准就能想通了。

      屈赢决定,如㼠果老司鸡让他不过问这里的事情,他就离开௳这里,不再过问这里的事情。 

      这样一来,屈赢就不会再受良心上的折磨,所有ే的锅他쾆都可以嶔扣到老司鸡的身上。

      屈赢知道老司酇鸡此时正在沉睡,为了┷防止把老司鸡弄醒之后,老司鸡的动静太ᅝ大,屈赢决定再走远一点。

      又走了几里地,屈赢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打开了空间,将正在沉睡的老司鸡放了出来。

      老司鸡睡的ደ深沉,整个身体直挺挺的,就像一个干棒一样。

      屈赢想方设申法唤醒老司鸡,经过一番折ꍂ磨,屈赢终于将殧老司鸡唤醒。뙞

      再次被屈赢吵醒,老司鸡ઈ是真生气了,屈赢看着他这빈么生气,好一顿安抚,才安抚下了老司鸡的情绪。

      等老司鸡的情绪安稳下来,屈㾨赢向老侼司ꄷ鸡讲了自己뺔的经历。

      鈯 老司鸡听了,捂騰着脑袋,说:“你可真哻是个惹祸精,没想到封灵女婄妖和云中白条都被你招惹了빍,但不可否认,你这家伙的运气是真好,竟然没有死。”

      “嘿,你这话说的,我死了对你有什뜁么好处,别忘了,你被我关在空韎间里嚽,如识果我死了,你就再也出不来了ᱽ。”屈赢说道。

      “嗯豪,也对,但你现在又没有危险了,干嘛还要⸃把我唤栶醒?难道你找我就要和崅我分享你쎕这点屁事吗?你不知道我需要睡眠,需要去消化龵仙丹里的仙力!你要是再这样给我乱搞,我这辈子就甭想再…………”老司鸡喋喋不休的抱怨着蹉。

      屈赢#将这里的事情向老司鸡说了一下,包括这些小女孩的命运,还有采荫宗的暴行。

      屈赢本以为老司鸡听了会直接让他不要多管闲事,可谁知晓,老司鸡听了之后,却表现的异常气愤。

      “玛德!还有这事!真是太恶心了!这事我们必须得管一下,䉉如果不管,我等岂能身为ㆄ修士?”老司鸡显得异常愤怒,打抱不平,这就是他本来的个性,佳想当年,他还不是现在这副身萅体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爱打抱不平的家伙,经常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也因为这种个性,他被称为了脾气最臭的强者,这么多年来,一直有敌人在不停的抹黑他。

      屈赢见老司鸡这般愤怒,提出一个问题。

      ⚝✢“鲉关键是,我也想帮,可是,킼我们俩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去对付一个宗门啊!”屈赢说먘道。

      老司鸡텇闻言,思考了禍一下,说:“当初你赌玉的时候,金家和石家不是答应你要帮你三件事吗嗳?你大可以请他们过来,让他们帮你对付这个该死的采荫宗。”

      “他们貌似才元㏭婴期啊。”屈赢说。

      偟 “靠!才元婴期,你一个小小的筑橕基小鸟,眼光如此之高,真是踏马的绝了!你可不要小看元哦婴期,这等实力已扬经是一方强者了,对付一个采荫宗那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他们是寻玉师,本身的能力就远超其表面实力,其背后还妺有白虎大陆的金石两樧家做后쾟台,天底下还真没有几个愿意招惹他们的。”老司鸡说道。

      叿屈赢若有所思,也对,找他们帮忙或许能解决这里的问题。

      ؔ

      但是,即便是解决了这里的问题又能怎样?

      我吼该犺如何安置这些小女孩?

      我在这里我可以庇护她们,可是如果我走了呢?

      还有,她们从小被洗脑,즂灵ڀ魂已经空虚,我能䜉拯救她们的安全,又要怎样拯救她们的灵魂呢?

      擗 现在,问䬳题越来越多,屈赢也是越来越迷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