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app

      刘承祐自然是想到了“高平之战”,⻮那￷场攞在“五代”战争史上举足轻重,意义重大,甚至影ᐱ响历史进程的著名战役。

      㲁 目光落在眼前这个样貌普通,神情严肃的郭荣身上,刘承祐的思绪不由飘远。

      趦  那个时候,就是眼前的“周世˲宗”,初登基,朝政不稳韋,人心不附,又逢北汉刘崇联合契丹军队,两ꇕ方十万联军南下,气势汹汹,欲要将后周灭亡。

      可以说是在内忧外患之下,郭荣力排众议,决议亲征,北上迎战。就在高平,甘冒锋矢,亲临督战,先败后胜,取得一场高平大捷。 縊

      那一场高平战役,郭炂荣几乎是以举后周国运进行冒险,败必有亡国겏之危,结果郭荣赌赢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开启了后周的“显德盛世”,郭荣开始他“三十年致太平”的大业,赵匡胤也由此崛起于殿前禁军之中。

      릪当然,那一仗并不是纯粹的军事冒险,郭荣考量的因素有很多。但是,那等局势,那种压力,那等果决,那等泼慷慨豪情,那迎难而上的必胜决心..㈏....相较于郭荣的果敢勇略,自己此时这点犹豫,瞻前뤎顾后,低人何止一筹。

      望着眼前郭荣,刘承祐仿佛能感受到其平䀓凡样貌下,那刚烈强势的性格,坚定无畏的意志。

      ┑收瘂回目光,深呼吸一口,刘承祐倏地转向还站在堂间的韩通:“你觉得如何?”

      痧 韩通显然没料到刘承祐会问自己这么个小人物的意见,愣了下,十分果断地抱拳:“殿下若下令出击,末将愿为殿下陷阵冲锋!”

      闻韩通表态,刘承祐表情恢复了常态,隐约有点释然的彄意思。他却是意识到了㪻,自己不会打仗,但麾下有的是能년打仗的人才。张彦ꐄ威、马全义、慕容延钊,甚至是第二、三军的那两名指挥使,再加上李万超,实在没必要顾忌到䊫这种程度。

      和௼这样一想,刘承祐思路也就理清쬖了,想到一战而破契丹军的前景,*他还是不禁意动。不过哪怕有那点冲动,刘承祐还是没有头脑发热,直接下令向南进军。

      솫还是那句话,打仗不是儿戏。虽然如今是知己而略知彼,胜率应当会高一些,但还没到必胜的⁾地步。

      只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刘承祐语气中增添了几分明显的果敢ଚ,朝韩通吩굹咐道:“韩通,你在城中休整片刻,而后率骑兵都南下蓼,给我剿杀敌军斥候,探查敌情!”

      闻令,韩通精神微震,两眼一瞪,直接道:“笁殿下,不需休息,末将鏷立刻带人去!”

      对其战心,刘承祐心中满意,嘴㘴里说道:㈗“连日夜的奔波뼆探察隚,已是疲兵。纵使你꘴扛得住,也ﵽ要考虑底下的士卒们。待养好了精神,恢复体力,方便于杀敌啊!”

      妖刘承祐话说得平淡,韩通心头却涌出些感慨,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쾄退下。

      “殿下这是打算?”这个时候,张彦威试探着问了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如今我知敌,⓸而敌不知我,没理由输的仗,为何不打!”做下了决定,刘承祐将心头犹疑尽数抛却,冷静说道:“不过,怎么打这一仗,就要好好商量商量了!”

      听刘承祐这么说,郭荣一下子来了精神,思及刘承祐方才的安排,凝眉问:“殿下有何打算。”

      刘承祐直接说道:“耿崇美不풆是要来潞퇎州上任吗,我们就在上党等꟏着他。如今,龙栖军的兵锋已至,上党‘危在旦夕’,节度留后赵行迁与契丹括钱使,也该火ٓ速向契丹人求援才是.ꡥ.....”

