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榴莲向日葵秋葵香蕉免费下载

      郑殊用磕破的头皮换来的待遇,是直接被赵范日直接封为御营厅的大将,而原本的大将则降职一级成为别将。

      䖶 赵学洲已经不装了,也摊牌了!

      在中殿娘娘没有诞下男瓀孩之前,郑殊就是海源赵氏唯一的继承人,赵学洲这个“任性”᥻的举动也是在告诫群䷠臣,以及高速他的手下们,郑殊会是未来赵氏的家主。

      现在就是为郑殊铺路ᒭ,御营厅大将,听着好像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官职,䚲但是从二品衔,执掌着王宫内外安垸慰,可以说是手握实权的职位。

      至于那个被降级的原大将却什么也办不成,因为赵学洲掌控的力量远比他强,郑盶殊尽管塹只是拿到了一点小权力,随时可以被收回的那种吂,但好歹也是熬出头了。

      只エ不凒过现在郑殊有点尴尬的就是,自己原来的那个小宅邸,除了金岫之外,其他所有的̨仆役都被遣뿺散了,而是换了一大票的婢女,这些婢女多〦为之前被赵学洲灭了的一些官员的亲族,三族㹫之内是杀了,但陷是三族之外的人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全部被被充公,居如今奴籍在身,她们的竐命运不属于岖自己。

      赵学洲剭也不是什么人都要,拿过来送给郑殊府中的都是一些书香门第家庭的大家闺秀,只不过现在一个个的䰀已经是穿着麻ꮗ布粗服的婢女了。

      包括郑殊带回来的侍妾廁,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一改之前随缘的态度,变得非常的急切,每뵹次看到郑殊仿佛恨不得鏮把他吞了皤。

      权力的副作用?㵗

      巘郑殊换上从二品的官服,上任的时候官服都换了,重新订制花了几天的时间,当他穿得似模似样ꄽ的到王宫当差时,如他来之前所预料的那般,这些手下没一个听自己的话,虽然看到自己还是得躬身撲行礼,但是他手里能指挥的基本没有。

      Ἰ所有人都听原大将的话,以他马首是瞻。

      郑殊脑袋里有很多种办法能够让这帮人招子放亮꽁些。

       但是现在不能用枓……暂时不能这跀么做,得等到泻他请示过赵씕学洲之后才行。

      郑殊清楚,这冒然的把原御营厅大将撤职之后,必然会留下烂摊子,赵劑学洲也知峲道,但他ꔨ就是故意那么做的。 범

      酄⿩他不能看到郑殊歖永远那么傻那么뤖天真,身为日后海源赵氏的继承人,难道峽要靠着那一点点的善良支撑着?

      륊 即便赵学洲能够替郑殊铺好一切的路,但这嗙也仅限于他这一辈,最多郑殊再撑一辈,如果郑殊如同原来的赵范↤八一样,那么海源赵氏的显赫家世绝对延续不到第三代!

      輆他就잍是要郑殊官当得很难受,然蛾后跑过来向他请教,这样赵学洲才能顺理成章的教他驭下之术。

      在赵学洲饶有兴致教导郑殊的这段ブ时间里面,李苍凭借着主角光环,自带到哪哪都是丧尸的嘲讽光环,在採暗中送信给安炫大人,在他们倀差点被丧尸包了饺子时,安炫率领自己的亲卫前来,一顿砍瓜切菜,本来在这几天逃亡中才刚弄清댿楚,丧簮尸得砍头才能完全死亡,但是安炫的人马一过来就直击要害,手下的人各个训练鼱有素。

      一场遭遇战下,ٱ全歼了这帮丧尸,尽管是数量不多,但是比起李苍他们솽这几天遇到丧尸就跑,这算是第一次正面对抗中打赢了,而且零伤亡。

      这出场的逼格一下子就高大起来,安炫大人离开京师最大的一个原因是母亲去世,而按照儒家礼仪,长辈死亡为官者需守孝三年,也是正因为如此,安炫大人秺在当年大胜倭寇,在旁人眼里是最有机会在朝廷里形成另一股对抗海源赵氏的势力。

      就因为守孝之礼俗不能免,才丧失了这大好机⇰会。⛅

      既然人已经到了尚州了,赵学洲也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安排。

      ± 他就怕李苍还没能到尚州人就死了,他可是要亲眼看着李苍还有追随他们的人痛苦的蹹死去。

      ……………………

      赵学洲蠢蠢欲动,看来不久潅就要离开王城,郑殊心里松了口气ூ,一直压陎在他⣅头上的一座大山덺总算是离开了⅙,他为子报仇心切,几乎就没有在王城设下眼线,这个是郑殊通过再三确认才发现的,如果没记错赵学洲要ྶ前往闻庆갋鸟岭把守李苍他们入关的障碍。

      看来是打算全身心的去对付李苍,而留在王煮城,现在已经通过请教赵学洲的驭人之术,现在讲御⼡营厅的侍卫收入麾下。

      想想这个时间点,中儎殿娘娘怎么也应该要找他了!

      在外人眼里,中殿娘娘把控后宫,赵学洲把控朝政,海源赵氏就是铁暀板一块,돋可实际上果真如此?

      尽管只看过第一季,郑殊凭借对赵学洲的了解,以及知道中殿娘娘假怀孕这件事之后就能够猜出,其实这两位彼此定有间隙。

      赵学洲如此重视血脉的人,中殿娘娘假怀孕不过就是唱一出狸猫换太子。

      鞩 可赵学洲是绝不允许卑贱的血脉成为‘太子꟡’,到现在他可能都还蒙在鼓里。

      놲俩个在他人眼中最具权势的人,不怕他们有间隙,就怕他们铁桶一块!

      덐 佞臣是怎么匄炼成的?

      在朝堂上见缝插针,但凡有一丝丝机会就要死死的揪住,借机往上爬是一门必修课。

      在赵学洲带着人马离开王城的那一刻,中殿娘娘身边的薖宫女就已经过来找郑殊。

      ⲫ“赵大人,頱中殿娘娘召见黮您,请随我来吧~~”

      “哦哦…”郑殊放下手里的书籍,稀里糊涂的跟着宫女在宫中饶了几个来回才抵达中殿娘娘的寝宫。

      ഉ 远远的隔着帘帐,郑殊向其叩拜:“中䠳殿娘娘召见微臣所为何횂事?”

      里面发出轻声咳嗽,旋即左裸右的宫女统统退了出去。

      “堂兄~”

      唂“不敢当……不ꗒ敢当!”

       中殿娘娘故作柔弱的喊了郑殊一句,他立刻装作吓຅得瑟瑟发抖的模ሥ样。

      “兄长大人被可恨的逆子李苍杀死,我身边唯一可以依仗的人就只剩下堂哥你了~~”

      몈 她那阴恻恻的口气说得实嗛在是怪渗듚人的,郑殊只能装傻充楞回复道:“娘娘您说什么,微덝臣听不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