      刘承祐话里话外,满带着狡黠之意。张彦威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有点迷糊地问道:“赵行嵂迁他们不是已经ͅ被杀뚲了吗?怎么求援,为何要求援?”

      “殿下这팋是想要将耿崇美军引至上党,再行歼灭之?”郭荣问道。

      刘承祐淡淡地说:“高平距离上党,有上百里路,我军南下,还不如放其北来,以逸待劳,以必胜之势击之。”

      “豹所幸,占得上党后,全城戒严。我们动作很快,消息㵙应当还未传开来,耿崇美⇉更不可能知道!”柑向训此时主动说了句,一语便道明关键之处。

      刘承祐点头:“立刻派人南去,找耿崇美求援!届时,再有韩通率人打草惊蛇以佐证,我倒要看这耿崇美会作何选择!”

      “此事,一般人恐怕难当任务。殿下,卑职请命葺去当这一回信使!”向训主动朝刘承祐请命。

      刘承댐祐却是搸摇了摇头:“你不行!”

      “为何?鑫”

      䇈 쾷见向训不服,刘承祐说道:“你向训,一看就不是凡人!此事,得找个忠实可靠的普通人去!何况,敌营不比上党,我可舍不得你向星民去冒此险。”

      ཐ 言罢,刘承祐便召来一名亲卫巇,吩咐了一番。论忠诚可靠,再没有比刘䌸承祐的亲卫,更值得信任了。

      “现在,我们该骫去激励将士战心了!”起身,舒出一口气,刘承祐扭头看向郭荣:“名单可曾统计清楚?”

      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倒郭荣,当即便给了ㄸ刘承祐一个满意的答案。

      ......

      檚 肃锐军营,儻全军上千号人,被集中到校场,在各级军뤺官的带领下,排好整齐的队列。一片秩序井然的⇌样子,仅观军容,便可看得出,李万超将此军调教得很不错。

      㳤校场中,上至军官,下至士卒,都齐刷刷地盯着将台之上。那里摆着好几口大箱子,翻开的盖子下,露出的是一㝉缗又一缗的铜钱。

      李万超站在其后,挥动着手,高声宣讲着:“将士们,皇子殿下怜我等辛苦,特发府库之钱,犒赏三军......”

      ᒵ李万超言罢,看得着赏赐摆在眼前,众将士顿时爆褣发出了一阵欢呼。很快,校场中,便照着名单,按级别分发赏钱。钱到갺位ᾋ后,又是杀猪宰羊,好吃好喝,犒劳一番。

      在肃锐欢喜地军士享受着刘承祐的犒赏时,上党城中的其他潞州兵也一样,钱躲粮基本᯸分发到人,௣完全没有“中间商”。当然,作为嫡僻系的龙栖军,当然也是少不了的,觠一场大犒军,将潞州府库给消耗了ؓ个七七八八。

      镭不过,效果是很不错的。哪怕不为其他,就冲着钱粮,将士们对刘承祐便好感倍增。而这次犒赏,某种意义上,也能算是“开拔费”。

      “老爷,这是郭巡检派人送来的,说是殿下给您的赏赐!”上党王府中,一名仆人端着一个小箱子,殷勤地走到王守恩的面前禀报。份量不轻,仆人看⢄起来很吃力。

      但王守恩一瞧,却是大怒霟,一手打翻了钱箱,银钱撒了一地。王守恩来椹回踱步,怒声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根据刘承옺祐定下的赏额,普通士卒一缗,什长客三缗,队长五缗,都头十缗,营指挥二十,军指挥五錣十,其上百缗。不过相比之下,龙栖军将士,得上调一些。

      넀按照王守恩的级别,也就能拿个百缗。当然,一百缗钱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但哪里能满足其饕餮之心。

      ㆌ依他的想法,刘承祐若有赏赐,需出府库与他ᤤ,由他分拨下去,那么这其间他才有的赚头。只可惜,刘承祐的做法,太令他“失ᖹ望”了。

      王巡检现如今,很不爽。不过,他接下来会更不爽,他的统率权已经被刘⚿承祐剥夺了.厔....꼢.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